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是這樣!我不甘心!」隨著一聲不甘的大喊之後,陰靈再也沒有了一絲氣息。

凌傲天呆在了當場,他實在被這一幕給震住了。

就在凌傲天獃滯的時候,他與第一分身融合的時間已經到了,隨著一陣能量波動,第一分身從他的身體里分離了出來。

「看來,這次自爆恐怕只是冷月痕一廂情願的想法!」第一分身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凌傲天愣了一下,隨即明白了第一分身的意思,確實,陰靈的氣質可遠比人類要強悍,想要自爆身體,顯然不是那麼容易的,而冷月痕雖然與陰靈完全融合,但顯然也不了解這種情況,便一廂情願地引動了休內的力量來自爆,結果,他的自爆成了一個笑話,連陰靈的外殼都沒能崩開,反倒是他自己的靈魂,在這一次自爆之中灰飛煙滅,成為了這次自爆的唯一祭品。

「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怨不得別人!」想明白這一切之後,凌傲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滅殺聯盟派來對付凌傲天的強者已經隕落,接下來的戰事,自然沒有什麼懸念了,滅殺統帥見大勢已去,也不想將所有的力量全部斷送在這裡,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隨著滅殺聯盟的撤退,帝國聯盟一方在達納平原的戰事算是暫時告一段落,在帝國聯盟眾將士那震天的歡呼聲中,凌傲天拒絕了布雷斯的挽留,離開了達納平原,朝著落月谷趕去。

在落月谷,將會有另一場激戰在等待著他,那,又將會是什麼樣一副景象呢? 雖然暗黑龍主趕路的速度雖快,但是高速前進對他自己的消耗也是極為巨大的,由於幻影魔王已經先一步前往落月谷支援,凌傲天倒也沒有急著趕往落月谷,離開達納平原之後,他也沒有要求暗黑龍主帶他趕路,而是憑藉自己的速度朝落月谷急馳而去。

一天過後,凌傲天趕到了落月谷。

「臭小子,你是算好了的吧?」當看到凌傲天的時候,幻影魔王第一個報怨起來。

「滅殺聯盟來進攻了?情況怎麼樣?」凌傲天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落月谷剛剛經歷了一場慘烈的大戰。

「廢話,滅殺聯盟那群傢伙,真的是陰險到了極點,要不是我們早有準備,這次,我們恐怕還真的會吃大虧了。」幻影魔王憤憤地說道。

凌傲天有些無奈地看著不住抱怨的幻影魔王,想要從這老傢伙的口中聽到什麼有用的信息,看來是不太可能的了,於是,他把目光投向了鳳青衣。

「青衣,怎麼回事?」

鳳青衣開始跟凌傲天解釋起來。

落月谷的情況,與達納平原差不多,在滅殺聯盟被凌傲天一舉殺掉了二十多名聖級中期強者之後,滅殺聯盟便開始糾集大軍。向落月谷發起了瘋狂的衝擊,好在帝國聯盟一方早有準備,加上滅殺聯盟的聖級中期強者被凌傲天斬殺了一大部分。滅殺聯盟發起的數次衝擊都被帝國聯盟大軍擋了下來。

久攻不下之後,滅殺聯盟倒也消停了一段時間,可是,在一天前,滅殺聯盟竟然再次派出了大軍朝落月谷的帝國聯盟守軍發起了攻擊,就在鳳青衣剛要下達作戰命令的時候,幻影魔王趕到了。

當了解了具體的情況之後,幻影魔王立刻意識到,滅殺聯盟恐怕已經作好了準備,於是,與聯軍的高層商量之後,鳳青衣將聯盟大軍作了調整,原本是由一名強者負責統率的軍隊,編入了五名強者,並且嚴格要求聯盟軍隊各個小隊之間,一定要作好相互支援的準備。

安排好一切之後,鳳表衣派出了兩百萬大軍出谷迎敵。

兩百萬的軍隊,相比滅殺聯盟所派出的近千萬大軍來說,數目明顯偏少,好在鳳青衣在帝國聯盟大軍軍中的威望不低,才沒有引起軍隊的動亂。

當負責迎戰的兩百萬帝國聯盟大軍出谷之後,滅殺聯盟開始發起了攻擊,由於帝國聯盟出的戰的兩百萬軍隊裡面的強者數量沒有減少,戰鬥開始以後,滅殺聯盟並沒能佔到太大的優勢,雙方的大戰,竟然呈現出膠著的狀態。

上千萬的大軍沒能橫掃帝國聯盟兩百萬軍隊,滅殺聯盟一方終於沉不住氣了,趁著戰場上混亂一片的時候,他們派出了一隊由聖級中期強者組成的襲殺隊伍,開始對帝國聯盟的強者展開了襲殺。

而對著對方突然出現的奇兵,帝國聯盟自然立刻採取了行動,早已潛藏在兩百萬大軍中的強者立即出動,攔下了滅殺聯盟派來襲殺的強者。

經過一番苦戰之後,滅殺聯盟負責襲殺的強者無功而返。

滅殺聯盟的這次行動本來就是針對帝國聯盟的強者,見到突襲的強者隊伍失利,那一千萬大軍自然也放棄了繼續進攻的打算,撤退了。

聽完鳳青衣的介紹,凌傲天長出了一口氣,這次幸好是早有準備,要是真的沒有防備,讓對方的強者隊伍成功襲殺了自己一方的強者,那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

「傲天,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鳳青衣開始徵求起凌傲天的意見。

「滅殺聯盟絕不會就此罷休的,我們只需要靜觀其變就好!」凌傲天說道,雖然滅殺聯盟第一軍團已經退兵,但是,他不相信滅殺聯盟會就此知難而退,如果他料得沒錯的話,對方必定會在短時間內集中優勢兵力,再次發起攻擊。

見凌傲天都如此說了,鳳青衣自然沒有意見,下達了幾道命令,讓聯盟大軍作好準備之後,便帶著凌傲天在軍中巡視起來。

凌傲天所料沒錯,經過兩天的平靜之後,滅殺聯盟的進攻再次來到。

第三天一早,凌傲天與鳳青衣剛剛吃過早飯,正打算去軍營查看之時,負責偵察的探子傳來消息,在離落月谷百公里以外的地方,發現了滅殺聯盟的軍隊。

既然來了,那便戰鬥吧!鳳青衣立即下達了作戰命令,不過數分鐘的時間,駐守在落月谷的上千萬帝國聯盟大軍便作好了戰鬥痊備。

滅殺聯盟的大軍到了。

僅僅只是看了一眼滅殺聯盟大軍的數量,凌傲天便明白,他的猜測並沒有錯,這一次進攻落月谷的滅殺聯盟大軍,絕對是與滅殺第一軍團進行過整合的。

「殺!」隨著一聲響亮的號令,一千五百多萬滅殺大軍浩浩蕩蕩地向前衝來。

「殺!」同樣的大喝,從帝國聯盟大軍之中發出,接著,駐紮在落月谷的大軍如同潮水一般衝出山谷,迎上了滅殺聯盟的大軍。

大戰,拉開帷幕。

上千萬人的浩大戰爭,場面的壯觀是可想而知的,光是雙方將士所發出的喊殺聲,便已經震得整個山谷不斷地顫抖起來,再加上雙方撞在一起時武器交擊的聲響,簡直就是驚天動地。

大展,如火如荼,凌傲天靜靜地站在指揮台上,看著上千萬浴血拚殺的聯盟將士,眼中閃爍著令人心驚的光芒。

「傲天……」

鳳青衣剛想說什麼的時候,凌傲天突然動了,如同一道彩虹,從山谷中衝出。

就在這時,鳳青衣才發現,滅殺聯盟的隊伍中,有數十道身影,正趁著戰場上混亂不堪,慢慢地朝著一支帝囝聯盟隊伍靠過去。

襲殺小隊!他們還沒有放棄襲殺帝國聯盟的強者,鳳青衣瞬間明白過來。

雖然明白了滅殺聯盟並沒有放棄襲殺帝國聯盟強者的打算,但鳳青衣卻沒有絲毫著急,因為,在這個時候,凌傲天既然選擇了出手,必定有十足的把握。

果然,就在那數十道身影靠近一支帝國聯盟小隊,準備出手襲殺那支小隊中負責帶隊的強者的時候,一道身影已經擋在了他們的面前。

「想偷襲,對不起,你們沒有機會!」凌傲天傲然地站在那幾十名強者的前面。

手握殘劍,傲然站立!凌傲天的模樣,讓那些滅殺強者的臉色一變,在這一瞬間,凌傲天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

「兄弟們,上,殺了他!他前面才與幻陰劍冷月痕大人激戰過,肯定沒有恢復過來!」滅殺強者隊伍中響起了一個聲音。

「殺!」數十名強者毫不遲疑地動手了,對於凌傲天的恐怖,他們早有耳聞,如今,對方既然已經找上門來,若有半點遲疑,必定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境的。

「大家小心,這小子精通精神攻擊,一定要凝神守住自己的意識,不要讓這小子有可趁之機!」那個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凌傲天的目光一閃,盯著正朝他衝來的幾十名強者中的一個人:「閣下倒是對我頗為了解!可惜,你將會是他們中最先死的!」

聽到凌傲天那冰冷的話語,那名強者的臉色一白,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然後,他強自鎮定地說道:「臭小子,我知道你很強,可是,你真能應付得了這麼多人的攻擊嗎?想殺我,下輩子吧!」

凌傲天嘴角微微一翹,說道:『白痴,你不是很了解我嗎?那你是不是忘記了一點?』

聽到凌傲天那略帶嘲諷的話語,那人的臉色瞬間變了,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確實漏掉了一個極為關鍵的環節,而正是這個環節,有可能讓他命喪當場。

那名強者因為先前與凌傲天對話,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與凌傲天拉開了距離,而這樣一來,也正好使他完全脫離了整個強者隊伍。一個人,面對一名強者,脫離隊伍,那可是非常危險的,更何況,眼前這名恐怖的對手,還有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分身。

意識到這一點后,那名強者發了瘋地向前衝出,想要儘快與其他強者合在一處,然而,已經來不及了,就在他剛剛挪動腳步的一瞬間,他的眼前一花,一個與凌傲天一模一樣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他的跟前。

「啊!不!」也不知是凌傲天的名頭太響還是這名強者過[於膽小,看到凌傲天的第一分身出現在他跟前的一瞬間,他全然忘記了自己也是一名強者,有著不弱的修為,竟然倉惶地向後退去。

「你逃不掉的!」第一分身冷冷地說出這一句話之後,直接施展出九絕步,朝著那名強者追了過去。

一個人的意志都被摧毀了,他又如何能夠活得下去,憑著九絕步那快逾閃電的速度,第一分身沒有費太大的力氣,便追上了那名戰意全無的強者,不過數招,便將手中的殘劍插入了對方的胸膛。

「如果你不是那麼膽小,也許你還不會死!」輕輕地說出這句話后,第一分身抽出了插入那名強者胸膛的殘劍。 就在第一分身解決掉那名強者的時候,滅殺的數十名強者已經衝到了凌傲天的身前。

數十道凌厲無比的武技,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咆嘯著朝凌傲天捲來。

面對著數十名強者的瘋狂攻擊,凌傲天自然不會傻到去硬拼,不等那些武技逼近,他早已腳下一動,施展出九絕步,向後退去,避開了那些武技的轟擊。

數十道凌厲的武技,失去了目標之後,重重地轟擊在地面上,濺起了滿地的灰塵。

趁著那些強者一擊落空之際,凌傲天身形一閃,朝著一名與那些強者離得稍遠的強者沖了過去,手中的殘劍凌厲地刺出。

殘劍上蘊含著的強大氣息,瞬間籠罩了那名強者,感覺到殘劍上所挾帶的強大威勢,那名強者大吃一驚,哪裡還顧得上其他,忙不迭地向後退去,想要避開凌傲天的攻擊。

凌傲天哪裡會錯過如此良機,腳下閃動,再次朝那名強者逼了過去,勢必要將那名強者斬殺於劍下。

「快來幫我!」感覺凌傲天已經將自己完全鎖定,無論怎樣逃都無法避開對方的攻擊之後,那名強者略帶驚慌地朝其他強者求援。

聽到那名強者的求援,那些強者也發現了那名強者的窘境,唇亡齒寒的道理,這些強者自然明白,於是,他們紛紛大吼著,朝凌傲天沖了過去,想要阻止凌傲天追擊那名強者。

就在這時,解決掉那名煸風點火的強者的第一分身已經趕了過來,與本體心意相通的第一分身自然清楚凌傲天此刻最需要的是什麼,當即揮動著殘劍出手,擋住了那些趕去救援的強者。

趁著第一分身擋住那些強者的那段時間,凌傲天迅速追上了那名倉皇逃躥的強者,經過數招猛攻,將其斬於劍下。

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同伴被凌傲天斬於劍下,那些強者不禁大怒,於是,他們的怒火都發泄到了擋住他們的第一分身身上。

面對著那群憤怒的強者的攻擊,第一分身自然不可能將它們盡數擋下來,不過,他的目的可不是與那些強者硬拼,見陰擋的目的已經達到,他自然也懶得與對方硬碰硬,直接便施展出九絕步拉開了與對方的距離。

僅僅只是剛剛交手,便有兩名強者喪命在凌傲天的劍下,其餘的數十名強者不禁有些脊背發涼,他們看向凌傲天的目光中也多了幾分警惕之色。

說實話,面對著幾十名強者,凌傲天真要對付起來,恐怕還是力有不逮的,雖然他迅速出擊殺掉了其中兩人,但這對他的消耗也是頗大的,要真想把這幾十名強者全部殺掉,恐怕把他體內的真氣消耗完數遍也做不到,此時,見那些強者警惕地盯著自己,他不禁大喜過望。

「你們都留下來吧!」力戰肯定是無法將這些強者消滅的,凌傲天採取了心理戰術。

凌傲天的本意,是想給那些強者形成心理壓力,自己也好趁機出手,儘可能地擊殺一部分強者,哪知,他這一句輕描淡寫的話語,卻起到了相反的效果。

「兄弟們,上,他不過是虛張聲勢!」一名強者大喊了一聲,朝凌傲天沖了過來。

不得不說,這名強者想得完全沒錯,若是那些強者真的在此刻一擁而上,相互配合與凌傲天一戰的話,凌傲天就算是實力再強,恐怕也得藉助九絕步閃避,可是,在這個時候,人性的自私卻表現出來了,在聽到那名強者大喊的時候,幾十名強者的心中升起了不一樣的想法。

那人是在煸動其他人來對付凌傲天!有這種想法的人,在那些強者中佔了將近一半以上,而另外的那些強者,雖然也認為只要眾人齊心協力出手,凌傲天也絕不敢輕攖其鋒,可是,他們卻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採取行動,他們想要看看,提出這種建議的人是不是真的有這個打算。

就因為那些強者各懷心思,當那名提議的強者沖向凌傲天的時候,其餘的強者並沒有任何動作,直到那名強者衝出去的那一剎那,那些原本也贊同那名強者提議的人才如夢初醒,跟在他身後朝凌傲天衝去。

強者出手的速度,那是絕對不容小視的,就在這短短的一瞬間,滅殺強者隊伍呈現出一種奇特的現象,一名強者首當其衝,朝凌傲天衝去,在他身後幾十米的地方,則是二十幾名強者陸陸續續地跟著朝凌傲天衝去,另外,還有一半以上的強者依舊站立在原地。

凌傲天那通過無數場激戰而磨礪出來的戰鬥意識是何待的敏銳,就在那短短的一瞬間,他便發現了攻擊的機會。

沒有任何的猶豫,凌傲天和與他心意相通的第一分身第一施間便施展出九絕步朝著那名率先衝出的強者沖了過去。

兩柄殘劍,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毫不鋃情地刺出。

提議發動攻擊的那名強者實力並不弱,若是只是凌傲天一人的話,就算凌傲天的攻擊再怎麼凌厲,他也能夠在其手上支撐上數招,可不巧的是,沖在最前面的他是面對的兩個凌傲天。

在凌傲天與第一分身那無比凌厲的攻擊之下,那名強者雖然拼盡全力阻擋,卻依舊在與倒在了凌傲天與第一分身的劍下。

一舉滅掉沖在最前面的強者之後,凌傲天與第一分身並沒有停留,繼續向前衝去,趁著那十幾名沖在前面的強者愣住的一瞬間,沖入他們的隊伍當中,瘋狂地收割起他們的性命來。

數聲慘叫響起,已有不下五六名強者倒在了凌傲天與第一分身的劍下。

「沖!殺了他!」

「退,快退!」

兩個聲音同時響起,那些原本沖向凌傲天的隊伍再次出現了不一致的聲音,在這兩種聲音之下,有幾名強者繼續朝凌傲天沖了過來,而剩下的那些強者,則開始倉皇後退。

前沖的幾名強者,對於凌傲天與第一分身來說,根本就形不成太大的威脅,不過數個回合,那幾名衝出的強者便盡數倒在了凌傲天和第一分身的劍下。

不過數分鐘的激戰,卻讓那些倖存的滅殺強者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那十多名僥倖逃回的強者,看著一直站在原地沒動的幾十名強者,眼中閃過了一絲恨意,要不是他們一直沒有出手,他們也不會如此狼狽。

當然,雖然心中怨恨,此刻卻並不是他們內訌的時候,此刻,他們的最大的對手凌傲天,正握著猶在滴血的殘劍,一步一步朝著他們逼了過來。

「上,兄弟們,殺了他!」也不知是誰,再次大喊了一聲。

然而,這一次,那些滅殺強者難得地達成了一致的意見,所有的強者,都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那名喊出口號的強者,看到其他人那質問的目光之時,臉上浮現出一絲訕訕之色。

「要不,我喊一二三,大家一起沖?」那名強者猶不死心。

「你閉嘴!有本事,你就沖在最前面,我們絕不退縮!」終於,一名先前僥倖逃回的強者再也忍不住了,朝他怒吼。

沖在最前面,別傻了,那可是明顯的找死啊!那名強者的眼中閃過一絲懼意,凌傲天那凌厲的攻擊,他可沒有信心擋住,若真讓他沖在最前面,那就只有兩個字:送死!

在一眾滅殺強者呆在原地,不知該進還是該退的時候,凌傲天與第一分身已經握著殘劍,來到了他們前方五十米開外。

「要戰便戰,不戰便滾!」凌傲天那冰冷的聲音,如同重鎚,重重地擊在一眾滅殺強者的心上。

幾十名強者環視了一下周圍,看著他們那已經縮水不少的隊伍,眼中閃過一絲黯然之色,與凌傲天一戰,他們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機會,可是,就這樣退去,他們又該如何向滅殺聯膃高層交待?一時之間,這些滅殺強者只能呆立在當場。

這些滅殺強者的尷尬,並沒有持續太久,就在他們進退兩難,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落月谷內,突然衝出了上百道身影,這些強者,不是別人,正是當初被鳳落閣主抽調出來,去支援尤里卡斯城的強者,他們一路疾馳,終於在最後時刻趕到了落月谷。

看著數量驚人的強者隊伍,滅殺聯盟的強者隊伍眼中閃過了一絲奇異的色彩,不是驚慌失措,反倒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其實,也難怪他們會有如此神情,面對著凌傲天,他們所承受的壓力是可想而知的,而這些強者的到來,則讓他們有了充足的理由撤退了。

沒有任何疑問,這些滅殺強者退了。

滅殺聯盟襲殺帝國聯盟強者的計劃沒有實現,那本就呈現出膠著狀態的大戰,自然也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了就在那些滅殺強者退去后不久,滅殺聯盟的大軍開始向後撤退,那震天的喊殺聲,也漸漸平息了下來。

看著滅殺聯盟那漸漸遠退的大軍,凌傲天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這場席捲了整個大陸的戰爭,也到了該結束的時候了。 隨著鳳落閣主等人趕回前線,帝國聯盟大軍的士氣瞬間高漲起來。

經過短時間的休整之後,帝國聯盟大軍開始發起反擊,經過幾次大規模的激戰之後,滅殺聯盟整編出來的兩大軍團開始撤退。

帝國聯盟大軍士氣如虹,趁勝出擊,花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將落入了滅殺聯盟的城市重新奪了回來,滅殺聯軍見大勢已去,只得退回到了自己的勢力範圍之內,被戰火席捲了數月的東大陸,再次恢復了平靜。

戰爭雖然已經過去,但它所帶來的影響卻並不是那麼容易便消失的,戰爭結束之後帝國聯盟吸取了教訓,開始在與其他幾個大陸相接的地方修築起防禦的工事,一個又一個堅固的防禦堡壘開始出現在大陸之上。

除了修築大量的防禦工事之外,帝國聯盟高層似乎也意識到滅殺聯盟絕不會善罷干休,只是簡單的慶祝了一下戰爭的勝利之後,在短短十來天的時間,帝國聯盟高層便召開了數十次會議。

當然,帝國聯盟的會議,與凌傲天沒有多大的關係,雖然帝國聯盟高層也對他發出了邀請,他卻以合理的理由拒絕了,於是,閑來無事的他,開始在帝國聯盟的各大城市閑逛起來。

一個月後,帝國聯盟的各種會議算是告一段落,鳳落閣眾人也開始從帝國聯盟撤回鳳落閣。

當最後一批鳳落閣強者離開了東大陸之後,凌傲天與鳳落閣主等人也辭別了帝國聯盟高層,離開了東大陸。

「有誰有興趣去其他幾個大陸逛逛?」離開東大陸返回鳳落閣的途中,凌傲天開口了。

「我!」

「我!」

最先開口的是綠朧與鳳青衣,接下來,幻影魔王與鬼王等人也開始附和起來。

「凌兄弟,現在這個時候前往其他幾個大陸,會不會不太妥當?」鳳落閣主皺起了眉頭,他自然猜到了凌傲天的打算,不過,鳳落閣眾人若真的在這一敏感時期踏足滅殺聯盟所在的幾個大陸,難免會引起一些無法預料的衝突。

「閣主,我也知道在這個時候去其他幾個大陸會有麻煩,可是,想要揪出那個煽動其他幾個大陸對東大陸出手的幕後黑手,我們必須得前往那幾個大陸了解情況才行,雖然滅殺聯盟的此次進攻以失敗告終,但是,我們若是任由那幕後黑手在暗地裡搞風搞雨的話,他肯定還會掀起什麼我們無法意料的風浪。」凌傲天說出了自己前往其他幾個大陸的原因。

鳳落閣主皺起了眉頭,他最為擔心的是鳳落閣的人進入其他幾個大陸,引起滅殺聯盟的誤會,要是對方以為帝國聯盟打算進攻他們,再次掀起好不容易才平息下去的戰爭,那麻煩就大了。

「鳳落,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放心吧,我們這次前往其他幾個大陸,只是打探消息,應該不會與對方起太大的衝突,再說了,就算有些麻煩,我們也只需要以個人名義出面,這樣,滅殺聯盟也就找不到掀起戰爭的理由了。」鬼王分跟鳳落閣主分析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