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你的信很快就會交到未來師娘的手中,你還是去準備一下吧。」

葉凡沖龍殿主擠眉弄眼,後者還算有良心首先關心的還是他跟水月岩的戰鬥。

「這小子敢挑戰你肯定時有準備,如果為師沒有聊錯的話,或許月魔殿會無恥的動用特殊裝備,你小子可要小心了。」

龍殿主眼中閃爍著激動的火花,顯然他這一刻的心早就飛到席瑤的身上,非常期待在夢中親人身上展示自己的巨龍體。

「師傅放心,剛剛玉漱已經將這事告訴我,倪恆這老傢伙會將仙尊器借給自己的徒弟。」

「這混蛋果然無恥,為了勝利居然不折手段。」

龍殿主異常憤怒,這讓他更加想要將席瑤睡了。

「師傅啊,這可是仙尊器,你老人家難道沒有什麼表示?」

葉凡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龍殿主苦笑道:「這事為師也沒有辦法,你去找師祖吧,他老人家應當會拿出仙尊器的。」

葉凡也不為難師傅,他老人家如今心思早就飛到席瑤的身上,哪還有功夫管他。葉凡直接進入武鬥場,不過還沒有等他回應月魔殿的挑釁,狐芷就在不遠處喊他。

「月魔殿派出一個手下敗將挑戰你,肯定有貓膩,師傅特意讓我將這口仙尊級仙劍借給你使用,到時定要讓那小子知道厲害。」

「果然還是師姐最疼我了。」

葉凡自然不會客氣,既然宗主將這東西借給自己,他尋思著往後死不是也不用還了。

「你自己小心一點。」

狐芷親了葉凡一口,對於這個師弟,她時百分百關心的。

分開前葉凡捏了狐芷屁股一把,他發現師姐越來越翹了,找機會一定要將她剝光好好研究一番。

「姓葉的給我滾出來!」

葉凡還在回味狐芷屁股的彈性時水月岩囂張的聲音傳來,這讓他很是惱火,這回不管如何,一定要讓這小子再也做不成男人。

冷笑一聲,葉凡用最快的速度出現在武鬥場。 水月岩非常的囂張,幾天前被葉凡殺到裸.奔,這絕對是他這一輩子最恥辱的一天,現在就連月魔殿也有很多人在討論他裸.奔時何等的狼狽。水月岩知道自己必須將葉凡踩在腳下,要不然他將永遠活在這小子的陰影下。

此時的水月岩實力非常的強悍,已經達到仙主的圓滿境界,他體內那恐怖的魔力超乎想象,似乎能夠輕易碾壓一尊巔峰境界的仙主,或許碰上半步仙尊也能全力一戰。

醫妃翻身:誤惹冷情殿下 強大的力量自然會帶來強大的自信,水月岩很快就將被葉凡殺到毫無招架的印象甩出腦海,如今的他不可同日而語,他一定能將葉凡也殺到裸.奔。

「姓葉的,你不會慫了吧?不敢應戰的話只要開口說投降也成,我們月魔殿一定不會對手下敗將說三道四的。」

水月岩囂張的聲音在整個武鬥場回蕩,他的話讓魔情殿很多滴子發出噓聲,這小子真是囂張啊,不久前被殺到裸.奔,如今居然還敢跳出來挑釁,簡直就是不知死活。

「你爺爺只不過剛剛忙著跟美女交流感情,你這個手下敗將居然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等收拾你了,爺爺還要回去繼續安慰美女,你還是快點吧,不要狼狽爺爺的時間。」

葉凡大大咧咧的,他開口閉口都是爺爺,這讓水月岩異常惱火。

「姓葉的,待會看你還如何囂張。」

水月岩死死盯著葉凡,他體內可怕的力量在涌動,這是一股近似於半步仙尊的力量波動,才幾天的時間,他能夠釋放這等可怕的力量,這讓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厲害,要是不知道原因或許真的要以為他有了突破,這才來找葉凡報仇雪恨。

葉凡眯著眼睛,上下將水月岩打量一番,他很快就確定在,這傢伙身體上應當有一件相當了得的仙甲,如果真是這樣要將這傢伙幹掉就有些麻煩了。

「不知道這次的比斗有什麼要求沒有?」

葉凡顯得非常淡定,彷彿根本沒有看到水月岩臉上的囂張之色一樣。

水月岩冷笑道:「不死不休,只要沒有分出勝負,誰也不能認輸,如果一番發生意外,希望對方宗門不能追究。」

葉凡聳肩道:「這點我倒是沒有問題,就是不知道你們月魔殿是否也是這個意思了。」

水月岩傲然道:「我們月魔殿向來說話算話。」

葉凡懷疑的道:「真的?不會也像上回一樣硬是說我是上一代弟子,然後你們就連堂堂仙尊都來欺負我一個後輩吧?」

水月岩頓時無語,月魔殿上回還真是有些無恥了,所以葉凡的懷疑讓他說不出話來,他只能惱羞成怒道:「放心就是,這回我們月魔殿覺不會感觸以大欺小的事情來,只是希望你們魔情殿也要守信。」

葉凡立時拍著胸脯保證道:「這一點你們月魔殿盡可放心,相比其節操來,我們魔情殿甩你們月魔殿整整一個世界。」

水月岩很是惱火,葉凡每一句不嘲諷一下月魔殿似乎就不自在一樣,這讓他心中殺機都壓不住。

「小子,大比現在就可以開始了,如果你現在認輸還來得及,不然待會我一定會讓你知道下場會有多凄慘。」

葉凡沒有了會水月岩,而是看向一旁的月羞顏道:「美麗的師姐,不知道我們之間的戰鬥是否可以開始了?」

月羞顏笑靨如花,一雙媚眼直勾勾的盯著葉凡,她抿嘴笑道:「師弟說可以當然就可以了,這點師姐沒有意見的。」

葉凡笑道:「師姐算是裁判吧,開始還是交給師姐了,師弟完全時信任師姐的。」

月羞顏立時道:「那現在就可以開始,師姐在這裡祝師弟旗開得勝,殺得對方再度裸,奔哦。」

「多謝師姐吉言,師弟一定會再度殺到對方裸.奔的。」

葉凡哈哈一笑,他自然注意到了月羞顏暗送的秋波,這位美麗的師姐似乎想要跟他切磋劍道,試試他的四大無敵劍招的神威。

這一幕落在水月岩的眼中就有吐血的衝動了,他自認已將月羞顏征服,哪怕沒有最後關鍵一步,但是對方一定難以忘掉自己。可是現在月羞顏跟葉凡眉來眼去,完全將他當成了空氣,這讓他感覺自己頭頂上是不是變綠了。

姦夫y婦!

水月岩在心中暗罵,當著他的面**,簡直就是豈有此理。

媽的!

縱橫諸天小門神 還想殺到老子裸.奔,這回老子倒要看一看誰裸.奔。

「準備好了嗎?」

水月岩的臉色非常的冷,眼中的殺機毫不掩飾,他的手中出現一口魔刀,森森魔氣涌動,看上去非常厲害的樣子。

這是半步仙尊級魔兵。

葉凡一眼就看出來了,水月岩還真是準備充分啊,一上來就動用這個歌級別的兵器。雖然葉凡現在可以吊打半步仙尊,但是半步仙尊級魔兵跟半步仙尊那可不是一回事兒,總體來說兵器要強過武者,這其中主要的原因自然就是兵器擁有更強的身軀,所以能夠蘊含的力量更為恐怖。

葉凡能夠吊打一尊半步仙尊,但是要想對抗一個手持半步仙尊裝備的半步仙尊就會非常困難了,起碼對方手持裝備一擊,他還真不好接。

葉凡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道:「你這回定是準備充分了,不僅手持半步仙尊的裝備,身上都穿了仙甲,難道這就是你自信挑戰我的依仗?」

「你的廢話真多,先吃我一刀。」

水月岩冷哼,他吃驚於葉凡的眼力,居然一下子就看出自己身穿仙甲。不過水月岩還是非常自信的,他擁有仙甲,這回可不怕葉凡飛劍齊轟。水月岩沒有廢話什麼的,閃電間從原地消失,一刀直斬葉凡,他的速度真的非常快,從出刀,到刀光迫近葉凡,也就一個閃念的功夫,這一刻他的自信達到頂點,認為就算半步仙尊來了,也要被自己這一刀鎮住,不管攖其鋒,只能選擇暫時退避。

自信充滿水月岩的眼眶,他的心中湧現殺意,這回無論如何都要將這小子廢掉才行,要不然今後他都要活在這小子的陰影下。

「轟!」

葉凡出劍了,一如既往的風騷,那一刻只見他身形往旁一移,下一刻一道劍之力就已經穿透水月岩的刀招,直奔其胸口而去。

這一劍非常霸道,整個劍之力就像一口仙兵刺出,閃電間就已經出現在水月岩的胸口近處。

好快!

水月岩眼皮狂跳,葉凡一劍就破了他的招式,這不僅只是因為他出劍的地方非常風騷,真正的原因或許就是這傢伙的眼力超乎想象的可怕,一下子就窺探到他刀招的破綻。

這一刀斬不下去了。

水月岩的刀時好刀,其實刀招也不差,可是有時候就害怕貨比貨,他的刀法在葉凡的劍法面前明顯不在同一檔次上。武技招式境界跟修為其實關係不是很大,就算你修為境界更高,手中拿的也是神兵,可是你的武道境界如果低於對手,那麼在運用招式上效果差對方很遠,這時候你很可能會變成一個拿著神兵的小孩子,對著一個高手亂舞一通是不可能打贏的。

必須退!

這是電光火石間的判斷,可是水月岩不想退,這才剛剛交手,自己要是退豈不是弱了氣勢。高手相爭有時候爭的就是一口氣,一旦自己弱了氣,很有可能會被對方壓得抬不起頭來。

不能退!

葉凡的劍非常霸道,那一刻給水月岩的感覺就是一頭兇猛的異獸狂暴來襲,逮住破綻就要對他發動致命襲擊。水月岩斬出的刀關鍵時刻做出變化,只見刀光閃動,原本的斬閃電間變為削,這是要阻擋葉凡霸道的一劍,從軌跡上來看真的非常精準,足夠攔下這一劍。

不過水月岩顯然忽略了葉凡臉上的詭異笑容,他削切的一刀直接跟突刺而來的劍之力硬撼。

半步仙尊級魔刀還是非常給力的,一刀就將葉凡突刺的一劍真的碎裂開來。

嘴角綻起冷笑,眼中更是射出興奮,水月岩似乎已經預見到自己吊打葉凡,將這小子徹底廢掉的場景。這些念頭完全就是魔刀震碎劍之力那一瞬間自然而然產生的念想,這是不受水月岩掌控的,而他也不會去掌控。

不過這種念頭還沒有在水月岩的心頭蕩漾開來,他忽然間臉色就大變了。

怎麼回事兒?

水月岩的臉色瞬間就變了,那一刻被震碎的劍之力並未完全炸裂開來,而是在那一瞬間閃爍著電弧。

作為仙主,水月岩自然不是膿包,他瞬間就知道自己上當了,葉凡看似霸道的震古爍今劍法,可是實質上卻是驅霆策電之劍。

他娘的陰險啊!

水月岩自然知道驅霆策電這一劍有多可怕,那電弧正在閃爍著電的火花,一旦碰到,他的身體肯定會出現麻痹,而高手交戰,只要哪怕一絲的麻痹都能致命。

決不能讓這陰險小人詭計得逞。

水月岩這回算是拼了,魔刀自然不能直接跟電弧碰撞,基本上絕大多數的兵器都導電,他相信自己手中的魔刀雖然厲害,但是對於電的防禦力肯定不會太高,畢竟電系劍道太少見了。

應對電弧最簡單的方法自然就是讓刀氣阻攔,水月岩的反應還算快,在發現電弧時急忙放出刀氣。不過水月岩有些想當然了,電弧的速度超乎想象,而他的反應明顯夠不上電弧的攻擊速度。

中招了!

水月岩整個人一下子僵在原地,那一刻他的眼中有驚慌,作為仙主自然清楚自己處於麻痹中對於大戰中的自己有多危險。

葉凡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自然不會放過,就在水月岩身體出現麻痹時,葉凡出招了,這次的攻擊就是霸王卸甲,他知道水月岩身上穿的可是一套仙甲,他的攻擊很難打穿對方的仙甲,所以要擊敗對手,第一步就是卸掉對方的防禦。

葉凡沒有欺身而上,而是直接用特殊神劍激發出霸王卸甲的效果,現在用這口絕世神劍出劍威能好過他手中的仙劍,也就比火神之劍遜色一點,他自然要懂得運用。

劍之力如龍,葉凡這招霸王卸甲非常的風騷,跟那些斬出去劍氣就脫離劍的情況不同,他斬出的劍之力還跟神劍藕斷絲連,那一刻隨著他扭腰跟挺腰,劍之龍真的就像活過來一樣,那個威力在咆哮,活脫脫的一條半步仙尊級恐怖劍龍。

只不過葉凡的攻擊招式太猥瑣了,所有的觀眾都看得目瞪口呆,雖然他們早聽說過他的劍道非常風騷,但是如此攻擊法還是讓這些觀眾們嘆為觀止。

葉凡絕對想不到,自己一招霸王卸甲立時讓現場無數的同門女弟子雙目反光,不少的都驚聲尖叫,說師弟好樣的。

霸王卸甲的攻擊效果非常霸道,可怕的劍龍轟中水月岩,這一刻他根本沒得辦法,自身處於麻痹狀態,就算能動,也不足以避過葉凡這怒斬而來的劍龍。

「碰!」

劍龍轟中水月岩,那一刻霸王卸甲的風騷盡露無疑,葉凡可是進入神泉在3二十位美女下完成過洗禮,他的這一招霸王卸甲如今可是神級天賦卡,這用來對付仙甲的殺傷力可是會加成。

最驚艷的一顆到來,葉凡風騷的劍龍轟中水月岩,當場就將打得飛起,那一刻他身上的衣物解體,四散而開,宛若天女散花。

這一幕真的非常驚艷,葉凡的霸王卸甲為何風騷?

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卸甲時不會毀壞衣物

當葉凡一劍轟中水月岩時,他身上的衣物自動跟他脫離,這個脫衣的效果太亮眼了,那一刻就像死他自己脫得一樣,又乾淨,又利落。當然僅僅將外邊包裹仙甲的普通衣物卸掉並不算真正的經驗,只見葉凡斬出的一件卸掉水月岩的衣物時,當場就將他身上的仙甲震得四分五裂,居然直接解體脫落。

又裸.奔了!

整個武鬥場這一刻似乎靜下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水月岩,不管男女,這一刻腦子都有些轉不過彎來。雖然早就聽說水月岩曾被葉凡殺到裸.奔,但時這樣眾目睽睽下一劍殺到裸.奔還是太具震撼效果了。

「師弟太帥了,我們都愛你!」

忽然間整個武鬥場響起整齊的尖叫聲,一個個魔情殿女弟子那個激動啊,她們這一刻全都化身為葉凡的粉絲,要不是現在情況不適合,她們或許真的會衝下去,找葉凡簽名,或者乾脆讓他教自己劍法。

麻痹效果消失了,水月岩一張臉漲得通紅,他再度被葉凡打得裸.奔了,而且這還是在數萬觀眾的注視下,這讓他恨不得找個洞鑽出去。

這一刻不僅魔情殿的人群情激動,就連月魔殿的弟子們也一個個笑的很是古怪。

必須承認,剛剛葉凡那一劍真的太風騷了,一招霸王卸甲轟出去,看著他扭腰甩來甩去,任何看到的人都要目瞪口呆。

「我要殺了你!」

水月岩沒有去捂住要害,他現在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葉凡徹底幹掉。水月岩不再用半步仙尊魔刀,他的手中出現一口仙尊級魔刀,那一刻恐怖的仙尊氣息出現。水月岩沒有持刀追殺葉凡,而是直接祭出手中的魔刀,那一刻魔刀激射而出,居然直接斬向葉凡。

衝出的魔刀非常恐怖,一刀劈斬間竟爆出仙尊才有的恐怖威勢,那一刻葉凡清晰感到一股屬於仙尊才有的境界壓力出現,直接朝他壓迫而來。

「轟!」

震古爍今被葉凡祭出,那一刻他身形急速表現,整個只有拳頭大小,腳下的飛劍直接將他帶走,閃電間衝到高空。不過魔刀的攻擊不會就此結束,雖然一瞬間失去了葉凡的蹤影,但是它的反應絕對超乎想象,差不多有一腳就追上來,並且速度還要更快一線。

透視神醫兵王 仙尊級存在的實力絕對超乎想象,魔刀追擊速度快到極致,葉凡就算腳踩飛劍也躲不過去。

躲不了!

葉凡瞬間就有了判斷,那一瞬間他的嘴角綻起冷笑,狐芷給的仙劍祭出,幾乎同時,他放出數百口仙劍,一股腦的朝著水月岩轟去,這一刻他要將這小子轟殺至渣。

「轟!」

仙劍跟魔刀碰在一起,那一刻恐怖的威能爆炸,葉凡靠的有些近了,這樣恐怖的衝擊絕對能夠將他真的粉碎。

怎麼辦?

葉凡沒有祭出火神之劍,神器還是不要亮出來的好,所以他將剩餘的仙劍的組成防禦劍陣,擋在自己面前,那一刻他讓飛劍載著自己跑路。

「轟隆!」

恐怖的衝擊波當場就將數百口仙劍炸飛,必須承認兵巢打造的仙劍質量還是非常過硬的,這樣仙尊級仙器的碰撞,雖然將這些仙劍炸飛,但是卻沒有一口出現傷痕,它們統統完好無損。

葉凡受到衝擊,很是狼狽,不過數百仙劍的阻擋還是很關鍵的,這點衝擊對他沒有什麼大礙,不過相比起來水月岩就要悲劇了。 數百口仙劍瘋一樣轟殺而至,水月岩沒了仙甲,魔刀又衝去斬殺葉凡了,根本沒有東西可以救援他。135%7924?*6/810水月岩看到數百口仙劍蜂擁而至,第一反應自然不是逞英雄,他直接跑路,打斷退出武鬥場。

只是仙主的速度雖然快,但是絕對不會比飛射而來的仙劍更快,這些仙劍每一口都有頂級劍主的威能,射擊的速度超乎想象。水月岩想要跑,可是他的速度根本沒有這些仙劍快,哪怕他使出吃奶的力量,數百口仙劍還是將他堵得無路可逃。

這是生死存亡的一刻,水月岩直接將半步仙尊魔刀祭出,想要打開一條逃命的通道。

「轟!」

半步仙尊級別的魔刀的確可怕,仙主級別的仙器絕對扛不住,不過非常可惜,葉凡祭出的仙劍不是普通的仙劍,它們不僅品質超好,每一口仙劍上還附帶了劍之力,這可是相當於半步仙尊級別。別看葉凡一次性祭出這麼多仙劍,威力不可能大,其實那都是錯誤的,因為他早就在祭煉仙劍,關鍵時刻就等著一次性爆掉水月岩。

「住手!」

數百口仙劍的轟炸可是非常恐怖的,水月岩失去仙甲彷彿絕對會被轟殺至渣,倪恆坐不住了,他猛地站起,可怕的仙尊力量第一時間就想轟進武鬥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