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你一定是挺住啊!」

痛苦當中的慕雲霆嘴角突然露出一絲猙獰笑容,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可怕計劃「如此之多的龍之屍力可不能白白浪費,不如就讓我吞噬好了,也好藉機登臨屍道新境界。」

如此瘋狂可謂是前所未有,慕雲霆敞開心神將萬千屍力納入體內,將自己演變成一天地烘爐,將所有龍之屍力都錘鍊為之所用。

痛苦從來不曾減少,猙獰的嚎叫聲與龍之咆哮交匯一處,百里末郁等三人更是聽得心神震顫,這世間又有多少人可以承受如此痛苦。

真龍大墓石門前,一場龍與帝屍的決殺戰鬥,已經是如火如荼,或許在下一刻就要見生死真章! 「融合!」

化自身為天地烘爐,慕雲霆開始瘋狂吸納萬千屍力。

一時之間異象變化不斷,咆哮聲三千驚雷,如是饕餮一般在瘋狂的吞噬著。

如此畫面著實驚訝眾人,一旁遠遠觀看的虞無期,整個人已經七上八下。

眼前那位狀若瘋魔的的慕雲霆,是否還是自己所認識的小哥。

「小哥,你要挺住啊!」

對於慕雲霆的瘋狂行為,百里末郁臉上並未,露出半點擔心神色。

將一絲期待隱藏在眼神深處,就這樣靜靜的觀看著。

三個人完全不同的心思,而這些對於處在,風暴中心的慕雲霆來說,都是無關緊要。

「我一定將你們這些龍之屍力融合,你們是屬於我的,都是屬於我的。」

意念強大如斯

慕雲霆如同成了一處漩渦,將一切風暴都納入其中,原本狂風四作的周遭。

開始一點一滴安靜下來。越是安靜越讓人感覺危險,虞無期對於慕雲霆的擔憂更是躍然紙上。

龍吟大澤,行雲布空,八方轟動。

慕雲霆此刻恰是持拿乾坤的霸主,任屍力不斷衝擊肉身,仍是鋼筋鐵骨不動如山。

「融合!」

風煙漸消

一切都彷佛回歸平靜一般,回到最初的那一刻。

誰都沒有想到慕雲霆居然,完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將真龍遺留下的屍力融入自身。

秦焱一向自視甚高,而今面對這樣的畫面,卻不得不說道「這到底是怎樣的存在,此舉當真是驚艷同輩!」

慕雲霆三魂七魄都在感受著,融合體內的龍之屍力,整個人看起來如死一般無聲無息,與之前癲狂模樣,根本不能同日而語。

許久之後

「唉!」

一聲嘆息慕雲霆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失敗,原本以為藉助融合龍之屍力,能夠突破帝屍境界。

可現實總是如此殘酷,如此更是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末法時代,總有一天我會一定,會將你徹底揭開!我要走向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境界。」

百里末郁平復自身心境,又是一朵充滿誘惑,卻有危險的紅玫瑰,毫無保留觀察起慕雲霆來。

「你的來歷很是與眾不同,好像隱約看見了。」

「是嗎?」

虞無期趕忙打圓場道「走啦!走啦!這裡又沒什麼好獃的。」

剛剛到達真龍大墓石門前,就已經是狀況連連,這也讓虞無期對真龍大墓內的情況,又是擔心又是好奇。

在兩種複雜的情緒下,來自太古遺地的少年,小心翼翼的邁步前進。

石門高大好似托天而起,處處充滿著彌蒙氣息,宏偉如萬丈雄山。

任何存在與之相望都顯得渺小無比,虞無期不禁心生豪邁心情,然而下一刻卻是駐足停步。

「這?一個拳洞,居然在石門上。」

見虞無期迷惑又慌張模樣,慕雲霆自然知道其中緣由,那石門上的拳洞帶著似曾相識的感覺。

同之前將獸王九頭赤禍蛇轟殺的一拳,完全有如出一轍之感。

「有點意思,看來這真龍大墓會越來越有意思了。」

天外神拳轟殺獸王之景象,百里末郁自然親眼所見,隧會如今開口說話。

這位黑暗王者更是將真龍大墓同慕雲霆聯繫起來,她不相信這個世上會有巧合存在。

而金劍少年秦焱顯然,對真龍古劍術以外的東西,沒有半點興趣所言。

「走吧!難道我們還要為這一個不知來歷的拳洞,而白白浪費時間?」

慕雲霆道「這人還真是不好相處啊!」

虞無期附聲道「何止是不好相處啊,我看是很難相處。」

「那你覺得我好相處嗎?」

退一步海闊天空,前一步則是兇險難知的真龍大墓。

四人並沒有半點猶豫,徑直穿越拳洞進入,一個別樣世界中。

僅僅只是一瞬間,眾人再度四目相對震撼無比。

入目所見

萬龍骨骸陳列在前,個個都是栩栩如生。

縱然身死千百年,但雄威依舊,俯視天地間看大地沉浮,誰又道久遠前這些存在統御過此間天地。

雖是黃土半掩半蓋但萬龍骨骸,仍是如同星辰一般璀璨蒼穹下,春秋已過依舊讓萬眾生靈望其項背。

「這就是真龍?」對於虞無期來說龍乃是,存在神話與書籍當中,如今親眼所見自是震撼連連,揉搓雙眼始終不敢相信眼前所見,居然是真實存在。

「真龍?」慕雲霆同樣如今看著大墓內的一片壯景,心中更是大為澎湃「代表強大的生靈,居然沉睡在此!」

上萬頭的龍之骨骸,縱然是見過識廣的黑暗王者,依舊是驚訝片刻,若是讓北辰星蒼生知道這個世界,居然有龍的傳說那又會是怎樣的情形。

「可惜,這些骨骸當中並沒有真龍骨骸。」

「沒有真龍骨骸?」

「不會吧!」

「那真龍骨骸又在那?」

百里末郁一言無疑是一盆冷水,讓慕雲霆等三人的心都涼了半截,但轉念一想真龍乃是龍之種族頂峰存在,自然不會如此輕易找到。

看著萬龍骨骸宛如重回久遠年代,同天斗與地爭,萬千生靈種族中打殺出一條血路。

那是一段註定充滿神話色彩的歲月,註定讓人嚮往與憧憬,但此刻慕雲霆並沒有停住腳步。

慕雲霆實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處在真龍大墓中。

眼前景象更像是一處山川峻岭,勢作騰飛九重青天,神韻漂流千萬年,處處山峰綿延不斷,更如群星拱月一般。

原始的風采,好似自遠古開始就不曾有所改變。

虞無期心情激動道「我們回到遠古年代了嗎?」

慕雲霆則是直接潑冷水「難道你不覺得這裡同太古遺地,完全沒有半點區別嗎?真是看不出來你有什麼好興奮的。」

「你可真無聊啊!」

虞無期的話則是激起了,百里末郁的感慨,看著眼前一草一木,彷佛是往事歷歷在目,那些曾經都自眼前指尖悄然滑過。

「如果是遠古年代,那是否一切都會不一樣?」

身處真龍大墓內眾人並未鬆懈,巍巍雄山巨獸咆哮此起彼伏,蜿蜒的峻岭凶禽總是劃破天際。

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訴慕雲霆,此地的危險絕對超乎自己的想象,稍不留神就是喪命當場。

「這裡。」

一向沉默的秦焱手指前方,青石山道映入眼帘當中,儘管歲月洗禮無數個輪迴,但這青石山道卻還是保持著最初的模樣如同初見一般。

青石山道古樸至簡又是一望無際,讓人不禁心生起,一種踏天而行的錯覺。

當慕雲霆第一步踏上青石,心神微微一震,隱約感覺其中不平凡。

百里末郁笑道「你知道這條山道有何與眾不同?傳說在真龍存在的年代,只要是有人想要朝見真龍,就要走上這條登龍山道!」

「登龍山道?」

虞無期心中暗暗自語起來,曾經在真龍存在的歲月,想必有不少人踏上這條路,如今在真龍不存在的時代,他們卻行走而來,誰又知道踏上登龍山道是否能夠見到真龍。

「我很好奇你為何會直言要走這一條路?」

秦焱道「一種感覺而已。」

「我可不想被你的感覺給賣了。」自從踏上這山道之後,慕雲霆就感覺自身隱約受到某種力量的鉗制,自身力量在這登龍山道遭受打壓。

登龍山道一望無際,好在眾人都死根基深厚者,並未有疲勞現象。

只是面對這一沉不變的景象,虞無期已經沒有了最初的熱情「我還以為這登龍山道會發生有趣的事情,沒想到這麼無聊啊!」

虞無期話畢就是雙目一瞪,深深感覺到這個世界的惡意,完全有種被打臉的感覺,只見前方有數具屍骸。

觀其服飾應該是遠古年代,其中大部分都是人族。

遠古年代人族奉強大生靈為仙神,其中以龍族為首,而真龍也真正守護人族,讓後世對其無不是尊敬有加。

「這些人都是的想要朝見真龍?」

「你想要得到真龍古劍術,說不定這些人也是有同樣心思,只是可惜事與願違無力登頂就遭遇不錯。」對於人族百里末郁沒有任何好感,自然是將事情導向黑暗面。

慕雲霆仔細管擦這些屍骸,人人都是骨骼強硬,更有不少驚奇者。

可見這些朝聖者都是不凡之輩,只要搖頭直嘆道「可惜了,這些人都沒有帶著細軟。」

與前代朝聖者擦肩而過,同登龍山道盡頭已經是越發靠近。

慕雲霆心中開始了莫名心情,隱約感覺那山路盡頭,註定會有不平凡的事情發生,整個登龍山道對自己的壓制更是強烈幾分。

虞無期緊張問道「小哥,你怎麼了?」

「你可不像是一個會緊張的人。」百里末郁掩面巧笑道「該不會你認為這登龍山道的盡頭,會見到遠古年代的真龍吧!我想你不會這麼天真哦。」

「長得這麼好看,要是少說點話就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