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長就不考慮一下?」

火知舞搖頭道:「暫時我們部落的武士有很多事情要做,無法分出去跟外人合作,等這段時間過去,我們說不定還有機會合作。」

嚴騰挑眉道:「剛來時我發現貴族都在捕獲獵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火知舞搖頭道:「只是我們火族不過需要不過一些實力稍強的野獸,也不是什麼大事。」

火知舞哪會將自己部落的現狀告訴外人,先不說火神降臨可是天大的事情,僅僅葉凡幫助他們部族的男人站起來就是頭等大事,其餘事情都可以暫時放下。

火知舞不想繼續深入詳談,她認為暫時沒有必要,而嚴騰也意識到了自己來得似乎不是時候,火舞部落肯定發生了什麼大事,他必須搞清楚到底是什麼事情才行。

「知道火舞部落現在有什麼大事嗎?」

嚴騰臉色有些陰沉,談判不順利讓他很是不爽,他很想立馬享用火舞部落的美女,奈何以前非常好客的火巫族對他的到來興趣根本不大,他能夠感覺出來,要不是他同時還是火靈郡的大巫,這個火知舞根本不會見他。

犁炫皺著眉道:「的確很奇怪,換做以往火巫族看到我們一下子帶來這麼多壯男肯定會有圍觀,但是這回那些女人居然不怎麼感興趣,就算我們的人主動去招惹,她們也是一副有事情要辦,根本沒工夫理會他們。」

嚴騰沉聲道:「這麼說來火舞部落還真是有事了。」

嚴騰心思活絡起來,他能夠預感到火舞部落的重要事肯定跟解決需求有關,要不然不會對他們帶來的人不聞不問。只不過嚴騰根本想不明白,火巫族的女人需求出了名的可怕,別說是火巫族男人,就算其他任何一個種族過來,對於一個火巫族的女人也無法擁有太久的事情。嚴騰實在是想不明白,火舞部落的人到底用什麼解決這個問題。

「派人給我去查,我想要知道他們到底在幹什麼。」

嚴騰想不明白,所以他需要派出手下將事情探明才行。

其實要探明具體發生什麼也不是什麼難事,犁炫很快就知道有不少火舞部落的男人突然變得堅挺起來,傳聞他們一夜能夠連御十多個火舞部落美女。

「有這樣的事情?」

嚴騰聽到這樣的消息當即眼睛就亮了,只要是男人聽到這樣的信息怕是都會心動,作為一個好色的男人更是如此。

犁炫同樣興奮的道:「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就是火舞部落的男人突然間變得能力突出了,我親眼看到過一個火舞部落的男人跟一個女人戰鬥了兩個時辰,最終竟將那個女人弄得**了。」

「兩個時辰?」

嚴騰一呆,這個信息讓他驚奇了,眾所周知,火巫族的女人需求非常恐怖,哪怕再強壯的男人能夠在她們身上馳騁一個時辰都要堪稱奇迹了,持續兩個時辰這還是那些不渝為軟腳蝦的火巫族男人嗎?

「這事千真萬確。」

犁炫就差拍著胸脯保證,看著臉上還是露出不信任表情的嚴騰,他又道:「大人如果不信可以跟屬下一道去看,保證會看到那些火舞部落的男人真的完全不同了。」

看著犁炫一副不信立馬要眼見為實的架勢,嚴騰不由點頭道:「既然如此,那表明火舞部落肯定找到一種壯大男性能力的方法,不管是什麼,咱們都有必要知道,如果對咱們也非常有效,絕對不能錯過。」

是的,絕對不能錯過!

這可是關乎男人幸福的事情,絕對要掌握在手中。

人一旦發了狠想要知道一件事情,他們很容易就能夠打探到他們需要的消息,雖說火舞部落的女人對外族男人的興趣降到最低,但是還有女人會經不住誘惑,所以透漏一點消息出去實屬難免。

「火舞部落出現火神代言人?」

這個消息讓嚴騰有些沒有料到,他自然知道火巫族信奉火神,一個火神代言人就是火神派往人間的使者,對於這種說法嚴騰是嗤之以鼻的,他感覺這些火舞部落的傢伙或許被人給騙了。

「根據消息就是,這個火神代言人似乎掌握了火巫族的傳承巫咒,他能夠讓火巫族覺醒,聽說最近整個部落誕生了很多火巫。」

犁炫的話讓嚴騰重視起來,能夠讓火舞部落誕生更多的火巫,這就表明這個代言人還真是掌握了火巫族的傳承巫咒了。

「你說如果我們掌握了這種傳承巫咒會是怎樣一副情形?」

「如果我們能夠掌握自然會成為火巫族的救世主,如此一來,整個火巫族都將團結在大人的指揮下,予取予奪,完全不是問題。」

嚴騰的眼睛越來越亮,對於這個火巫族傳承巫咒充滿興趣,他感覺自己有必要將之弄到手,如此一來,他就能夠成為火巫族的火神代言人,那時三大火巫族都將歸於他的通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膨脹到一個異常可怕的程度,那時候別說什麼火岩族,在炎巫國他也是舉足輕重的人物。

……

數百火神衛的劍族轉化算是搞定了,可以說集體實力都有很大提升,不過整個聖女司的洗禮還是需要時間的,對於這些會追隨他的神職成員,他還是要特殊照顧的。這回火舞部落集體捕獵,抓回來的雲豹足有數萬頭,用來組建一支騎兵綽綽有餘,對於葉凡來說唯一的麻煩就是火巫族的巫師用不了復活巫咒,現在只能依靠一群上古神巫來完成,效率自然是大打折扣。

對於屬性不合的事情,葉凡也沒有辦法,所以打造騎兵的事情自然不能急,不過有一件事情倒是可以馬上進行。

什麼事情?

簡單!

葉凡要將火舞部落歷史上死掉的神巫復活,只要神魂還在的,他相信自己就能將之復活,如果身邊能夠擁有數量非常驚人的神巫,那就對視一件大喜事。火巫族非常古老,後續比不上上古神巫,但神級巫師還是有不少的,或許還有很多神武。

葉凡乃是火神,他想要做什麼,根本不需要跟火舞部落的人商量,當他將自己的想法告訴火知舞時,後者非常高興,能夠被火神復活,那是任何一位火巫族的無上榮耀,至於褻瀆死去的先祖,火知舞才不會去管,只要是火神願意,挖祖墳都是神聖的大事。

對於這樣宗教意味非常濃重的部落,一個神靈的存在那就是盲目的,不管他說什麼那都是至高無上的神旨,不僅不會有人阻止,反而會有無數的人瘋一樣執行。

「陳公子!」

將女重生:皇上別放肆 葉凡還沒有開始展開對死掉的火巫族神巫進行復活,嚴騰出現在他的面前。

「你是?」

葉凡一眼就瞧出來,嚴騰的實力雖然達到神巫級別,但是這傢伙根本不是火巫族的人,所以出現在這裡乃是非常怪異的事情。

「陳公子應當不具備火巫族的血統吧?」

嚴騰臉上浮現燦爛的笑容。

葉凡皺眉道:「的確不是火巫族的人,不過你不覺得在更人搭訕先一步介紹自己乃是一種禮貌嗎?」

嚴騰哈哈笑道:「我叫嚴騰,乃是火靈郡的大巫,這次來可是跟火舞部落談交易的,只是沒有想到還能夠遇到志同道合者。」

「志同道合?」

葉凡挑眉道:「你不會是說我吧?」

嚴騰嘿嘿笑道:「陳公子來火舞部落的目的不外乎就是看上了火巫族女巫跟女武士的特殊性,而我自然也是同樣的目的。不過相比起來,嚴某遠比不上陳公子的手段啊,這個火神代言人的手法玩得很妙,嚴某實在是佩服之極啊。」

「手段?」

葉凡冷笑道:「這個火神代言人可不是本公子自封,而是火舞部落的人硬封的,想不要都難啊,這根本談不上什麼手段,而只是一種獨特的本事罷了。」

嚴騰嘿嘿笑道:「的確是本事,要不然嚴某人為何自己就不成。哎呀!陳公子到底是怎樣做成的,要不給嚴某人指點一下?」

葉凡淡然道:「沒什麼,就是本公子擁有火巫族的火之力,如果任何人能夠做到這一點,怕是都有資格。」

「陳公子擁有火之力?」

嚴騰一愣,這個結果有些出乎他的預料,如果葉凡真的擁有火之力,那就一定擁有火巫族的血統,要不然絕不會這樣。

「難道這個能力是因為陳公子掌握了傳承巫咒之故?」

嚴騰的眼睛很亮,他死死盯著葉凡的眼睛,似乎很想聽一聽他到底如何解釋。

葉凡笑道:「火巫族的傳承巫咒只有火神代言人才可以施展,這一點就算本公子將巫咒傳給無數火巫族女巫,她們都無能為力,你說本公子不想當火神代言人都不成啊。」

「這個傳承巫咒真的只有火神代言人才行?」

嚴騰眼中閃爍著凌厲的光芒,似乎要將葉凡看穿一樣。

葉凡嘴角一扯,他感受到源自於嚴騰的野心,這傢伙似乎想要效仿他,這個野心可是不小。 嚴騰很有野心,葉凡能夠看出來,這傢伙想要從他手中獲得傳承巫咒,只可惜這種東西不是一般東西可以交易的。葉凡很敏感,他甚至能夠從嚴騰身上嗅到殺意,雖然一閃即逝,但還是瞞不過他。

葉凡心下冷笑,雖然火知舞還未跟他說過什麼,但是他也能夠踩出來,嚴騰來火舞部落肯定有要事。不管是誰,如果膽窺視自己,葉凡絕對不會跟他客氣。

嚴騰收斂了殺意,接下來不斷跟葉凡攀交情,只要他配合,稱兄道弟根本不是問題。只可惜葉凡根本沒有跟嚴騰糾纏的心思,對於他的熱情一直都非常冷淡,所以雙方很快就不歡而散。

「大人,這小子真是不識抬舉,要不咱們想個辦法從他手中多得那個傳承巫咒?」

犁炫臉色陰沉,兩人已經離開葉凡所在臨時居所。雖然葉凡是火神,但是他並未從臨時居所搬出來,看上去只是火舞部落的普通客人一樣,從現在的情形來看,要想對付他並不是多達的難事。

「哼!」

嚴騰沒好氣道:「愚蠢,你難道沒有發現院子中有十多個神射手嘛,這些神射手可是非常警覺的,咱們的人怕是沒有靠近院子就被發現。這裡可是火舞部落,你真以為咱們度這小子動手,火舞部落會放過咱們?」

犁炫冷笑道:「大人可是火靈郡大巫,他們火舞部落可不敢真正把大人怎麼樣。」

嚴騰冷哼道:「火舞部落雖然只有數十萬族人,但是他們部落差不多每一個女人都能夠成為武士,尤其那些覺醒了火之力的武士,絕對要強過我們火巫國最強的力量,如果我在火舞部落被他們幹掉了,火巫國未必會為了這事跟他們鬧僵。」

犁炫沉聲道:「難道咱們就這麼算了?」

嚴騰嘆道:「我當然不想這麼算了,可現在咱們在火舞部落,不想算了又能如何。本來這次想要跟火舞部落達成合作協議的,只是現在看來因為他們獲得傳承巫咒的緣故,怕是不會考慮這些了。可惜啦,這次陛下可是招募一批火巫族的美女,要是能夠如願,我就能夠坐穩火靈郡的大巫之位了。」

嚴騰臉色有些陰沉,他來火舞部落招收女武士可不僅僅只是為了增強實力,如今火巫國的國王對火巫族的女人情有獨鍾,需要挑選一批火巫族的女子成為妃子。如果換做是一般的女人,完全可以動用武力搶,但是火巫族不同,雖然絕大多數都是女人,但是如果誰敢用強硬的手段佔有的話,這些女人絕對會做出非常瘋狂的事情。

一般的火巫族或許不用擔心,可是一尊火巫就不同了,這些傢伙的危害太大了,一個就能讓一座城市化為火海,別看他這個火靈郡大巫乃是火巫國的貴族,如果真將火舞部落惹毛了,這幫女人絕對能將整個火靈郡都燒掉。

一般情況下沒有人願意得罪火巫族的女人,這幫女人可是非常瘋狂的,什麼是窮都幹得出來。

「在這裡動武是不成了,咱們有什麼辦法能夠從他手中獲得想要的東西?」

嚴騰眉頭緊鎖著,葉凡掌控傳承神咒,在火舞部落絕對是貴賓,想要在這裡做什麼無異於找死。

「只要是男人,不外乎權財跟女人,大人乃是火靈郡的大巫,應當不算難事吧。」

「放屁!」

嚴騰對於犁炫這樣的說法很不以為然。

「你沒看到那傢伙身邊跟著的火巫族女人了,那絕對是一個神巫,實力能夠達到這一步絕對覺醒了火之力,而她已經不是處女,十有八,九應當已是這小子的女人。你認為有這樣的絕世尤物,一般的女人能誘惑得了。」

「不可能吧?」

犁炫一呆,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男人自然能夠看出火毓跟火雁不是處女了,只不過他實在是難以相信一個渾身是火焰的女人,葉凡要如何去征服。

嚴騰眯著眼睛道:「這小應當也是火巫,如此一來,火巫族的特性對於他來說就不是問題了。嘖嘖!火巫族一直沒有男性火巫,如此多就是美女全都便宜這小子了啊。」

嚴騰很是妒忌,他完全能夠想象,火巫族女巫基本上都是處女,一旦遇到一個不懼她們火巫之體的男人,怕是一個個都會反推。

「在火舞部落肯定是不行了,咱們要想辦法將這傢伙弄到火靈郡去,只要到了哪裡,就是我們的地盤,到時還不是想要怎樣就可以怎樣。」

嚴騰臉上浮現冷笑,如果他能夠掌控傳承巫咒,那麼三大火巫族就將落入他的掌控中,那時他的實力將膨脹到一個極限,一個火靈郡的大巫根本滿足不了他,更進一步還是希望很大的。

……

「那些傢伙來這裡做什麼?」

葉凡終於見到了火知舞,這女人作為族長最近還是非常忙碌的,讓自己的兩個女兒負責俯視葉凡之後,就不管事了。

「他們想要跟我們做一個交易,只要我們火舞部落派一支女武士加入火靈郡,就可以獲得跟那裡男人的交偶權。」

葉凡聞言很是無語,這火靈郡的傢伙想的還真是美啊,不但可以免費睡火巫族的女人,還能夠得到她們的小命,這簡直就是一本萬利的事情。

「你不會同意了吧?」

「怎麼可能。」

火知舞不屑道:「僅是不不同往日,有了公子的秘術,我們火舞部落的男人肯定會強壯起來,與其找那些外族人,還不如從我們部族內部挑選,這樣更加容易誕生男性族人。」

葉凡點頭道:「你有這個想法很好,憑什麼這些外族人睡了我們的女人,還想要讓我們替他們賣命。」

火知舞道:「大人將來要去巫國遺址,咱們火舞部落一定會追隨大人,不知大人打算如何安排我們?」

葉凡淡然道:「自然是先由一部分去找兵巢,其餘人留在這裡暫時不要動,一切都等找到在說。」

「這些都有大人做主,我們火舞部落完全配合就是。不過在去找兵巢前,屬下建議聯繫三大火巫族,從中挑選出最精銳的力量,這樣更有把握去尋找兵巢。」

「你說的有道理,不過讓我親自去兩個巫國太耗時了,咱們還是約定一個地方吧,到時跟他們的族長長老碰一碰面。」

葉凡自然贊同將另外兩隻火巫族納入掌控中,不管怎麼說要進入火龍殿可不容易,總之多弄一點人。火龍殿在哪裡還不好說,不過根據地圖上的標識,葉凡感覺這東西應當在三大巫國的交界處,如果真是這裡,到時發生什麼變故,肯定會將三大巫國的人引來,如果手底下沒有足夠的人手,辦起事來可就不痛快了。

要做什麼事情,真心不用葉凡操心,他甚至什麼都不用做,培養幾個代言人,指點一下女巫們修鍊就行了。當然,就算不干事也成,現在火舞部落的人都希望葉凡能夠多收一點她們部族的女人,如果能夠誕下子嗣,那就是神之子,這對於他們火舞部落來說可是開天闢地的事情。

可以說對於每一個火舞部落的女人來說,跟葉凡共度**是最高的賜福,每一個女人都懷著被他賜福的夢想。

因為時間的問題,葉凡又在火舞部落停留了一個月,他不可能在這裡逗留太久,如今過去三年了,總共時間只剩九十多年,他可不想這樣平白浪費,一切都等找到兵巢在說。

尋找兵巢乃是大事,葉凡已經講清楚,這個兵巢乃是火巫族真正的祖地,哪裡甚至可以見到上古火神留下的傳承。火巫族的人對於火神的東西都有種近乎狂熱的情緒在,當意識到這個兵巢的重要時,他們要比葉凡還心急。

這次動身葉凡帶的人可不少,除了原先的兩千多手下外,還會有將近三千的火神衛。如今聖女司擴充得很快,原本一萬多的成員,現如今遞增到三萬之數,能夠進入這裡的自然都是純潔的處女。聖女司成員的遞增,屬於葉凡的火神衛自然也增加了很多,這些都是火舞部落的強者。

為了保護葉凡,火舞部落可是捨得下血本,僅僅神武就有二十多個,神射手更是有三十多個,差不多已將大半的精銳弄到他身邊了。

「聽說陳公子打算離開火舞部落?」

葉凡還沒有動身,嚴騰就找上門來,這傢伙主動想要成為嚮導,說是待他領略火巫國的人土風情。

葉凡雖然早就感覺嚴騰在窺視自己的巫術,但他還是答應了,說句實話,他不怕被人惦記,如果這傢伙真不識相,他很樂意將之煉製一番,徹底控制住。可以說葉凡非常歡迎有人對付他,他這人有個不好的習慣,就是太被動了一些,如果外人不害他,他不會主動去招惹,可如果對方真好心存歹意,那麼就不好意思了。

可以說葉凡這人太虛偽了一些,明明可以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可他偏偏要弄得別人主動出手,然後他被動反手,一切天經地義。

在火巫國一個大巫就是實力的象徵,一般情況下都會有神級成員充當,嚴騰能成為火靈郡的大巫,那肯定是神巫。不過葉凡卻發現嚴騰的實力很是虛浮,給他一種剛剛踏足神巫境界的感覺,只是他旁敲側擊又發現這傢伙踏足這一境界很長時間了,這不得不讓他懷疑,這傢伙是不是通過不正常的手段晉陞這一境界的。

這次跟隨葉凡的人有些多,將近六千人,在叢林中走絕對浩浩蕩蕩,本來帶著這麼多人上路可是非常眨眼的,作為火靈郡的大巫,嚴騰卻對這些不聞不問,哪怕葉凡想要去幹什麼也不是很關心,一路而行,這傢伙不斷講解火巫國的奇聞異事,似乎想要將葉凡留在火巫國。

火巫國並不是處於深林中,這裡是一個平原之地,火靈郡也就緊挨著森林。火靈郡很大,根據嚴騰的說法這裡有差不多整個火舞部落的人口,算來整個火巫國擁有數百萬人。說話間嚴騰非常驕傲,作為一個火巫國的人有理由高興,相比起原始森林中那些大部落,他們火巫國強大太多了。

當然了,火舞部落的實力也不是好惹的,畢竟數十萬族人就能組織數十萬武士,尤其不少掌控火之力,在叢林中還真沒有人敢招惹火舞部落,哪怕就是火巫國也不敢。

火靈郡的人不再是穿著獸皮衣物,這裡的民眾都是粗布衣料,雖然比不上火舞部落那種特質的絲質衣物,但相比原始部落已經有了長足進步。

葉凡領著數千人抵達還是非常眨眼的,嚴騰雖然想要表現的不在意,但也不敢將數千人放進城中,要是他的陰謀暴露,豈不是將自己至於非常危險的境地。葉凡雖然知道嚴騰可能沒安好心,但還是沒有考驗這傢伙的神經,知道了一百多人進入這種看上去非常簡陋的城市。

對於離城,嚴騰非常自豪,從他的言語中完全可以看出來,頗有種炫耀的感覺,只不過他不會知道,在他口中所謂的城市在葉凡眼中也就一個土城,實在是太渣了,根本不堪入目。

當然了,有這樣想法的只有葉凡,其餘人可就不痛了,基本上都是生活在深林中,根本沒有見過世面,那些火舞部落的人還好,她們很多來過這裡,而那些原先跟著葉凡的就不同了,很多都雙目放光,完全就是一副土包子進城。

嚴騰對葉凡還是很重視的,將他請進自己的城主府,美酒佳肴招待,要不是他身邊有數十個火舞部落的美女圍繞,說不定就連美女都要派來。

剛剛入住,火巫族的美女們就將那些下人趕走,作為聖女司的人,不僅要保護葉凡的安全,她們還要掌握服侍的技巧,侍候葉凡的事情可不能假手他人。趕了幾天的路對葉凡來說不會感到累,不過有火玉這些女巫服侍沐浴自然不會拒絕。

……

「大人,這真是天賜良機,這回定要讓這小子乖乖聽話才行。」

犁炫很是興奮,終於將葉凡弄來離城,這裡不是火舞部落,他們想幹什麼還不是很容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