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生可畏,可與荒古時代的妖孽媲美。」

此刻,坐在中間的那個男子笑道:「是不是在疑惑,為何我們三人能活到現在?」

「嗯。」李瀟點頭,道:「請前輩們指點。」

面對荒古時代的三位至尊,又是曾經統治過十荒大地的人,李瀟喊一聲前輩,絕對不過分。

「因為,我們找到了長生的辦法。」坐在左邊的那個女子說道。

其容貌,被一層霧靄籠罩,看不清真相。

但她的聲音很動聽,宛若天籟,身姿更是婀娜,哪怕是坐著,也讓人遐想連篇。

當然,李瀟可不敢去多想,畢竟這三人的來頭,大的嚇人。

「荒古之後,天地大道變了,如今能出現你這等天驕,實屬不易。」坐在右邊的男子輕語道。

李瀟聞言,不由點頭,他也知道,自從荒古時代那一場大戰後,天地大道就變了,修鍊環境變得極差。

如今這個時代,說到底,根本就無法和荒古時代相比。

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李瀟現在最為關心的,便是這三人是如何活到現在的。

而他們口中說的,長生的辦法,又是什麼。

「有些事,你不需要知道,等你境界到了我們這種地步,便會明白。」坐在中間的男子說道:「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繼承我帝門帝王之位,或者是得到我帝門的傳承。」

「這……有區別嗎?」李瀟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迷糊了。

得到帝王之位,成為帝門的門主,和得到帝門的傳承,有區別嗎?

「自然是有區別。」中間的男子笑道:「有取有舍,兩者不可兼得。」

「那……我若是當上了帝門的帝王,你們怎麼辦?」李瀟好奇的問道。

難不成,今後這三大至尊,要聽他的?

如此一來,李瀟突然感覺,要啥傳承,直接當帝門帝王算了!

「呵呵,小傢伙確實有趣。」那女子輕笑道,聲音如悅耳的鈴鐺一般。

只見她伸出一根手指,在李瀟眼前晃了晃,道:「就算成為帝門的帝王,也不可能號令我們三人,但……你可以號令我帝門的神將。」

「神將?帝門還有神將嗎?」李瀟凌亂了。

古籍上有記載,帝門只有三人,無一個神將。

當初,帝門執掌大地,就是靠這三人打下來的,別無他人幫忙。

難道說,古籍上記載的有誤?

「神將不多,但還是有幾個的。」右邊的男子說道:「想來,如今他們還在沉睡,你若是繼承了帝門帝王之位,便拿著我等的玉璽,去第一荒,天荒大地中尋找他們。」

「他們看到這玉璽,便會明白。」坐在中間的男子點頭道。

「到底有幾個神將?他們的實力如何?」李瀟問道。

這話一出,龍椅上的三個至尊頓時就沉默了。

並且,李瀟看到中間那個男子臉上,居然出現了一絲尷尬之意。

「不會……連你們都不知道吧?」李瀟愕然,有種感覺,這帝門的帝王之位,似乎有些坑!

「時代太久遠了,當初十八個神將,也不知道還有幾個活著。」中間那男子尷尬一笑,道:「總之,肯定是還有幾個活著的。」

「那實力呢?」李瀟再次問道,這個才是關鍵!

萬一那幾個神將,因為活了太久,氣血乾枯,導致實力大減,那麼……李瀟要那幾個老弱病殘的神將做什麼?

難道給他們去養老?

「實力,少說也是至尊。」那女子說道:「這個是毋庸置疑的。」

「少說也是至尊?」李瀟瞪大了眼睛,從這話中,似乎聽到了一個秘密。

實力少說也是至尊,那豈不是說,實力強一點的,是不是就超越至尊了?

但,這世上的修士,都知道境界最高的便是至尊了。

超越了至尊,那是什麼樣的境界?

「看來當今世上,修鍊法門少了許多,世人連至尊之後的境界都遺忘了。」右側的男子皺眉,隨即解釋道:「至尊之上,便是帝尊。」

「荒帝尊聽說過嗎?那就是帝尊境。」這男子說道。

這話一出,李瀟突然醒悟了。

原來,荒帝尊,並非是其稱謂,而是其境界超越了至尊,所以才被叫做荒帝尊。

但,這世上流傳的修鍊功法,還有哪一種能修鍊到帝尊的?

「三位前輩,你們也是帝尊嗎?」李瀟問道。

「差不多……」

「差那麼一點。」

「也許吧。」

這一刻,這三人皺了一下眉頭,似乎連他們自己都不敢確定自己的境界。

這讓李瀟相當的無語,暗道難不成這三人活的太久了,腦子都糊塗了?

但,這三人接下來的話,卻讓李瀟震驚了。

「說是帝尊吧……我們三人實力,肯定是要超越帝尊了,要不然也無法活到現在。」中間的男子說道,但眉頭緊皺,似乎在思索什麼問題。

「但帝尊之上的境界叫什麼,我們也不清楚……總之,很強吧。」那女子輕語道。

「不會吧?帝尊之上,還有更高層的境界?」李瀟相當的凌亂,同時也好奇,這三人究竟達到了怎樣的境界。

又是否,達到了他們那樣的境界后,就能長生了?

顧先生,我們離婚吧! 不過,這三人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告訴李瀟,這個世界的大道,天地,自從荒古之後就已經變了。

現在的時代,至尊還能出現幾個,但帝尊卻不可能再出現了。

當代修士,哪怕天賦資質再高,也不可能超越帝尊。

至於,達到像他們這樣的境界,那更是不可能。

福晉難為:四爺,求休戰 「行了,做出選擇吧。」

「做出選擇,我們三人還有要事去忙。」

……

此刻,這三人催促道,似乎有什麼急事正等著他們去處理。

李瀟聞言,沉默了一下,心裡想著,自己已經有了引靈篇了,再要帝門的傳承,也是沒什麼用處,還不如繼承帝門帝王之位,找到那幾個神將,說不定今後身邊就有至尊級別的神將當護衛了。

(本章完) 有取有舍,李瀟在短暫的思考後,便決定繼承帝門帝王之位。

對此,帝門的三人含笑點頭,但眼中卻閃過一絲凝重之意。

「今後,若是我們不再出現,你的任務,便是將帝門傳承下去。」

「或許有一天,這天地大變,我等消失,亦或者是隕落,你要撐起整個帝門。」

「帝門曾經輝煌,如今出世,也要輝煌下去,這個重擔,就落在你身上了。」

三人告誡道,說完這番話后,那女子和右邊的男子便消失了。

李瀟眼瞅著中間那男子也要離去,便急忙問道:「你們要去哪裡?是要去幽冥海海眼深處?」

「哦?看來你知道的不少。」這男子詫異,似乎沒想到以李瀟這等境界,居然接觸到了那種禁忌之事。

不過,他卻搖頭了,道:「這世上,危險與恐怖,不止那一處,有些地方蘊藏的恐怖,若一旦爆發,其危害程度,不見得比幽冥海眼中的那位要差多少。」

「什麼地方?」李瀟好奇的問道。

然而,這男子卻不肯說,只是告訴李瀟,等境界足夠了,自然也就會明白了。

對方不肯說,李瀟自然也不會繼續問下去。

娛樂超級奶爸 他換了一個問題,道:「那……我繼承了帝門帝王之位,你們給我留了什麼?比如說,帝門的底蘊之類的……」

「這……啥都沒,就一個帝王之位,還有那幾個神將,其餘的……你自己想辦法吧。」這男子說道。

說罷,這男子身影一閃,就這麼走了……

似乎,他是擔心李瀟問他索要什麼東西,急匆匆的就跑了。

這一刻,李瀟懵逼,風中凌亂,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這……這就完事了?」李瀟眨巴了一下眼睛,這……似乎和想象之中的不一樣啊!

李瀟本以為,繼承了帝門帝王之位,整個帝門都是他的。

那麼,帝門的那些傳承,底蘊之類的,都歸他了。

但現在看來,似乎除了那幾個不知生死的神將外,好像就沒其他東西了。

「坑啊!堂堂帝門,就給我留了幾個不知生死的神將!?」李瀟臉色發黑,突然有種感覺,自己像是被坑了。

就在此刻,那三方玉璽飛到了李瀟的身前,隨即合併,化作了一方九龍玉璽。

玉璽方方正正,正上方雕刻著九條真龍,玉璽底面,則刻著一個「帝」字。

嗡!

突然間,玉璽震動,底面朝上,就這麼按在了李瀟的腦門上。

剎那間,李瀟能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之中,被打下了一道烙印!

「這……連印記都打下了!?你們是不是怕我跑了!?」李瀟怒吼。

這一刻,李瀟才敢肯定,自己絕對是被那三人給坑了!

打下印記,李瀟這輩子都是帝門的人了,想跑都跑不掉了!

「既得之則安之,今後帝門就是你的了,至於帝門的傳承,會自尋他人。」虛空中,一道聲音響起,隨即殿堂門口的那本古書,化作了一道流光,遁走了。

李瀟抓狂,早知如此,就該選帝門的傳承的!

「希望那幾個神將還活著……」李瀟嘆息,如今唯一的期盼,也就只有如此了。

轟!

……

就在此刻,殿堂顫動了起來,磚瓦崩裂,大地震動。

同時,一道光輝將李瀟籠罩,一閃之下,李瀟便被傳送到了宮殿之外。

「沒了?」

此刻,李瀟站在深淵之下,眼前的那一座宮殿,正在崩離瓦解。

短短几息時間,帝門的宮殿,就此化作了虛無,煙消雲散。

同時,李瀟身邊,又有幾道光輝閃爍,只見周靈,季長青,以及囚浩紛紛被傳送了出來。

「嗯?可真是巧啊。」李瀟凝眸,一看到周靈和季長青,二話不說,便殺了過去。

但是,此刻的深淵,隨著帝門的宮殿消失后,禁空也解除了。

周靈和季長青當即凌空而起,飛到了深淵之上。

剎那間,四周的天族,魔族紛紛聚了過來,將兩人護在了其中。

「哼,現在仗著人多,有什麼用?你們敢動我嗎?」李瀟撇嘴道。

眼前,魔族和天族的人數很多,並且不乏強者。

但,這些人,也僅僅只能保住周靈和季長青罷了,他們完全不敢反過來對李瀟動手。

「等我境界再高一些,你們這些天魔,都要死。」李瀟冷聲道,也沒強攻,轉身就走。

「周聰之仇,我必報!」周靈傳來一道怒吼,眼中閃爍著狂怒之意。

「隨時恭候。」李瀟頭也不回,揮了揮手,就此離去。

半柱香后,當李瀟與楚項等人匯合時,便得到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什麼!?歐陽秋被抓走了!?」

李瀟驚呼,得知在他走後,一個男子突然出現,強勢禁錮了歐陽秋,並將其帶走了。

「對方還說,歐陽前輩奪走了殘血臂,要帶他回去……」楚項擔憂道:「老大,你說歐陽前輩會不會有事?」

李瀟聞言,都顧不上回答,起身便朝著那地宮方向飛去。

然而,當他來到地宮時,卻發現這裡已經被布下了層層禁制。

饒是李瀟精通陣法,此刻也無法破解。

「小子,回去吧,他無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