「好啊……」沈紫煙點了點頭,對著于思琪微微一禮道:「多謝這位師姐,不過我們方師姐既然在這裡,那就不麻煩你了。」

這一刻,沈紫煙哪裡還會不明白于思琪找上她們的原因,此時見到方新怡自然想要把問題問個清楚。

「那好吧,不過兩位姐姐不要忘了你們答應過我的事,到時一定要來哦!」于思琪帶著幾分得意地說完之後,便轉身而去。

此時已經步入靜室的李逸晨自然不知道在他離去之後在大殿中上演的四女爭夫的戲碼。

「李宗主,你這事還是做得太……輕率了些!」剛一入靜室,瓊花宗傅紫月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此話怎麼講?」李逸晨指示大家坐下之後問道。

「今天雖然五大勢力聯手逼宮,但若我們聯手加上逍遙宗如今的實力,他們也未必能佔到什麼便宜,現在把天星石的名額放出去,雖然可以減輕逍遙宗的壓力,但同樣也便宜了這些傢伙!」傅紫月並沒有因為瓊花宗白得一個份額而感到喜悅,此時反而為李逸晨不平起來。

「哈哈……」李逸晨還不及開口,一旁的萬魔老祖卻已經大笑起來。

「前輩何意?」被萬魔老祖這麼一笑,傅紫月也是有些茫然,但想到萬魔老祖的身份,此時也絕對不可能無的放矢,不由帶著幾分好奇地問道。

「雖然我不知道這小子有什麼后招,但我肯定那群傢伙到最後絕對是被這小子賣了,還得幫這小子數錢!」當年與李逸晨打過交待的萬魔老祖深知,別說還有瓊花宗和術師公會的支持,就算只有如今的逍遙宗這點力量,以李逸晨的性格也絕對會硬拼到底,現在李逸晨居然搞出這麼多花樣出來,那就必有后招。

「看來還是老魔了解我啊!」屋裡沒有外人,李逸晨也沒打算再隱瞞天星石之事。

「哦……不知李宗主還有什麼打算?若是有需要的地方只管開口。」唐滄瀾此時也是一臉的好奇,他感覺哪怕把自己放在李逸晨的位置,面對這樣的局面,也根本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來處理。

而且剛得了李逸晨的好處,此時他自然也不介意投桃抱李的幫上逍遙宗一把。

「唐會長,你先看看這塊天星石。」李逸晨說著便直接把天星石遞到唐滄瀾的面前。

「難道這塊天星石是假的?」唐滄瀾有些疑惑的接過天星石,一番細察之下說道:「此物的確是天星石不假啊,而且上邊的陣法構建的精妙無比,實乃老夫生平所見之極致,這些陣法絕對是聖階之上,哦……我明白了……」

一說到這裡,唐滄瀾立刻眼前一亮,「我明白了,到時你將他們的競拍的資源收到手裡,若是這天星石上的靈陣無法破解,那自然與你無關了,高……實在是高……」

早已聽聞秦越川等人說過李逸晨術道造詣了得,那麼李逸晨自然知道這天星石上的靈陣根本無法破解,如此一來倒是真的能白白賺上一筆。

不過一想到李逸晨之前送給術師公會的那個份額轉瞬間化為烏有,心裡多少還是有些失落。

「這天星石上的靈陣倒也不是沒法破解!」李逸晨說著已經將天星石接了過來,輕輕一彈,天星石便已經懸浮在半空之中,只見李逸晨雙手快速的凌空虛化,一道道靈光注入陣紋之上,那一直禁錮著天星石的靈陣便開始一層層的消失。

「這……這……神乎其技,神乎其技啊……」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雖然與天星石的接觸不多,但唐滄瀾又哪裡會不知道天星石上的靈陣早已遠遠超出自己對陣法理解的範疇,如今李逸晨居然三下五除二便將那些複雜無比的靈陣一一破解。

眼見為實,這樣的結果令唐滄瀾開始對秦越川他們的話變得深信不疑起來,同時他也明白為何那五大術師來了逍遙宗之後,一個個都不捨得回去,非要賴在逍遙宗做什麼首席術師。

腹黑男的小綿羊 「這裡的地圖的指引似乎是在叢雲嶺深處?」天星石上的禁制消失,藏在其中的地圖也顯露出來,傅紫月細看一番之後,帶著幾分疑問地說道。

「不錯,是在叢雲嶺!」李逸晨將天星石拿在手中,靈力緩緩渡入,那地圖眨眼之間便消失不見。

「你幹什麼?」看著李逸晨的動作,眾人皆是臉上一驚。

「原本是想把碧雲天坑到叢雲嶺好為逍遙宗報仇的,如今碧雲天已經被滅,這地圖自然也沒什麼意義,而最近我剛好想去一趟雷池,既然五大勢力願意幫我開路,我自然也不好拒絕。」李逸晨說話之間,一幅新的地圖已經出現在天星石內。

「什麼?你的意思是這塊天星石是你自己搞出來的?其實這裡邊並沒有什麼寶藏?」看著李逸晨的動作,哪怕是傅紫月此時臉色也變得複雜起來。 龍吟象哞,五龍五象,縱橫虛空,攪亂天上魔氣。

磅礴鎮壓之力,動亂天地。

恐怖的力量交織,天上地下,盡是龍象虛影。

“快去請護法!”

驚恐的叫聲響起,卻見天空中的妖魔之氣,再度匯聚。

妖魔之氣變幻交織,化作線條,勾勒成一個菱形圖案。

一股強橫魔威,散發出來,一道黑衣人突兀出現,散發着妖邪之氣。

江道明雙眼一眯,黑衣人本身實力五層初期,在這圖案加持下,已達五層頂峯。

這應該是一個魔陣!

強橫魔威,想要壓制龍象之威,壓制他的實力。

“退開!”

一聲冷喝,妖魔之氣浩蕩,護住妖魔集市衆人。

武者們趁勢而退,想兩旁店鋪奔去,那些小販連貨物也顧不上了,逃命要緊。

“江道明,吾給你一個機會,現在離開,吾可當做什麼也沒發生過!”

黑衣人飄然而落,魔陣懸浮在他頭頂,灌注妖魔之氣,加持他的力量。

“你話多了,讓劉衡出來領死!”

江道明揹負雙手,五龍五象交織,龍象之威,絲毫不弱於魔陣,反而有凌駕其上之意。

“你昨日答應,不插手江水之事,今日便要返回?”

黑衣人目光冰冷,陰惻惻地道:“你看看,這滿地飼料,都是因爲你,他們纔會落得如此下場。”

“聒噪!”

江道明冷哼一聲,一擡掌,再現龍象擒拿。

黑衣人周身綻放妖邪之氣,身後魔陣動盪,綻放磅礴魔威,抵禦吸力。

卻見……

咔嚓

魔陣碎裂,化作魔氣,消散在天地之間。

黑衣人身子一晃,整個人飛向江道明,身上氣息跌落,眨眼恢復到五層初期。

右掌蓋住天靈,龍象在掌中盤旋。

“珍惜你的性命!”江道明漠然道。

黑衣人目露恐懼,正要開口,卻見一道人影快步奔來,人未至,聲先到:“道明殿主。”

“原來是長山殿主,來的可真快。”江道明淡淡道。

江長山蒼白的臉上,略顯陰沉:“道明殿主何意?昨日已然答應,不插手江水之事。”

“這不是你江水之事,而是我江城之事!”

江道明伸手入懷,取出抄錄的信件,隨手丟給江長山:“御妖師劉衡,擾亂江城,意圖將江城化爲妖魔之城,罪大惡極!”

“此爲江城之事,非你江水之事,長山殿主,還是去城內,斬妖除魔,拯救百姓吧!”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寵 江長山看着信件,面色微沉:“這裏是江水,便是江水之事!”

江道明眉頭一皺,面色冷漠。

“皆是因你,才使得妖魔橫行,入城捕殺百姓!

若非是你,江水一片太平,百姓安居樂業!”

總裁霸愛之丫頭乖乖從了我 江長山神色冰寒,憤然道:“江道明,我敬你同爲殿主,你卻想毀我江水!”

“嗯?”江道明眸光一冷:“長山殿主,這是將自己無能,推卸到本殿主身上了?”

“你……”江長山怒然道:“我江長山如何管理江水,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我不需要指手畫腳!”

神医嫡女 江道明目光開合,龍吟象哞響徹,掌中真氣流轉,手下黑衣人身軀炸裂,屍骨無存。

漫天血雨飄灑,一股前所未有的殺意升騰而起。

“既然你無能,那便好好在你的除魔殿坐着,別出來丟人現眼!”

“從今日起,你江長山管不了的,我江道明來管!”

“你江長山管得了的,我江道明更要管!”

兇態畢露,殺心再無掩飾,江道明黑髮飄揚,五龍五象雙眸之中,也盡是兇光,像是一尊殺神。

“江道明,你好大的膽子,你想當江水殿主不成!”江長山驚怒交加,一顆心激盪不休,除魔真氣都催動起來。

江道明背對將江長山,目光看向兩旁店鋪:“縱容妖魔,屠戮百姓,身爲殿主,毫無作爲,已是死罪!”

“江長山,你既無能,那便繼續無能下去,若是阻我,本殿主不介意,鎮殺了你!”

說完,五龍五象浩蕩,直接衝向兩旁店鋪。

轟隆隆

店鋪倒塌,粉碎,傳出淒厲的慘叫聲。

一些陶罐飛出,在地上摔碎,露出裏面的殘肢斷臂。

江道明殺意攀升,心中怒到極致。

這江長山,怎有臉擔任殿主?

江長山憤怒到了極點,一雙拳頭緊緊握起,死死地盯着江道明背影。

他沒有出手。

不敢!

他雖將除魔心經,修到第五層頂峯,但面對五龍五象,依舊毫無勝算。

“哈!”

江道明冷嗤一聲,龍象真氣浩浩蕩蕩,摧毀一間間店鋪,粉碎一位位武者。

沒有阻攔,也在意料之中。

江長山有自知之明,不是他對手,若是敢動手,他絕對鎮殺了此人。

什麼狗屁殿主,又不是沒殺過。

自身無能,不願退位讓賢,那便好好當一個傀儡。

百姓淪爲妖魔口糧,被人當成畜生圈養,隨意宰殺,按照大夏律法,江長山死一萬次都不夠。

“江道明,你這樣只會讓江水覆滅,就算是你能血洗妖魔集市,江水河中的妖物,你又有何辦法?”

江長山沉聲道。

“廢物,不配與本殿主交談!”江道明冷喝一聲,毫不客氣地道。

江水河他又不是沒下過,剛爲江城清理出可以捕魚的區域。

現在百姓們都在捕魚,收穫頗豐,沒有妖物敢來放肆。

江長山若是願意,付出一些代價,佈下除妖大陣,清理一片區域沒問題。

哪怕他強硬一些,與劉衡劃地而治,也能保下江水大半百姓,不至於像今日這般,任由妖魔肆虐。

江長山目光陰沉,怒哼一聲,轉身離開:“你若還不離開,本殿主自會上報朝廷,稟報夏皇。”

“嗯?你能聯繫朝廷?”江道明目光一冷,猛然轉身。

卻見江長山已經離開,不知所蹤。

之前送條消息,出去求援都做不到,現在就能上報朝廷,稟報夏皇了?

還是說,這江長山,之前根本就是騙他?

沉吟間,妖魔嘶吼聲再起,街道上,出現一隻只妖魔。

“竟然還敢出來!”

江道明拋去腦海中的想法,龍象真氣殺向妖魔。

轟隆

恐怖的龍象真氣,粉碎妖魔身軀,掠奪命元。

金光貫穿虛空,洞穿妖魔之氣,神聖氣息,照破蒼穹。 「不錯!當初碧雲天滅了逍遙宗,以逍遙宗當時的實力想要找碧雲天報復無疑是以卵擊石,所以我故意搞出這個天星石讓碧雲天的人無意中得到,當初只是想把他們的部分高手引入叢雲嶺解決掉。」李逸晨說著,將當初在得知逍遙宗被滅之後,自己大致的手段講了一遍。

如今瓊花宗和術師公會也算是自己的盟友,李逸晨對他們也沒有太多隱瞞的必要。

「竟然是這樣?想不到整個青雲大陸都被你騙了!」聽完李逸晨的講訴,傅紫月也是連連搖頭,當初她可也是因為天星石的事險些與其他五大勢力聯手直接對付碧雲天。

「看來碧雲天被滅並不冤枉,就算是沒有獸尊出手,將來碧雲天遲早也會在你的手裡所覆滅!」唐滄瀾此時也不由嘆息起來。

修鍊上無人可敵的天賦,心智上大膽而縝密的令人稱奇,身上更有著那一身驚世駭術的術修之道,若是碧雲天被這樣的人盯上,想要安生根本沒有可能。

在見識過李逸晨對天星石的擺弄之後,此刻唐滄瀾雖然心中有些不情願,但也不得不承認李逸晨在術修之道上遠高於他。

因為就在說話之間,李逸晨又對天星石加持上了封印,雖然親眼見著李逸晨的手法,但對於那樣高深的手法,唐滄瀾仍然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說明兩人的差距絕對不僅僅是一星半點。

「既然敢對我身邊的人下手,無論是誰,那都得付出相應的代價!」對於這點李逸晨倒也沒有否認。

「可是你這樣雖然可以把大家引到雷池去,但最後若是找不出寶藏又如何收場?」唐滄瀾顯然要想得多一些。

「我只是把探尋天星石的份額賣出去而已,又沒有保證是否一定會有寶藏,到時找不到他們能怪誰去。」李逸晨聳了聳肩。

「你就別多想了,這小子肯定早已把後路都想好了的。」原本同樣對天星石充滿著好奇的萬魔老祖此時得知眼前的這塊天星石乃是逸晨製造瞬間便失去了興緻,說完之後,便直接起身而出。

雖然此舉看上去有些無禮,但面對著聖境的萬魔老祖,無論是傅紫月還是唐滄瀾都沒有這樣的感覺。

聖人,站在這個世界最頂尖的存在,他擁有著別人難以想象的特權。

「李逸晨,你老爹在外邊等你呢!」就在眾人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萬魔老祖幸災樂禍的聲音又飄了進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