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狼,昨天的洗塵丹,大家都服用了吧。」

「效果怎麼樣。」

莫宇辰臉上掛著微笑,興緻勃勃的詢問道。

「少爺,都服用了。」

「兄弟們都很感激少爺,都說要不是少爺賞賜,這輩子不可能有這麼大的福分。」

「服用之後很多兄弟都突破了,最差的都感覺身上的陳年舊傷已經根除了。」

孤狼面露感激之色,聲音中帶著哽咽的說道。

洗塵丹對於莫宇辰來說不算什麼,但是對於軍伍出身的他們,那是就是極其珍貴的東西。

大多數人別說服用,可能傾盡一輩子也未必能見到洗塵丹。

「感謝的話就別再說了。」

「那些丹藥對於少爺我來說,就是就如飯鍋米粒。」

莫宇辰牛氣哄哄的吹噓道。

他要不是有混沌塔中的聖龍傳承,他這輩子也未必就能把洗塵丹當飯吃。

「孤狼,今晚陪我區一趟狼煙台。」

莫宇辰一下一下的敲著桌子,跟孤狼說道。

「是,少爺,我這就去讓他們準備。」

孤狼一點頭領命道。

繼而孤狼就要離開,去交代一下親衛隊的部署。

「慢……」

「你去交代一下,你孤身與我前往。」

「其他人由夜寒跟仟影帶隊。」

「告訴他們,就在沿途楓樹林中隱秘好。」

莫宇辰眯著眼囑咐道。

進化在萬界 小心駛得萬年船這句話莫宇辰是深刻的貫徹到底。

人要臉樹要皮,他雖然不服輸,硬要往危險的地方闖。

但是千萬別小看了莫宇辰,他並非無腦。

恰恰相反,他非常的聰明,去闖狼窩的同時,他已經在路上將一切布置好。

「屬下領命!」

「屬下這就去布置。」

孤狼看著莫宇辰的眼神,意會的點頭道。

莫宇辰雖然只提到了楓樹林,但是孤狼已經明白了他的用意所在。

「去吧,咱們酉時出發。」

莫宇辰眯著眼囑咐道

…… 轉眼間……

酉時到了!

莫府之內飄起了裊裊炊煙。

莫宇辰著重打扮了一翻,手提著佩劍緩緩往府外走去。

此時的孤狼早已備好馬車守候在莫府門口,等待莫宇辰的到來。

待莫宇辰坐上馬車之後。

孤狼親自駕馭著馬車,往此次才俊大會的會場狼煙台趕去。

狼煙台建立於中天王國開國時期,位於王城之外十里,屬於中天王國都城的一個警示塔。

當外地入侵到中天王國哪座城池時,哪座城池就會點燃狼煙警示臨近城池。

這樣下一座城市就會提前做好禦敵工作。

然而,王城這座狼煙台卻自建立以來,從來就沒有點燃過狼煙。

久而久之,狼煙台就成為了中天王國一個教育性的建築。

警示著年輕一代的人要勤加修鍊……勿要安身立命,貪圖享樂。

舟車勞頓,莫宇辰終於趕在宴會開始之前到達了狼煙台。

莫宇辰下車后。

映入眼帘一座高聳入雲的大煙囪,煙囪之下是一個五十四級的階梯。

而階梯之下卻是一個接近千畝的大廣場,以及左右兩座巨大的宮殿,好不壯觀。

雖說略顯簡譜,但是反而給人一種鐵血滄桑的感覺……

此時莫宇辰領略完狼煙台之後,掃了附近一眼。

發現附近早已挺滿了各式各樣的馬車……並且每一輛馬車上無論雕工還是鑲嵌都是極其講究。

相比之下,莫宇辰的馬車就有些不堪入目,顯得有些寒酸。

「少爺,該進去了。」

孤狼將馬車拴好之後,來到莫宇辰身邊說道。

莫宇辰微微一笑,點了點頭,率先踏上了廣場的階梯。

這時,一個門客模樣的中年男子,走到了莫宇辰跟前伸出雙手,擋住莫宇辰的去路。

而走在後面的孤狼見狀,隨即拿出隨身攜帶的請柬放在那中年男子的手中。

佳妻歸來 那中年男子將手中的請柬打開,掃了一眼內容后冷笑一聲道:

「莫宇辰?什麼東西?」

「這樣請柬是你偽造的吧。」

莫宇辰見狀,也不做聲,只是稍微退了一步,這種小人他根本就不屑搭理。

「我家少爺何等身份,需要偽造請柬嗎?」

孤狼往前一步,瞪著眼睛與那中年男子對視,身上殺氣迸發,怒喝道。

「大膽,一個廢人帶著一條狗也想來搗亂大會。」

中年男子被孤狼瞪得惱羞成怒,將莫宇辰的請柬丟了出去,指著莫宇辰罵道。

此時後續赴宴的才俊們見門口盡然吵了起來,頓時一窩蜂的圍了起來。

孤狼見那中年男子將莫宇辰的請柬丟到了地上,頓時雙眼閃過一絲嗜血的狠光。

「噗~」

繼而,他握住中年男子的手臂,用力一擰再一個過肩摔,重重的將中年男子摔在地上。

那中年男子頓時被孤狼摔得兩眼冒星,一臉的不知所措。

「你個王八……」

中年男子回過神后,張口就罵道。

可是他剛罵了一半,卻沒有膽量再往下罵下去了……

「將請柬撿起來!」

孤狼摔完中年男子后,隨後拔出佩劍架在他的脖子上,冰冷的說道。

只見那中年男子僵著身體,兩眼羞憤的瞪著孤狼。

「撿起來!」

孤狼見中年男子不拿,將手中的劍再往前一刺,重複道。

「別別,我撿我撿。」

總裁不壞,萌妻不愛 中年男子被孤狼這麼一刺,瞬間就慫了,顫抖著聲音說道。

他現在真的怕孤狼發愣,給他來一下狠的。

終於,他還是承受不住死亡的恐懼。

顫顫巍巍的將地上的請柬撿了起來,伸出雙手遞到孤狼的手中。

現在的中年男子真的沒脾氣了,他明顯感覺自己地武三重的實力在孤狼面前像是一個初生嬰兒一般。

莫宇辰收回了盯著中年男子身上的目光,面無表情的跨進了狼煙台的大門。

孤狼也收回了配劍,繼續跟在莫宇辰的身後。

「都看什麼看,找死嗎?」

中年男子在莫宇辰走後,惱羞成怒的對著圍觀的才俊們吼道。

可是當他吼完之後,他才發現他錯的離譜了。

在場的各家才俊,隨便一個都能輕而易舉的捏死他這麼一個小小的門客。

「放肆!」

「大膽!」

「掌嘴!」

……

中年男子的怒罵,徹底激怒了圍觀才俊的隨從們……

至於那些才俊,根本就不會屈尊對這麼一個看門狗出手,不屑的冷哼一聲后,都步入了狼煙台。

莫宇辰穿過了廣場,再登上了五十四級階梯,終於登上了狼煙台上。

步入會場之後,莫宇辰看到了會場之中早已經有四五十個青年才俊到達了會場。

一個個相互打著招呼,而後又幾個熟識的人坐到了一起交談起來。

逆行萬年 路過人群時,莫宇辰明顯的感覺到左右座位次序非常有講究。

會場的正中間是此次才俊大會的主位,而主位左右兩側則是貴賓坐席。

接下來的座位卻是按照各位世家的實力依次排列。

案上都掛著各大世家的姓氏。

明明白白的告訴你,座位不能亂坐。

「大少,這裡……」

莫宇辰剛一冒頭就聽到了百里雄風那熟悉的呼喊。

在人群中找到百里雄風的位置之後,莫宇辰會心一笑,向百里雄風走了過去。

然而,就在百里雄風喊自己的時,嘈雜的會場頓時安靜了起來。

交談之中的青年才俊都不約而同的望向莫宇辰,目光隨著莫宇辰的移動而移動。

繼而,這些青年才俊都偷偷指著莫宇辰議論道:

「他怎麼來了!」

「是啊,今天不是才俊大會嗎?難道莫宇辰也在邀請之列?」

「哼,這莫宇辰還真是恬不知恥。」

「真服了他,臉皮真厚。」

就那麼一瞬間,各種針對莫宇辰的謾罵聲,鄙夷聲都在他背後悄然響起。

特別是那些往日嫉妒莫宇辰的世家子弟。

相互之間擠眉弄眼,臉上都掛著玩味。

他們都明白,今天晚上肯定又有好戲可看了。

然而莫宇辰卻波瀾不驚的穿過人群,走到百里雄風跟前。

好巧不巧的是莫家的座位竟然跟百里家的座位相鄰。

這倒省去莫宇辰的許多麻煩。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莫宇辰憤怒的將手中的佩劍捏得咯咯響。

中天王國堂堂的第一世家——莫家,竟然座位比旁邊的座位都矮上半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