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有這個玉佩,那我能修鍊的事就不要讓人知道了。」碧綰邪笑著,眼中閃著算計。

碧海林和碧謙也贊同的點頭著,保密對碧綰來說有益無害。

第二天,碧海林、碧謙、碧銘、碧綰、碧薇、碧雪在碧府大廳集合,準備出發。

今天的碧薇身穿一身桃紅色束腰襲地長裙,略施粉黛的臉上更添妖嬈和嫵媚,整個人看起來性感而高雅。

而碧雪是一身白凈的廣袖琉裙,梳著一個飛天髻,一根翠玉羽扇流蘇簪子斜插入發,靈動而美麗。

「怎麼還不來,這麼多人等她一個。」碧雪輕輕的抱怨著。

「綰兒第一次參加,打扮的精緻點是應該的。」

碧雪冷哼一聲,轉身不再搭理碧薇…… 就在這時,碧綰走了進來,微笑著道歉道:「因為第一次參加這樣的盛大活動,所以耽擱了。」

「呵呵,反正現在時辰還早,皇上還在祈福呢。」碧謙寵溺的上前一步,替碧綰解圍道。

「今天綰兒的打扮挺不錯的,清新脫俗。」站在一旁的碧銘看著碧綰,點頭誇讚道。

聽到碧銘也誇讚碧綰,碧雪狠狠的掐了一下碧銘的手臂,惡狠狠的瞪著他。

碧銘明白碧雪的意思,淡笑著不予理會。

「既然都到齊了,那麼現在就出發。等會進了宮要注意自己言行舉止,知道沒。」碧海林提醒著。

「是……」眾人齊聲回答道。

之後,一眾人隨著碧海林出了府門,三輛馬車已經早早的等候在碧府門口。

碧謙指著最後面的一輛馬車:「綰兒和我一輛,你們三個一輛。」

「我還是和你們一起吧。」碧銘微笑著,站到了碧謙的旁邊。

碧謙轉頭看向碧綰,見碧綰沒有反對,就點頭同意道:「那好吧。」

碧雪不樂意這樣的安排,可是自己別無選擇,只能悶悶的上了馬車。

碧薇欠了欠身子,也隨碧雪上了馬車。

「你怎麼不坐那輛。」看見上來的碧薇,碧雪略帶怒氣的責問道,「你們現在不是一條線上的了。」

碧薇沒有惱怒,只是無奈的嘆氣道:「她是碧家嫡小姐,身份擺在那裡,我人在屋檐下,沒辦法。」

「沒辦法,也不用熱臉貼冷屁股啊。」

「你有你母親給你撐腰,我什麼都沒有,當然沒法跟你比啊。」

碧薇的話讓碧雪找到了滿足感,一臉得意的看著碧薇:「算了,那我就原諒你了。」

碧薇微微一笑,轉頭看著沿路熙攘的人群,而碧薇的這個樣子讓碧雪自以為是的認為:碧薇是失落傷心而已。

而另一輛馬車上,碧綰冷漠的看著碧銘:「你怎麼不做她們的馬車?」

「呵呵……兩個女人太聒噪。」碧銘毫不掩飾的說道。

對於碧銘,碧綰並不了解,只知道天賦不錯很少在家中出現。

「綰兒,等會進了宮,你要謹言慎行。」碧謙不放心的叮囑道。

「哥,你放心吧。我知道,這種場合不是一般的聚會,各家之間都是表面上的阿諛奉承,實則在試探打量分析著。」

對於碧綰能夠說出這種話,碧謙還是有點微微詫異的:自己這個膽小懦弱的妹妹,難道要大放光彩了。

「四妹,難得你能想得那麼通透。」碧銘欣賞的看著碧綰。

「呵呵,我只是隨便一說,你們不必當真。」碧綰假裝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實則在揣測碧銘這個人。

馬車搖搖晃晃不知道過了多久,碧綰在迷迷糊糊間突然聽到碧謙輕輕叫喚著自己,睜開眼睛,發現馬車已經停了下來。

「在這裡,就要下車了,我們需要走路進去。」

「哦……」碧綰迷糊的點著頭,一副睡眼朦朧的樣子。

「好了,下車了。」碧銘輕拍碧綰一下,跳下了馬車。

等碧綰下了馬車,發現這裡停滿了馬車,一群一群穿著光鮮亮麗,打扮妖嬈美麗的女子,陸續擦肩而過。

看著一張一張陌生的面孔,以及那假顏歡笑、虛偽奉承的模樣,碧綰只是淡淡一笑,跟著碧謙來到宮門口。 到宮門口的時候,碧海林正與蘇匡寒暄著。

當看到碧綰的時候,蘇匡眼睛一亮:「碧四小姐也來了,難得難得,稀客稀客啊。」

隨著蘇匡的揚聲一說,原本無意於此的眾人立刻停下了腳步,紛紛轉頭看著碧綰。

有的滿含嘲諷、有的充滿了不屑、有的顯得驚訝,對著表情不一,神情不同的路人甲們,碧綰欠了欠身,微微一笑。

碧綰這波瀾不驚、俏皮甜美的一笑,瞬時改變了自己在許多人心中的印象。

見碧綰如此大方得體,不急不躁的樣子,碧海林爽朗一笑:「蘇家主,見笑了。」

蘇匡沒有見到預想中的情形,也不惱怒:「是應該見見世面,不然總是莽莽撞撞不知深淺。」

「蘇家主,此話何意?」碧海林不解的看著蘇匡。

「呵呵……這個還是你孫女自己對你說比較好。」說著微笑著進了宮門。

「綰兒,怎麼回事?」

「沒什麼事,他故弄玄虛呢。」碧綰並不想將在拍賣行發生的事情告訴碧海林,就含糊的回答道。

碧海林眼神犀利的看了看碧綰,也不再多問。

「進去吧。」說著不再理會碧綰,帶頭走了進去。

見碧海林不再追問,碧綰微微吐了口氣,在宮門口登記后,走了進去。

進入宮門后,裡面是一片空曠的濃密樹林,每顆樹粗細都差不多,只是高低和樹冠長的有些不同。

一條三米左右的石砌大道,筆直的通向前方。

大道旁邊,每隔一米就豎立了一根2米左右的石柱,石柱上沒有任何花紋。

今天是暑宴的日子,大道上熙攘的人群,將這裡的冷寂打破。

可是碧綰一看,就知道這樹林和石柱另有玄機,應該布了什麼陣法或是機關。

見碧綰好奇的看著周圍的樹木和石柱,碧謙輕聲提醒道:「這些樹木和石柱在平時不能隨便靠近,不然九死一生。」

碧綰不信的看著碧謙,隨後乖乖的點點頭:就算問碧謙為什麼,也是枉然,這種具體的布局怎麼可能被外人所知。

在走了大約十多分鐘后,又到了一個宏偉的拱形宮門,宮門正上方寫著:正南門。

進了正南門,裡面依然是一條長長的大道連接著下一個宮門。

而這條大道旁邊,是兩處空曠的場地,足足有兩個兩球場那麼大。

再走了幾百米之後,已經能夠聽到從遠處傳來的喧嘩聲。

「前面的人讓開。」隨著遠處傳來的聲音,大道上的人駐足轉頭,一看馬車,都自覺地退到旁邊。

馬車隨即而過,留下一片寂靜,之後又立刻沸騰起來。

「那不是修羅王的馬車。」

「沒錯,是修羅王的馬車。」

「修羅王今年怎麼來參加暑宴了?」

「對啊,修羅王從不參加各種宴會,今年難道有什麼不同?」

「你們聽說今年對弈的獎品了嗎?」

「這種怎麼可能泄露,每年都是獲勝者一人知道。」

「我聽說,今年對弈由藏家主主持。」

「不可能,藏家主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怎麼會來。」

……

碧綰默默的聽著那些人的談論,靜靜的跟著碧海林進了暑宴的場地:遊園。 遊園是皇宮外圍的一個園子,一般重要的宴會都在這裡舉行。

在這裡流水亭台、古樹嬌花一應俱全,是聊天、賞景、會友的好去處。

當碧綰一走進院子,就看到到處是三三兩兩、成群結隊的人群,頓時就顯得有些無趣。

見碧海林來了,正閑聊的歐陽耀輝憨笑著迎了過來:「怎麼這麼遲,我和軒轅家主正聊你呢。」

碧海林雙手一拱:「聊我什麼呢?」

「聊你有福氣啊,找了個大靠山。」歐陽耀輝大笑著說。

碧海林怎會不知歐陽耀輝言中之意,對著軒轅家主爽朗一笑:「歐陽兄所言誇張了,我們碧家人丁單薄啊。」

看著碧海林與歐陽家主、軒轅家主寒暄,碧謙帶著碧綰默默的走開了。

每到這種場合,這些家主都化干戈為玉帛,相敬如賓,將心中的不滿很好的掩藏起來。

碧謙帶著碧綰隨便找了個空位坐下后,將在場所有人一一介紹了一遍。

對於碧謙的介紹,碧綰只是有意無意的聽著,轉頭開始尋找蘇穎。

冰山老公請上鉤 突然,在宴會正位旁的側坐上,看到冷寒澈一人獨自坐著,閉目休憩著。

碧綰微微一哼,這個該死的變態,既然來參加了還弄得這麼清高,裝模作樣。

「綰兒,你在這啊。」

一聽聲音,碧綰立刻將視線收回,看著來人:「我還以為你不來了。」

「怎麼可能,說好了要來陪你的。」蘇萍說著附在碧綰耳邊輕聲道,「小心點,今天我哥等會也會來。」

「哦……」碧綰沒有反應過來,隨意的應聲道。

看著碧綰這幅樣子,蘇萍一拍碧綰的肩膀:「你難道忘了,就是那天在路上遇到那個人啊,要讓你換主子的那個。」

「哦,跟我什麼關係。」

蘇萍無趣的一甩手,坐在了碧綰旁邊:「算我瞎操心。」

「綰兒,這位是?」碧謙看著蘇萍問道。

「她,蘇家二小姐蘇萍。」碧綰指著蘇萍,簡單的介紹著。

碧謙微微點頭一笑,看到她和碧綰熟絡,只是靜靜的坐著聽她兩人閑聊。

突然,從遠處傳來一聲刺耳的聲音:「哎呦,這不是碧家四小姐啊。」

碧綰、蘇萍、碧謙三人循聲望去,看到四五個打扮妖嬈的女子正往這走來。

為首的正是蘇穎,在蘇穎旁邊的是歐陽蘭、碧雪、碧薇和一個碧綰不認識的女子。

「陰魂不散。」碧綰無奈的嘆息著,指著歐陽蘭旁邊的紅衣女子,「那個是誰?」

腹黑寶寶:媽咪還很純 「她是軒轅子墨的妹妹,軒轅子問。」

「軒轅子問?」碧綰轉頭看向蘇萍。

蘇萍知道碧綰的意思,輕聲的介紹道:「她是軒轅家主的寶貝孫女,喜歡歐陽蘭的哥哥歐陽流觴。」

首席強寵契約妻 「哦,怪不得和歐陽蘭那麼親近。」

「她們又來找事。」蘇萍不耐煩的說著,「怎麼那裡都有她們。」

「要不你先避避。」

「切,有熱鬧我怎麼能錯過。」蘇萍有點興奮的說著。

「熱鬧?你就不怕你大姐。」碧綰戲謔的看著蘇萍。

蘇萍不屑的一哼:「我才不怕她,只是給她一點面子而已。」

碧綰微微一笑,靜靜的看著蘇穎幾人朝這邊走來…… 蘇穎走近后看到碧綰旁邊坐著碧謙,微微一愣輕聲的問道:「這裡可以坐嗎?」

「這裡有人了。」碧謙冷漠的說著。

「謙哥哥,等會他們來了,我們就走。」說著歐陽蘭微笑著在碧謙的旁邊坐了下來。

看著歐陽蘭故作高雅婉約的樣子,碧綰直接不屑的鄙視道:「這麼明顯的意思都聽不懂,真是夠笨的。」

歐陽蘭一聽,怒目等著碧綰:「怎麼,以為有了靠山,我們坐的權利都沒了?」

「哎呦,蘭姐姐,出賣自己的找來的靠山,還好意思在這裡耀武揚威,真是夠賤的。」

碧謙臉色一黑,正想開口,卻被碧綰拉住。

「這個狐狸妹子是誰啊,渾身一股騷味,還敢出來,真是夠騷的。」說著碧綰再次用不屑的眼神從上到下,從下到上的瞄著軒轅子問。

「你……」軒轅子問從小到大,從來沒被人這麼罵過,頓時怒指著碧綰,「一個廢物也剛如此囂張。」

「那是,有本事你也做個廢物看看。」碧綰淡笑著,對於自己是廢物沒有任何的自卑和不適,反而對於廢物這個頭銜津津樂道。

對於碧綰的厚顏無恥,蘇穎幾人算是見識到了,只能咬牙忍著。

「碧四小姐,你主子在那裡,怎麼不去伺候著。」說著蘇穎往高台上一瞄,疑惑的問著。

「哦,對啊,僕人怎麼能不管主子,獨自逍遙呢。」說著幾人呵呵的笑了起來。

重生之雲綺 「你們繼續。」碧綰無趣的白了白眼前的幾個女子,轉頭和蘇萍閑聊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