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古陽聖地的人。」蔚山回來,臉色難看。

「古陽聖地?咱們跟他們有過節?」南風禹不解。

孟星元目色一閃,眼神有些泛冷。 「這幫兔崽子膽子很大啊,他們在針對我們?!」

虛火也試著喊了個價,果然,那邊好像知道他們是一伙人,沒等他的價位落下,那邊馬上有人舉牌——還是比他的報價比了一方靈晶礦!

一貫樂呵呵的虛火道人此刻臉上的表情也凝固了起來,一雙小眼閃爍著冷冷寒光,看起來頗為不善。

「跳樑小丑。」刑戰不用說,如銅鈴般的雙目已經殺氣騰騰,殺機無限,如果不是克制著,只怕他現在已經當場爆發,一雙巨斧提著,就要砍死古陽聖地的那幫孫子。

「咱們得罪過他們?」阮冰心凝眉。

孟星元開口道:「我曾經跟古陽聖地的幾個聖子有點不愉快。」

說著,他將當日在太陽城的事情解釋了一下,蔚山已經冷笑了起來。

「以前聽說古陽聖地睚眥必報,而且極其護短,打了小的來了老的,現在總算是見識到了。小元別怕,這幫孫子不是想玩么?咱們就陪他們玩!」

蔚山目色冷厲,喊起價來,一加就是十方十方靈晶礦的提升,那模樣,看上去有些瘋狂。

「蕭無道,有種你就跟老子跟!」他傳音,跟古陽聖地那邊領頭的那位赤袍中年叫囂道。

中年冷冷一笑,卻是不急不緩繼續跟著喊價,每次都是在蔚山的底價之上,再加一方靈晶礦。但達到一定價格,他馬上掩旗息鼓,任由蔚山如何挑釁,卻不接茬。

「媽的。」蔚山憤怒地坐下來,「這老東西太狡猾,陰不到他。」

一眾人沉默。

很快,孟星元等人陰沉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赤袍中年蕭無道的從中作梗,似乎讓孟星元等人看起來猶為可欺一般,接下來的好幾波喊價了,多有人戲謔地開口,以一方靈晶礦為加價,像是在調戲他們這邊。

蔚山等人終於怒不可遏,即便淡然如冀,此時眼眸中也閃爍著冷冷寒光。

一場拍賣會火爆連天,卻很快結束。

孟星元他們這邊收穫不小,但付出的代價同樣不小。因為他們手裡的這些【碧血丹】,全都是高價買來的,比起其他人的成交價格,還要高出兩三成!

會場出口,遙遙望向他們這邊,古陽聖地的人冷冷一笑,隨即離開。

周圍人看他們的目光也有些戲謔,只是懾於冀等人的凶名,不敢調侃,但就那目光,就非常讓人受不了,如在看耍馬戲的大馬猴。

抬步走出沒多遠,迎面終於走來一群人。黑衣黑袍,魔氣森森,孟星元一看其中還有熟人,是黑月魔嶺的人。

為首的高進趾高氣揚過來,以勝利者的姿態傲然地在朝孟星元笑,「孟星元?嘿嘿,比別人多花兩三成的代價買到【碧血丹】,心很痛吧?不用謝我,這只是給你的一個教訓,憑你也想左右陳師妹的意志,讓她疏遠我?告訴你,陳凝露她生是老子的人,死是老子的死人!」

孟星元眼睛已經危險眯起。不等他有所動作,在他身後,一道驚人的鋒芒直接爆發,即便孟星元能察覺得到,這股劍意目標不是自己,卻也在瞬間被嚇得渾身寒毛炸立,身體下意識就要做出反應動作!

「呲吟!!」

絕世的劍芒爆發,帶著滔天殺意,長虹貫日,直接要將這片虛空捅穿,斬成兩半。

無數行人跟孟星元一個反應,反應大一點的嗷嗷怪叫著,幾乎是以瞬移的速度橫渡出去,一路撞倒無數人,飛向了極遠的天邊。

高進完全嚇傻。他甚至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只是靜靜等待這道劍芒的降臨,加諸在他肉身。

「你敢!!」

電光火石之間,一道聲音怒喝,同時黑色魔氣大爆炸,將方圓千里的光明吞噬,途徑此處的光線扭曲,就彷彿有一處黑洞產生,一股保護力量瞬間加諸在高進身上,要為他抵禦劍芒。

只可惜,沒用。

「噗!!」

高進直接被劈殺,血濺當場。黑暗中,一道幽影極速靠近,將高進身體裹住,融入黑暗當中。

良久,等到黑暗退去,原地顯露出來兩人,一個是倒在血泊中的高進,另一個,是一臉猙獰的黑髮中年。

「師伯!」

「大師伯!」

黑月魔嶺的人如夢方醒,一臉惶恐地跑過來,圍聚在黑髮中年身旁。

「師弟……高進師弟他沒事吧。」一位看起來是領頭的英俊男子慌張道。

這人也是被嚇傻了。他是真沒想到,滕青雲居然這般果斷,說出手就出手,而且一點也沒有顧忌到他們身後的勢力,一出手,就是殺手!

方才那一劍,別說還只是一星靈尊的高進,靈尊四星,五星,估計都能一劍被劈殺!

太霸道了!

「死不了。」黑髮中年臉色陰沉。

對付一個一星靈尊,到底滕青雲沒有傾盡全力,甚至是都沒拔劍。而且因為他先前的一護,勉強算是幫高進擋下了絕大部分的攻擊,然而即便如此,那一劍,也不是一個一星靈尊受得了的!

「道基被斬,已經半廢。」英俊男子剛鬆了口氣,就聽到黑髮中年冷冷又道。

「怎,怎麼會……這也太狠了吧!」英俊男子怒聲。

道基被斬,對任何一個修士來說,都是廢了。

這簡直比殺了高進還要讓人難受!

對方到底是沒將黑月魔嶺四個字放在眼裡,否則必不敢下如此狠手。

「滕!青!雲!」黑髮中年將生死不知的高進交給手旁邊的人,站起身來,滿目猙獰,望向滕青雲所在的方向,一字一頓道。

「乾月魔君。」滕青雲神情冷冷,同樣直視對方。

「好,你很好!」

高進,是他的愛徒,乾月魔君對人極狠,對待自己的弟子卻是愛護有加,甚至是極其護短。以高進一星靈尊的修為敢在外面這般囂張,很大原因是因為乾月魔君。

有這位師尊的名號鎮著,無人敢動他!

只可惜,他不該挑釁到孟星元等人的頭上,更不該挑釁到心中正火大的滕青雲頭上!

『戮仙劍』想殺你,還要看你姓誰名甚,師承何門,背後站著誰?

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 乾月魔君,是冀這個級別的存在,而且手段殘暴,死在他手上的生靈,可以填滿一座大洋。

這是真正的冷酷人物。

然而滕青雲絲毫不懼,直視著他,雙目冷冽,如劍銳利的目光凝有實質,幾乎要透射出來。

旁人紛紛閃避開來,此時可不是看熱鬧的時候,這倆人真要打起來,千里山河都可以被他們夷平,熱鬧好看,但小命更重要,他們可不想被波及,倒霉地丟掉性命。

「乾月,怎麼著,自己徒弟管教不好,不知死活惹到我們頭上來,你還想給他出氣不成?」 重生之閻歡 蔚山譏聲,「很好,劃下道來,我們接下了!」

「嘿嘿……」虛火道人陰笑,頗有些猥瑣地看向乾月魔君。

刑戰一言不發,性情卻是暴烈如火,他身上那恐怖的氣息已經如火山爆發般噴湧出來,一把血色巨斧被其握在手中,牛眼瞪向乾月魔君。

滕青雲,蔚山,虛火道人,刑戰,還有……立在一旁一言不發,卻神色冷冷,目光不善的冀!

乾月魔君眼裡閃爍著魔光,心裡卻已退卻。

只是一個冀,便讓他拿不準。滕青雲,蔚山,虛火道人,還有極善戰的刑戰,這些人跟他也僅僅只是相差一線,單對單乾月魔君自信可以蹂躪,但這四人聯合起來,哪怕他是道君級別的人物也只能選擇暫臂鋒芒,更不用說這五個人站在一起,一旦打起來,他一丁點的勝算都沒有!

「很好,今日之仇,我乾月記下了。」乾月魔君聲若萬川不化的寒冰,冰冷刺骨,卻十分果斷,黑袍一裹黑月魔嶺的眾人,直接融入虛空之中,消失不見。

「嘖,老小子,跑得真快。」

蔚山放下藏在手心的聖兵,一臉遺憾道。

這不是在恐嚇,方才,他已經動了殺心,要將乾月魔君留下。

四周圍,兵殺領域已經布下,就等發動。甚至,他以神魂為念,溝通冀等人,就等那乾月魔君暴怒,做出不理智的舉動,他們一同出手,斬殺這位大魔!

很顯然,狡詐如乾月魔君不可能被怒火沖昏頭腦。

而道君級別的人物,如果想走,即便是同層次的人也留不下他。蔚山只能放棄。

「走吧,去做戰場任務。」冀漠聲道,「會有機會的。」

蔚山等人冷冷一哼,卻是點頭。

「媽的,古陽聖地那幫兔崽子跑得夠快。敢陰我們,遲早讓他們付出代價!」

重生后我把夫君給踹了 冀五人聯手,這陣容堪稱恐怖,至少在第十一戰區以內,是鮮少有人會有可能是他們的敵手了。

孟星元幾個,反倒像是累贅。

「可惜,只得到這麼一點【碧血丹】,還是從其他人口中奪食,付出不小的代價。」虛火道人鬱悶道。

旁邊,南風禹開口道:「不用擔心,丹師大聯盟那邊很快就會開始鋪道,馬上會有大量的【碧血丹】供應,屆時不用拍賣,只需戰場貢獻值,便能兌換。只是價格應該非常驚人,需要大量的貢獻。」

「哦?」

南風禹開口,眾人馬上信了。

都知道他跟丹師大聯盟的關係,他的話,幾乎就是丹師大聯盟內部消息,不可能會錯。

蔚山輕笑,「那我們手腳倒要麻利點了。走吧,戰場任務,屠殺獸族那幫雜碎去!」

得到的【碧血丹】被眾人瓜分,除了孟星元沒要以外,其他人雨露均沾卻也分不到多少。

還是量的問題。

新婚嬌妻寵上癮 讓孟星元好奇的是,蔚山三人,居然也覺醒了血脈!

蔚山和刑戰他是知道的,因為他們手裡的完美道丹,就是在冀的提醒之下,孟星元特意送出去的。雖然沒有親手遞交給他們,卻也是托冀之手。不管怎樣,二人在道源世界還是幫了他很多的,而且對他也頗好,孟星元對他倆的感官也非常不錯,再加上冀又說二人是絕對可信之人,兩枚完美品質的【荒元道丹】,送也就送了。

但就如滕青雲跟冀一樣,孟星元是從來不抱希望這倆人也能覺醒自身血脈的。

沒想到,事實又給了他一個驚奇。

「師兄,這到底怎麼回事?」孟星元問道。

一個兩個還情有可原,但緊接在冀和滕青雲之後,蔚山,刑戰,甚至還有不怎麼相熟的虛火道人都覺醒了自身血脈,這要說沒什麼玄妙,孟星元第一個不信。

「刑戰有一門激發肉身潛能的秘法。」冀淡然吐出真相。

醫流武神 「激發肉身潛能?」孟星元詫異。

「很疼。」旁邊的滕青雲突然開口,想了想,又接了一句,「非常疼。」

孟星元瞳孔微縮,眼角抽搐了一下。能讓滕青雲說出『疼』這個字眼,不難想象,那應該是人間煉獄級別了。

想動用這門秘法,顯然不輕鬆。即便是冀等人,也應該是付出極大的代價,才成功開啟自身極限的力量,覺醒出血脈。

點點頭,似有所悟,孟星元也便沒有再多問。

一行人接完任務,很快便出了安全區,向戰區出發。

「獸族祭壇?」察看任務目標,孟星元眼眸一凝。

獸族祭壇這東西,孟星元並不熟悉,不過只看任務內容的簡單介紹,孟星元便知曉,此番任務簡單不了。

飛空戰艦中,冀語氣凝重地解釋道:「摧毀獸族祭壇,乃是關乎整場大場勝負的關鍵。若能將遍布在我人族疆域內的獸族祭壇盡數拔起,獸族便奈何不了我們,只能選擇妥協,從正面與我人族布下的戰線硬撼。而我人族的正面戰線,是有無數玄奧大陣勾連起來的,聖者級別的存在都不敢硬闖,獸族要通過,必將付出慘重代價!」

獸族祭壇的作用,相當於人族的傳送祭壇。只不過獸族的那些祭壇,更加神秘,功能也更加多樣,幾乎是集蠻,巫,妖三種遠古傳承的野蠻力量,具有無窮變化,詭譎莫測。人族這邊的傳送祭壇,就只限於定點傳送,被當成『星路』一樣的東西來使用。

不過現下存在於人族境內,一座座隱蔽的獸族祭壇,對人族危害最大還是因為它的傳送功能。

有此祭壇在,獸族便能輕鬆穿越人族防線,進入到人族世界來攪風攪雨,企圖從內部瓦解人族的陣營,攻破人族疆域。

也好在獸族祭壇的開啟動靜頗大,在啟動的時候,幾乎隱藏不了。否則真的讓獸族這邊的獸族祭壇肆無忌憚地敞開,只肖將一座座荒域的戰士搬進來,人族前線布下的萬千心血就全白費了,讓獸族從人族內部疆域進攻,一旦超過十座荒域的人馬進入人族疆域,本就勢微的人族,必定遭受毀滅性的打擊,根本不是開玩笑的。

冀的話絲毫不會誇張,獸族祭壇的存在,的確極大危害了人族整體,必須連根拔起。

「此次的獸族祭壇,位於白毛凶猿族群領域,白毛凶猿這種畜牲,極其通靈,靈師階段的幼崽已經擁有相當於人族嬰兒的智慧,其中族老更是老奸巨猾,不可小覷。」

蔚山介紹道,「那座祭壇,想必被藏得極其隱秘。雖然冒險者公會這邊給我們找出了不少目標,但目標數量太多,範圍也不小,如果一一查證,完成任務的速度肯定快不了。所以要有耐心,不可急功冒進,白毛凶猿這種畜牲,比你們想象中的還要難對付,切不要因為小覷對方,而陰溝翻船。」

刑戰看向孟星元三人,嗡聲笑道:「你們幾個小鬼頭,記得緊跟在我們身後,不要隨意離開。小禹速度快,也有很強的自保能力,他可以自由活動,同時也可以幫我們刺探情報,還算有幫助。你們幾個,就老實一點,白毛凶猿的領地之內,兇險難料,就算是我們也有可能遇到生死危機,不能時時護著你們。如果你們亂跑,出了事,是要自己承擔責任的。」

孟星元三人互視了一眼,有些鬱悶,還是道:「明白。」

沐雷阮冰心二人皆不服。在得到了孟星元給他們的兩件聖兵之後,二人自信心空前膨脹,覺得自己的實力已然有翻天覆地的變化,正打算試手呢,卻被冀等人當成需要被照顧的寶寶,可想而知心中的鬱悶。

孟星元則無所謂。

反正他是撿漏的。這趟任務的貢獻獎勵極其豐厚,即便分到每個人頭上,也是一筆巨大的貢獻。不說這個,單單白毛凶猿這種生物,便讓孟星元感興趣。

因為白毛凶猿據說有遠古凶獸朱厭的血脈,是血脈極其優秀的一支,這也意味著,這種凶獸的獸血價值極高,孟星元正缺大妖精血來萃取黑血,此番任務,要以說是他的一次機會。

「朱厭啊,傳說中的遠古奇凶之一,幾乎可與『饕餮』之名比肩,也是十分難惹的超級怪物,不知道這些白毛凶猿的血液里有幾分朱厭血脈的玄妙,說不定這種鮮血對我的饕餮血脈有奇效。」

在現世找到饕餮的同宗精血來壯大自身血脈顯然是不可能了。同是遠古奇凶的朱厭,說不定能給他驚喜。

就算不是同宗同源,但好歹也是一個級別的超級怪物,應該有所助益。

孟星元這般想道。 在領取冒險者公會這邊任務的時候,天星系統這邊,同時也給孟星元發布了一個【高等任務】,也與白毛凶猿領地的獸族祭壇有關。

天星系統許久沒有主動發布任務了。多是一些簡單,日常的任務,孟星元都沒有興趣去完成,也就【高等】級別的任務,還讓他有點盼頭。

「一次完成兩個任務,還算不錯。」

可惜的是系統這邊提供的任務,雖然獎勵的殺戮點數量非常巨大,卻沒有額外的物品獎勵。像是【萬獸圖錄】,造化聖兵【帝闕】這類的獎勵,孟星元還是非常喜歡的。

蔚山的飛空戰艦速度極快,而且體型很小,呈流線型,隱蔽度極高。一直深入白毛凶猿領地三百里,他們依舊沒被發現。

「差不多了,該下船了。」蔚山道。

再深入,遇到的地形將更加複雜,同時也將更深入白毛凶猿的聚散地,飛空戰艦再隱蔽,也比他們要扎眼得多,很容易就會被發現,所以最好下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