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荏苒,歲月無情啊,我居然被小看了,而且還是被一個鳥人小看了……」

人類搖晃著,擦著眼角:「哎呀呀,你們那個放逐之刃軍團的同類們,如果聽到你剛才的言辭,想必已經淚流滿面了吧?不過不知道,那是羞愧的無地自容的淚水,還是興奮發春一樣的淚水?」

「放逐之刃……?」天界生物之中的一個。發出了小小的驚咦,然而更多的面孔,表現出的卻是茫然。

「一群蠢貨,是新近被造出來的?」

『愛德華』站直身體。只是個簡單的動作。卻帶起可怕的連鎖。

搖搖欲墜的聖光,終於熄滅了。

魔網在他的身周捲曲,空氣之中,有形無質,濃密的魔力彷彿自然地火焰一樣在噼啪燃燒,唯有無數能量漩渦在其中撞擊、融合、分裂,它們旋即擴張,崩裂¢成一團團被束縛著的,巨細而微的魔法颶風!

「一千年過去了吧,你們這幫鳥人仍舊還是沒有腦子的……他們那面號稱被邪魔頭皮裝飾的團旗,我還拿來當了好一段時間的斗篷呢c是一件不錯的東西啊,那麼多優秀的惡魔頭皮,現在也不容易找到了啊。呵呵。」

「一……一派胡言!」天界生物們齊齊後退。

事實上如果可以,他們是想要前進的,然而周圍空間里v量的變化,卻正在推擠著他們,就像那裡已經成為了一個無形而巨大的風洞!即使他們高舉起手中的武器,即使聖炎的光輝在他們的身上纏繞。燃點,他們仍然只能後退。

「喔噢,抱歉」間太久,所以我都忘了。」

『愛德華』微微一笑:「你們這種傢伙木刻著的腦袋裡,根本是存不下任何東西的,也是無法思考任何的東西的,所以,我從來沒有奢求,你們能夠理解什麼……雖然我現在也算不上是狀態很好吧,不過,你們這些降臨的傢伙們似乎更弱,也好,就拿你們來練習一下,當作是久違的活動筋骨也好。」

「小傢伙其實幹的挺不錯的……以一個學徒而言,他已經算是聰明。只可惜,強就是強弱就是弱,力量,才是這個宇宙之中所有真理的唯一標準,玩弄手段,終究要依靠規則,如果不能打破,結果也就是那麼回事兒吧。「

他喃喃地自語,從灰袍之中伸出手——實際上那個或許已經無法稱之為手掌,仍舊屬於人類,然而,那種晦暗的金屬顏色,卻讓它看起來極為乾燥,瘦長。就像是骷髏的手骨。

而手指顫抖著,在空氣中畫出了一個複雜的符文,整個空間的黑色忽然活過來了,他們奔涌著向那符文凝聚,纏繞彙集成為洶湧壯闊的亂流,呼嘯著橫掃過半個世界。

刀劍,戰錘與長槍上,凜然的聖光突破那亂流,向著那個身影衝擊!

而愛德華只是抬起頭,目光被一種暗淡的金色火焰映亮,他冷笑著,輕輕一抖袍袖,一連串叮叮噹噹的撞擊聲,就將每一個人都重新逼退!他面前,平整的地面上已經出現了一道細長的暗影——岩石被劃開了一道至少三十十呎長的森森裂口,而一邊的空氣中正懸浮著一柄黑色的長劍。

準確的說,那是毫無厚度的一道黑暗,一片菱形的細長陰影,卻又彷彿活物一般,微微顫抖,令人心中發寒。

一個星界使徒的身體忽然搖了搖。

奇異的冰冷,從他的胸腹上傳來,那怪異的感覺並不是痛,而是什麼東西在蔓延?他低頭想要看看那個部位究竟怎麼了,可是隨即就發現頸椎異常的僵硬,頭根本低不下去,而本來身體中充斥的力量突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心中大驚,卻又雙腿一軟,已重重地跪在地上,巨大的衝力讓堅硬的膝蓋出碎裂的呻吟!

喉嚨深處猛然湧上的一團液體,沖開了他的口腔,猛然化作一道血泉,象是開了閘的洪水一般傾瀉!濃稠的血漿中還夾雜著許多破碎的內臟碎片!而更加里可怕的是,那血水一旦離開聖焰的沐浴,便迅速的呈現出一種綠色!地面上的土石在一陣刺鼻的酸臭中消減下去,腐灼出大片大片的凹痕!

「喔噢,對了,對了,你們這些傢伙,一旦死了,就會重新回歸到那個世界是吧?」『愛德華』忽然想起什麼似的一拍手掌:「如果讓你們跑回去,跟蘭森德爾那個瘋子報告什麼,那傢伙說不定會做出什麼事情來了。所以,你們還是留在這裡吧。」

天界生物們又是齊齊一驚!

可是他們卻似乎沒有絲毫的反抗的餘地,空氣中奧術的力量驟然大熾……一個個玄奧的符文在空中凝結又散落,龐然的力量聚集再分開,最終以一種莫名的方式,消散於無形之中。

可怕的重壓,與無形的力量牽扯住他們的軀體,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個人類伸出手……輕輕招了招。

一翻手腕,

那個魅梧大漢的身體,就像是自動投送一樣,向他飛了過去,讓他的手掌,撫上頭頂。健壯的身體掙扎不休,卻無法抗衡將之拉起在半空之中中的力量,只能無用的踢動著——那種手舞足蹈,完全喪失了天界生物應有的從容優雅,簡直連初生的嬰兒也不如!

如此可憐。

修長的手指,接觸那個頭顱的一瞬間,一種細密的,清楚而恐怖的摩擦聲,從下方暴響!魁梧大漢的面色頓時變得蒼白,嘴唇大張,醞釀著呼痛的聲音。

然而,他什麼也喊不出來。

那隻手向後虛虛的一扯,一道金色的影子,就被從那個身體之中抽離!(未完待續。。

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更方便!熱點書庫永久地址:註冊59會員舉報錯誤章節 哎呀呀呀,還是差了一點,後面的幾百……

估計一會兒就得。

——

那個金色的人形影子,僅僅在空氣中汪了一瞬,便在人類的手掌之中扭曲,收束,化作一小團金色的細微光亮。

「降臨之後,要花時間適應人類的身體,這可是鐵則啊,我還以為不會有違逆這個規則的傻瓜……唉,現在的天界生物,素質下降的可真是厲害呢。」手裡托著那一小團的火焰,愛德華微微搖頭:「空有力量而無智慧,這樣的白痴,只能是,嗯,小傢伙是怎麼形容的?炮灰?好吧,那麼,不妨就將你們變成灰好了。」

一個嘶啞,乾澀的音律。

一種語言,來源於那令人恐懼,唾棄的所在——煉獄語……魔鬼們的言辭。

「鋼鐵都市鋼鐵塔,鋼鐵之王君天下,那麼……狄斯巴特大公,依照我們舊有的契約,我給你暌違多年的獻祭吧。」他翹起嘴角,無聲的微笑。於是,一抹青紫色的火焰,在他的另外一隻手中靈巧的跳躍,繪製出精巧的法陣,將帶著灼熱焦臭的硫磺氣味,發散到整個空間之中。

「住手!」其餘的七名降臨使徒齊聲大喝※音凄厲。

他們當然知道那個咒語,與名字的含義。

那是地獄第二層的領主,魔鬼大公之名。

一個天界生物的靈魂,被送下地獄♀是令他們髮指的折磨,那不僅僅是死亡,而且是永不超生。

可惜被困瑣於地的他們,即使發出如何的狂吼也毫無意義——魔網之中傳輸的偉力巨大到難以想象。任憑他們的身體肌肉鼓脹,聖光大作,卻無論如何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掙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你們這些廢物真是吵鬧。有時間的別人,還不如想想自己該怎麼辦才好……」

那個人類慢條斯理的將金光湊上法陣,於是,空間里便響起了接近於咆哮的,欣喜的吼聲!那火焰構造的小小法陣里。魔法的靈光一下子閃亮起來,無數的符文噴涌著,在他手中光閃耀著流謝,然後好像形成實體一樣環繞著他。在空中漂浮著、圍繞著以施法者為中心飛速旋轉。

他的身體上似乎被蒙上了一層光澤,細微的青色紋理,從他的手腕,額頭和脖頸向內蔓延,僅僅只是閃爍了一下便消失無蹤。然而他的整個身體,卻發出了一連串摩擦一般的爆鳴。再吐出一口氣時,空氣中竟然被染上了一層觸目驚心的猩紅。

「一如既往……說到強化人類的身體,也只有狄斯巴特做的最好。只是可惜,時間緊迫♀個臨時的獻祭法陣實在是等級太低了……不然,一個星界使徒的靈魂。至少也應該可以換取上一倍的強度。」

舉起一隻手,在眼前舒展合攏,他挑了挑眉頭,似乎不甚滿意地喃喃自語:「算了,欲速則不達。加持太多,這個小鬼恐怕也無法承受。」

低語之中,他的動作卻沒有絲毫的停頓,隨著手指微微一錯,第二個星界使徒的身體,又已經軟軟的垂下!而那個金色的靈魂,已經被抽取出來,再被送進那個小小的火焰里。

而這一次,人類的身周多了一圈五光十色的光影。

光彩消失時,三顆拳頭大小的晶石已經在他的頭部周圍環繞,而身上灰色的罩袍被同樣顏色,卻遍布著金色絲線的東西替代!鑲嵌著金色寶石的頭環閃爍生光,而手中也多了一根短杖,漆黑如墨的顏色,卻通透的猶如水晶!

沒有第三次獻祭。

他抬起頭,目光之中已經輝映著一點微妙的聖潔。

天空里,隱約響起了神秘的頌唱,陽光變得更加強烈,溫暖的風吹來聖潔的氣息,或者說強烈的正能量,正在彌散而遍布整個丘陵,曠野……

細微的白芒在天空里勾勒出裝飾優美輕盈的甲胄,和修長完美的身影……隨著金色的眼眸波光流轉,彷彿歌唱一般的聲音簡短的一喝,光芒凝聚而成羽翼便在天界生物們的身後舒展,光芒如雨般在空間中爆裂!無形的力量枷鎖,因此而鬆弛下來,於是這些這些戰士們終於脫離了那無形的束縛,忙不迭地退入了天空中!

「有些眼熟……不,是很眼熟啊。啊啊,想起來了,這個靈魂的構造,是軍團長閣下嘛,沒想到啊,竟然會在這個地方,又遇上了一位老相識。」

愛德華呵呵的乾笑,但細微的符咒,卻在他身周縈繞,成為一片片扭曲而透明的力場的牆壁。

「那個孩子,最後還是失敗了嗎?」熾天神侍金色的目光,掃過那個被層層的人物圍攏在中心的,人類的面孔,語聲中,似有落寞:「可惜了,那個堅韌的靈魂,若是能夠給他一些時間,未嘗不能戰勝心中的誘惑……」

「至於你……命運聯結著這個世界上的一切,與海河一樣奔流,自然會將一切過客,載去他們應在的地方。英凱布居羅斯,你和我,都不過是其中之一,或者會錯過,但你不可能永遠逃避。」

熾天神侍揚起了語調,平緩清越的聲音,仿如娟娟的溪流,流淌進每一個人的心中:「如今的你,已經喪失了一切,無論如何掙扎,都不過是徒勞的,你臨時得到的身體,甚至不能發揮你最大的力量,而不能發揮力量的王權,現在只是你的累贅罷了。」

「說到力量的削弱,我們彼此彼此而已,你以為你現在就是完整的形態?我來看看,你的樣子看來,不過完成了第一個階段而已,一個熾天神侍,想要在人間界完全穩定下來。恐怕沒有三年以上的時間,是成不了事的吧?」

『愛德華』的聲音似乎也喪失了某種尖銳,變得和緩,他閃爍著紅光的視線。在對方身上微微亭:「首先應該恭喜你,找到了一個契合度不錯的容器……可即使如此,你的力量也會被限制掉一半以上,能夠與我戰鬥么?我記得,千年之前的你還算是比較聰明的,那麼,為何要選擇一個如此笨拙的方式?」

熾天神侍並不回答。

這片區域內的魔力一瞬間異常的龐大。空間之中,正在發生某種程度的扭曲。耀目的魔法陣憑空出現,三個穿著白袍的人影伴隨著細微的電光從虛空中走出——他們的袍子上綴滿了金色的符文,渾身迸發著輝煌的力量。隱隱的吟唱聲伴隨著他們出現在周圍響起,柔和的光澤讓所有生物的精神都感到了一陣的振奮。

然而♀僅僅只是開始。

三名祭司們的頌唱,是大規模的傳送法術的先導。

一個個玄奧的符文在空中凝結又散落,龐然的力量聚集再分開,最終以一種莫名的方式,消散於無形之中。空間中。 前妻耍大牌 魔網如同水波一般蕩漾,一時之間竟支撐起大片空間的震蕩!自然地景色被扭曲,變化,逐漸浮現出的線條。勾勒出重重的人影,透明的影子逐漸加深。並在最終成為實體的景象。

那是全副武裝的人類,與淡淡的聖光ˉ光源自於他們身上的鎧甲。遠遠無法與降臨的天界生物相提並論,然而他們看上去卻並不會遜色與那些被定在原地的身影——他們的強悍,源自於他們沉穩的步伐,

巨大的旗幟,在他們的身後行舒就卷,而在旗幟之下,是百多名同樣全副武裝的戰士,在光芒之中魚貫而出的他們,同樣輝煌閃耀——金屬的甲胄反射陽光,發散出一種獨特的光暈,非白非金,而是冷冽的青藍,不時有細微的光澤,從鎧甲上浮現,在空氣中飛散成為扭動的光弧與電芒。

「靠近了城市,還真是麻煩不少啊,我看看,三名高階的牧師,二十名高階聖武士,好吧,這個陣容真的不錯,那就是之前看見過的,神能加持的人類士兵?這個玩具倒是新鮮的很……哼哼,那個領頭的小鬼,就是那個預料之外的變化?」

愛德華挑起眉頭,似乎根本就不願意在那些人類的身上多浪費一眼的目光:「不過艾瑞埃爾,我記得你當初也曾經英明睿智,今天居然也開始,向一個靈魂導師玩弄以多為勝的想法,你是想要給我增加一些材料,讓我們之間的戰鬥更加精彩一些么?

「那只是那些人類的想法,但有這樣的勇氣支持,你就算是如何的強悍,也只是隻身一人而已,在這裡,你能逃脫我們的包圍么?」

「好好好……不愧是天使,凡人的性命,在你們眼中仍舊沒有任何的意義。」佔據了愛德華身體的巫妖發出一陣陰冷的笑:「那麼,你想要怎麼樣呢,熾天神侍,艾瑞埃爾?在這裡,拼上所有人的生命,來與我戰鬥?」

瑩藍的光澤從那個黑色身影手中發散開,周圍的空間之中頓時盪起了道道漣漪,一個清晰地喀嚓聲傳進所有人的耳朵·曲的空間隨之恢復正常!

「大範圍的空間鎖?你知道那對於我沒有什麼作用。」『愛德華』搖了搖頭,他的指尖不過微顫,冰冷,邪惡的能量的亂流在空間中凌亂的飛舞著,應和著他的聲音,宛如奏響了一段死亡之歌。

「是的,對於王權的執掌者來說,魔網不過是隨時可以扭曲和利用的存在。即使是魔法之神,也無法在操控上與你一較高低。」熾天神侍伸出手,握住聖光閃爍的長劍:「不過,我更清楚你的力量,在現在的狀況之下,你要扭曲這裡的空間,可不是能夠在動念之間便完成的。如此多的對手面前,你又能有多少時間,去分解和重鑄,這裡的空間枷鎖?」

「會有人給我爭取時間的,不是么?」

準確的說,並不是人。

可怕的慘叫,驟然爆發!

那不過是出自於七八個法師的口中的吼叫,但在這一刻。它竟然比空中那彷彿幾百人吟唱的聲音,還要宏大!

原本站在愛德華身後,被他操控著精神的法師們崩浪……不是精神,而是**。他們在長嚎中被黑暗包裹,那些黑色的氣息,從他們的眼耳口鼻甚至是身體的每一個部分中噴涌而出!凝聚成為怪異的咒法,也讓他們的身體急速的乾癟!所有的體液,在一瞬間都被抽離,口唇萎縮,眼珠掉落……折就就完成了從正常的人類,到亡靈的蛻變幻化!

無數閃著詭異光澤的魔符以死神為中心緩緩上升☆終匯聚成一道洪流直衝昏暗的天際。隨著魔符流動。天空中的雲團被染上了一抹血色。被鮮血染紅的雲團狂翻滾著。將光澤反射成為無數道灰暗的光彩。一時間似乎整個世界都在搖蕩。死亡能量的亂流灰色空間中凌亂的飛舞著。若隱若現的漆黑影子扭成為詭異的身。幻化成為各種各樣的離奇幻象。

傳送門是一個巨大的圓環。至少超過十尺的直徑,然而走出了傳送門的這個人,卻只有三尺左右的高度而已。穿著件破破爛爛的罩袍,而且這件長長的袍子。還有一半拖在地上。沒有扣子,只是隨便的用腰帶扎著,微微袒著胸,行走之間露出的兩條大腿,似乎證明他的身體上只有這件服裝而已。跟他們那些經櫥連於集市,表演幻術的兄弟們也沒有多少的不同。

「真是麻煩,為什麼我每次一想要出一趟遠門,就會有些妨礙?」

「恩恩傢伙,想要找到你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這是哪兒?哦哦哦。那不是天霆之塔么?這麼說♀里是伊利里亞?愛德華,你這小鬼可真夠淘氣的。竟然跑到……咦?你不是愛德華啊?你是誰?」

然而那門扉出現的時候,特斯拉**師就已經忍不住後退了兩步,而當看到了那個人影,他幾乎就要轉身拔足狂奔而去!

「算了,不管你是誰,那跟我我沒有什麼關係,我到這裡來,是要把那個小鬼帶回去,至於你……嗯,這個靈魂的聯繫方式,看來不怎麼緊密,應該可以弄出來。」侏儒晃著巨大的腦袋,慢慢地向著愛德華走近:「我沒什麼興趣跟一個亡靈講話,那會讓我的思路受到影響,而且在我看來,你們和他們,似乎沒有什麼不同,」

一層黑光從哪裡浮現,層層緩解長劍的去勢,最後黑光消失,而劍鋒也失去了最後的力道,最終砰地一聲炸裂,成為無數的星屑!

「很強大……如果閣下身處於完全的狀態之下,我想我也不會是對手,不過,現在的你,恐怕沒有能力,與我對陣吧?」

「魔法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力量——比之什麼善良,邪惡,秩序或混亂更為重要」,

崩裂沸騰的聲音成為了一瞬間的主角。劇烈無比的光和熱轟然爆發,持續在周圍,試圖圍攏的黑暗終於崩浪……五顏六色的光芒像破裂地羊水一樣從孕育它們地黑暗中剝離。已經粉碎的天空在迷茫之中重新解構,空氣中充滿了互相激發地能量劣的尖叫著,它們閃動,撞擊。給天幕留下一道道蜿蜒地軌跡。扯破雲層被點燃而產生地巨大火焰耀斑。

被凍結的空間在折之中蔓延開,結成一團不規則的冰塊。魔法的浮力消散了,被冰封的亡靈打著轉兒向下墜落,細碎的藍光在空氣中翻湧著,冰塊在落到地面之前,已經化成了無數細碎的粉末。(未完待續。。 嗯,還是沒有完成。

對自己有點失去信心了……

——

感謝書友墓茉(群名紅葉黑花)的幫助,我將180章到現在的一些描述錯誤之類的修改了,以便於大家理解。

————

序曲已經終結。

光耀的雷電,撕裂天空里盤踞的黑雲,好像金色的巨蟒一樣直貫而下。純正宏大的能量打在那正在升騰的漆黑上,沒有無與倫比的爆發力,反而像個磁石似的把周圍的一切往落點一吸——泥土,火焰,散碎的屍體,千絲萬縷,在高溫和閃光中灰飛煙滅……

轉瞬即逝的金色的光芒驅散了一些黑暗之中的邪惡。光線好像一下子變得明亮起來,卻並不刺目,即使是身處戰場外端的人們,在這一刻也不約而同地抬起頭看著天空。白金色的雲卷從那個太陽一般耀眼的光團旁邊一層層散開,露出其後那美得驚心動魄的紫藍色天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