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點。」何凡皺了皺眉,道:「你還不下去?別執著了,你太菜,我都殺你幾次了。」

一縷縷黑氣從龐塵體內飛出,刀氣也消散了,消失在虛空中。

龐塵:「……」

你能不能不打擊我了?

「我敗了。」龐塵嘆息一聲,自動跳下擂台。

「先別走。」何凡叫道。

「嗯?」龐塵回頭,面色有些羞怒:「你還要打擊我?」

「不是,我是想讓你看看,怎麼才能打十個。」何凡仰頭看向釋靈:「我打一百個!」

釋靈:「……」

「滿足他!」觀眾們起鬨了,你夠了,你雖然很強,但你要打一百個,是不是太看不起人了?

「只能打十個,你贏了一場,還剩九個。」釋靈嘴角一抽,說道。

「那商量下,我打一千個,第一名給我怎麼樣?」何凡期待地看著他。

「滿足他,他要是能打一千個,這第一名,誰我都不認,就認何凡!」一位涅槃九級高聲道。

「對,滿足他!」其餘進化者紛紛開口。

「這麼作死么?」青露五人再次懵逼,你這仇恨拉的有點足啊,真不怕出門被人打死?我越來越肯定,你是在道門混不下去了,才回來的。

「肅靜,比賽有比賽的規矩。」釋靈沉聲道,龐大威壓席捲,生生鎮壓全場:「你再搗亂,取消你比賽資格。」

「我沒搗亂,能打十個,為啥不能打一千個?別說我狂,年少誰能不輕狂?」何凡冷笑,看向龐塵:「龐塵,我們打個賭如何?」

「什麼賭?」龐塵皺眉。

「我面對一千人,全是涅槃九級都行,三分鐘時間,若是能接近我三尺之內,我敗,若我勝,你將天地人三劍給我。」何凡道。

「你敗了,我有什麼好處?」龐塵冷笑。

「你要什麼,我能做到的,我都可以給你。」何凡說道。

「好。」龐塵點頭:「你若敗了,我不要別的,我要你的刀法!」

「成交。」何凡滿意點頭,看向釋靈:「來一千吧,我自己要打一千個,不是一千個要求圍攻我,你寬限點。」

釋靈不淡定了,還從來沒有過這種事,看著期待的何凡,他面色也冷了下來:「既然你想嘗試挨揍的滋味,那我滿足你,三分鐘之內,有人接近你三尺之內,你輸,等著參加複賽吧!」

「隨便來一千個,我何凡要是輸了,刀法隨便你們拿去。」何凡很狂,因為他有資本,別說一千個涅槃,一萬個來了,他都不怕!

「這擂台,能站一千個么?」有進化者問道。

「那就輪流上。」釋靈冷聲道。

「一打一千,這是想揚名想瘋了?」

「東海市第一狂人,非此人莫屬了。」

其餘區域的觀眾,也紛紛被吸引了,一打一千,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事情。

很快,屏幕上顯化出人影,佛道邪都有人在其中,但人不夠,報名哪有這麼多人,釋靈冷聲道:「隨便再上來幾位,或者,我們派人,湊足一千人,弱贏了,集體勝一場,若敗,全部淘汰!」

「我來,我來。」

一些沒報名的,當場就衝上去了,這種白撿好處的事情,上哪找去?

很快,一千人選拔出來,釋靈冷笑道:「何凡,給你三息時間準備,三息后,他們動手。」

「無須準備,這種沒有難度的事情,完全沒必要準備。」何凡傲然道。

「上啊!」聲勢浩大,密密麻麻的人群衝過來了,何凡抬眼看去,全是人頭。

「一群愚蠢的凡人!」

何凡冷笑一聲,縱身入空,邪氣滔天,背後凝聚出青色羽翼,瞬間衝天而起,直上高空:「我會飛!」

「上……」

上你大爺!

一千人:「……」

十位釋靈,全場觀眾,集體沉默,獃獃地看著飛上高空的那道身影,龐塵感覺到了致命一擊…… 【蛇蛻般掉皮】

兩人其實一看到有外人出現,就知道起碼現在方晴不可能給他們什麼準話了,果然方晴說晚上電話聯繫,兩人便懂了。

顧不上各自身上汗流浹背的狼狽,秋子墨兩兄弟還是很溫和有禮的和方晴道了別,然後轉身離開了。

他們一走,莫若若頓時就一把抓過方晴進了屋子,「快,老實交代這兩優質男是什麼人?你居然認識這樣極品優秀的男人,我怎麼不知道?還有院子里這些麻袋裡面裝的是種子嗎?是什麼種子?小晴你準備在鄉下種地還是怎麼的?不然你買這麼多種子做什麼啊!」

「你一下子問我這麼多問題,讓我先回答哪個?」

「啊呀呀,你可別吊我胃口了,全部回答,快點!我發現這次醫院出來后,小晴你真是變了很多呢!變得好神秘的樣子!哇——你的臉,你的皮膚——」

莫若若輕微的抱怨著,話說了一半就完全變成了瞠目結舌的驚駭樣,方晴心裡咯噔了下,下意識地就用手mo向自己的臉,「我的臉有什麼不對?」

然後,她就看到了自己的手心裡、手指上,被mo下來了好幾大塊淡黃色的薄薄的皮屑,就好像傷口重新長好后脫落的痂疤,只不過要薄和透明的多。

「哇——好nen!好白!小晴,我來!」

莫若若趕緊推著方晴就到桌子邊坐了下來,不等她去照鏡子,就快速主動地去剝她臉上的皮屑了。

說是剝,其實根本已經不用費力氣了,那些皮屑脆生生的,莫若若的手指過處,就整塊整塊地往下掉。

方晴心頭震驚的同時也暗叫不好,不知道是昨天晚上吃了空間西紅柿的關係,改|zao了皮膚,還是前天泡了命泉水的關係。

她以為會看到的ti內排出黑乎乎的污濁和油垢的場面等了兩天也沒見到,加上昨天秋子墨把脈說她體質相當通透相當好,她便以為在她身上可能就是這樣了。

卻沒想到現在臉上會開始蛻皮,還被若若看到了。

再拉高睡衣的袖子,看向自己的手臂,方晴果然也看到類似皮膚乾燥起皮的癥狀,並不明顯,可手指稍稍用力拂過去,就會引起大面積的裂開,脫落!

就好像蛇蛻換膚一樣。

「天啊!小晴,你現在好漂亮啊!啊——快偷偷告訴我,你是修鍊千年的白娘子嗎?」

莫若若把方晴臉上和脖子上的皮屑都拂掉后,怔怔地看著她的臉整整呆了半分鐘,最後才彎下腰,小聲的不行地問了一句。

方晴真是苦笑不得,「若若,你想多了!我要真是蛇妖,你kao我這麼近,不怕被我吃了啊!」

「怎麼會?小晴才不會吃我呢!我是你的朋友啊!再說了,你人這麼好,要是想吃人你早就可以把我吃掉了啊,哪會等到現在?小晴你放心,我一定不會把你的秘密告訴別人的!」 「御劍飛行,追上去啊!」

一位道門涅槃長喝一聲,御劍而起。

「快,追上去。」

飛行之法,也有不少人會,道門的御劍飛行,佛門也有御物飛行之法。

「你們慢慢追啊,三分鐘,我開始計時了。」何凡一邊飛,一邊打開腕錶,順便刺激一下他們。

「……」

「你們的御劍術呢?快將他打下來!千里取人頭。」

「你們就沒買飛行翼?」

「這樣的話,就看這些飛行的傢伙,取得勝利了。」

觀眾們獃滯地看著這一幕,實在是被何凡的不要臉給驚呆了。

我們以為你真要打一千個,結果,你特么飛上去了,難怪三分鐘內,接近你三尺,你就輸,我要是會飛,我也敢這麼說。

「千刀萬剮。」何凡甩手萬千刀芒,看你們敢不敢上來。

萬千刀芒,密密麻麻,在虛空中布下一道刀氣天幕,一群御劍的傻眼了,這尼瑪怎麼上去?

「一起打破。」諸多進化者同時開口。

「他飛的更高了。」一位道門進化者無奈道。

這尼瑪沒法玩了,飛那麼快,還弄刀氣阻擋,只有三分鐘時間,我們怎麼追?

「裁判大人,您不管管?」一位進化者看向空中的釋靈。

釋靈:「……」

我拿什麼管? 女皇難當:腹黑夫君寵上天 我也沒想到,這傢伙會飛啊,我也以為他真要打一千個,鬼知道他能飛這麼快,這速度,不比一般釋靈差了吧?

「何凡。」釋靈進化者御空而上,追向何凡。

「幹啥?」高空之上,何凡並未停止飛行,順便看了下時間:「已經一分多鐘了,我馬上就要贏了。」

「你下去,正常比試。」釋靈進化者黑著臉道。

「比試有說不能飛行么?」何凡反問。

「沒有。」釋靈進化者很蛋疼。

「那不就得了,難道你真以為我能打一千個涅槃九級?」何凡嗤笑,你太看得起我了,你自己能打贏不?

「你之前不是挺狂的么?下去打啊。」釋靈進化者咬牙切齒地道。

「不那麼說,你們會答應么?」何凡搖頭:「我馬上就要拿到天地人三劍了,你走遠些,我繼續飛。」

「……那你也不能……」

「不能什麼?這叫揚長避短,這武技也是我實力一部分啊,我能輕易勝利,發揮我的長處,你應該佩服我的機智。」何凡說道。

佩服你大爺的機智,你這純粹是不要臉!

釋靈進化者很生氣,很想一巴掌將他拍下去,但何凡沒違規,不能這麼干。

「還有,你應該感謝我,這麼多人比試,多麻煩啊,我直接將他們全部淘汰了,只有我一人,比賽結束,我妥妥第一名啊。」何凡正聲道。

「還有複賽。」釋靈進化者咬牙,你想這麼遠?

「一群手下敗將,還用比么?他們遇見我,應該顫抖!」何梵谷昂著頭:「你應該感謝我,加速比賽資格爭奪戰,直接到複賽。」

感謝你?我現在很想弄死你,真的。

「何凡,你飛慢點。」一位道門進化者塞了一顆丹藥,面色發白,帶著一群人御劍飛行,消耗很大的。

「好的。」何凡猛地提速:「我會再快點的,還有半分鐘,你們抓緊。」

「追,快追啊!」

「追你大爺,這怎麼追的上?飛那麼快,我們拿什麼追?」

飛行的進化者們罵娘了,一群人往天空攻擊吧,壓根打不到人,何凡的速度太快了,甩了他們幾條街,一群人使出吃奶的力氣,也只能眼睜睜看著距離越來越遠。

「不追了,誰愛追誰追去。」一位進化者氣的差點從空中跳下去,御劍返回。

底下,還有一群進化者,眼巴巴地看著,他們不會飛。

三分鐘時間過去,無人近身三尺,何凡御空而下,雙手負后,唏噓地道:「無敵,就是寂寞啊。」

「……」

好想弄死他,無敵,有本事真打一場!

「三分鐘過去了,我贏了,你們集體被淘汰了。」何凡幽幽道。

沉默,眾人雙目發紅,死死地盯著他,呼吸粗重,雙拳緊握,很想上前錘死他。

「宣布吧,裁判大人。」何凡看向釋靈。

「你贏了。」釋靈嘴角直抽,希望你以後不會被人打死,要不是我是裁判,我真的想弄死你!

「龐塵,願賭服輸,天地人三劍。」何凡微笑地看著一旁獃滯的龐塵。

龐塵:「……」

我能反悔不?

「贏了趕緊滾蛋,接下來是複賽。」釋靈怒道,你還在擂台上站著幹什麼,耽誤比賽,小心我抽你!

「龐塵,我們到一邊聊聊。」何凡笑眯眯地道。

「這個……」龐塵面色漲紅,內心很憋屈,天地人三劍,就這麼送出去了?

「願賭服輸,反悔的話,是需要代價的。」何凡面色冷了下來。

「我給你。」龐塵咬了咬牙,道:「我只後悔,沒有買一件進化之翼。」

不要臉怎麼了,只要能贏,龐塵也不願意要臉,只可惜,他積攢的底蘊全部搭進去了不說,沒贏也就罷了,天地人三劍都送出去了。

「所以,不要用蠻力解決,要合理利用自己長處。」何凡微微一笑,收了天地人三劍之法,轉身離開:「加油,少年郎,我看好你哦。」

龐塵:「……」

我不想再見到你,真心的!

「何凡。」青露等人走來,面色很複雜。

「參加複賽吧。」何凡嘆息,他們也被淘汰了,剛才報名的基本全上了。

「你為什麼不和我們提前說下?」青露幾人都快哭了。

「龐塵太狂了,我被刺激了,臨時想到的。」何凡沉默片刻,說道,我才不會說,我是看上了天地人三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