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自信一點。」

林遠祥從自己兄長的神色變化中讀懂了,越是謹慎穩重的人,想的越多,面對危機時不免會瞻前顧後,戰戰兢兢。

「唉,派到南林州城的人不知道是不是路上遭遇了不測,都去幾天了,就算沒請到超凡境強者,也該回來報個信才對。」

林遠吉嘆息一聲,頗為不滿地道。

「咱們距離南林州城可不算近,路上遭遇意外的可能性很大。」

林遠祥接話說道:「況且,這種時候也只能指望咱們自己。」

「更可恨的是,到現在咱們也沒能查出那三個人的來歷,連他們叫什麼都不知道!」

林遠吉惱火地道:「那個小姑娘的來歷倒是查出來了,可惜一點用沒有!」

便在此時,有人推門而入。

來人是一名看起來風韻猶存的中年婦人,在她身後還跟著兩名大約十三、四歲的少年,三人都是頭戴黑紗白花。

「父親!」

中年婦人的情緒顯得有些激動,進來之後,直接跪在了林遠吉的身前,她身後的兩名少年也是一樣。

「女兒聽說仇家已經到瞭望雲城,還請父親……」

「此事我已知曉,也有了謀算,你就不必多言,安心回房待著去吧!」

林遠吉看著自己的女兒以及兩個外孫,不禁一陣頭大,甚至有些惱火。

當初,他根本看不上白石鎮任家的那個小子,偏偏自己的這個女兒對那小子一眼傾心,他無奈之下表態說,如果那小子能成為一鎮之領主,他就會答應他們的婚事。

不曾想,那小子還真就在不久后成為了蛇山鎮領主。

等他的女兒與那小子成婚之後,他才知道,那小子是假借著望雲城林家的名頭才得以順利拿下蛇山鎮的。

他對那個女婿本來就不喜歡,如今又給自家惹下大禍,他更是連自己的女兒都看著不太順眼了。 在望雲城中走過兩條擁擠的街道,林辰四人走進了一家名為「妙香閣」的酒樓。

此時距離午餐的飯點大概還有半個時辰的樣子,所以酒樓里的客人不多,很多酒桌都空著。

林辰等人嫌一樓太喧鬧,便在跑堂的引領下,來到了二樓,選了一個靠窗的雅座。

屠青與屠猛並肩而坐,林辰與依雲則坐在他們的對面。

「四位客官,準備用些什麼酒菜?」

年輕精瘦的跑堂小哥,一臉殷勤地招呼道。

「最好的,招牌的,擺滿這一桌。」

林辰想到屠青與屠猛一直盡心儘力,依雲也把自己伺候得很好,便想著犒勞一下他們。

這種小城裡的酒樓,最好的酒菜估計也不會有太高的價值。

「呃……」

跑堂小哥撓了撓後腦勺,很為難地說道:「幾位客官,小的真沒有冒犯的意思,我們酒樓最好的酒菜擺滿整張桌子的話……」

「你小子……」

屠猛截話,正要訓斥,卻見自家領主沖他壓了壓手,到嘴邊的話不得不咽了回去。

跑堂小哥接著說道:「最好的酒菜都是用靈石來算的,擺滿這樣的一桌,至少也要……」

說到此處,他又頓了頓,似乎要在心中先計算一番。

「要多少靈石,你倒是說呀!」

屠猛是個急性子,不耐煩地催促道。

「要大概一千塊吧!」

跑堂小哥一副說不準的樣子。

「是一千塊下品靈石吧?」

「嗯!」

「我當是要多少呢!」

屠猛撇了撇嘴,揮手道:「趕緊去準備吧!少不了你們的靈石!」

跑堂小哥沒有走開,仍舊一臉很為難的樣子站在旁邊。

而此時,屠青小聲對屠猛說道:「以搖光人族世界的物價,一千塊下品靈石在這裡足夠買到兩、三件下品靈器了。」

「哦?」

屠猛一怔,不禁看了看自家領主大人的臉色。

跑堂小哥適時開口道:「像這種大買賣,幾位客官必須先要交些定金的。」

林辰不會在這種時候丟面子,當下面不改色地問道:「交多少定金?」

「兩成,大概要兩百塊下品靈石吧。」

跑堂小哥應該是沒有應付過這樣的場面,說話時顯得中氣不足。

屠猛挑著濃眉問道:「小子,你能辨識出靈石嗎?」

跑堂小哥微笑回道:「小的哪有那樣的眼力呀,如果幾位客官拿出了靈石,小的會去叫掌柜過來。」

林辰懶得耽擱太久,當下從系統倉庫取出了兩塊中品靈石,繼而揮手道:「去叫你們掌柜吧!」

「好嘞!四位客官稍等片刻!」

跑堂小哥沒有敢碰那兩塊靈石,當即跑向了樓梯口處。

林辰四人也就等了不足三十息時間,那跑堂小哥便帶著一名美婦來到這邊。

那美婦先看了看雅座里的四人,可能是聽了跑堂小哥說過什麼,或是見那兩塊中品靈石在林辰面前,她的目光最終停留在了林辰身上,一邊欠身施禮,一邊開口說道:「奴家這廂有禮了。」

「掌柜無需客氣。」

林辰將面前的兩塊靈石推到了桌邊,說道:「收下定金,趕緊給我們上酒菜吧!」

「好的,好的!」

那美婦也沒有細看,一條白皙的手掌在腰間一拍,那兩塊靈石就被一道霞光捲入了一隻袋子里。

不消說,那袋子是一隻儲物袋,是比較普通的儲物法寶。

她沒有細看,不是她馬虎大意,而是她不需要多看。

收了靈石之後,她給旁邊的跑堂小哥使了個眼色,後者會意,領命而去。

「幾位客官,如果你們有紫竹峰的令牌,或是人王殿的令牌,亦或是我們妙香閣的貴賓符牌,都能享受到優惠的。」

那美婦沒有急著離開,淺笑且不失禮地提醒道。

紫竹峰,人王殿,這兩個地方,林辰之前都聽說過,對於妙香閣卻沒有什麼印象。

畢竟,這個世界的林辰在八歲后就被帶到了紫竹峰,八歲之前一直待在家裡,為修鍊築基,能學習到的東西不多。

「還別說,我倒是真有一塊紫竹峰的令牌。」

林辰很好奇,自己的黑鐵一星令牌能享受到何等優惠,便將之取了出來。

「這……」

看到酒桌上的那塊黑鐵令牌,那美婦一臉的不可思議之色,問道:「奴家能拿起來看看嗎?」

「可以。」

林辰點頭后,那美婦將他的黑鐵令牌拿在了手中,細細端詳起來。

在方才的一瞬間,她下意識地以為這塊令牌必然是偽造的,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

如果是偽造的,又豈會拿到妙香閣來糊弄人?

若是妙香閣的人被偽造的紫竹峰令牌給騙了,那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仔細觀量許久,她還是分辨不出這塊令牌是真是假,因為她以前從未見過紫竹峰的黑鐵級領主令牌。

她甚至都不曾聽說過紫竹峰居然還有黑鐵級的領主令牌,而且還是一星的。

「掌柜,這種級別的紫竹峰令牌,能在你們酒樓享受何等優惠?」

林辰等了十幾息時間,開口問道。

「您的這個令牌……」

美婦掌柜略沉吟片刻,回道:「應該是九九折吧。」

聽她的語氣,明顯也是拿不準。

「九九折……幾乎沒有優惠嘛!」

林辰有些不滿,將自己的黑鐵令牌收了起來。

美婦掌柜見手中的令牌毫無徵兆地消失不見,不禁心中凜然,暗道這個少年的儲物法寶很高級,必定來歷不凡。

想到這裡,她不再想那塊令牌是真是假,很客氣地說道:「奴家可以私自定奪,給幾位九折優惠。」

「九折倒還行。」

林辰滿意地點了點頭。

「掌柜,趕緊上酒菜吧!」

屠猛不耐煩地說道。

「已經吩咐下去了。」

美婦脾氣很好。

也是在這個時候,林辰四人進入妙香閣酒樓的消息傳入瞭望雲城的林家府院。

「他們如果只是在裡面吃喝一頓倒也罷了,若是在裡面住下,我們就不能主動出擊了。」

林遠祥習慣性地摸著肚皮,怪笑說道:「看來他們也是有所忌憚,所以才選擇進了妙香閣的酒樓。」

「主動進城,分明底氣十足,怎麼會躲進妙香閣的酒樓里呢?」

林遠吉有點想不通,覺得其中必有蹊蹺。

妙香閣,那可是人族世界的一大頂尖勢力,紫金領主都不敢輕易得罪的強大存在!

他們並不了解林辰等人,對於林辰等人的種種行為或選擇都難以預料。

這一點,他們也能意識到。 望雲城,妙香閣酒樓的二樓。

待得酒菜全部上齊,美婦掌柜方才施施然離開,坐於靠窗雅座的林辰四人開始吃喝起來。

價值一千塊下品靈石的一桌酒菜,確實色香味俱全,林辰四人吃得津津有味,贊口不絕。

屠青與屠猛以前應該享用過很多美味佳肴,可是在召喚卡里封印太久,不免對食物的要求降低了許多。

三級蠻熊的熊掌,三級火雀的雀舌,三級金線鰍,龍脊山的春筍,靈谷配三星藕的羹湯……

還有兩壺妙香閣酒樓自釀的懸珠酒。

林辰從未吃過這些美味,一開始還裝得很優雅,吃得很慢,可當他看到屠青與屠猛狼吞虎咽,他也忍不住大吃起來。

原來這個世界的林辰,年幼時吃了些好東西,可惜那份記憶過於久遠,早已淡忘。

在紫竹峰的十年,為了蘊養聖脈,竹心女王給他吃了很多靈粹之物,那些東西往往味道很清淡,或者只是甘甜。

依雲一直很安靜,吃起東西慢條斯理,不緊不慢。

她不喝酒,也不說話,偶爾沖大家微笑一下,似乎對這一桌子美味並無太大興趣。

當然,林辰早就發現了,這個來歷不明的小姑娘每次用餐都吃的很少,但身體卻很健康。

她看似文弱,其實天生力氣很大。

「這懸珠酒確實很不錯呀!」

看著手中酒杯里的酒水,屠猛露出了一副很滿意的樣子。

那酒水呈清亮的淡綠色,水中有一顆顆如珠子模樣的酒泡沉沉浮浮,始終不散。

酒水入口,酒香撲鼻,隨後就會感覺到,酒水裹著一顆顆珠子滾入腹中。

那一顆顆如珠的酒泡,到了腹中才會相繼炸散開來,化為一股股精純靈氣,湧向四肢百脈,令人渾身舒泰。

這酒水,能提升修士的功力!

除此之外,它的酒勁也不小,四象境修士喝上一壺必然會醉,四象境之下的修士能飲五杯就算酒量不錯了。

屠青如今是超凡境修為,能多喝,卻也不敢牛飲。

至於林辰嘛,只能小口品味,一杯至少要分三次喝才行。

他忽然覺得,既然短時間內很難重回地球,自己應該在這邊好好享受才對,不能光顧著修鍊與提升領主等級。

佳人在身邊,美酒在手中,忠心耿耿且戰力強悍的打手在對面……

「這日子過久了,恐怕老子要樂不思蜀了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