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很辛苦。」心裡默默想著所以有些事都不想讓你知道。

說完去廚房燒開水給他泡了一杯蜜蜂茶,醒醒酒。

「你怎麼好像看起來不開心呢? 浪跡深圳的歲月 幹嘛綳著個臉,悶悶不樂的。還是根本沒有想還是我看見我就煩。」

「沒有,你想多了可能是大姨媽要來。你知道的女人都有那麼幾天。」

「哦原來是這樣,那你過來。」

「等一會我再給你泡茶。」

一個,結實的,溫暖的,帶著酒氣的他向我靠來,擁抱著我。溫柔的,親吻我的,脖子,耳垂,又快速霸道地佔領我的嘴唇。雙手開始不斷游移。

我輕輕地對他說:「你還沒洗澡呢。」

他輕輕地在我耳邊吹著氣:「怎麼嫌我身上臭?」

「沒有,只是想你每天這麼辛苦,希望你可以乾乾淨淨清清爽爽的休息。」

「有你在身邊,心裡才幹凈清爽。所有的煩惱都煙消雲散。」

我微微一笑,甚是歡喜。

「那把這杯茶喝了吧,喝酒對胃不好,可不想你出現任何事情。」

他的眼神看著我,都是寵溺。

他媽媽的話不攻自破。

重生十二歲 今天晚上我可以安心睡覺,不用想太多。

「先去洗澡吧。」

「好,等我。」

「嗯。」

他洗澡后一會,他手機就一直在響。誰這麼晚還來電話。不管了我還是看我的書吧。畢竟是他的手機。

我是旺夫命 他裹條浴巾,頭髮濕漉漉的就出來了。

我把手機給他。「電話一直在響,你打過去吧,不要是重要的事耽擱了。」

他看了一眼手機。

「沒事,我回個簡訊過去,應該沒什麼大事。」

「哦。」

說完壞笑的看著我。

我緊張地說:「大姨媽快要來了。」

「正是因為大姨媽要來家裡坐坐,所以在她來之前我們得干點壞壞的事。」

「累了還是早點休息吧。」

「你居然敢小看我,看我不好好收拾你。」說完就撓我痒痒。

「不要啊,我最怕撓痒痒,不要啊,不要啊。」

「你求饒說我老公最棒。」

「你什麼時候成我老公了,」不等我說完居然加重了力度撓我痒痒。

「我求饒,我求饒,老公最棒!」

「你說什麼?我聽不見,大點聲。誰?」

「我老公最棒,我老公最棒。」

……

第二天早上,我睜開雙眼腦子裡反應第一件事就是趕緊煮點養胃粥。

看著旁邊熟睡的他,忍不住輕吻他的嘴唇。

起身為他做愛心早餐,生在農村,長於農村。八歲就開始洗衣服,掃地,收拾家裡,學著做飯,熬個粥到現在不是什麼難事。

記憶比較深刻是大冬天很冷,和堂姐一起去大河邊洗衣服,當時太小難免分心,看見水裡有小蝦就用手去抓,結果蝦沒捉住,到把自己掉水裡。想想也是好笑,居然沒有理會身上濕了,硬是把衣服洗完了才回家去。

回憶越走越遠,我也長大成人。留在內心裡的是最美好的,永遠不會丟失。

他從背後環抱住我說:「在煮什麼好吃的?」

「醒了,昨天你喝酒想熬點粥給你養養胃。菠菜胡蘿蔔蔬菜粥。」

「哇,好香。」

「那快去洗漱在來吃。」

不忘在我臉上一吻。

微笑發自內心,快樂來源於你。

兩個人像平常夫妻一樣,面對面坐著吃早餐。

「老婆,你煮的粥真美味,和你一樣。」

我一口粥就噗在他臉上。

「阿,對不起。」我趕緊拿紙給他擦一擦。

「好不容易說個情話,你這是什麼互動?」

「可是,你從來沒有叫過我老婆,而且你我是多麼仰慕,一下子從你嘴裡出來的情話有點不習慣。」

「木頭一個。好歹回應一下。」

我知道他說的意思,「我想叫你的時候不就自然叫了,這不真心的叫一聲也沒有多大意義。」

總統謀妻:婚不由你 「老婆,老婆,老婆。」

「艾,艾,艾,艾,快吃吧等會還要去公司。」

他手伸過來摸摸我的額頭說:「你是不是被我的情話甜的過頭了,今天雙休日。」

我看了看手機還真是。

「我們兩個還沒有好好的在一起出去走走,今天去?」

「那去哪裡?」

「女人,不是喜歡逛街,買衣服包包,服飾嗎?」

「方先生,你可真了解女人。」

我說完他還做個過獎的手勢,我白了他一眼。

「只要是我們兩人在一起,不管做什麼我都開心聽你安排。」

「那走吧,我們去商場。

驅車來到這座城市裡最大的百貨大樓。他拉著我的手閑庭信步。

「我們在一起從春天認識到夏天相愛至今七個月,我還沒有送你一件屬於我給你的紀念品。今天帶你挑。喜歡什麼挑!老公我買單!」

「自己說送我東西,不是應該自己選而後送給我嗎?」

「有道理。」

「禮物貴重是其次,我個人比較喜歡心意。」

這貨直接把我拉進戒指專櫃。

我瞪大雙眼看他:「方先生,不用我說你也知道它表達的意義吧!」

「我都叫你老婆了,這太正常了。」他的眼神無比堅定的看著我說:「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男人腦子裡還真不知道在想什麼。

職業裝的俊男美女站在個個櫃檯前看見我和方先生都面帶微笑異口同聲道:「先生,小姐需要什麼。」

「把你們這裡工藝好的戒指拿出來選。」

服務員也不含糊直接拿出一個亮閃閃的大鑽戒。

我在一旁偷偷直笑,心想你那口氣叫別人當成暴發戶了吧。那戒指大的。

我對著服務員說:「小姐,我們自己挑,謝謝你。」

「好的。」

我悄悄地對方先生說:「看看就行了,還真買啊。」

「帶你來就是買的。」 謝傲雲帶著三女並沒有去吳家,而是直接朝謝家走去。

「如今藥材已經收集齊全了,今晚就可以祛除焰馨姐體內的毒素和舊疾了。」

謝傲雲笑著說道。

「真的可以全部祛除嗎?」

自己體內沉澱著上古赤煉蟒的毒素可以說是吳焰馨最想除去的,要不然等哪天一旦爆發,到那時吳焰馨真不知如何是好,她自己也不知道能否在爆發初期保持清醒,以便於自己給自己一個了結,她可不想在毒素爆發之後除謝傲雲之外的人碰她。

至於那舊疾,若是能一同除去那是最好不過了,因為這也是困擾吳焰馨多年的一大心病,由於舊疾原因她自己這多年來修為一直停滯不前,哪怕是稍許的增長都沒有,出於對於修為和實力的渴望,她也希望自己的舊疾能夠如同謝傲雲所說的那般一同祛除。

「難道我還騙過你不成,有我在,你就放心吧。」

握住吳焰馨的玉手,一隻手輕輕地拍著其手背,讓吳焰馨安心下來。

「嗯,我相信你,你一定會幫我祛除毒素和舊疾的。」

聽得謝傲雲的話,吳焰馨向其露出一副嫣然的笑顏,語氣堅定地說道。

吃過晚飯之後,瑤溫倩和鳳舞則各自回房去了,而吳焰馨則與謝傲雲來到了吳焰馨所住的院中。

吳焰馨所住的落院,在謝傲雲的吩咐下,謝家的下屬早已將謝傲雲所需的東西準備齊全了。

推開房門謝傲雲一同吳焰馨進入房內,在房間內部兩個金屬製成的浴桶放在正中間,浴桶內有著縷縷白氣緩緩升起,看來水溫還是溫熱的。

「我們開始吧。」

關上房門,謝傲雲與吳焰馨說道。

隨即,謝傲雲便走到其中一個浴桶旁邊,沒做停留,謝傲雲直接將解除上古赤煉莽毒素的藥材一一放入浴桶之內,不一會兒,那原本清澈的水瞬間被一股血紅之色所佔據,隨著白色水汽的騰升,一股濃烈的藥味瀰漫開來,充斥著整個房間。

「可以了,焰馨姐可以進去了。」

過了好一會兒,謝傲雲朝著吳焰馨微微開口道。

「要脫衣服嗎?」

聽到謝傲雲的聲音,吳焰馨不自然地問道。

「要。」

聽到這,謝傲雲微微一愣,而後便笑著說道。

「你要留在這裡?」

吳焰馨臉色羞紅,看了眼謝傲雲疑惑地說道。

「我當然要留在這裡啊,不然你知道該怎麼來?」

謝傲雲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一雙放光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吳焰馨的身體看。

「難不成焰馨姐怕了?」

見吳焰馨羞紅的臉頰,謝傲雲臉上的笑意愈加的濃厚,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過吳焰馨那凹凸有致的火辣身材之上。

「你…,哼,誰怕了。」

被謝傲雲盯著,雖然吳焰馨不反感,但一股不服輸的勁兒在吳焰馨的心中一個勁地往上竄,旋即抬起美目,雙臂叉腰不甘示弱的與謝傲雲對視。

「這就對了嘛,又不是沒看過,以前小時候我們可是經常在一起洗澡的。」

見吳焰馨如此,極為有趣,謝傲雲打趣地說道。

這能一樣嗎?小時候,那才多大?兩人之間根本就還沒有男女之間的觀念,可如今兩人都成年了,身體和心理都成熟了,那還能毫無準備的*相對。

雖然吳焰馨無所謂被謝傲雲看光身子,但是如此突然的讓她脫光,她真的還沒有適應過來。

「哼,轉過身去。」

吳焰馨撇著嘴說道,那模樣極為可愛,看得謝傲雲忍不住想要上前啃住其嬌艷欲滴的紅唇。

看著吳焰馨,謝傲雲還真有些捨不得挪開眼睛,不過還是轉過身去,背對著吳焰馨。

待謝傲雲轉過身去,吳焰馨咬了咬牙,羞紅著臉,旋即便用兩隻玉手緩緩地將自己身上的橘色勁裝從其那火辣的身材上褪了下來。

褪去了身上的勁裝,不一會兒,一座極具藝術性的雪白胴體暴露在這間房間內,墨色青絲猶如瀑布順肩而下,嬌美而嫵媚的面容配上那凹凸有致,充滿魅惑的潔白胴體,吳焰馨既有雪蓮般的潔白無瑕,又有玫瑰般的誘人之美,令人難以把持。

褪下衣服,吳焰馨用兩手遮掩住了身上重要的部位,看了眼謝傲雲后便邁著輕盈地蓮步朝那裝滿紅色液體的浴桶走去。

走上階梯,吳焰馨抬起一條圓潤飽滿的長腿輕輕地伸進浴桶內,雖然她的動作極為輕盈,但是那入水之聲依舊難以逃過謝傲雲的耳朵。

想著自己身後有一個火辣的大美人正光著身子進入浴桶,自己卻什麼也看不到,這對謝傲雲來說是一件極為難受的事,想著吳焰馨那前凸后翹,豐潤火爆的嬌軀,謝傲雲體內一股無名的火焰正在緩緩騰起,渾身上下開始燥熱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