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大人你真的有辦法能夠讓我們的實力到那個境界?」惡狼有些不相信的說道。

「不錯。」秦銘說了一聲。

「要真是這樣的話,我願意奉你為主。」惡狼說了一聲。

「這樣吧,等一下,你把你手下的人集結一下,我再給你們提升實力。」秦銘說了一聲。

「嗯。」惡狼點了點頭,轉頭對著剛才說話的那個人說道:「毒狼,把兄弟們都集結一下,我有話說。」

「是,團長。」那個毒狼答應了一聲,就跑了出去。

這個惡狼可是從最低級的f級傭兵做起的,到今天天級傭兵他可是用了整整三十年的時間,對力量的渴望是十分強烈的。這個時候聽到了秦銘的話,當然是十分的心動了。

惡狼帶著秦銘和白冰來到了一處寬大的院落,等著秦銘他們走到台上的時候,下面已經站滿了人,大約有三百多人。

「惡狼,你們這些人一共有多少人?」秦銘問了一聲。

「會大人,一共是三百八十四人。」惡狼說了一聲。

秦銘點了點頭。心中說道:「這些人也差不多了。」

「大家靜一靜。」惡狼說了一聲,「我有事要跟大家說。」

聽到團長有話要說這些人都停下了談話,看著站在台上的三個人。他們沒有見過秦銘兩個人,但是看到他們能夠跟著團長一起站在台上,想必身份也低不了,看到秦銘兩人所穿的衣服之後,他們心中想到:「難道這兩個人想加入我們傭兵團嗎?」

「我已經奉我身邊的這位少爺為主,我希望你們也能夠像我一樣,效忠少爺。」惡狼說了一聲。

「什麼?不行!」

「不就是一個造化之境的高手嗎,我們根本就不怕他。」

還有更過分的,「團長,不會是他們兩個人威脅你了,我們這些人可以幫你。」

「我知道你們心中不服氣,要怎麼樣你們才能夠服氣呢?」秦銘問了一聲,接著放出了自己的一絲氣勢。就聽到一陣「砰」的聲響,這三百多人全被秦銘的氣勢壓在了地上。就連旁邊的惡狼也是沒有例外。

「不知道這樣子可不可以,你們服了嗎?」秦銘口中說了一聲,就收起了自己的氣勢,口中又說道:「我是不會虧待你們的,我會幫你們提升實力,你們還可以聽我講道。對你們的修為是很有幫助的。」

那些人對視一眼,都沖了秦銘跪下說道:「我們願意效忠少爺。」

「好。」秦銘說了一聲,接著神念一掃,就在他們的身上下了禁制,口中說道:「現在我已經在你們的身上下了禁制,要是你們想要背叛我的話,你們就會灰飛煙滅,連轉世的機會都沒有。」 「我們一定忠於少爺。」那些人齊聲說道。

「不錯。」秦銘點了點頭,從懷裡拿出了一盒丹藥,交到了惡狼的手中說道:「這是丹藥,給他們這些人服下。」

「是少爺。」惡狼說了一聲,就走了下去,把這些丹藥分給了那些人。他們這些人服下了之後身體一陣晃動,秦銘就立刻把他們這些人收進了空間戒指中,他們要是在這裡突破的話,這個小鎮就毀了。

經過這次的提升實力,他們三百八十四人都達到了造化之境的境界,其中還有幾個是造化二重天的,惡狼則是達到了造化三重天。

出來之後惡狼就帶著這一群造化之境的高手開始橫掃傭兵界了。秦銘和白冰則是向著小鎮的西面走去,在這裡秦銘還要等著那個特若呢。

秦銘走到小鎮西面的時候天才蒙蒙亮,兩人就在旁邊的一個樹下等著特若他們這些人。

他們這些人倒是都挺準時的,沒有過一會就來了。

「隊長,這個秦銘他們夫婦怎麼還沒有過來?」戈洛問了一聲,他本就是修習的火系元氣,脾氣也是有些急躁。

「稍安勿躁,等一會吧,他們應該也快來了。」特若說了一聲。戈洛則是嘆了一口氣,走了幾步。

「呵呵,隊長,我們兩個可是早就到了,你們沒有看到我們嗎?」秦銘笑了一聲,向著特若走了過來。

「你們原來早就到了呀,怎麼,你們的衣服?徽章?」特若有些驚訝的說了一聲。其他人也是一眼的驚訝,他們也早就看到秦銘他們了,但是並沒有認為他們是秦銘夫婦,他們還以為是哪一個前輩高人走路走累了,在休息呢。

「哦,你們說的是這件衣服呀,為了減少一些麻煩,我們這個是剛剛測定的。」秦銘說了一聲。

「秦大哥,你的實力竟然達到了造化之境?」莉莉絲問了一聲,

「呵呵,不錯,先前是我的錯,不該隱瞞自己的實力,我在這裡給大家賠罪。」秦銘說了一聲。

「您太客氣了。」那些人都說道,一個造化之境的高手跟自己說賠罪的話,他們可是受不起。

「呵呵,我比你們都要小,就別用敬語了,聽得我挺彆扭的。」秦銘說道。

「呵呵,那好,小兄弟,我還是真沒有想到你竟然是一個造化之境的高手,太好了,這次的任務就容易多了。」特若說了一聲。

「對呀,呵呵,有了兩個造化之境的高手,就算是魔獸森林內林也敢去闖一闖了。」戈洛說了一聲。

秦銘聽到戈洛的話就是笑了一聲,心中說道:「就算是去的話,也沒有什麼危險,我想也不會有等級高的魔獸了。」

「好了,現在隊員已經到齊了,隊長我們出發吧。」戈洛說了一聲。看來是一個狂熱的冒險分子。

特若大手一揮,他們一行八個人就向著冥城走去,但是要到冥城,首先要過一片荒涼的草原。名叫陷葉草原,這個草原可是不得了,有許多的高階魔獸,六七階魔獸隨處可見,還可能看到一些八階魔獸,至於九階魔獸就已經化形了,就算是見過也不知道他就是魔獸。這些魔獸的魔核可是十分值錢的,所以也有不少人鋌而走險。

冥城之所以會叫冥城,那是因為,那根本就不是人住的地方,秦銘聽他們說,萬年之前不知道什麼原因,一城的人都死乾淨了,以後凡是到了這個冥城的人,都沒有再出來過。

十天的時間,這幾天秦銘也看到了傳說中的獸人和精靈,獸人就像是沒有進化完整的人類,至於精靈嗎,其實就是耳朵尖尖的,剩下的秦銘也沒有看出有什麼地方跟人類兩樣。秦銘他們終於是來到了,陷葉草原邊上的一個小鎮,倒是挺繁華的,什麼商品應有盡有,還有不少的武者走來走去。

「雖說是小鎮,但是看樣子比之一般的城市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呀。」秦銘說了一聲。

「不錯,除了魔獸森林邊緣的城市,就屬這裡的城市繁華一些了。」特若說了一聲。

「我們要小心一些,不要惹事,在這裡殺人是沒有人管的。」特若提醒了這些人一聲,心中說道:「我們這裡有兩個造化之境的高手在這裡,應該沒有人回來招惹,但是還是小心一些好。」

這個小鎮位於兩大帝國天龍,天虎的邊緣,是一個三不管的地界,所以也是那些在帝國犯了罪的人最好的避難所,秦銘他們這個時候已經看見好幾個造化之境的高手了,還有一些天陽之境的高手,秦銘心中說道:「要是沒有我們的話,要是有人找他們的麻煩的話,他們還真應付不了。」

因為秦銘他們已經看到有不少人看到白冰和莉莉絲的時候眼露淫光了,但是看到秦銘和白冰身上穿的衣服時,他們雖然心中驚訝,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也是把路給讓開了。

「幸好我們這裡有兩個造化之境的高手,要不然的話我們還真是不好過去。」特若笑著說了一聲。

「現在我們怎麼辦?」莉莉絲問了一聲。

「今天我們就在這裡休息一下吧,明天我們再進去。」特若說了一聲。

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突然傳來一陣喊殺聲,還有強烈的元氣攻擊。大地都震了幾下。

「怎麼回事?」雷鳴問了一聲。

「不知道,可能是哪兩個傭兵團發生衝突了吧,我們就不要過去了,免得再受到波及。」特若說了一聲。

秦銘他們點了點頭。這個時候攻擊顯然是激烈了,火系元氣都出來了。一陣流星火雨向著秦銘他們這些人飛了過來。

他們這些人倒是沒有什麼害怕的,有兩個造化之境的高手在這裡火系元氣根本就對他們造不成傷害。

秦銘只是揮了揮手那些流星火雨就消失了,特若他們這些人對秦銘可是十分的佩服。

「在這麼打下去的話,這座城市就毀了。」秦銘說了一聲。

「應該是不會的,他們可能要出去解決,畢竟在這小鎮里還有一些老怪物的,惹火了他們可是不得了。」特若說了一聲。

醫妃成寵:夫君難自控 「好了,不光我們的事情,我們還是走吧。」特若說了一聲。

秦銘他們點了點頭,就跟在特若的身後走了,他們找了一間客棧,要了四間房子,這樣子的話,秦銘就不能跟著白冰住在一起了,白冰跟著莉莉絲住在了一個房間,而秦銘呢則是跟著戈洛住在了一個房間。

進了房間,秦銘關上了門,就壓低了聲音對著戈洛說道:「戈大哥,你過來。」

「怎麼了,秦銘兄弟?」戈洛說了一聲,走到了秦銘面前。

「戈大哥,想不想看看熱鬧呀?」秦銘問了一聲。

「想啊!」戈洛眼中一亮說了一聲。

「你小聲一點。」秦銘說道。

「哦哦。」戈洛連忙捂住了嘴,還向著旁邊的窗戶看了幾下。

「我們出去看看怎麼樣?」秦銘說了一聲。

「可是隊長不讓我們出去。」戈洛有些失望的說道。

「我們偷偷的出去,他們也不知道,等一會兒,我們就回來,神不知鬼不覺,呵呵,怎麼樣?」秦銘說了一聲。

「對呀,我怎麼沒有想到。」這個戈洛驚喜的說了一聲,秦銘在他的耳邊又說了幾句,戈洛聽得是連連的點頭。

他們兩個人把門關好了之後,就打開了窗戶,秦銘並沒有讓戈洛使用漂浮術,而是用手一提他就從窗戶上跳了出去,在屋頂上幾個起落,落到了一條街道上。

秦銘看著有不少人都向著外面走,心中說道:「看熱鬧的人還真不少。」秦銘和戈洛就隨著人流向著外面走去。

這個時候有人拍了秦銘的肩膀一下,「你們也來了。」秦銘頭也沒有回說了一聲。

「呵呵,那當然了,我知道有熱鬧相公是不會錯過的。」白冰笑了一聲說道。

「你還真了解我。」秦銘笑了一聲。

「那當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誰。」白冰說了一聲。 「我們快走吧,不然的話,好戲該結束了。」秦銘說了一聲,就加快了速度,向著前面走去。

戰場是草原邊緣,好幾千人混戰在一起,戰鬥情況十分的慘烈。

「哦,這是五個天級傭兵團,不知道他們怎麼會打起來了。」戈洛看了一下說道。

「不會是為了搶奪什麼寶物吧?」白冰說了一聲。

「不知道。」秦銘說了一聲。「看看吧。」

秦銘看了一下就發現有些不對了,因為雖然是混戰,但是看樣子怎麼像兩個打三個。

「交出血草就饒你們這些人不死!」戰鬥中的一個人說道。

「羅達,你看我們這些人是怕死的人嗎?這血草本就是我們兩個傭兵團死了幾百個弟兄才換回來的,我們要是給你的話,我們對得起那些死去的弟兄嗎,要戰就戰,不用多說廢話。」這是另一個人說道。

「特德,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憑你們區區兩個傭兵團,兩千多人,覺得能夠從我這三個傭兵團五千多人中走出去嗎,更何況你們這些人還有受傷的。」羅達說道。

「你也是一個天級傭兵團的團長,說話怎麼這麼無恥呢,傭兵公會的規定明確說了,先到先得,你們竟然動手搶。要是我們中有一個人能活著出去的話,一定會去公會總部去告你們。」一個人說道。

「呵呵,特明,你和你哥哥一樣,真是古板,大陸上還不是誰的拳頭大就是道理,就算是你們搞到了總會又能拿我怎麼樣。呵呵。」羅達說了一聲。

「既然是這樣,我們這些人就算是死,也不會成全你們。」特德說了一聲。

「唉,是一個漢子,可惜呀。」戈洛嘆息的說了一聲,雖然他十分的敬佩特德,但是憑著他一個小小的地煞之境的修士根本就起不了什麼作用,別說是他這個地煞之境的修士了,就算是造化之境的高手,也是左右不了戰局的,畢竟裡面還有幾個天陽巔峰一級的高手。

「我們走吧,這件事情已經成定局了,我們沒有什麼辦法。」秦銘說了一聲,就站起了身體。

白冰聽到秦銘的這句話,有些疑惑的看了秦銘一眼,心中說道:「秦銘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不趁著這個機會收服一些人呢,真是奇怪。」

戈洛和莉莉絲還以為秦銘是不想看到血肉橫飛的樣子,才會走得。秦銘他們走了之後,廝殺又開始了。

第二天清晨,秦銘他們就向著陷葉草原進發了,出了小鎮之後,可能是因為五大傭兵團火併的原因,外面沒有像傳說中的清晨無數冒險者出現,陷葉草原人山人海的情景,而是只有極少的一些人。按照特若那個傳說是祖上傳下來的地圖上面的標記,冥城應該是在陷葉草原的最東處,途中不僅要過沼澤還有荒漠,還要面對各種魔獸的威脅。

陷葉草原之所以會叫陷葉草原就是傳說連落葉都不會完整的飄出草原,更別說是人了,哪一個進來的冒險團,都會多多少少的配上幾條人命。

雖然陷葉草原的中內部比較危險,但是外圍卻是沒有什麼危險,一整天的時間都沒有發生什麼事情,閑來無事秦銘他們就聊起天來,一天就這麼不知不覺的過去了。

為了更加刺激一些,秦銘讓嘯月和烈焰把自己的氣勢全都控制到了一階魔獸的位置,這樣的話,那些低階魔獸就不會因為有兩隻高階魔獸在這裡而不敢來了。

秦銘一行人搭了幾頂帳篷,點燃了一把篝火眾人就圍著火坐了下來。翻烤著自己手中剛剛捕捉到的小魔獸,這些魔獸沒有什麼等級,也沒有攻擊力,但是數量卻是很多,所以一般情況就算是不帶乾糧出門也是餓不死的。

有嘯月和烈焰他們兩個在這裡當然是用不到秦銘動手了,在搭帳篷的時候,秦銘就讓他們去抓幾隻小魔獸回來。他們去了一會兒就回來了,每個人的嘴裡都叼著一隻,秦銘看到他們的肚子都是鼓鼓的,知道他們一定是吃過了。拍了拍他們的頭,他們老老實實的把魔獸放到了秦銘的手上,又趴在了秦銘的腳邊。

「呵呵,沒有想打這兩個小傢伙做事還挺細心的,什麼都做好了。」秦銘笑了一聲,原來是嘯月和烈焰把抓來的魔獸已經洗剝乾淨了,就等著秦銘烤了。

秦銘把洗好的魔獸放到了架子上面也在翻烤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