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呀!夢涵,剛才就是你做到的。看吧!賽車也不怎麼難,只要掌握好我教你的要領,集中精神,不要害怕,更不要胡思亂想,只管往前沖……我們一起來征服這些彎道吧!」

指導了一下蘇夢涵,何煊發現,這位女司機似乎在橫衝直撞上……還挺有天賦的啊!

連續過了幾個彎道之後,何煊便索性不再手把手地給她調整方向盤,而是暗地裡做一些必要的調整和引導,讓蘇夢涵以為可以憑藉自己的能力快速通過彎道了。

「好刺激!好……好爽……何諧,你看……不用你幫我,我也能自己過彎道了!」

經歷了最開始的膽怯和害怕之後,蘇夢涵真正領略到了速度的魅力,當跑車的引擎狂轟起來,那快速漂移閃過一個個彎道的快感,簡直是讓人的腎上腺素急速飆升……

這就是真正的速度與激情啊!

……

【蘇夢涵:女司機開始飆車了!要上車的抓緊了,記得投推薦票才能上我的車哦!後面還有第三更和第四更……】 嗡嗡嗡……

轟轟轟……

天子山賽道上,到處都是跑車的引擎轟鳴聲。

「哇哦!我又衝過去了……」

「太棒了……太爽了……」

「這速度!何諧,我真的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

……

在開車狂飆的時候,人會處於一種高度亢奮的狀態,享受著這種極致速度帶來快感,尤其還是這樣艱險的山路彎道,只要稍有不慎真的就可能衝出跑道了,這簡直是在死亡的邊緣瘋狂的試探。

……

一圈!

兩圈!

……

五圈!

跑了五六圈之後,雖然蘇夢涵開得非常爽,而且有著何煊在一旁的幫助和指點。

但是加上停車換人耽誤的那些時間,這輛軒尼詩毒蛇GT,已經足足落後跑在最前面的西貝爾和布加迪威龍大半圈了。

「第六圈了!觀眾朋友們,簡直是太精彩了!你們看到了么?剛才那個彎道……趙先生的布加迪威龍一連串閃電操作,竟然在最後一個拐彎口超過西貝爾……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看台上的解說唐納德激動得都快要跳起來了,拿著話筒非常激情地解說道,「全世界超跑時速第一的西貝爾,被第三的布加迪威龍超越了。看來還是車手的車技才能支配一切……

我們再看看!天吶!何先生的軒尼詩毒蛇GT還在堅持著,它的車型爆發力和速度,是超過布加迪威龍的,然而可惜咱們的何先生車技略遜一籌,也許再過兩圈,何先生就可能被趙先生的布加迪威龍超過整整一圈了……」

在賽車比賽當中,被對手超越一圈,這簡直就是……大大的恥辱,或者也可以說是職業選手和業餘的差距了。

而一路衝來都是領先地位的郭煥天,在這一刻被趙凱龍超越之後,心裏面也開始著急起來了。

他連忙提速,爭取在直線賽道奮力直追,同時打開對講機,對在自己後面的江北宣說道:「江少,這趙凱龍的車技果然了得,我已經被他超過去了。最後一圈的時候,我會在那一條直線猛超過他,他唯一的機會……便是最後的連續彎道反超我,所以……你現在可以放慢速度了……」

「知道了!江少,放心吧!最後贏得人肯定是我們,咱們可說好了,贏的那一輛軒尼詩毒蛇GT,得借我開半個月過過癮的哦!」

江北宣從一開始就是「陪太子讀書」,並不打算,也沒可能贏的,他的參賽只是他們計劃的一部分而已。

「哈哈!郭煥天,跟我斗。就算你開上了世界第一超跑西貝爾又如何?最後還不是要輸給我么?」

經過了六圈的死咬不放之後,趙凱龍才決定在彎道提速超過郭煥天。

雖然他知道,在直線賽道加速的時候,極有可能會再被追回來,但是他絲毫都不擔心……因為最後終點前的那一段就是連續彎道,自己贏的機會就在那裡。

果然……

不出他所料,到了直線賽段,郭煥天的西貝爾很兇猛的加速,立刻就縮小了差距,然後一下就超越了上來。

而此時,蘇夢涵駕駛著軒尼詩毒蛇GT,已經落後大半圈了,眼看著後視鏡裡面不遠處的彎道,郭煥天的西貝爾都要追上屁股來了。

「啊!何諧,有人追上來了,我們……我們這是不是落後快要一圈了啊?這……這該怎麼辦啊?好像沒剩下幾圈了,我們是不是要輸了?」

剛才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飆車上,蘇夢涵不敢有絲毫的鬆懈,精神高度緊張,根本就沒去考慮超過誰,或者贏不贏比賽的問題。

可是現在,眼看著要被人超越一整圈了,這……真的很難受啊!

蘇夢涵著急了,但她用餘光看向了旁邊的何煊,卻發現他怎麼一點都不著急啊!

「不用怕!我們會贏的……」

何煊微微一笑,安慰她道。

「怎麼可能呀?何諧,我們都落後快一圈了,這……這怎麼贏啊?都怪我,要不是我暈車,要不是我在開……你開的話,肯定能贏的。這一下,我要害你丟臉,還輸掉了這麼好的跑車。我……我是真的賠不起你的……」

急得有些想哭了,蘇夢涵剛才沉浸在飆車的爽感當中,這一下才想起來,要是輸了比賽的話,何公子的這輛軒尼詩毒蛇GT可就要歸贏的人所有了啊!

「那你告訴我,你真的想要贏么?」

看著蘇夢涵那略帶委屈和自責的模樣,何煊笑著逗她道。

「當然是真的了。可是現在,就算我再想……也不可能了啊!就剩下最後兩圈了……」

蘇夢涵一邊飆車一邊無奈地說道,但是卻在這個時候,驚訝地看到前面好像……有一輛車……金色的那一輛。

「那是……阿斯頓馬丁,是那個江少的么?」

蘇夢涵記憶力還不錯,一下就認出來了,奇怪道,「我們追上他了?他的速度怎麼一下掉下來了?」

「可能是車子出問題了吧?我們先超過他,這樣……就是第三名了,最後兩圈,還是可以翻盤的。」

何煊微微點頭,心裏面已經開始醞釀著「逆風翻盤」的計劃了。

而此時看台上的解說唐納德也發現了掉隊的金色光點,也很疑惑地說道:「江先生的阿斯頓馬丁似乎出現了一些問題,速度變慢了不少,已經被何先生的軒尼詩毒蛇GT給超過了,掉落到了最後一名,而且……後面郭先生的西貝爾也追上來了,如果超過他的話,就等於領先他一圈了。」

不過,觀眾們可不管最後一名到底是誰,他們關心的是第一名,在郭少和趙公子之間誕生的第一名。

所以……

他們真的忽略了,那個原本落後大半圈的藍色光點,竟然開始慢慢地追了上來。

最後一圈了!

慢慢地,在蘇夢涵集中精神猛飆車之下,軒尼詩毒蛇GT和第一名的差距居然縮小到了半圈。

領先的依舊是了郭少的西貝爾,而且就在剛才,掠過看台進入最後一圈的時候,西貝爾徹底超過了阿斯頓馬丁一整圈了。

趙凱龍的布加迪威龍緊緊地咬在後面,這是最後的衝刺圈了,勝敗在此一舉。

「呵呵!最後的彎道,我一定會反超你的……郭煥天,你輸定了。」

雖然暫時落後一些,可趙凱龍卻是信心十足,他的信心就來源於最後的連續彎道。

但是,就在他也要緊隨著西貝爾,要在下一個靠著山壁的彎道超越阿斯頓馬丁整整一圈的時候,突然……

江少的那一輛阿斯頓馬丁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突然一陣急剎車,然後砰的一下撞在了靠近山壁的跑道上。

吱吱吱……

砰!

阿斯頓馬丁接連轉了好幾個圈后,尾部冒煙,整個車身橫在了兩車道的跑道上,把整個跑道都給擋住了。

而這個時候,馬上就要超車的趙凱龍也是始料未及,根本反應不過來,只能立刻急踩剎車減速,但還是晚了一點……整個車頭砰的一下就撞在了阿斯頓馬丁的車身上……

砰砰……

誰也想象不到的「意外」發生了,趙凱龍的布加迪威龍和江北宣的阿斯頓馬丁兩輛車竟然就這麼撞在了一起……

……

【趙凱龍:發生了什麼?我是誰?我在哪裡?我要幹什麼?對了……你們見過一種叫做推薦票的東西么?

我失憶了,但是好像這個東西特別重要。還有一種叫做打賞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來著……不過我記得,十二點之後,還有第四更哦!】 突如其來的連環碰撞,讓所有人都猝不及防,全都張大了嘴巴,當場懵逼了。

「天吶!撞在一起了?這可是兩輛價值數千萬的豪華超跑啊!就這麼撞了?」

「人有沒有事啊?你們快看,那一輛阿斯頓馬丁都冒煙了,該不會爆炸吧?」

「要不要趕緊派人過去救江少和趙公子啊?這真的是……賽車太危險了,一不小心……這可就要嗝屁了啊!」

總裁霸愛:惹火純妻 ……

大部分的觀眾的心都揪了起來,並且認為這是發生的一場意外。

可是,有少部分的觀眾和主播,卻是在江北宣安然無恙的從車裡爬了出來后,瞬間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陰險!

簡直是太陰險了!

難怪剛才這位江少無緣無故車速突然減慢,這就是故意要落後一圈,然後特意在郭少的西貝爾跑車超過去之後,選在這個山壁上出這個「意外」的。

再看看這個山壁,很厚實規整,雖然是彎道,但是只要控制好了,跑車根本就不可能衝出賽道,只能賽道上打幾個轉就停下來。

也就是說……

故意營造這樣的意外,對江北宣來說,是沒有絲毫風險的。

「江北宣,你……你們真的是夠陰險的……為了贏得這場賽車,還真的是不擇手段。剛才我就不應該剎車,應該直接把你連人帶車衝到山崖下面去……」

當趙凱龍從車裡爬出來后,也是氣得直罵道。

「趙公子,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什麼叫我們不擇手段了。真的,剛才就是一個意外。我的手突然抽筋了,根本就動不了方向盤。還好,趙公子的技術了得,可以及時剎車,不然的話……咱們兩個都要一起摔進山崖底下咯……」

陰險地笑了一聲,江北宣也是對趙凱龍的車技無比信任,才能確保他從後面衝上來的時候不會出什麼意外。

可以說,他們這次真的玩的很大,現在看起來的確是安然無恙,可……真的用「命」在賭了。

在規則當中,賽車比賽出現這樣的意外,真的是在所難免的。

前面車輛出現意外,而影響了後面車輛的比賽成績,這隻能怪……你運氣不好了。

其實趙凱龍早就在心裡提防到郭煥天和江北宣,可現在這種情況真的是防不勝防,不怪自己想不到,只能怪敵人是在是太狡猾了。

看著前方一騎絕塵朝著終點毫無壓力衝刺的郭煥天,趙凱龍只能無可奈何地咽下這一口氣,認栽了。

「行!你們夠狠。寧願犧牲你這一輛阿斯頓馬丁,也要阻止我反超。這一局,你們贏在夠狠,和提前這麼精心的布局。我認輸!」

歪過頭去,趙凱龍自詡也是人傑,從來只有他算計別人的份,卻沒想到這次被郭煥天和江北宣這兩個紈絝子弟給算計了。

這次他精心謀划引何煊入局的比賽,結果……就變成了給郭煥天作嫁衣了,這讓趙凱龍的心裏面很是不爽,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畢竟,這次的比賽,雖然還沒有結束,但是結果已經註定了……

一騎絕塵的郭煥天,已經沒有任何的對手了,只要衝過終點,就……

等等!

就在這個時候,歪過頭去的趙凱龍卻瞪大了眼睛,聽到越來越近的引擎聲,極目望去,卻是看到何煊的軒尼詩毒蛇GT追了上來。

「那個是……姓何的軒尼詩毒蛇GT?對了!現在還能正常開的跑車,就只有他這一輛了。」

趙凱龍眼前一亮之後,卻又暗淡了下來,嘆了口氣道,「不過,也沒有絲毫卵用。現在跑道被我們兩輛車堵著,短時間內移不開,他根本就過不去。而且,就算他能衝過去又有什麼用?還有大半圈,郭煥天就要衝過終點,落後半圈,後面還是最高難度的連環彎道,姓何的根本就不可能追上的……」

在趙凱龍看來,比賽結果已經註定了,這次的虧……他會銘記在心,下一次絕對要加倍從郭煥天的身上找補回來。

而山莊門口看台上的解說員唐納德,也恢復了一些平靜向觀眾們說道:「很遺憾,剛才發生了意外車禍。江先生的阿斯頓馬丁撞到了山體,而後趙先生的布加迪威龍又和它相撞,連環車禍導致兩輛跑車已經無法繼續比賽,甚至……還堵住了賽道……現在我們看到……」

大屏幕的鏡頭,隨著唐納德的解說開始切換著。

「對!我們看到郭先生的西貝爾跑車,將成為本次比賽唯一一輛駛過終點的賽車。」

才剛說到這,唐納特突然精神又為之一振,因為他看到那個藍色的光點正急速駛來,馬上就要到達出事故的地段了。

「那個是……對了!我都差點給忘了,場上現在還有一輛可以正常行駛的跑車。那便是何先生的軒尼詩毒蛇GT,可是,前面的賽道已經被堵住了,何先生的賽程,估計也要在這裡終止了。」

觀眾們聞言,也是朝著大屏幕看去,果然看到何煊的軒尼詩毒蛇GT正急速開過來。

「幸好何公子開的慢了一點,不然剛才肯定三連撞啊!」

「不過,何公子這車技……還是差了點。有錢人就是這樣,明知道會輸,也可以拿一輛幾千萬的跑車當賭注來玩玩……」

「其實何公子開的也夠可以了,速度也不慢,總共就落後半圈而已。只能怪趙公子和郭少他們太強了……」

「對!就是對手太強了,何公子這麼帥,哪怕是輸了,也是我偶像。」

「可惜,賽道被堵了!何公子只能停在這裡了,他們都只能遙望郭少一個人沖向終點……」

……

女性觀眾們,大部分都在為何煊覺得可惜和不值得,反正她們從一開始就真的沒覺得何煊有一丁點的贏得可能性。

而此時在軒尼詩毒蛇GT車上,駕駛位上的蘇夢涵看到前面竟然發生了車禍,還把路給堵了,頓時就有些手忙腳亂起來。

「啊啊……何諧,前面這樣……怎麼辦啊?」

剛才這一路飆車,蘇夢涵是真的很爽很過癮的。

她一個新手,竟然可以開出這樣的職業水準來,差趙凱龍和郭煥天這樣的職業水平也不過半圈,真的是太不可思議。

蘇夢涵可不知道,這一切都要歸功於何煊這個擁有「神級駕駛」技能的老司機,不斷地在一旁替她矯正和指導。

但是……

現在前面發生了這樣的狀況,而且……落後的似乎有些太多了……

要想贏,何煊沉吟了一下,立刻說道:「夢涵,停車!還我來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