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肅秋暖冬一起做事,但是現在我已經感應不到她們的存在了,而且連我們自家的主子都感應不到了,所以我覺得,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關於神花宮宮主和神花印記的事情,她只告訴過官天,而且寒夏也不知道官天和神花宮實際有很直接的關係。

當然,對於這些事情她不會再告訴別人的,只是提及了一下,指代,也很合理。 「那,蕭春你還是回去看一看吧,萬一真的出什麼事情就不好了。」

關葉心忙道,畢竟蕭春和寒夏一直都在幫助自己,現在她們出了事情,自然是要讓她們去解決。

「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直接給我說就是!」

關葉心又補充道,心中有些著急。

「沒用的。」

蕭春抬眉苦笑道,隨後又快速回答道:「既然我感應不到主子的存在,那麼我便沒有任何的辦法回去,若是主子那邊沒有出什麼事情的話,那麼肯定是和我們這邊斷了聯繫。

現在連肅秋暖冬的聯繫都斷了,我也不清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道你主子所處之地不是固定的嗎?」

關葉心又追問,蕭春點頭隨後又搖頭,道:「這麼說也不對,應該說是沒有主子的引導,我們找不到最初來的路。」

「那就比較複雜了。」

卓冰接話,隨後又道:「有些時候,去一個地方是由人操縱陣法,而一旦那個操縱陣法的人不在,那麼被傳送過來的人便沒有辦法回去。」

聽到這樣說,蕭春想了想,點頭道:「這個道理確實如夫人所說,雖然有些不同,但是原理是一樣的。」

「那你的意思是說,你和寒夏是從另外的地方被你家主人傳送過來的。」

「嗯是的,當我們看到有光之時,所處之地就在這附近。」

寒夏回答道,想了想,又繼續道:「就在你們說的那個鰱奇山的附近。」

「那怎麼辦?這麼說的話,我們也沒有辦法幫助你們。連楊羽前輩和華青前輩都只能將人傳送到他們所指定的位置,而且那個地方還必須得由他們完全控制。」

關於這些,楊羽跟關葉心說起過,所以關葉心也是懂一些的。

「所以我們也沒有辦法呀,這麼長時間都感應不到她們的存在,只怕我們是完全斷了聯繫了。」

蕭春扶額,有時間她都會想,而且在來這裡的路上一直在想,但是也沒有想出個什麼來。

「那,這些對你們有影響嗎?」

這個是關葉心最關心的問題,和蕭春她們相處久了,就算是知道她們來路不明,她也將她們當做了姐妹來看待。

「若是真是這樣,她們都消失了話,估計連我和寒夏都要消失不見的,還有可能會被強行帶回我們之前的地方,可能是主人的身邊吧。」

「啊!」

關葉心驚叫了一聲,她可不願意這樣。

「那現在你們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覺嗎,和之前不一樣的,或者說修為什麼的在消散。」

卓冰突然問道,她和蕭春她們關係也沒有多好,但是既然是幫助了自己的人,也應該替她們出出主意,如果能幫上什麼忙,那就更好了。

「現在倒是沒有感覺出來和之前有什麼不同之處,除了沒有了她們的聯繫之外,似乎就沒有別的什麼了。」

蕭春肯定的回答,寒夏的一切她都能夠感應到,除了最近寒夏有點消沉無所事事之外,就再也沒有什麼了。

「嗯,我也是,就是因為春大人不在,我找不到什麼事情做,有點煩悶而已,我想,這種感覺應該是正常的。」

寒夏也接話道,要不是蕭春說這些,她也不會知道的。

之所以她跟蕭春很緊,就是因為她感應不到神花宮主的存在,既然都感應不到神花宮主的存在,那麼就必然感應不到肅秋和暖冬了。

「我覺得,以後你們還是一起行動吧,看樣子我們也幫不上什麼忙,若是真的有個什麼事情發生,因為你們兩個差不多,或許在一起還有什麼應對的辦法。」

卓冰認真道。

蕭春默默點頭,應和回答道:「嗯,確實,寒夏不放在我身邊我也會擔心,雖然我與她算是上下屬的關係,不過,我一直都是拿她當妹妹看待的。」

一直以來,蕭春都很在乎寒夏,畢竟兩人在一起很久了,而且蕭春也保護了寒夏很多次,要不是這樣,估計寒夏早就死了。

「嗯,我也很在乎春大人的哩。」

寒夏笑著,聽到蕭春這樣說,心中非常開心。

「我們這裡你們隨時想回來都可以回來,當然,我們更願意你們跟著我們一起,不過我覺得你們還是想辦法解決一下你們現在的事情。至少,你們應該弄不明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如果發現晚了,就算是有挽救的機會也會遲了。」

卓冰經歷得多,自然是知道這些。

「嗯,感謝夫人,我們會想辦法解決的,若是能夠請你們幫忙,我們姐妹也不會客氣。」

她們來這裡是什麼都不懂,遇到官天懂了一些,但是官天現在不能再出現,這些日子她們都是跟他們在一起的,受了他們很多的照顧。

讓她們自己去和那些人相處,她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才好。

看樣子事情是說明白了,南宮義默默的站在關葉心後面,看她們似乎是不再討論這個話題,於是他便從關葉心的後面走出來,說道。

「看蕭春姑娘如此著急的模樣,應該是有什麼事情告訴我們吧。」

說著他微微探頭,試探性的問道:「難道是落城出了什麼事情?」

「對對對,我倒是把這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抱歉。」

蕭春將茶杯放下,不好意思的一笑。

「難道是落城真的是出了什麼大事嗎?」

關葉心凝眉,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之前還將一切計劃得那麼好,現在想想還真的是自己太天真了。

「希望事情不要像之前關義表哥跟娘說的那樣發展才好。」

關葉心煩悶得很,就在她心中煩悶不已的時候,蕭春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將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訴了關葉心他們。

原來,就在蕭春往這裡來的時候,也大概是小半個時辰之前吧,她親眼看到關家一片火海。

顯然,關家是被什麼人放了一把火,然後燃燒了。

「不是吧?」

這下關葉心是真的欲哭無淚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蕭春姑娘可有打探到什麼消息?」

卓冰倒是比較平靜,事情發生太多,現在就算再發生什麼更糟糕的卓冰估計也不會那麼吃驚了。

「經過時我稍微打探了一下,說是關胥去破雲宗之後,得知關胥似乎是失利,關家的那些元老便開始爭奪關家地位和財產,那火是誰放的,誰也不知道。」

「……」 在最開始蕭春處於落城暗自打探消息的時候,關家還是一片平靜,至少,沒有出現大的亂子。

後來,她又得知關胥帶著人去破雲宗去了,她本就從關葉心或者官天那裡得知了些關於落城大勢力的一些明爭暗鬥的情況,所以,她也知道這一次的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關胥帶著人去破雲宗之後,蕭春又悄悄回來看了一眼,關家雖然氣氛不對,但是也還是看起來很平穩。

那個時候,她又趕去了銅錢鎮,將自己看到的和打探到的消息都告訴給了官天,等她再從銅錢鎮趕回落城,遠遠的就看到有光亮,那個位置,正好是關家的位置。

當時,華青和楊羽已經離開,或許他們也都看到了,但是卻並不確定吧,因為這些事情和他們也沒有多少的關聯,他們也不想操心那麼多。

再結合寒夏給自己的意念傳送,蕭春便來尋找寒夏關葉心他們,於是她發現原來他們藏匿的地方就在關家附近。

這可以說是很大的巧合了。

於是她便急切的趕來了,將這些事情告訴了關葉心他們。

當然,她見過官天,知道官天還好好活著的事情,她不會告訴任何人。

這樣的事情絕對不是關葉心和卓冰想看到的,但是既然都發生了,那麼她們也就沒有辦法了。

幾個女人在一起談話,南宮義安靜的為她們沏茶,靜靜的聽著。

良久,見她們都說得差不多了,南宮義才突然從關葉心背後探出頭來,問道:「那這麼說,關家是沒救了嗎?」

「從事情一開始就沒救了。」

蕭春凝眉,往關家的方向看了看,隨後又解釋道:「這是之前本公子說的,當初他就說了,關家總有一天會被毀掉,只是我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這種地步。」

「本公子?」

南宮義好奇,關葉心微微側臉,解釋道:「就是關義表哥,蕭春和寒夏都是稱呼他為本公子的。」

「哦。」

南宮義沒有追問,他當然清楚官天在關葉心心中的分量,為了不給自己添堵,他盡量別提起那個人,雖然他根本就沒有見過那個叫關義的人。

他卻知道,這個叫關義的人,用的就是他現在的這個身份,然後呆在關葉心她們身邊的,要不是卓冰的提議,只怕官天也不會這麼做。

有了卓冰的同意,而且還是卓冰提起的,自然南宮義也不好找那個關義的麻煩。

更重要的是,那個關義已經死去了,一個還活著的人吃一個死掉的人的醋,連南宮義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很可笑。

「關義所說的話,連華青他們都是認同的,但是現在事情發展成這樣,還真的是讓人心痛啊。」

卓冰滿面愁容,說著頓了頓又繼續道:「要知道,之前為了這個家,關鶴與卓錦可是花費了許多心力,如今事情演變成這樣,只怕他們夫妻知道也會覺得悲傷的吧。」

「難道一點補救的辦法都沒有嗎?」

關葉心還是不死心,卓冰搖頭,直接說道:「水火無情,估計關家就算不被燒完,也基本殘存不了多少。」

「我覺得還是應該去查明到底是誰放的火,是關家的人,還是外面的人,誰都不知道。」

蕭春抿嘴道,而卓冰聽了卻搖頭道:「現在這個事情已經不重要了,結果並不是我們想見到的,就算是查出來放火之人,也沒有多少意義了。現在是落城又一次紛亂,就算去追究責任估計也很難。」

「難道關家就這樣落敗了嗎?以後我們去哪?不可能一輩子都躲在這裡吧。」

關葉心知道這件事情心情非常的不好,事情的發展比她想象的更加糟糕,如果是別的什麼,或許還有辦法補救,但是現在關家連根基基本都沒有了,那麼便證明關家基本算是落敗了。

落城三首,也只是過去式了。

關家落敗了,不知道後面又會有什麼宗門或者勢力湧現出來,然後代替關家。

「關胥攻入破雲宗,估計破雲宗也是元氣大傷,要是讓關胥知道關家基業被人燒了,也不知道他會怎麼想。」

南宮義接話道,關家的人在很小的時候,他就聽父母說起過,父母遇害之後,便是聽丫鬟說起的了。

所以關於關家的事情,在之前他也知道一些,但是知道的也僅僅是關鶴與卓冰的那些事情,關胥的事情還是他從藍翎鷗妖丹之中出來后,從關葉心他們那裡聽來,然後仔細推敲出來的。

「這種結果,估計也並不是關胥想看到的吧,畢竟他耗費了這麼大的心力,絕對不是想毀掉關家。

如果他想焚燒掉關家的話,在之前他就應該這麼做了。」

關葉心回答道,卓冰也點頭。

「確實,關胥雖然想掌控住關家所有的一切,但是我從來沒有覺得他會毀掉關家。

他應該是想利用關家的勢力和聲望,做一些他自己獨自做不到的事情吧。」

「如今想一想,在其中獲利的,也就是城主府了。」

蕭春苦笑,關葉心撇嘴,哼道:「從一開始,城主府就是一副局外人的姿態,關注著落城的一切變化。因為有杜伶和關青梅作為連接破雲宗和關家的紐帶,所以他便可以以外人之姿態,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這麼想,洛庭就是這一次事件的最大獲利者了。」

寒夏總結道,南宮義聳肩,接話道:「聽你們話里的意思,應該一直都是洛庭佔據了落城局勢的好處吧。」

「確實,從來就是如此。」

關葉心也認同南宮義的這一點。

幾人氣氛並不好,沉默了一會兒之後,關葉心才突然想起,之前楊羽說的話來,然後一向便轉頭問道。

「娘,我記得之前你好像是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吧?因為落城的事情而耽誤了。」

這話一出,蕭春也很好奇,但是想了想,又站起來,寒夏也隨在她身後。

「等等,這件事情還想讓蕭春寒夏你們兩人做一個見證呢。」

「啊?!」

蕭春聞言停住腳步,寒夏也頓了頓,見蕭春沒走,她也停下了,好奇的望著卓冰。 蕭春寒夏她們兩人的行動,卓冰自然是知道是什麼意思,畢竟蕭春與寒夏和關家沒有任何的關係,關家的一切都不應該讓她們兩人插手。

但是現在,不,應該是從一開始,卓冰和關葉心都將她們當做了可以相信的人。

蕭春和寒夏離去,自然是有這樣的自知之明,並且她們也不想和關家的人牽扯太多。

在心中,蕭春已經決定,等官天離開之後,她也應該帶著寒夏離開這裡了,畢竟她還留在這裡也是因為官天。

沒有還留下的理由,那麼便離開好了。

「夫人,你們關家的事情應該還輪不到我們摻和吧。」

蕭春苦笑,其實她還想和寒夏多說說話,商量一下之後的事情呢。

「我們都當你們是最可以信賴之人,怎麼可能將你們當做外人呢。你們一直不遺餘力的幫助我們母女,哪裡可能是摻和呢。」

卓冰絲毫不猶豫,說得很肯定。

關葉心見蕭春這樣說,也還是受了些打擊,臉上的笑容都不清晰了。

聽母親這麼說,關葉心便快步走到了蕭春身邊去,直接拉起蕭春的手來,甜甜的笑道。

「我們之間是沒有什麼秘密的,你們與關義表哥關係也好,還一直幫助我們,我和娘早就當你們是一家人了。」

關葉心說得誠懇,她們幾人在說,南宮義躲在陰影裡面,心中七上八下,看關葉心和卓冰認真的樣子,他不知道到底是有什麼事情又會發生。

「需要我們見證個什麼事情?」

既然她們都這樣說了,蕭春也不好拒絕,不然就讓人以為自己是那種很小氣的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