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你這是怎麼了?」華新任由彭媛媛坐在自己的懷裡,感受著彭媛媛那圓`潤柔`軟的P股,還有她帶來的各種磨`蹭,就特別的舒服。

「小腿有些沒力氣!」彭媛媛連忙說道,「華老弟,你快扶我起來,讓我自己坐著休息休息。這樣要是讓其他人看見了可不好,畢竟嫂子是有夫之婦的人。」

「好的,嫂子!」華新旋即從後面抱著彭媛媛,任由彭媛媛的P股在自己的懷裡。隨著他這樣抱著彭媛媛站起來,小腹卻一刻沒離開過彭媛媛的P股,倒是讓他好一陣享受。

反觀彭媛媛卻感受到華新居然居然隔著褲子,就對自己……

「好了,嫂子,你坐!」

華新終於戀戀不捨得同彭媛媛分開了,把她放在了椅子上。

「呼!」

彭媛媛這才鬆了口氣。

她心裡還是有些懼怕華新把持不住自己,就在這裡把她給辦了。

「嫂子,你沒事吧?」華新疑惑得看著彭媛媛道。

「沒事,就是不知道怎麼回事,腿有些發軟。」彭媛媛伸手揉著自己的小腿。

「哦?腿發軟?」華新旋即就蹲在了彭媛媛的面前,「讓我給你看看!」旋即,伸手就握住了彭媛媛的玉腿。這豪門闊太為了美和風度,倒是連溫度也不要了,就這麼赤著白嫩的玉腿。

華新蹲在彭媛媛的面前,就把她的玉腿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旋即雙手就放在了彭媛媛的腿上,替她按摩推拿著。而華新把彭媛媛的玉腿放的位置也很巧妙,正好就在那上面。

「嫂子,你覺得這樣感覺怎麼樣了?」華新不由看向彭媛媛的道。

「嗯,感覺熱乎了些。」彭媛媛臉色羞紅,卻只能任由華新抱著自己的腿。而且,她還感覺到什麼在磨蹭自己的腿,就是不用想也知道是什麼,她也不由撇了一眼。

「好了,好了。」

「我給你推宮活血了一翻,你現在應該感覺好多了。」華新沒再戲弄彭媛媛,而是放下了她的腿道,「你試試看!」

「哦,好!」

彭媛媛聞言,就用力踩了踩地面,確實感覺比剛才有力多了。

旋即,她就站了起來,並沒有像之前一般就那麼軟到在了地上。

「現在好了,剛才那是怎麼回事?」彭媛媛不由疑惑得看向華新。

「應該是缺鈣了。」華新點頭。

「哦!」彭媛媛聞言,嘴角不由抽了抽,這卻鈣變相的意思不就是缺愛么?

「多補補就好了。」華新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著,「如果有需要可以來找我!」

「哦好!」彭媛媛肌肉抽了抽,旋即沖著華新點了點頭,「華老弟,別忘記酒會的事情。」

「OK!」

華新沖著彭媛媛說道:「我會的!」

「好!那嫂子先走了。」彭媛媛轉身向著腫瘤科辦公室外走了出去,她現在一刻也不想再在這裡呆了。

「嫂子慢走啊!」華新邪笑著,明目張胆的伸手摸了彭媛媛的P股一把。

「……」

「無恥!」

彭媛媛感受到華新的咸豬手,嬌軀一顫,就彷彿什麼也沒感受到一般,徑直離開了腫瘤科辦公室。

……

時代國際酒店。

蓉城十大富豪之一的趙國棟舉辦的酒會就在五星級大酒店時代國際酒店裡面。

華新下了班之後,招手叫了輛車,就向著時代國際酒店而去。

抵達時代國際酒店樓下,整個樓下的臨時停車場停滿了五顏六色的各種豪車,彷彿再召開一場豪車會展一般,什麼瑪莎拉蒂,蘭博基尼,阿斯頓馬丁,勞斯奈斯幻影等豪車美不勝收,而什麼奧迪、寶馬都上不了檯面一般。

男士身著燕尾服,女士身著晚禮服紛紛從車上走了下來,一副盛裝出席的模樣,攜手向著五星級大酒店時代國際酒店而去。而招手打了兩計程車的華新在這群人之後,就顯得非常的普通,毫不起眼,彷彿路人一般。

轟轟轟!

這個時候,一道道馬達轟鳴爆炸的聲音不由傳了過來。

咯吱!

咯吱!

兩聲刺耳的剎車聲豁然回蕩在華新的耳邊,隨後才是一陣風吹過。

華新扭頭一看,就看見了一輛瑪莎拉蒂和蘭博基尼同時停在了自己的身邊,兩輛超級跑車彷彿剛剛比試了一翻。

「我贏了,哈哈。」瑪莎拉蒂里響起了一道興奮的聲音,「吳鵬,今晚你就不需要女伴了,你的女伴歸我了。」

「呸!」

「什麼你贏了!」吳鵬沖著王超豎起了一根中指道,「明明就是一起到的好不!」

「好,我們下去看,誰贏了,他的女伴就歸誰了!」王超推開車門,就不由走了下來。

「比就比,誰還怕誰呢!」吳鵬也從蘭博基尼上走了下來,旋即摟著自己的女伴來到了車頭前。

「哈哈哈!」

「吳鵬,你好好看著,到底是誰贏了。」王超指著兩人車頭的道,「我超過你幾公分,雖然只是幾公分,但超過就是超過,贏了就是贏了。」

「呸!」

「算你運氣好!」吳鵬罵罵咧咧的道,旋即扭頭就憤怒的看向距離自己蘭博基尼幾公分的華新,「是你,難怪我會輸,如果不是你像個木頭一樣杵在這裡怕把你給撞飛了,我會輸?這筆賬怎麼算?」

「喲!」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這個小癟三,上次壞了勞資的好事,勞資還沒和你算賬呢!」王超也發現了華新道。

「嘿嘿!」

華新咧嘴邪笑的看著王超和吳鵬兩人,眼神就不由落在了身邊的女伴上:「你們想要怎麼算賬啊?要不要我幫你們算啊!」

緋聞嬌妻:情陷腹黑首席 (本章完) 「就你?」華新輕蔑的凝視著王超道,「1V2,你顯然還不行,我這人心腸比較好,我可以幫你做,好好的餵飽她們,讓她們感到異常的滿足!」

「你……找死!」王超聞言,臉色就是一黑。男人不能說不行,華新不僅當著他的面說他不行,而且還明目張胆的要上他的兩個女伴,並且滿足她們,這讓王超如何不怒,「你特么算什麼東西,也敢跟我這樣說話!」

「我是你爹!」華新無奈的聳肩,「這樣總可以了吧,你既然這麼想認我當爹,但是我怎麼會有你這樣的沙壁兒子呢,哎,當初和你媽做的時候,就該S到牆上,一了百了!」

「你找死!」王超聞言,臉色就是一黑,揚起拳頭朝著華新砸了過去。

「啪!」華新揮手一巴掌趁著王超的拳頭還未砸在自己臉上的時候,就一巴掌抽在後者的臉上,直接把他抽飛了出去。砰的一聲,砸在了瑪莎拉蒂的車頂上,「我說你不行,你就是不行,你特么還不信!」華新一臉無語的搖了搖頭。

「兩位妹子,現在可以跟我了吧。」華新自來熟一般的插入了王超之前身邊的兩個妖艷美女中間,一左一右的摟著兩人的小蠻腰,咸豬手就不老實著。

「流氓!」

「無恥!」

王超的兩個女伴,連連擺脫掉華新,同華新拉開距離,向著王超追了過去。

「你敢打人!」吳鵬雙眼噴著火一般的怒視著華新,完全沒想到華新的身手這麼好,一巴掌就直接把王超給抽飛到了瑪莎拉蒂的車頂上。

「老子打兒子天經地義,就怪老子當年和他媽做的時候,沒有一把把他S到牆上,才生出了這麼一個忤逆的不孝子!」華新一臉無奈後悔的模樣。旋即施施然的向著時代國際酒店而去。

「超超!」吳鵬也連忙向著王超趕了過去,焦急的問道,「你沒事吧。」

「槽。」王超捂著自己的半邊臉頰,一張嘴,一口血沫吐了出來,與此同時滿嘴的牙齒就七零八落的掉了下來,就彷彿一個無牙的老婆婆一樣噁心。

「啊,超超,你的牙!」吳鵬指著王超道。

「槽尼瑪的,勞資和你不共戴天!」王超張嘴吐出一手的牙齒,不由憤怒的咆哮道。

「現在這酒會可怎麼辦?」吳鵬焦急的看著王超。

「勞資都這樣了,還特么有臉去參加什麼酒會么?」王超滿嘴如同風車一般的透著風,「勞資要他死,勞資要他死!這酒會,勞資不參加了,那小子人呢,吳鵬,你給勞資看著那小子,勞資和那小子不共戴天!」

「好吧。」

「我幫你看著他!」

吳鵬扭頭瞅了一眼華新,訝然的道:「那小子好像往時代酒店裡面去了!」

「好,你給我盯著,勞資這就去叫人!」王超憤恨的道。

「可是,這酒會……」蓉城十大富豪之一趙國棟舉辦的酒會,很是難得。正是他們這些青年才俊上流人士擴展自己人脈關係的機會之一,他可不想錯過。

「你們兩個過來,給我好好看著那個小子!」王超只是需要一個人看著華新罷了,不由沖著兩個女伴吼道。

「不如,也給我留一個吧,要是去了酒會,連女伴都沒有一個,豈不是太丟人了。」吳鵬說道。

「好,那就給你留一個。」王超滿嘴透風的說道,旋即坐進了瑪莎拉蒂,馬達的轟鳴聲驟然爆炸了起來,但車子卻並沒有離開,而是掏出了自己的電話便撥打了起來。

「走!」

吳鵬摟著一名女伴就朝著時代國際酒店走了過去。

他也在看華新,倒是沒想到華新這丫的也是朝著時代國際酒店走去。

王超的女伴無奈,只能尾隨著華新,一步也不敢離開。

「你是在跟著我么?」華新驟然扭頭,沖著王超的女伴說道。

「哪有,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你那隻眼睛看見我跟著你了。」王超的女伴狡辯的道。

「嘿嘿,是么?」華新向著王超女伴逼了過來。另外一邊,吳鵬攜手自己的女伴回頭看了華新和王超的女伴一眼,便向著時代國際酒店裡面走了進去。

「你要幹什麼?」王超女伴連連擺出架勢,一副要打架的模樣防備著華新!

「你說我要怎麼樣?」華新一臉邪魅的凝視著這名身著深V領口晚禮服的艷麗女人,尤其是擺出姿勢后,能夠通過裙擺的縫隙,看見一條雪白的大長腿漏了出來。

「你不要過來,你把王少滿嘴牙齒都打掉了,你就等著王少的報復吧。」王超的女伴威脅的道。

「哦,是么?他要報復我么?」華新邪笑的看著王超的女伴,步步緊逼,旋即一把就抓住了王超女伴的皓腕,「既然他想要報復我,那我就不客氣,先報復報復給他看,讓他知道什麼人該惹什麼人不該惹!」

「你幹什麼?」王超女伴被華新抓著手腕拖拽著,高跟鞋叮咚叮咚的敲擊在地面上發出清脆而悅耳的聲音,就被華新拖拽著拉倒了一處比較昏暗的區域。

壁咚一下,華新就把王超的女伴推倒了牆上,一手按在牆上,邪笑的看著王超的女伴,彷彿大灰狼看著小紅帽一般。

「你別亂來。」

嬌妻好孕:冷酷BOSS送上門 「王少可是天盛大酒店的少爺,天盛大酒店可是有著五星級實力的四星級酒店,不久之後就要晉級五星級大酒店了,方方面面的人脈關係硬著呢,你得罪了王少想要在蓉城混下去,簡直舉步難行,分分鐘就能叫醫院把你給開除了。」王超女伴威脅著華新,「你還想得罪王少么?」

「既然他都要開始報復我了,那我就先報復給他看看,送他一頂綠`油`油的帽子。華新一臉邪魅,嘩啦一下,就撕爛了王超女伴的裙擺,露出了兩條雪白的大長腿。

「啊!」

王超女伴見到華新的舉動,連忙伸手擋住自己的大白腿,怒斥道:「你幹什麼,你就不怕觸犯法律么?」說話的時候,雙手就捂著自己的關鍵部位。

但,華新豈能如她所願。

這些富二代隨意打賭就能輸掉的女人又能是什麼多貞`潔的傢伙么?

他瞬間就扒掉了王超女伴的內K,然後就那麼面對面的猛然一用力,然後就進入了王超女伴的身體之中。

(本章完) 「啊……」

王超女伴驚呼了一聲。

感受著那裡傳來的感覺,王超女伴愣住了。

她完全沒想到華新這麼一個渾身穿著幾百塊上千塊休閑裝的傢伙,竟敢敢和王少做對,強行進入她的身體,給王超戴了一頂綠`油`油的帽子。

「嗯!」

「啊!」

感受著華新的力量,王超女伴驚呼著。

她連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然自己發出聲來。

「怎麼樣?」

「是不是很棒?比你那什麼王少棒多了吧。」

華新邪笑的凝視著王超的女伴。

「王少不會放過你的!」

王超女伴憤怒的瞪著華新。

「那又如何?」

華新聳肩:「他只要敢來惹我,我就把他打回原型。讓他知道勞資當年和他媽做的時候,沒能把他弄到牆上,勞資現在也能把他打回原型,成為一滴液體!」

「你不要囂張,你就逞能吧。」

王超女伴抓著華新的手臂,咬著牙憤恨的道。

「哈哈哈。」

「我是不是逞能,你現在感覺不到么,嗯!」

華新邪笑著,就這樣把王超女伴壓在牆壁上,就猛的用力起來。

「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