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姐,我今天請你過來呢,主要是想認識認識你,跟你交個朋友,不知道學姐願意嗎?」洪寶石和顏悅色地看著她。

「當然願意。」柳紫韻趕緊點頭。

廢話!誰敢說不願意?找死嗎?

「那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朋友咯。」洪寶石又說,眼神看起來分外的和藹可親。

「當然。」她再次點頭。

「那既然我們已經是朋友了,是不是應該聊聊天,交流交流感情?」洪寶石笑著繼續忽悠。

「當然。」她怎麼覺得有些怪怪的,感覺好像哪裡不太對。

「那……咱們現在開始聊天吧。」

「呃……」奇怪,不是正在聊嗎?

葉華馨她們三個各自品著自己的茶,並不再插嘴她們兩人之間的談話,只是靜靜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學姐有喜歡的男生嗎?」洪寶石問。

「呃……沒,沒有。」柳紫韻想起吳爍,有些難為情的回答。

汗!想到剛才來的一路上,自己內心的天人交戰,原來全都是自己自作多情,真是太丟臉了。

「學姐,既然是朋友了,就得對朋友坦誠相待,不可以對朋友說謊喔。」洪寶石聞言,臉上的笑冷了冷,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我沒有說謊,我真的沒有喜歡的男生。」柳紫韻見她冷下臉,又開始全身緊張起來。

「哦,那就是有男朋友了?」洪寶石假笑道。

「沒有,我沒有男朋友。」柳紫韻忙搖手。

洪寶石語氣一轉,又問:「學姐覺得穆晨怎麼樣?」

「穆晨?」柳紫韻一懵。

「對呀,高一一班的穆晨,學姐喜歡他嗎?」

「喜歡?穆晨?」柳紫韻啼笑皆非地叫了聲。

洪寶石卻誤以為她的意思是喜歡穆晨,她眯了眯眼,陰深深道:「巧了,我也喜歡穆晨。」 「是,是嗎?」柳紫韻被突然變臉的洪寶石嚇得心驚膽戰,連說話都變得結巴起來。

「學姐也喜歡穆晨,我也喜歡穆晨,可是穆晨只有一個,學姐你說怎麼辦呢?」洪寶石狀似苦惱地看著她,「要不,我們把穆晨切成兩半,上身歸我,下身歸你,你覺得怎麼樣?」

柳紫韻嚇得臉色發白,忙搖頭:「別別別,你喜歡讓給你就好了,我不要。」

「學姐捨得?」

「你誤會了,穆晨是我表弟,親表弟,是我舅舅的兒子。」

「表弟?」洪寶石怪叫起來。

「噗!」正在喝茶的陶夭,被雷得噴了出來。

大家都吃驚地瞪著柳紫韻,不可置信地問:「真的假的?」

農門巧廚娘 「真的,穆晨的爸爸跟我的媽媽是親姐弟。」

洪寶石努力地消化著這個消息,「不對,既然是表姐弟,為什麼你們昨晚在餐廳吃飯的時候那麼親密?」

「昨晚?」柳紫韻一怔,恍然大悟道:「哦,昨晚我們家開的西餐廳,剛出了一種新菜式,所以我特意約了穆晨到我們餐廳嘗試一下。」

洪寶石還是不太相信她說的話,既然是親的表姐弟,還是同一個學校的,那她之前怎麼都不知道有這個人的存在?

再怎麼說,她跟穆晨也在一起四年多,不可能一直都沒見過她吧。

「我不信,你騙我!」

「我沒騙你,我們真的是表姐弟,不信我給你看照片。」柳紫韻說著,打開自己的包包,拿出錢包里夾著的一張照片遞給洪寶石。

洪寶石遲疑地接過照片,照片是一張全家福,兩個老年人,四個中年人,兩個年青人。

這兩個年青人,一個是穆晨,一個是柳紫韻。

這四個中年人里,有兩個是她見過的,那就是穆晨的爸媽,她曾經在穆家見過。

還有那兩個老年人,一個是穆晨的爺爺,一個是穆晨的奶奶,這也是她在穆家見過的。

剩下的兩個中年人,雖然她沒什麼印象,但從他們的外貌上能猜得出來,應該就是柳韻的爸媽。

「這是我們今年春節照的全家福。」柳紫韻怕她不相信似的,忙介紹起來:「這兩個是我外公外婆,這是我爸媽,這是我舅舅、舅媽,就是穆晨的爸媽。」

這回洪寶石是真信了,但她仍然想不通,為什麼自己就沒見過她呢。

其實,這都怪洪寶石自己之前對穆晨太不上心,上一世,學校裡面就有不少人都知道穆晨跟柳紫韻的關係。

但洪寶石從來就不關心穆晨,對他的事完全沒有放在心上,更不會刻意的想去認識他的親人或朋友。

她只想著跟她的朋友們風流快活,只關注哪裡有好玩的,哪裡有新鮮刺激的,哪裡有好吃的。

只要沒有主動刻意地拉到她面前,跟她特意介紹,她鬼有時間去關注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

相反,穆晨倒是對她事事上心,對她身邊的每一個人也都多留了一份心,就怕她的朋友太多太雜,一不個小心她就會吃虧上當。 「可是,你們就算是表姐弟,也不能這麼親密啊!」洪寶石惱羞成怒道。

「我們平時相處就這樣,她像也沒有特別親密啊。」柳紫韻覺得自己很無辜。

「他都親自幫你擦嘴了,這還不叫親密?什麼才算親密?」洪寶石氣急敗壞地指責道。

「……」柳紫韻有些無語,她蒼白地解釋:「昨晚我吃東西的時候,臉上不小心弄髒了,穆晨就幫我擦了一下。」

「你自己沒有手嗎?」

「我……我自己看不到嘛。」

「哼!狡辯!」洪寶石還是非常介意穆晨對其他女生,做出這麼親密曖昧的動作。

「……」柳紫韻欲哭無淚。

「我不管!以後你離穆晨遠點!」 霸王別姬后傳 洪寶石無理的提出要求。

「可我們是表姐弟啊!」柳紫韻為難地看著她,「你該不會要我跟他脫離親戚關係吧?」

「我可沒這麼說,但你們以後不許再單獨見面,也不許再有肢體上的接觸!」

「我跟他不可能發生什麼的,我要真跟他發生什麼關係,那豈不是成了亂1倫了。」柳紫韻苦笑不得,求救般地看著在座的其他幾個人。

這大小姐是不是太無理取鬧了點兒?這吃的是哪門子醋啊!

再說了,她又不是穆晨的女朋友,有什麼資格吃醋!

「哼!那林黛玉還不是賈寶玉表妹,他們兩個還不是一天到晚愛得死去活來,有誰說他們兩人亂1倫了?」洪寶石蠻不講理的反駁。

「呃……老大。」葉華馨提醒道:「那林黛玉跟賈寶玉生活在古代,古代表親是可以通婚的。可在現在這個年代,別說表親了,就是三代以內的親近,法律都是不允許結婚的。」

「是嗎?」洪寶石愣了一下,「國家還管這事?真有這法律?」

其他幾個人也忙點頭,柳紫韻趁機說道:「真的真的,再說了,穆晨比我小,在我眼裡他就是我親弟弟,我怎麼可能對他有別的想法。」

洪寶石撇了撇嘴,雖然心裏面沒那麼隔應了,但只要一想到昨天穆晨幫柳紫韻擦嘴的那個畫面,她心裡就不太舒服。

以前,穆晨只會對她一個人做出這樣親密的動作。

「老大。」葉華馨靠近洪寶石的耳邊,輕聲說:「既然她不是你的情敵,你還是別為難她了吧,再怎麼說她也是穆晨的表姐,你要是跟她鬧僵了,她以後說不定會在穆晨那裡說你的壞話。」

「她敢!」洪寶石瞪著柳紫韻。

「我不敢,我不敢!」柳紫韻條件反射道。

她其實根本就沒聽見葉華馨的話,但她被洪寶石這麼突然一瞪,嚇得心跳都要漏了幾拍。

反正不管她們兩人說的是什麼,她只要順著她們就肯定沒錯。

「量你也不敢!」洪寶石又瞪了她一眼。

柳紫韻覺得自己挺委屈的,她咬了咬唇,保證道:「我保證,以後都不單獨跟穆晨在一起,也不跟他有任何的肢體接觸,這樣可以了嗎?」

其實洪寶石也知道,這件事完全是自己在無理取鬧,而且葉華馨說的有道理,為了穆晨,她不能跟柳紫韻鬧得太僵。 她喝了一杯茶,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態,然後又恢復了剛見面時的和顏悅色。

她給柳紫韻倒著茶,假笑道:「學姐,別光顧著聊天,喝茶呀。」

「……」見她態度突然轉變,柳紫韻有些反應不過來。

「我看學姐也是個聰明的人,今天我們見面的事,你應該不會告訴穆晨吧?」洪寶石笑著,眼神卻冷冰冰地看著她。

柳紫韻打了個冷顫,忙保證:「不會,我不會告訴穆晨的,我發誓。」她忙舉起右手,做了個發誓的動作。

早安,檢察官嬌妻 「我最討厭別人騙我,你可要說話算話。」

「我絕對說話算話。」

「那好吧,我就相信你一次。」洪寶石一副寬宏大度的樣子。

「那……那我可以走了嗎?」柳紫韻小心翼翼地問道。

「你走吧。」洪寶石終於鬆口。

柳紫韻趕緊站起身,沖著洪寶石彎了彎腰,告辭離開。

走出品茗茶社的大門口以後,柳紫韻回頭看了一眼,眼中是滿滿的恨意。

洪寶石,你今天帶給我的羞辱,總有一天,我會原原本本的還給你!

包間裡面,她們四人還在嘰嘰喳喳地討論著,今天的烏龍事件。

祝七巧摸了摸下巴:「我覺得吧,雖然這個柳紫韻不是老大的情敵,但今天這一招還是很管用的。」

陶夭大笑:「對,你們看她被老大這麼一嚇,馬上就認慫,還發誓以後要離穆晨遠遠的。」

洪寶石總結了一下今天的經驗,「那你們覺得,用這一招來對付以後出現的每一個情敵怎麼樣?」

葉華馨想了想,點頭道:「我覺得可行,這一招無聲勝有聲用起來實在是巧妙,其實我們什麼都沒做,只不過是約她過來喝茶聊天而已,就能達到我們想要的效果,完全不費力氣。」

陶夭馬上拍著馬屁道:「那還不是因為老大的氣場夠大,才能嚇住她,要是換一個人,可達不到這樣的效果。」

洪寶石奸笑:「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以後只要發現有誰敢出現在穆晨身邊的,我們就請她來這裡喝茶。」

洪寶石在校隊籃球場發誓,不再出現在穆晨面前的事,在學校論壇已經傳遍。

學校裡面很多暗戀穆晨的女生都在觀望,都在看洪寶石會不會真的放棄穆晨。

雖然暗戀穆晨的女生多得數都數不過來,但洪老大喜歡的男生,誰敢明目張胆的跟她搶,只有等她的態度明確了,她們才好做下一步打算。

崇雅學院的高中部,轉眼就風平浪靜地過了一個月,洪寶石真的就像她說過的那樣,再也沒去找過穆晨。

於是暗戀著穆晨的眾多女生,開始按捺不住了,漸漸地蠢蠢欲動起來。

各種花式表白,層出不窮。

膽子小一點的,偷偷往他的課桌裡面放情書、放禮物,或者等在他每天經過的地方,攔路表白。

膽子大一點的,直接衝到他面前,當著所有人的面,大聲告白。

穆晨雖然覺得煩不勝煩,但每次都會禮貌而態度清楚的婉拒,盡量不傷害對方的自尊心。 可讓穆晨奇怪的是,他明明已經很注意自己的語氣了,應該沒有讓她們太難堪才對。

為什麼每個跟他表白過的女生,第二天再見到他時,都會躲著他,甚至有些遠遠看見他都會馬上掉頭。

他雖然覺得有些納悶,這些女生也太玻璃心了吧,但他卻也並不多想,反而認為這樣也不錯。

只因他從小就長得好看,從小到大見過的花痴種類太多,早已經對那些只注重他外表的女生心生反感。

那些女生能不再來煩他,他自然是救之不得。

其實,穆晨並不知道,每一個主動跟他表白的女生,都以不同的理由,被人品茗茶社喝茶去了。

每個被請去喝茶的女生,都是被嚇得白著臉色出來的,但她們都是敢怒不敢言,只敢在心裡咒罵洪寶石,卻不敢對第二個人說出真相。

在洪寶石忙著肅清情敵的時候,學生會的副會長俞漫漫也沒有閑著。

自從發生飯堂那一件事以後,學生會的全體成員都對白露心生不滿,白露這個學生會會長的位置已經岌岌可危。

俞漫漫冷眼看著,卻並沒有急著拉她下台,因為現在的她,還不夠資格能頂替她的位置。

她只是躲在暗處看熱鬧,看學生會幾個高層的中心成員斗得熱火朝天。

而她則暗中收買一些沒有競爭會長能力,但卻不可或缺的一些學生會的低層角色。

她暗中跟他們搞好關係,悄無聲息的把他們拉到自己的陣營里。

關於穆晨,俞漫漫也在觀望。

但她觀望的不單單是洪寶石的態度,更多的是穆晨對那些表白的女生的反應。

她發現穆晨不是一個容易拿下的男生,穆晨的性格陽光開朗,雖然看起來平易近人,卻總是若有似無的跟人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跟他表白的女生很多,卻沒有一個成功。

所以她不能走尋常路,她要用自己的方法,讓穆晨先注意到她,然後對她產生好感,主動追求她。

俞漫漫開始關注穆晨的動向,注意他每天會出現的地方,然後想盡辦法,製造不同的機會跟他巧遇。

可讓俞漫漫非常沮喪的是,明明他們已經「巧遇」了很多次了,但穆晨卻似乎完全沒有發現她的美貌,從來都沒有注意過她的出現。

難道是她還不夠漂亮,入不了他的眼?這個想法讓她覺得有些挫敗。

不可能!俞漫漫搖頭,打消了這個想法,她非常清楚自己的外在條件有多麼的優秀。

從小到大,誰第一眼看到她不是滿眼的驚艷。追求她的男生,從幼兒園到高中更是數都數不清,多如過江之鯽。 我獨仙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