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喝了!」

一群人說着便將女孩圍了起來。

萬萬沒有想到女孩突然抓起桌上的一個酒瓶,重重的摔在了牛少的腦袋上。

眾人一陣驚呼,目瞪口呆,女孩趁眾人驚恐之時,轉身便跑。

「媽的,膽子夠肥了想跑!」

虎子一個精靈,攔住了女孩的去路。

酒瓶瞬間應聲而裂,牛少一聲慘叫,頓時捂住了腦袋,鮮紅的血液順着臉龐流了下來。

「牛少,沒事吧!」

……

幾名小混混慌忙上前問候牛樂的傷勢

「沒事,滾開!」

牛樂一時間頭暈目眩,推開手下,大罵:「大爺的竟敢打我,把她拉回來,我弄不死她!」

幾個手下瞬間一涌而上,便把女孩死死圍在了中間。

女孩靈機一轉,順手提起一旁的開水壺,掀開壺蓋舉在胸前,對着眾人喊了起來。 田旺看了金旺一眼,轉身背對著他,話都不想跟他說。

金旺狠狠瞪了田旺背影一眼,冷哼一聲。

楚平道:「現在大家都說說自己的看法,我們接下來是直接把消息傳回宗門,還是先去後山探探底?」

金旺囂張道:「當然是直接去後山把那個什麼柳大人滅了,救出失蹤的女孩子啊。你們怕什麼?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干不過那個藏頭露尾的小人?」

有老弟子反駁道:「萬一那個柳大人,是個高境界的不死族,我們這一去,不僅可能打草驚蛇,還可能全軍覆沒,這可不是逞能的時候。」

「你說誰逞能呢?我看是你膽小怕事才對,連一個不敢露面的傢伙都能把你嚇的腿軟。」

「我這是謹慎行事,小心使得萬年船。不像某些人,仗著有背景,囂張跋扈,有頭無腦!」

「姓蔡的,你罵誰有頭無腦,你找打是不是?」

金旺說著,就要衝上去跟那弟子干架。

旁邊的弟子連忙一把拉住要衝上去的金旺,勸解道:「哎哎…你們別打架啊,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們還搞內訌…」

「這是我的問題嗎,你沒看見是他故意挑事嗎?明明就是楚師兄問我們意見,那我說了我的想法,有什麼不對嗎?他反對就反對吧,居然還罵人,我今天不揍他,我咽不下這口氣!」

「你來啊,我還怕你不成…」

「好啊,你們看看,他這是什麼態度,你們別攔著我,我今天一定要教訓姓蔡的不可。」

楚平一聲怒吼:「夠了,你們看看你們,事情都還沒解決,卻在這裡吵吵鬧鬧,成何體統,你們是想讓這些凡人看笑話嗎?」

其實劉榮他們這些凡人,在他們剛吵起來的時候,就連忙退到了一邊,努力縮小存在感,他們可不敢看仙師們的笑話。

見楚平發飆了,場面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金旺也不叫囂著要教訓姓蔡的了。

蔡姓弟子,也閉嘴了,不再撩撥金旺。

楚平面無表情的看了他們一眼,看的兩人瑟縮了一下,慢慢藏到其他人身後去,努力縮小存在感。

「莫師弟,你有沒有什麼要說的?」

莫瑄想了想道:「師弟覺得,還是去後山探查一番再說,現在只是聽了一個弱小的靈說的這些,並不能說明什麼,沒有證實,不應該貿然下結論。而且,我覺得金師兄有點說的很對,那個東西藏頭露尾,連面都不敢露,應該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可怕。」

楚平想了想,又看了大家一眼,見大家都等著他下決定。

「好,我們先去後山,探查一番再說。」

「劉榮,過來帶路!」

「好嘞,各位仙師請跟小的來。」

一群人浩浩蕩蕩朝後山行去。

很快到了後山山腳下。

莫瑄停下來,提議道:「我覺得未免打草驚蛇,我們先派一兩個身手敏捷的人去探查探查情況再說。」

金旺現在一肚子火氣,看誰都不順眼。

「既然你提議的,我看不如就派你去呀!」

莫瑄冷眼看了金旺一眼:「可以啊,算我一個,還有一個人選,不如就你來吧,你不是也提議要先來探查嗎……怎麼?你不會是不敢去吧?」

「誰不敢去了,我去就去,誰怕誰是廢物。」

莫瑄挑了挑眉:「行啊,那走吧~」

莫瑄對自己隊伍的成員囑咐了幾句,對楚平一抱拳:「麻煩楚師兄等人在這裡接應,我和金師兄去探查探查情況。」

楚平看了金旺一眼,見他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也沒有阻止,對莫瑄回了個禮:「那就辛苦兩位師弟了,一切多加小心!」

……

按說現在是正午,陽光明媚,溫度很高,可莫瑄他們進了林子里后,反而覺得涼颼颼的。

高大的樹木遮住了陽光,只能照下來一些星星點點的陽光斑點。

走在樹下,不僅涼颼颼,還有些陰暗。

這裡的墳墓真的很多,大多是三五成群的一堆堆。

走了一會,莫瑄看見了一處荒涼的墳堆,心裡突然一緊,一股莫名的情緒湧上來。

莫瑄看著那墳堆停了下來。

緊跟在他後面的金旺,差點撞到頭,不耐煩的小聲問道:「你幹什麼?怎麼不走了?」

「我…想過去那邊看看,你去嗎?」

金旺疑惑的順著莫瑄的指引看了看:「那邊有什麼?幹嘛要去那邊?……不就是兩個荒墳嗎?有什麼好看的?」

「那是莫大善人夫婦的墓!」

「莫大善人?……哦~那不就是你爹娘嗎?你這人真奇怪,自己爹娘不直接說爹娘,還跟著別人說莫大善人,真是莫名其妙!」

「你管我,我願意怎麼說就怎麼說,要你管?」

「行行行,你愛咋的咋的,我才懶得管你。」

來到墳墓前,莫瑄恭敬的磕了三個頭,這是替小莫瑄磕的。

磕完了頭,莫瑄抬起頭來一看,嚇了一跳,不知道啥時候金旺也在旁邊跟著磕頭。

「你磕什麼磕,又不是你爹娘。」

「喂,你那是什麼表情,我這是禮貌知不知道,我們是同門,你爹娘就是我長輩,更何況死者為大,既然來了,當然也要表示一下,你不感謝就算了,居然還一臉嫌棄……」

莫瑄一臉無語:「……這能怪我嗎?你也不看看你平時那個沙雕樣,拽的跟個二五八萬似的,誰知道你居然會因為禮貌給同門爹娘磕頭,你隨便找個師兄弟問問,看人家信不信?」

「夠啦,莫瑄,我跟你說,我已經忍你很久了,我不跟你計較,你不要蹬鼻子上臉~」

莫瑄一臉嫌棄的看了他一眼,直接站起來一拍腿上的一塵土,轉身就走。

金旺也連忙爬起來跟上。

「哎,我說,你能不能不要一聲不吭就不理人啊,我好歹剛剛也給你爹娘磕頭了,你就不能對我好點嗎?」

「你閉嘴吧,沒看見我現在不想搭理你嗎?」

「我看見了,我不是正跟你說嗎,你這樣對我是不對的,知道不?好歹我們剛剛也是一起磕過頭的交情了……」

「噓~別出聲……」。 「相反,還會因為你將這一個消息給傳遞出去的緣故,還會給你帶來極大的危險。」女人在將話說到這裏的時候,看向王野的眼神中,還有一些失望。

本來在她看來,王野還算是一個相對於成熟穩重的人,卻沒有想到,王野竟然是如此的小孩子心性。

直接為了炫耀,就直接將自己的事情給說了出去,從而在接下來的時候,王野可能要接受許多危險。

袁碩倒是沒有開口。

他的一雙目光,放到王野的身上,等著王野在接下來的時候,說出來原因。

就沖王野的演技上面,袁碩就知道,王野不可能會是那一種為了炫耀自己,所以就將自己置身於危險境地的人。

所以,王野之所以這麼做,肯定是有王野自己的原因的。

王野笑了笑,臉上的表情,有些不以為然:「我不將這一件事情給說出來,那怎麼會有人過來對付我?」

「嗯?」

王野的話,令女人微微愣了一下。

所以說,王野之所以將消息給傳遞出去,他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人來進行對付他?

女人想要開口詢問,但王野還沒有等女人開口詢問,就直接自己開口道:「雖然我師父跟我說,只需要感悟自然就行了,但是我時間上卻不是很允許,我慢慢的感受自然。」

「所以,我需要給自己製造一些壓力,製造一些危機感。」

「傳遞出去消息,讓人來追殺我,而我在這一種危險中,才能更好的領悟勢,才能將自己的潛能給激發出來,從而……更快的跨入到三品武夫這個境界。」

王野在說這一句話的時候,面色淡然如常。

但,袁碩跟女人他們兩個人,都能從王野說出來的這一句話中,感受到王野這一句話的份量。

女人看向王野的目光中,又有些愧疚起來。

剛剛的時候,她還以為王野是想要炫耀,所以就連看向王野的眼神中,都有着一些瞧不起的意思,卻沒有想到,王野根本就沒有想到炫耀的想法。

他只是想要利用別人的追殺,讓自己的實力能提升的更乾脆一些而已。

這種魄力,她有嗎?

女人在自己心中想了一下,如果是她的話,她恐怕是不會這麼做的。

一時間,女人知道,王野身上的實力,之所以進步的這麼快,恐怕也不僅僅只是因為天賦的緣故。

而是也有一些其他原因。

就比如這方面,王野就可以做到這一點,但是如果讓她來的話,她肯定是不想要使用王野的這個辦法的。

而袁碩,也是一直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才終於將目光放到了王野身上,朝王野開口提醒道:「王野,我雖然很理解你的這個做法,但在現在這個時候,我還是想要提醒你一下。」

「你的這一個做法,很危險。」

「既然想要害你的那一些人們,知道你接下來,就要突破三品武夫了,這可能是他們最後一次機會,那他們肯定會好好利用這一次機會,甚至因為這一次機會,而不惜代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