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內四處追殺我等,我不願與自己的兄弟刀刃相見,請大王見諒。」

「這事咱們回頭再議。」

「人類卑鄙,其心狡詐。」

「聖天使,你這又怎麼給我解釋?」

迪金森處理完自己這邊的事務,回頭就反問小林光一。

「人類竟然如此辦事?」

「紫川流風與櫻木花道何在?」

小林光一的臉色也冷了下來。

「臣在。」

櫻木花道出面,這時他的心開始變冷。

「流風呢?」小林光一問。

「已戰死。」

「哦?流風戰死?」

「死在誰手?」

「死在黑龍王龍騎士之手。」

「嘿嘿,這龍騎士了得啊!竟然敢斬殺我一員大將!」

「利爾德人呢?」小林光一有點發怒了。

「不知所蹤。」櫻木花道說。

「好個不知所蹤。」

「谷主,那個龍騎士不知使了何招,將我等悉數給罩進了一方世界。」

「想必利爾德現在還在那龍騎士的世界內無法出來。」

吃過夏洛奇苦頭的神王們開始告狀。

「那龍騎士人呢?」小林光一問道。

「在那躺著呢!」

一個神王指著靠在岩石上休息的夏洛奇說道。

「大鵬兄,咱們得問問這個龍騎士了。」

「怎麼什麼事都跟他有關係,他是哪根蔥啊?」

小林光一臉上無光,開始遷怒夏洛奇了。

迪金森自然開心。

這名龍騎士怎麼著也算是狠狠的削了神王谷的威風與面子了。

「這是咱們的家事,無需聖光使操心了。」

迪金森一句話把小林光一給駁了回去。

迪金森心想,我憑什麼讓你審我的人?

他既然是黑暗龍王的龍騎士,自然就是我八荒界域的人。

我要是讓你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審問,我豈不是傻么?

本王從不做出賣自家人的事情。

這自然就是迪金森的潛台詞了。

「事情未明,曲折難分,若不問個清楚,這件事情怕是難見分曉。」

小林見迪金森駁了他,心中怒氣漸生了。

「想問我什麼?」

夏洛奇不知什麼時候醒轉過來。

利爾德還在他的世界投影里折騰。

這種折騰十分耗費精神力。

但有王座積蓄的精神力做支撐,夏洛奇打定了主意非要熬死這王八蛋。

竟然敢動手打自己的女人。

定不輕饒。

睜眼醒轉。

聽見了對面神王谷的人與這邊八荒界域之間的對話。

內容牽涉到自己。

當即走上前來,反問小林光一。 「我就是你要找的龍騎士,怎麼了?」

「哦,年輕人,能力強,但也要按理行事。」

「你無辜破我空間之門,殺我大將,得給我個說法。」

烈情如酒:名門枕上婚 「不然我今天就是拼了不要這身修為,也要滅了你。」

小林光一說完,忽然一陣聖光唰的射向夏洛奇。

迪金森手一揮,暗黑之光頓時擋住那道金光。

兩下消融,如冰雪與黑夜一樣抵消不見。

「哼,今日有人護你,可總有人護不住你的時候。」

小林光一收回聖光,當即不慍不惱的說道。

魅力游戲劍士 這一身氣定神閑的涵養功夫,就是迪金森也比不上。

「你不必嚇我,我也不是廈(嚇)大畢業的。」

「黑龍在和平時期投奔人類世界,這本來應該算是兩方世界和平美好交往的開始。」

「你問問那個齷蹉的櫻木花道,看看人類世界對投誠的黑暗龍族做了什麼。」

「在白雪天地囚禁龍族,沒有天地元力補充。」

「不讓返回,要一直消耗至死。」

「我說的對與不對?」

夏洛奇將自己知道的娓娓道來。

「櫻木花道,你有何話講?」

迪金森一聽原來如此,不由氣憤了。

「我要套用小林谷主的一句話。」

「今日有人護你,你若不給我一個說法,我日後秒秒鐘取你狗命。」

迪金森是睚眥必報的人,剛才小林怎麼對付夏洛奇的,他秒回了。

「可有此事?」 變形金剛之火種重啟 小林光一問道。

「這個谷主,這件事神王谷是知道的。」

「放屁!我他么怎麼不知道?你們跟誰說了?」

「就知道欺上瞞下,你們人類怎麼就這麼不長進呢?」

「即便我們是盟友,但你們也不能如此行事!」

小林光一當即抱拳對迪金森道:

「此事曲折在我,我回去后嚴懲不貸,還請域主大鵬兄見諒了。」

「別急,這不是道歉就能解決的。」

「你看,你們的人跑到我這邊來了,還欺負了我們莽獸荒的黑暗龍族。」

「我們為此出動了警備部隊,這一切都是要耗費資源的。」

「嗯,言之有理。」

「你開口,要多少,我都可以賠償。」

小林光一明事理,曲在己方。

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就怕豬一般的隊友。

「我要你作為此次挑釁的賠償。」

「既然來了,就別走了,留下來吧。」

迪金森說完,六對羽翅迅急展動,撲向小林光一。

「嘿嘿,大鵬兄當真是看得起我小林光一了。」

小林手中聖光劍擎出。

光芒閃亮的映照夜空,彷彿如星斗柱天般璀璨。

迪金森的暗黑月牙鏟舞動八方。

身形綿密,如同陷阱般圍住小林光一。

就如同光逐漸被遮蔽。

如同沉淪,慢慢淹沒。

小林光一惱怒不已,這迪金森得寸進尺。

竟然要趁此機會除去自己。

雖說不怕他,可畢竟這裡是迪金森的主場。

時空是屬於迪金森的。

小林立即想好了對策。

當即聖光劍力外放,將悍然逼近的迪金森一劍劈退。

隨即,身形虛化,帶著十餘名神王緩慢的消失不見了。

迪金森當即收縮這方時空,讓小林光一無法遁逃。

小林的這縷光線竟然是他的本源。

迪金森收縮了時空,也無法捕捉他的本源之光。

迪金森立即取出體內的一枚元丹。

此丹一出,周圍的時空紛紛朝這邊湧來。

「時空之凝暗黑元丹!」

小林的本源之光當即動彈不得了。

迪金森的暗黑元丹只能與小林的本源之光互相對沖消耗,卻無法將這縷聖光捕捉過來。

兩人一開始對上就陷入了僵局,比拼內力啊!

小林暗暗叫苦。

這裡可不是他的神王谷,這裡是八荒界域。

從這方時空中得到天地元力補充的自然是迪金森要比自己容易得多。

事實的確如此。

迪金森的算計精準。

他要得就是自損八千,傷敵一萬。

兩人鬥了那麼多回合,知道自己一時半會兒不可能壓制住小林光一。

他抓住的是:小林今日犯的錯誤——就是進入了八荒界域。

迪金森早已掌握了這八荒界域。

天地元力的補充比小林要快多了。

隔牆有男神:強行相愛100天 最多半個時辰,迪金森相信那小林光一的本源就要被毀大半。

畢竟兩人的功力相當。

自己全力燃燒本源,那小林自然也不會輕鬆。

小林內心的苦楚此時才漸漸翻上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