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家的管家就叫小甲!所以你懂的……」

「好吧!我明白了!明天我就去問問他要不要和我交換一下名字,看你的樣子你對小甲這個名字很有怨念啊!放心主人的需求就是我的追求!」小乙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而王富貴則是一臉無語,小甲那是自己叫的嗎?那可是自己父親最信任的管家,就連自己都要恭敬的叫聲小甲叔好不好,算了!看在你強大實力的份上就算了吧!強者腦袋裡總會有些問題。

王富貴想當然的就認為小乙是一個武林高手。

「走!我們進去!」

「嗞呀!」就在這個時候門卻開了。

「呀!少爺你回來了!」

「不錯!你小子今天開竅了,居然知道給我開門了?」王富貴一臉疑惑的看著開門的家丁,而開門的家丁則是一臉蒙逼的看著王富貴和王富貴身邊的小乙。

「哈哈!是!是!今天感覺少爺要回來了,所以才開的門。」

「你們兩個先帶小乙去休息一下,我去見見父親就過來!」說完王富貴就離開了,至於那個開門的家丁則是一臉幽怨的看著小乙。

「兄弟!不是說好了等我開門嘛!你幹嘛跟著少爺進來了?」

「意外兄弟!我也不知道他回來了,不信你問問他們?」小乙指了指身邊的兩人。

「話說!你真的是第一次來我們王府嗎?你居然跟他那麼熟?」

「不熟啊!才認識沒有多久,只是見你們那麼久沒有回來,我就自己活動了一下府里的人幫我開門,這不你們就回來了嘛!」

「啊?」兩人一臉奇怪的看著小乙。 自從有了錢之後,秦飛終於告別了他窮困潦倒的生活,但是距離富有而且舒爽的生活卻有差的很遠,這讓秦飛很無奈,王富貴的事情本就是一個意外生意,現在距離王富貴的那單生意已經過去了兩天,秦飛依然沒有再拉到一單生意,也不知道下一單的生意要到什麼時

候。

「喵!喵!喵!」

「汪!汪!汪!」

「?」

「我說你們能不能不要叫了,我也很懊惱的好不好!你們也不吃這種東西,你們能怪我嗎?」肚子是飽了,可是秦飛的壓力卻一點也沒有變化,主要是在餵養寵物這一塊,原本有錢了之後,秦飛怎麼說也不可能讓自己的這些可愛們餓著,可這玩意是系統出品啊!所以

他們的吃食也只能是系統的東西,這就讓秦飛無奈了,三十個銀幣一個的包子,那是能吃得起的東西嗎?還好這包子並不是最便宜的食物,但即便是最便宜的食物也是秦飛消耗不起的,最便宜的食物叫做辣條,也要一個銀幣一包,好還吃一包管一天,不然秦飛都懷疑在

飽了一頓之後,這些小東西會不會又被餓上三天,這讓秦飛很無奈,真想讓系統回收了這些可愛的小東西。

沒有辦法,三隻萌寵想要吃好吃的,秦飛也想過好一點的生活,那自然是要努力的招攬生意了,秦飛一臉無奈的在三隻萌寵的催促之下走出了自己的小店,開始了一天的叫喊生涯。

「老闆!」

「喂!你個死胖子,你剛才叫的那麼猥瑣,你是想幹嘛?」

「哈哈!老闆,你前幾天還叫我帥哥來著,今天怎麼就叫人家胖子了?」王富貴一臉哀怨的看著秦飛,而秦飛則是一臉鄙視的看著王富貴,他沒有想到今天剛出門就遇到了這個胖子,本來作為秦飛的第一個顧客,秦飛一定是要好好招待的,不過這混蛋這次過來,還帶了一大票的人過來,這就讓秦飛有點不爽了,甚至懷疑這混蛋是對那天被狗咬的事情懷恨在心,所以找人來報復他,要不是現在秦飛有了那麼一點點的真氣,算是一個武林高手了,估計秦飛都躲起來了,秦飛這個時候能有好臉色才怪。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啊! 君少心頭寶,夫人哪裡跑 老闆大哥啊!你可要救救我啊!現在我在家都沒有任何的地位了,你是不知道啊!你找來的那個家丁太過分了!」王富貴一把抱住了秦飛的大腿,然後就在大街上哭了起來,那氣勢之強,讓所有路人都忍不住躊躇的看著兩人。

「這兩人是在搞基嗎?」

「我看像,一定是那個帥哥甩了那個胖子重新找了一個新歡,所以那個胖子才哭的那麼凄涼。」

「雖然搞基很常見,但是像現在這樣在光天化日之下搞基的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還真是世風日下啊!搞得我都想要搞了!兄弟!搞基嗎?」

「滾!」

秦飛的臉都綠了,想他好好的一個少年郎怎麼就被人這樣給編排了,以後怎麼迎娶白富美啊!

「瑪德!給老子放開,不然老子就放狗了!」秦飛咬牙切齒。

「沒問題老大!」聽到要放狗,王富貴整個身體都不好,想到那天萌萌噠小狗,王富貴都能感覺到身體上的抽搐,那條狗實在太可怕了。

「我們進去說!」現在在外面實在太礙眼了,秦飛只好將王富貴帶進了自己的小店。

「汪汪!」看到秦飛回來,小白在外面高興的叫著,小尾巴甩的賊圓,看上去可愛極了。

「那個!狗爺好!」不過王富貴卻像看到了惡魔一樣,一個勁的繞著走,還叫了一聲狗咬,生怕這個看上去客氣的小傢伙衝上來就給自己一下。

「你們留在這裡!」王富貴帶了很多人進來,秦飛的小店可裝不下那麼多人,就叫他們留下來,可是秦飛又不是他們的主人,他們怎麼可能聽秦飛的,看見他們沒有絲毫停下來的意思,秦飛撇了一眼王富貴,王富貴嚇的神魂據裂。

「沒聽見老大說什麼嗎?以後他的話就是我的話,他叫你們留下來,你們就留下來。」

「是!」

走進小店之後秦飛躺在了自己的躺椅上,不過卻王富貴卻沒有坐的地方,搞得王富貴有些尷尬。

「說吧!什麼事情,小爺我可是很忙了!這每分鐘幾十萬上下的金幣,不要浪費太多時間。」

干!明明沒有生意好不好,哪裡來的幾十萬上下,這幾天王富貴還特意研究過這個獵頭公司,說起來自己還是他的第一個顧客,其他人根本就沒有人光顧過這個小店,哪裡有什麼生意?

「那個!你看你能不能將你給我找的那個家丁弄走啊?」王富貴搓著自己的胖手,一臉的誠懇,搞得秦飛一愣,雖然他對於秦飛沒有什麼好感,但是秦飛可是他店裡的第一個顧客,也是他的第一單生意,看王富貴的樣子也知道他不是普通人家的少爺,這要是第一單的生意搞好,說不定以後還要靠他來照顧生意,要不是這王富貴這兩件的見面給秦飛不好的觀感,說不定秦飛還真要拍他的馬屁了,可是看王富貴這誠懇的樣子,秦飛不僅有些擔心了,難道這第一單生意做失敗了?不會吧!這可是系統提供的人物啊!更關鍵的是,這要是買賣雙方出現了某些問題,身為第三方的他可是要負責任的。

「怎麼?我給你找的那個家丁不好?」

「不是!他是很好的家丁!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好家丁。」王富貴立刻擺了擺手。

「那你搞個屁啊!老子給你找的好家丁,你說要我給你弄走?是不是想砸我的招牌啊?」秦飛大怒,既然是個好家丁,那換個屁啊!

秦飛也是無語了,那天王富貴不就是說要個好家丁,秦飛才在系統的幫助之下幫他找了一個這樣一個人,完全按照他的需求來找的,這要是第一單生意都做的不好,秦飛確實有點無地自容了,可找的好你他喵的還來找他麻煩,那就是故意來找麻煩了。

「瑪德!敢來搗亂!關門!放狗!」

「汪汪!」

「等等!你聽我說!我不是那個意思,你等我把話說完,別咬!求你了!別咬啊!」 「停!給你一個機會,小白你先等著,要是這個混蛋胖子沒有說出給一二三來,一會給我放開了咬。」見王富貴似乎真的有什麼難言之隱,最終秦飛還是心軟了,誰叫王富貴有活命之恩了。

小白搖著它可愛的小尾巴默默的拉開了一段距離之後,蹲坐下來,用可愛的小眼睛盯著王富貴,生怕他跑了一樣,而王富貴則是一臉苦相的看著小白。

早知道那天就不走這裡了,被狗咬不說,還要過那樣的人生,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快說!到底怎麼回事?」

「汪汪!」

「我說!我說!」小白配合著秦飛的話,一下子就把王富貴給嚇到了。

「事情是這樣的……」

當天在得到小乙之後王富貴確實挺高興,能將他這樣輕易的救出來,可以說明他的能力確實是很強的,甚至王富貴一度認為這人是一個武林高手,但是讓王富貴高興的時間卻並沒有多久。

在到了王府之後,也就是王富貴去見自己父親的短時間裡,也不知道小乙用了什麼樣的辦法,在極快的時間裡便將跟著王富貴的家丁給折服,一個個小乙哥哥,小乙哥哥的叫著,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傢伙才是王府的少爺了。

「這樣不是很好嗎?那天我就跟你說過,你的兩個家丁不行,可要是有個人將你的家丁整合一下之後,這反倒是好事,至少以後打架的時候,強壯的沖在前面,弱小的在後面拍板狀,多好的搭配啊?怎麼就不被你看著眼裡了。」秦飛的臉一黑。

「汪汪!」

「哥!你是我的哥好不好!你就讓我把話說完行不行。」

「行!繼續!」

「本來我也是這樣認為了,以前我的父親就說過,我的那些手下一個個笨的要死,連打架都會,更不用說做其他事情了,要是有一個像小甲那樣的人整合一下還差不多,小甲是我爸的心腹,也是我們家的管家!」

秦飛點了點頭。

「可事情也就是那麼湊巧,本來我給他取名小乙就是希望他能像小甲叔叔一樣,為我們王家做出一份貢獻,畢竟是我買來的人,我對他也是很有期望的,所有我也就順帶提了一口『叫你小乙是因為我們家上面有一個更厲害的管家叫小甲』,可是這不說還好,這一說就不得了了,就在今天早上,我的這位小甲叔叔也不知道發了什麼瘋,一大早跑到我屋裡來告訴我說『少爺啊!你真是長大了,找了這麼厲害的一個孩子過來,看樣子是要取代我的地位啊!也好!從今天起,我就叫小乙了,將小甲的名號讓給那孩子吧!』然後轉身就走了。」

一說到這裡王富貴還打了一個哆嗦。

「哥啊!你是不知道啊!這個小甲叔叔從小就是跟著我爸混的,甚至可以這樣說,這個小甲叔叔打我的次數比我爸都多,每次都是他替我爸來教訓我,你知道這樣一個在我小心肝當中留下陰影的男人,突然出現在我的房裡跟我說這樣的話,我心中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我倒是不擔心這個小甲叔叔會對我做什麼,可是要是他告訴了我老爸,我收的這個小家丁對他的心腹做了什麼事情,我肯定要被打個半死不活啊!所以等到小甲叔叔走之後,我立刻準備將小乙趕走,可是這混蛋說什麼也不走,還說什麼他簽了合約要是不按照合約走,他要被天打雷劈的,甚至我用盡了各種各樣的辦法,想要趕走他,不僅沒有把他趕走,反過來,那些家丁下人們一個個的都給他求情,這一個兩個也就罷了,幾乎所有的人都來給他求情,你說我怎麼辦啊?我這一方面生怕我老爸收拾我,另一方面我也不可能說因為下人求情就將這些下人給打死吧!別的我也不說了,錢我給你了也就算了,算是交給朋友,我現在就只想拜託你讓這混蛋走吧!天知道他什麼時候惹到我老爸啊!嗚嗚嗚!」說著王富貴還大聲的哭了起來,那樣子聞著流淚。

聽到王富貴的解釋,秦飛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就只是因為這一個小小的事情,他就生怕捅到他父親那裡,然後他父親會懲罰他,秦飛真的很想問王富貴一句,你爸是地獄來的也沒有這樣恐怖吧!要不是看著王富貴那疼哭流涕的樣子,秦飛真的以為這混蛋就是在拿自己開刷了。不過現在這個理由就像退貨,其實跟拿自己開刷沒有區別。

「喂!胖子!」

「啊?!」

「現在給你一個機會,在我還沒有放狗之前,有多遠滾多遠!」

「你這個黑心商人,你難道連這點要求都不能滿足我?」

「黑心商人?」秦飛整個人都不好了。

老子那點黑心了,價格是系統定的,自己拿點提成已經很不容易了,自己還要為自己的生存而努力的推銷自己的獵頭公司,連自己都沒有勇氣罵過系統黑心,他居然敢罵自己黑心。

「不好!」王富貴也立刻意識到了不好,可惜還是慢了一步。

「小白!給我上!敢罵老子黑心,專咬他屁股,讓他給老子記住,老子就是這樣黑心,不僅黑心,我還他喵的不講道理!我拿了個擦。」王富貴很想躲過小白的撕咬,但是小白總是能夠輕易的出現在王富貴的屁股後面給他致命一擊。

「錯了!錯了!是我錯了!是我黑心!老闆!大哥!爺爺!求你放過我一次吧!」王富貴心中苦啊!什麼時候他王富貴連消費一下都這樣慘了啊。

「嘭!」就在王富貴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時候,一個普通的男人給了王富貴後腦勺一板磚,然後王富貴便忘記了這種疼苦的感受,小白也放棄了撕咬,盯著進來的人。

「汪汪!」小白叫了兩聲,很明顯就是在詢問秦飛是不是連這個人也要一起解決。

「行了!給這個死胖子的教訓已經夠了!至於這個人……」秦飛露出了笑容。 「你就是小乙吧!」看到進來的人秦飛立刻就知道這個人是誰了,正是秦飛給王富貴找的家丁,一個出生十分奇怪的家丁,立下flag的男人可都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啊!

「是的老闆!就是我!」小乙恭敬的對著秦飛說道,一個敢拿板磚敲自己老闆的男人,居然這樣恭敬的對著秦飛,要是被王富貴知道這件事情那還得了?

「看樣子在你遇到了一個有點傻氣的主人啊!按照規則你有權利向我提出一次終止合同的權利,怎麼樣?要終止合同嗎?」按照系統規定立下契約雙方的兩人在合作的前期是有一個違約情況的,說到底獵頭公司所滿足的是包括自身在內的三方滿意的意見,當然了秦飛

這一方的意見是最不該存在的,有錢賺就行了,這一點就是身為獵頭該做的事情。

「其實!我挺喜歡我們家這個主人的,胖胖的挺可愛,按說他不滿意我,可以直接叫我滾,那些為我求情的家丁們,也沒有受過一點懲罰,可見這個人還是不錯的,你選的人挺不錯。」小乙點了點頭。

而秦飛則是露出了苦笑,什麼叫選的不錯,這也不過是從大街上隨便拉了一個人而已,現在的秦飛可是沒有選人的資格,說得不好聽點,現在的獵頭公司叫職業介紹所還差不多,獵頭那可是獵精英人物的,小乙雖然不錯,可在系統當中也確實只是一個一星人物而已,

也就是最低級的那種。

「算了!既然你滿意那就好了!他想要終止合作可不行,你可沒有違背你的職業道德。」秦飛看了一眼王富貴。雖然契約雙方都可以出現違約情況,但是他們之間的前提可不一樣,作為買方在賣方沒有出現合約內任何違約的情況之下,買方是沒有資格主動違約的,而

賣方要是不滿意現在的工作卻可以終止合同,當然了!也不是那麼隨便了,只是這種情況會根據合作時出現的情況進行判定。

「那我就帶著我的主人離開了!謝謝你老闆!給了我這樣一次機會。」

「各取所需而已!」

小乙拖著王富貴就這樣離開了,而秦飛又開始了他那無力的討飯生活,但是一直到五天之後還是沒有任何的進展。

「汪汪!」

「喵喵!」

「?」

「求你們不要叫了好不好,我也沒有辦法啊!你們又不吃這個世界的東西。」看到三隻系統寵物秦飛自己也很無奈,他也不是什麼無情的人,更不用說來到這個世界秦飛所謂真正的朋友可能就這三隻動物了,他要是能讓這些寵物過的好,他自然是不會虧待他們,這三

只小傢伙已經斷糧兩天了,要不是這個世界的物價還算不錯,估計秦飛也要被餓死了。

「都怪那個該死的胖子!當初小白你就該咬死他的!」說來這幾天沒有一單生意其實還和王富貴這個死胖子有莫大的關係,王家在春城的地位很高,在秦飛這裡王胖子受到了那樣的待遇,回去之後他就讓人放話,不許人照顧秦飛的生意,本來秦飛的生意就不好,這下

更是雪上加霜了,要不是生怕錯過一點點的做生意機會,秦飛都打算去他家門口蹲這個混蛋,然後好好的收拾一下這個死胖子,這斷人財路就是殺人父母啊!

秦飛甚至還派出小白在他家門口蹲守過,不過這幾天還真沒有看見這混蛋出現,實在很氣人,但氣人歸氣人,秦飛還是要賣力吆喝,當然要是今天還是招攬不到人,秦飛準備找上門去了,尤其是這幾天秦飛打聽到王家還是有死對頭,秦飛就不信了,到那裡還找不到生

意。

「呀!這不是我們的王大帥哥嘛!怎麼?去整形了,還整的那麼有逼格!」但剛出門秦飛又遇到了那個讓人噁心的王胖子。

「汪汪!」小白也是十分的懂人性,一聽見王胖子的名字,立刻就從店裡沖了出來,隨時準備著主人的號令。

「哥!哥!我錯了!」被打的鼻青臉腫的王胖子在聽到狗叫的一瞬間就抱住了秦飛的大腿。

「還來?你當我是笨蛋啊!上一次來求我還放話要收拾我,怎麼今天帶了那麼多人過來就是準備收拾我的嗎?我可告訴你,我家小白的大嘴早已饑渴難耐了。」秦飛惡狠狠的看著王富貴。

別以為每次出來帶著一大票人老子就怕了,老子可是餵了狗的男人,更不用說老子還會武術的,小白不能解決的事情咱們就放另一條狗,老子的大嘴也饑渴難耐了!

「哥!真心的!我是真心來道歉的!我保證,這一次我是帶著誠意來的,一會我回去之後,我一定帶著我那些狐朋狗友過來照顧你的生意。」王富貴帶著眼淚,那神情都快趕上林妹妹了。

「狐朋狗友?你腦子被打壞了吧!你敢這樣編排你的朋友,他們還回來照顧我的生意?對不起!今天老子一定要收拾你了!那幾個站崗的你們過來,既然打架那就不要慫,一起上吧!」秦飛中指一出十分霸氣的挑釁著跟著王富貴過來的幾個壯漢。

「秦老闆你不要誤會!我們是奉我們老爺的命令帶著少爺過來道歉的,我們老爺說了,只要秦老闆今天不將我們少爺打死,那鳥給打沒!您隨意!」其中一個壯漢站出來說道。

什麼?秦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王富貴。

「你的報應是不是來的太快了一點啊!連你爸都想要收拾你?問你一個比較私人的問題,你確定你是你爸親生的嗎?」說真的,秦飛這個時候還真沒有收拾王富貴的心思了,這八卦大於天好不好。

「嗚嗚!秦哥! 農妻是個狠角色 你是不知道啊!我曾經不止一次的認為我不是親生的。」

「喂!不是吧!」這還是真是一對有趣的父子。

「好吧!有機會一定讓我看看你這位父親,很有趣啊!算了!也不為難你,我就給你一次機會說說你今天給我道歉為那般,我可不相信為了阻止我生意,你爸會收拾你。」 「阻止你做生意?什麼啊?我不記得……哦!想起來了!你說的是那天我回去之後放的話啊!那件事情你不說我都忘了,要知道那天我……」

「小白!咬舒服了你再放他進來!」秦飛轉身就走進了店裡,這樣的賤人不咬,那去咬誰啊!

過了很久王富貴終於帶著一臉的眼淚,拖著一條滿身是血的大腿走進了秦飛的小店。

「哼!也就是我家小白仁慈才放你進來。」

仁慈你妹啊!那條看上去十分可愛的小狗,也就是看上去可愛而已,整個就一惡魔,還是那種不得好死的惡魔,沒有看見被咬的滿身是血嗎?也就是這條狗的牙齒不夠鋒利,咬的都是皮外傷,看上去恐怖而已,不然王富貴說不好真的是重傷了。

「說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哥!請你將小乙還給我吧!我保證我再也不找你的麻煩了!不!應該是你以後就是我老大,你想要讓我幹嘛我就幹嘛!我保證!」王富貴這個時候沒有在耍寶了,而是一臉真誠的指天發誓。

「切!我秦飛雖然初到貴地,但是你王富貴的大名我還是有所耳聞,發誓?聽說你王富貴王大少爺的誓言可是狗屁都不是啊!」秦飛看了一眼櫃檯上,立刻明白了王富貴到底要幹什麼了?不過本著看他人難受就是讓自己舒服的心裡,秦飛還是決定讓王大少爺說出來,

讓自己高興一下。

「額!想不到連您都知道我的大名了,還真是三生有幸啊!」王富貴有點得意。

「你很會耍寶嘛!要不要讓我的小白陪你玩玩?」秦飛微微一笑。 我家王妃會治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