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用嗎?」

看似厚重的鐐銬,損壞與否也不過是乾陽的一個念頭。

「它碎了,那麼冰島和你的妹妹,砰!」

黑袍聞人希做了個誇張的爆炸動作,話未說完一柄聖槍穿過她的胸膛。

黑袍聞人希捂著胸口,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沙雕,你在威脅我的同時,我也在威脅著你,如果你想安穩的審判我就不要惹我,否則拉著世界給我妹妹陪葬這種事情並不難,嘛,對你來說也只是又一次的輪迴而已。」

乾陽眼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步步逼婚:總裁的嬌寵萌妻 再度輪迴,那可不是黑袍聞人希願意看到的。

黑袍聞人希收斂了態度,同時胸膛的創傷正在迅速修復。

許卿繁華盛世 「可以讓我見見坤月嘛,視頻也行。」

乾陽沖著東方文成提問道。

東方文成經過短暫思考,點頭准許了乾陽的要求。

在腕錶上輕點了幾下。

光幕展開,將冰島那頭的情況呈現在乾陽眼前。

此時鏡頭極為搖晃,應該是坤月在奔跑。

幾次一閃而過的景象中,乾陽看到了一隻荒。

被荒追逐?

乾陽若有所思的看向東方文成:「她似乎並不知道自己成為了人質?」

「是的,只要你死亡,我會保證她的安全,同時會保護她一直到我死去。」東方文成鄭重的承諾道。

「虛偽的保證,沒有一點可信度。」 「我要和坤月說話。」乾陽要求道。

「不行!」

不知乾陽有何想法的黑袍聞人希,斷然不敢如了乾陽的願。

「別想耍花招,坤月可是遠在冰島!」

「如你所言,她遠在冰島,我此時無法第一時間抵達身邊,所以你在怕什麼?」乾陽嘲笑著黑袍聞人希,臉上找不到一絲擔憂。

這種古怪的變化,引得黑袍聞人希有些疑惑。

「你就不擔心坤月?」

「擔心又有什麼用?」乾陽反問道。

「不管如何,能讓你見上坤月已經足夠仁慈了,別想和坤月進行對話。」

「不管如何?」乾陽揚起唇角,手臂一揮。

展開的猶大上,十三枚聖槍轉瞬升天。

十三束衝天而起的流光。

這十三束光太清晰了,身處戰爭學院的人,好奇的望向天空。

這其中也包含了白萌萌與白小小。

「這是?」墨離岑發現遊戲系統中正滾動著通知。

【您好,遊戲輪迴即將進入維護,為了避免可能出現的損失,還請及時下線】

神他喵的下線,你至少得告訴我下線按鈕在哪吧!?

與此同時,兩個世界在完成著最後的交接。

「於此任由你繼續崩壞,倒不如讓我接受這一切。」莫狐娘笑看著眼前貓娘。

貓娘一反最初萌態,幼小的面龐嚴肅無比。

這是個受過創傷的世界。

瀕臨崩潰的她只能用不斷的輪迴,來延長世界崩潰的時間。

只是這樣的輪迴已經經歷了太多次,徹底崩潰的日子不遠了。

「來,和我融為一體,你將永生!」

莫狐娘張開了雙臂。

「那樣的我,還是什麼?」貓娘並不同意莫狐娘的要求,這樣做的代價太大了。

失去神位,再無任何自主權。

這種情況下死亡或許才是最佳選擇,若淪為他人寵物只怕會更加。痛苦。

「不是說了嘛,家人啦,而且誰說我會剝奪你的全部權利?」

談判談判,若是意見相同那就不叫談判了。

對於談判,莫狐娘有著自己的心得。

比如……

「我要真的想要奴役你,你覺得需要那麼麻煩嗎?」

一瞬間莫狐娘所釋放的氣勢,差點沒能讓貓娘立即去世。

這種程度的力量,正如所言。

奴役你並不困難。

「在我遇到過的無數世界中,你是最友好的一位。」貓娘變了語氣。

世界與世界之間只有掠奪。

掠奪,融合,晉陞。

這是神靈唯一提升實力的方法。

當下世界中,荒便是源自於另一個世界,雖然那一戰贏了,但也留下了禍根。

「我曾是人類,對於實力並不看重,當然如果遇到不長眼的,我也不介意先一步擊潰她。」

事實上類似的世界摩擦事件,莫狐娘有過經歷。

他此刻所主管的世界正是由兩個殘缺世界拼接而來。

「祝福我們合作愉快。」乾陽伸出手,可回應她的是對方呆萌的一聲「喵」。

已經支撐不起神志了嗎?

莫狐娘寵溺了摸了摸貓娘:「沒事,我來了。」

輪迴在即。

戰爭學院上空。

如神話中的滅世之景。

戰爭學院每一位居民都也已經察覺到了異樣。

只怕是出事了,否則護國神器也不可能出手。

黑袍聞人希臉色劇變:「你要做什麼,就不怕坤月出事!?」

「通過一號的記憶我早就確定了,你們本來的目標就是坤月,我死了坤月也是死,既然如此拉上世界陪葬也挺不錯。」

戰爭學院從最高的塔尖開始,一點一點的融化著。

直到一股力量的出現。

魚上仙出現了。

「你想毀了這裡?」突然出現的魚上仙,漠然的盯著乾陽。

毀了,無所謂,他要的只是準確的想法。

乾陽呵呵一笑:「你說過會幫我。」

「你可是人類的世代守護者!」東方文成沉聲提醒道。

黑袍聞人希驚疑不定的打量著魚上仙。

傳聞中的人物,記憶中的人類毀滅也從未見他出現,一切都是未知。

唯吾獨行 只是為何他會站在乾陽那邊?

「我見證過輪迴,人類的滅亡,也不過是一次重新的開始。」

黑袍聞人希凜然。

眼前的人居然也知道輪迴的事情。

光憑這一點,足以證明他實力遠勝東方文成。

該死的,乾陽一個還不夠,這個總是躲起來的怪物怎麼也跑出來了。

這次計劃只怕要出問題啊。

情況已經不允許重來了,下次乾陽必將有所防備。

怎麼辦?

黑袍聞人希胡思亂想的功夫,魚上仙向後一步,天空壁障也隨著撤去。

他的出現只是確認情況,而非站在東方文成一方。

壁障剛消失,城內人們頓時再度感受到了那熾熱的氣息。

擁有矢量力場的好受些,而沒有的身體機能則已經出現各種問題。

東方文成眼瞅著一幕,心痛的抬起手。

然而,有人先一步代替她展開了力場,護住了整個矢量力場。

「哀家見證了大清的消逝,並不是很想再看一遍啊。」

華貴龍袍的少女,高高的飄在空中。

有太多的矢量需要計算,每一平方米時時刻刻出現的熱。

這是足以撐爆眼下任何一位器的計算。

這些都只是小意思,少女並沒有顯得多吃力。

計算力達標,只可惜……

她在出手的那一刻,便已經預示了死亡。

護國神器不得輕易出手,沒有主人的她們力量只有一次的施展機會。

少女拇指上的扳指裂了,伴隨這一裂縫出現的,還有那張無暇的臉蛋。

而就在這時,數道人影皆從博物院飛出,共同撐起了天空力場。

腹黑老公溺寵:老婆不準躲 「沒想到我們會是敵人。」

金白劍鋒制止乾陽咽喉,少女眼中飽含被欺騙的怒火。

「我也沒想到,有一日我會被人類針對。」

乾陽從地上撿起倒下的酒瓶。

輕輕搖晃中,酒瓶里似乎還有些殘餘。

真是幸運。

仰起頭,將僅剩的酒水倒向舌尖,心中五味陳雜。

都說酒壯人膽,並非沒有道理。

乾陽瞪著眼睛,死死盯著東方文成:「我要和坤月對話,否則誰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天空太陽再度逼近一分,一如日月港逼迫一號他們一樣。

隨之而來的,是勾踐劍刺入乾陽咽喉。

「你以為我死了,一切就會結束?」乾陽笑著排開衣襟,露出一片雪白肌膚,以及胸前縫隙上的紋身。

「這裡!」

乾陽指了指紋身淡淡說道:「我的核心所在,刺進去,一切都會結束。」

勾踐劍見乾陽如此,有些難捏不穩。

王者本該冷靜決斷一切,可惜她並非當年持劍之人。

這樣的時刻想,興許只有那位才能做出決斷。

中山裝的抽煙少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