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山風是大,而且涼!老大,我們現在直接回家嗎?」阿彪問道。

「回家!」言辰風說完后,阿彪將東西收拾妥當后全部放在了後備箱,這些東西都有用啊!

回程的途中,言辰風和沈凌菲說著他這六年中認錯人的經歷,沈凌菲認真的聽著,有時候被逗的大笑,有時候又滿是歉意的看著言辰風!

阿彪卻看到了前面兩個依偎在一起的身影「老大,你看那個人!」

言辰風一聽轉頭,就看到路邊一輛熟悉的黑色車門打開,一個男人摟著一個女人走進了旁邊的夜店。

「柳文倩不是快要結婚了嗎?」言辰風皺眉問道。

「可是這個男人是邱雲清啊!」阿彪眼神不善,這幾天都堵不到邱雲清,沒有想到這傢伙跑到這裡來了!

「阿彪,先回老宅!」言辰風心中有一個不好的預感,看著阿彪吩咐。

「是!」阿彪握緊方向盤,此刻的他真的很想衝下去將邱雲清打個半死!

沈凌菲自然也知道邱雲清做的好事,今天的好心情全部被這個男人給毀了。

「言辰風,不論你要做什麼,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沈凌菲有些擔憂的看著言辰風說道。

言辰風挑眉,臉色突然就難看了起來,沈凌菲見言辰風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變了臉色,卻還是小心的勸說道「不管你要怎麼收拾他,一定要保護自己的安全,邱雲清這個人很陰險!他會抓緊一切機會拉你下水的!」

車子突然就停在了路邊,言辰風和阿彪一臉驚喜的看著沈凌菲,臉上的表情千變萬化,卻定格在了笑容上!

「夫人,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哈哈,我真蠢,夫人怎麼可能還對這個人渣有感情那!」阿彪撓著後腦勺不好意思的笑著說道。

沈凌菲一愣,隨即看著言辰風和阿彪臉色就很不好看了!

「老,老婆,我沒有懷疑你!」言辰風突然抬手保證的說道。

「恩,我、信!」沈凌菲臉色很是不好的說道。

「夫人,我錯了!」阿彪見沈凌菲的臉色不好,知道自己一時激動又說錯話了。

「都這麼多年了,難道你們還覺得我會對一個人渣有感情?」沈凌菲火大的質問。

言辰風哈哈一笑,將沈凌菲摟進懷中親了一口,笑著說道「可是……我也犯過錯!」

沈凌菲嘆口氣,剛才言辰風的臉色真的很不好看,周圍的空氣都冷了幾度,看來自己如果給邱雲清求情,言辰風一定會生氣!

「如果我剛才真的給邱雲清求情呢?」沈凌菲無奈的問道。

「那他會死的很難看!一個住在我老婆心中的男人,絕對不能放過!」言辰風臉色冰冷的說道。

「哎,好後悔,早知道就替他求情了!」沈凌菲一臉懊悔,言辰風則是愣了一秒后突然大笑了起來。

「老婆,你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啊!」 鬼夫請你正經點 言辰風的話讓沈凌菲的小嘴噘的更高了「不能放過他,要讓他後悔居然敢害你!」

言辰風看著沈凌菲眼中的恨意,心情大好,渾身舒爽的不行「是!老婆的話我一定會聽!」

阿彪將車子穩穩的停在了言宅門口,按了下喇叭,大門不一會就開了!

「少爺?夫人?你們怎麼這麼晚來?」管家吃驚的看著兩人,以為出了什麼事情,將兩人上下仔細的打量后才放心的問道。 管家笑著搖頭說道「老爺還沒有睡,我這就去給老爺說一聲!」

言辰風擺手說道「不用了,我去上面找爺爺就好了,在書房嗎?」

「是的,少爺、要給您備茶嗎?」管家說著,得到言辰風的同意后就去了廚房。

沈凌菲知道現在這個時候自己在不太好,打過招呼后就去看球球了,現在這個時間球球也應該睡著了,所以沈凌菲就打算在門口看一眼。

「爺爺!」言辰風輕輕敲門,書房中的老人微微一愣,以為自己聽錯了!

「進來!」言老爺子看著門口說道。

「爺爺,這麼晚了,我有事情找你問清楚!」言辰風有些抱歉的看著老爺子說道。

「什麼事情,這麼晚了讓你跑來問我?」言老爺子奇怪的看著言辰風,心裡有些著急。

「我聽管家說柳文倩要結婚了?」言辰風直接問道。

「你不是不喜歡文倩么?她結婚你這麼著急幹什麼?」言老爺子眼神莫測的看著言辰風問道。

「我是不喜歡她,我現在想知道的是柳文倩和誰結婚?」言辰風臉色冰冷,語氣中莫名的怒火讓言老爺子有了不好的預感。

「既然你不喜歡文倩,你就讓她嫁人好了啊!你不要告訴爺爺你現在發覺你是喜歡文倩的?」言老爺子皺眉,看著言辰風問道。

「爺爺,你是不是言情劇看多了?我怎麼可能喜歡柳文倩?我就是想知道,她要和誰結婚?」言辰風心中有一個很不好的預感,奈何言老爺子猜定了言辰風是後悔了,心中不禁閃過球球的小臉!

「言辰風我告訴你,你不要亂來啊!我可只有球球這一個重孫女!她也剛才認了我這個太爺爺!」言老爺子氣憤的看著言辰風警告的說道。

邪王私寵小狂妃 「爺爺,咱能把話聽完嗎?我就問,柳文倩的結婚對象是誰?叫什麼名字!」言辰風說完后臉色就很不好了、自己就想知道一個人名字,就這麼難嗎?

「這個人你也認識,就叫邱雲清!」言老爺子看瞞不過去了,這才直接說道。

邱雲清和柳文倩來這裡的時候早就將他們之間的關係都告訴了言老爺子,就是因為這樣,言老爺子反而覺得邱雲清很是穩重、有擔當、誠懇!

所以言老爺子在考慮了一天後就決定了,畢竟柳文倩雖然說是詢問自己的意見,可是只要柳文倩喜歡,言老爺子是不會反對的!

「什麼?!不行!他們不能結婚!」言辰風咬牙切齒的說道。

言辰風近乎控制不住自己,可是他知道柳文倩對於言老爺子的意義,邱雲清,他還沒有嘗到自己的報復、怎麼可能讓他這麼輕易的就躲過?還敢走進言家?!

「你這個臭小子!文倩喜歡你的時候你愛理不理,現在有了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了、你居然說不讓文倩結婚!」言老爺子氣憤的指著言辰風罵道。

「爺爺,邱雲清他……他人品不好,是小菲兒的前未婚夫!你知不知道他在婚禮上拋棄了小菲兒娶了小菲兒的妹妹?現在又想娶柳文倩,不是看中我們言家的財產還是什麼?」言辰風知道現在還不能打草驚蛇,只要拆散了他們,自己動手就沒有顧忌了!

「你不用說了,他們之間的事情邱雲清早就告訴我了,文倩都不在乎,你還在乎嗎?還是說沈凌菲在乎?如果她在乎、就說明她還愛著這個邱雲清,你才是該清醒的人!」言老爺子的一套理論讓言辰風啞口無言!

言辰風震驚的瞪著言老爺子,這一套說辭好似早就準備好了一樣,自己一說,爺爺就拒絕了自己!

難道是……

「爺爺,這個主意是不是邱雲清和柳文倩給你出的?」言辰風捏緊拳頭,很不高興的問道。

「不是誰給我出的主意,他們說的也沒有錯!我看到你的反應后真的開始相信雲清的話了,沈凌菲是不是還愛著邱雲清?」言老爺子滿臉嚴肅的看著言辰風問道。

「……你這麼幫著他們,是不是有什麼原因?」言辰風知道老爺子是極為護短的,可兩人還沒有結婚,這行為就有些怪了!

「怎麼了?我護著我的孫女和孫女婿有錯嗎?」言老爺子一副護短的樣子讓言辰風頭大,可是突然抓住了言老爺子話語中的關鍵!

「孫女婿?他們果然已經領證了?」言辰風咬牙,這個邱雲清果然不簡單啊!知道自己在查他,這麼快就做出了對策!

或許是邱雲清早就有了這個打算!

「是!就在今早兩人去領證的!」言老爺子說起柳文倩就滿臉的笑容,這讓言辰風將下面的話怎麼也說不出來。

言辰風咬牙,緩慢的一笑說道「既然柳文倩已經嫁了,我也什麼都不說了,她好自為之吧!」

言辰風和言老爺子的談話不歡而散。

沈凌菲下樓就看到言辰風坐在大廳中的沙發上臉色很不好的在等自己!

「球球睡著了嗎?」言辰風看到沈凌菲后語氣一軟問道。

「睡著了,跟個小豬一樣睡的很熟!你臉色很不好,言爺爺鬧的不愉快了?」沈凌菲察覺到了言辰風的怒火被他隱忍下來,忍不住問道。

「沒事,就是說了兩句,現在也很晚了,我們回家!」言辰風說完後起身,拉著沈凌菲就要走。

「少爺,今天很晚了,你們就在這裡住下吧!」管家看著言辰風說道。

「算了吧,這裡沒有我們的住處!以後柳文倩就在這裡常住吧!」言辰風說完后拉著沈凌菲就離開了。

「柳文倩就算是要結婚,也是要搬出去住的,到時候就是你爺爺和管家兩個人了,其他傭人又說不上話!」沈凌菲坐在車裡看著言辰風柔聲說道。

「老婆,你也太心軟了,你知道老頭子剛才說了什麼嗎啊?」言辰風將沈凌菲摟進懷中說道。 那年盛夏微微甜 「和我們猜想的一樣,柳文倩果然是要和邱雲清結婚的!」言辰風看著沈凌菲說道。

「什麼?!老大,那我們的計劃!」阿彪聽到后憤怒的說道。

「沒有什麼計劃了,邱雲清已經先一步和柳文倩領了結婚證,兩人已經結婚了!就差一個酒席而已!」言辰風臉色很不好的說道。

「邱雲清這個卑鄙小人倒是反應很快啊!他可能前段時間發覺我們在調查他了!」阿彪皺眉說道。

「不,他一定是早就做好了這個準備了,不然依著柳文倩的性格,不可能這麼快就答應他!」言辰風說到這裡不甘心的握緊拳頭,聽到身邊嘆息一聲,這才抬頭看著沈凌菲說道「老婆,你也很失望嗎?」

沈凌菲淡淡一笑,搖頭說道「不失望,我是覺得我家男人真的是一個很值得依靠的人!如果你不在乎言爺爺的感受直接動手,事後也是可以解釋清楚的,可是你沒有!證明你比邱雲清那個渣男好的太多!」

沈凌菲的話讓言辰風心中微微一暖,看著沈凌菲說道「是啊,老爺子卻不這樣想,還說我這麼恨邱雲清,一定是你還愛著他!」

沈凌菲震驚的看著言辰風,張著嘴巴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一種無力感油然而生「看來柳文倩卻是在言爺爺的心中有很重要的地位了!」

誰都能猜到,將沈凌菲和邱雲清的事情了解這麼清楚,還說動了言老爺子的人,只有柳文倩了!

「老大,就這麼放過他真的不甘心!」阿彪顯然是咽不下這口氣的。

「算了,就當給他記下了,不過不要他還賬,收點利息還是可以的!」言辰風說完后就撥通了王秘書的電話。

「總裁,怎麼了?」王秘書很快就接起了電話,對著電腦里的數據皺眉說道。

「去查查現在邱雲清的家底!要弄清楚老爺子那裡的每一筆出賬!」言辰風眼神陰鷙,看著前面說道。

「總裁,我也正要和你說這件事情、今早老爺子讓財務出了五百萬沒有說明用途!」王秘書顯然是不知道老爺子做什麼用的!

「果然啊,按照邱雲清的性格,應該看不上這點錢的!明天開股東會,我們要有一個大項目了!不是說我去美國談生意了么,那麼投資是必然的!」言辰風冷笑著說道。

「明白!只是老大,這個邱雲清有什麼關係?他居然還敢動老爺子的錢?」王秘書不明白的說道。

「柳文倩和邱雲清結婚了!」言辰風說完后就將電話掛斷了!

到家后,沈凌菲剛洗完澡,言辰風就已經在床上等著她了!

「老婆,你真香!」言辰風摟著沈凌菲、將頭埋在沈凌菲的脖頸中低聲說道。

溫熱的氣息噴洒在沈凌菲的脖頸中,沈凌菲渾身一軟,輕輕伸手推搡著言辰風。

「我今天很生氣,老婆,你安慰我一下啊!」言辰風摟緊沈凌菲低低的說道。

沈凌菲果然推搡的動作就停了,改為抱著言辰風,言辰風嘴角露出得逞的笑容、退下沈凌菲的睡裙鑽進他的溫柔鄉不願離開。

第二天早上,沈凌菲渾身酸痛的起身,看到言辰風神采奕奕的看著自己已經醒了。

「早啊,親愛的!」言辰風顯然心情很不錯。

沈凌菲起身,和言辰風洗漱後走下樓,阿彪已經開車在門口等著了!

「老大、夫人早!」阿彪顯然心情還沒有緩和過來,語氣並不是很好!

「去公司吧!」言辰風一臉神清氣爽的坐著,打開平板查看今天的新聞。

「總裁,柳小姐和她的未婚夫在公司等您和沈總監呢!」王秘書打來電話說道。

言辰風臉色一冷,看了旁邊的沈凌菲一眼說道「什麼事?」

「哦,就是柳小姐結婚,想要沈總監設計整套的珠寶!」王秘書看著面前的人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很公式化的說道。

「知道了,我們正在去的路上!沈總監親自設計整套珠寶費用不低,給他們說清楚!」言辰風說完后就掛斷了電話。

「怎麼了?誰要設計珠寶?」沈凌菲看著言辰風笑著問道。

「馬上要結婚,已經領了結婚證的那個人!就是我們想要報復卻被人先一步化解的人!」言辰風難得的給沈凌菲解釋了一番。

「額……他們……」沈凌菲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挑釁啊?夫人,有沒有那種機關,一按就發射毒針的?」阿彪看著沈凌菲很是認真的問道。

「啊?額……」沈凌菲扶額,實在不想打擊他。

「好了,到公司了,走吧!」言辰風斜了一眼阿彪,帶著沈凌菲走了下去。

阿彪自然明白言辰風的眼神什麼意思,自己竟然將報復的手段用到了夫人身上,言辰風當然會生氣!

「阿彪……很有意思!」沈凌菲有些無奈的看著言辰風說道。

「他們在公司的會議室等我們……老婆!」言辰風站在電梯里看著沈凌菲很是鄭重的喚了一聲沈凌菲。

「怎麼了?」沈凌菲奇怪的問道。

「沒事,你要答應我,沒有我在場,不要和他們接觸!」言辰風很認真的看著沈凌菲叮囑。

「知道了,你放心!她們是什麼人我還不了解了!」沈凌菲安撫的拍拍言辰風的臉頰、傾身上去輕輕的落下一吻。

言辰風聽到沈凌菲的話后這才微微放心了些。

知道兩人沒事找事的來公司,點名讓沈凌菲做設計肯定沒安好心,所以言辰風已經做好了準備時刻陪在沈凌菲的身邊了。

等言辰風和沈凌菲到會議室的時候,裡面就傳來柳文倩不耐煩的聲音「沈總監到底什麼時候來?我們已經在這裡等了很久了,公司上班的時間是幾點?」

端茶的小姑娘立刻緊張的陪著不是「柳小姐,您不要生氣,沈總監肯定馬上就來了!」 「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你看看你不幹好自己的工作!小心我到你們言總哪裡告你們一狀!」柳文倩趾高氣揚的看著女人說道。

「柳小姐,對不起……」女人嚇了一跳,原本她就沒有什麼技術,在這裡用心認真的人都會有一份同行業最高工資的!

所以當有人用這樣太態度和她說話的時候,女人就只有忍著了!

何況這個人還是柳文倩。

「為什麼道歉?!」言辰風拉著沈凌菲走了進來,沈凌菲一進門就察覺到好幾束目光聚集在自己的臉上!

「言哥哥,你終於來了,我等了你好久!」柳文倩一見言辰風就笑著起身迎了上來,對待言辰風還是和往常一樣的態度。

沈凌菲原本以為柳文倩會有所變化,比如說顧忌下剛才坐在那裡,即使看到柳文倩對言辰風的態度也絲毫沒有變化的人、邱雲清!

邱雲清此刻哪裡有閑情去關住柳文倩和言辰風的事情,他眼中只有站在那裡膚白如雪、眼眸清澈動人、身材越發火辣的沈凌菲。

言辰風皺眉,心中對這兩人更加厭惡了,他們是為什麼走到一起,言辰風已經有了猜想。

「我聽說你要結婚了?」言辰風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柳文倩問道。

「是啊,言哥哥,我想讓沈總監給我設計一套珠寶,算雲清送給我的禮物!爺爺已經同意了!」 冷王的至尊毒后 柳文倩說到這裡看著沈凌菲一臉真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