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姐。」

江菲頓住腳步,回過頭,「陸小姐莫非改變主意了?」

「那倒不是。」陸眠嗤笑一聲,將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她就差在臉上寫著年輕、可愛、溫婉、賢惠幾個大字了。

「嗯,看起來,你確實比較符合我婆婆的審美。不過呢,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

江菲挑眉,「提醒我?」

「搞定我婆婆,這沒什麼大不了。即便她現在不喜歡我,我還不是照樣成了她兒媳婦? 禁區之狐 江小姐也不小了,成年人的世界,以利益為先,知道你為什麼沒有成為我婆婆的兒媳婦么?」

江菲感覺受到了侮辱,胸膛上下起伏,卻又按捺著自己的情緒。

「因為,你家世不行。」

袁熙在一旁幫腔,「圓圓,過分了啊。揭人不揭短,咱們要善良,要溫柔。」

「啊?」陸眠故作誇張的捂住嘴巴,而後一副「sorry」的表情看向江菲,「抱歉,我不知道家世不好還不讓當眾說了,江小姐這麼溫柔善良,一定不會介意的,對吧?」

有一句話怎麼說來著?

走綠茶的路,讓綠茶無路可走!

「陸小姐還真是讓人喜歡不起來。」江菲冷哼。

「彼此彼此。」陸眠一手支著額角,笑意有幾分慵懶的軟,「江小姐,喜歡凌遇深是吧?」

「我和遇深是朋友。」

一口咬定朋友關係,很聰明嘛。

但凡她今天承認喜歡凌遇深,陸眠回去就有名目去找凌遇深鬧。

事情鬧大,對江菲沒好處。

陸眠低低的笑了起來,「好,朋友關係。不管你是喜歡他,還是跟他是朋友,我都想提醒你一句。搞定我婆婆是沒用的,你得搞定他本人才行。你看,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所以現在我成了凌太太。」

「陸小姐真是小人之心。」

「哎,應該是吧。」陸眠故作惆悵的嘆息一聲,一隻手,誇張地摸著平坦的小腹,「畢竟孕婦的心情,時好時壞,也不是我能控制的。江小姐,見諒啊。」

江菲愣住了,眼睛急不可見的睜大,看著她手上撫摸肚子的動作,久久沒有移開。

「你……懷孕了?」

袁熙在一旁冷嗤,「她懷孕有什麼奇怪?年輕夫妻,凌遇深又是血氣方剛的男人,我家圓圓又那麼招人喜歡,凌遇深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黏在她身上,懷孕不過是早晚的事。怎麼,江小姐你很驚訝?」

「沒有。」江菲很快就平復了心緒,僵硬地扯出一抹笑,「那就,祝福陸小姐了。」

「叫我凌太太吧,我喜歡這個稱呼。」

江菲轉身就走。

那聲凌太太,始終沒有叫出口。 眾人在蛇蛛峰下的山巒交錯處,一片空曠地方各自歇息修鍊。

等幾人都從冥想中解脫出來,已經過了幾個時辰,天色已經出現晨曦。

這時,西方露出了魚肚白。

「武世界的太陽從西邊升起嗎?」未名來了十一天,在浮屠山山頂修行的那些日子,他每天都能看見日出,所以早已司空見慣了。

他在最初的那片誕生空間里,了解到真實世界的太陽是從東方升起,西方落下。但武世界恰恰相反,西方升起,東方落下。

「兩個世界是相反的嗎?」未名最開始來到這個世界,見到太陽從西方升起后的想法。

現在,他已經基本確定自己穿越到的這個武世界是與真實世界截然相反的。

他許多從誕生空間的一年裡學到的常識都沒有用,不過冥冥之中一種直覺告訴他,這些東西今後是會有用的。

未名看著正逐漸放亮的天色,準備離開這,朝蛤蟆潭進發。

黃猿領袖被綠瀑籮鼓動,也要一併前往:「……那就一起—」

周圍卻突然傳來了一陣躁動。

未名和綠瀑籮都心生警覺,望向周圍的高草叢。

黃猿領袖仰仗自己的實力,並不畏懼,但也盯著聲音來源的位置,隨時準備出手。

「是誰?還不快給俺出來!」黃猿領袖沖傳出聲音的草叢大聲叫道。

那個聲音傳出的位置卻遲遲沒動靜。

綠瀑籮感到很是焦慮,未名則躍躍欲試,想去查探。

黃猿領袖突然一聲暴喝,一拳打了出去,拳頭震動,帶著一道拳風就殺向了那處草叢。

「領袖,等等!是我!」那處草叢裡噌地鑽出一個身影,躲閃開來,發出獸語大喊求饒。

「藍猿!」黃猿領袖認出是誰后,驚呼出聲。

未名看清身影,是個藍色猿猴,膀大腰圓,但個頭不高,像是個矮墩子。

「你怎麼來這?」黃猿領袖似乎對這隻藍色猿猴很是不滿,厲聲責問。

總裁,娶我媽咪請排隊 藍色猿猴趕緊用獸語解釋:「領袖,猿崖遇上了麻煩,有勢力圍攻猿崖,現在領袖夫人已經無力支撐。」

藍色猿猴的話,未名聽懂后頓時大驚,綠瀑籮則在驚訝過後陷入了深思。

黃猿領袖聽聞這些,顯得極度擔憂,自己的後方大本營被人給端了,老婆還萬分危急,估計誰也沒法冷靜。

「是那個老傢伙敢惹俺?」黃猿領袖沉默兩息后,勃然大怒,就要提起拳頭跑回猿崖找那幫人算賬。

「我也不知道是哪方勢力。」藍色猿猴用獸語無助地說。

黃猿領袖算是被徹底冒犯了,就怒火攻心,快要發狂。

「藍猿,現在夫人她還好嗎?俺的徒子徒孫們這樣了?」黃猿領袖急忙拉住藍猿肩膀,拚命搖晃。

「我逃下山報信的時候夫人和其他人都還在抵抗,但現在不知道怎樣了。」藍猿也是一臉茫然,被黃猿領袖問得不知所措。

黃猿領袖聽到自己的夫人,徒子徒孫們都面對著死掉的風險,本來怒不可遏的他更加難以自制,恨不得立馬飛去自己的老巢救人。

小毛看上去是個嬰兒,但是卻深明事理,光是看著自己爸爸萬分焦急的模樣,就明白自己的媽媽和朋友們遇上了生死存亡的危機。

小毛抓住自己爸爸的衣襟使勁拽了拽,催促道:「爸爸,快帶我回去救媽媽!」

小毛嚷嚷著就快要哭起來。

未名和綠瀑籮這兩個旁外人看著也是干著急,他們有急事在身,也是自身難保,本來還指望黃猿領袖幫忙,但現在看來是只能聽天由命了。

婚婚欲睡:嬌妻休想逃 「黃猿領袖,要我們幫忙嗎?」未名愛莫能助,卻還是想幫上一點忙。

綠瀑籮是一個有著自己想法的人,她很清楚什麼事該管,什麼不該管。黃猿領袖所面臨的災禍可不是她這種小人物能管得著的,因此她不願去招惹是非。

「未名小毛孩,你的心意俺領了,但現在你們趕緊去蛤蟆潭幫譚蛤蟆,俺這就要回去守護家鄉。」

黃猿領袖是一個爽快的漢子,自己的責任自己擔負,不想拉上小毛孩,婉拒了。

未名也是知道自己管不了這些的,對著黃猿領袖抬起雙手,作了個揖。

「告辭,黃猿領袖,救命之恩未名永不相忘!」

未名對黃猿領袖是十分敬佩的,在他心目里,黃猿領袖雖然長得猥瑣,但言行舉止就是一個真真正正的漢子。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綠瀑籮這時也開口道別,用了江湖人士常用的說辭,未名不知道這個,但她很熟悉。

未名轉身就要離開,但還是有點過意不去,覺得很是內疚,他回頭望了黃猿領袖和小毛一眼,念念不舍地離去。

綠瀑籮倒是走得很決絕,她是真正經歷過人情冷暖的人,只有大宗派出來的弟子才有這種薄情。

未名感覺她有點冷,但是他知道綠瀑籮本性是善良的,只是經歷了許多事情,讓她變成了這樣。

兩人緩步走著。

天色亮堂,日頭出來,微風帶著晨曦,夾雜著淡淡的芬芳。

未名覺得很心裡沉重,他背棄了自己的夙願,他是想救自己的,他也想救別人。

「我只是想報答別人,我只是想救人,但為什麼我卻只能袖手旁觀,默默離去呢?」

未名內心裡悄悄念叨。

他突然明白人為什麼會冷漠了,見死不救了。

「人可以救人,自然會去救,可人卻不能救人,所以選擇了不救。」內心裡突然冒出這樣一句,是那片誕生空間里的教誨。

「人救人,人可以救人,人不救人,人不可以救人。」

未名最後朝身後漸行漸遠,已經渺小到看不清的那片空地看了一眼。

「可我要救人!」

未名立誓,今後他要拯救那些遇上危難的人,他要救別人,而不再是僅僅為了自己而活,為了救自己而活。

這是他的第二個信念,第二種信仰。

第一個是救自己,第二個是救別人。

未名若有所思,未名若有所悟。

「終有一日,我會成為光芒萬丈,天之驕子!」未名在心裡吶喊,在對著天空吶喊。

「哪裡有難哪裡有我,哪裡有苦我去哪裡!」

仰天長嘯,蒼天在上。金睛少年如此渺小。

不知走了多久,兩人都加快了步子。有綠瀑籮的帶路,未名他們總算離開了八座大山的地盤,到了九潭的勢力範圍內。

「這裡就是九潭的地盤。」綠瀑籮在前面枝頭上騰越,對未名說道。

眼前的景色大變。樹木沿途越來越少,稀疏的高樹,稠密的雜草。

各種積窪,小坑裡不時彈跳起一條小魚。天上是白鷺齊飛,鶯歌燕舞,看上去沒有半點妖氣,清凈和諧,像是世外桃源。

「這裡有人類!」未名敏銳地感知到了人的氣息,凝氣功在他精神世界內烙印后,運用更為熟稔,現在他在十丈外便能感受到對方的氣息。

「人類!」綠瀑籮對在這裡遇到人類是難以置信。 沖著江菲的背影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陸眠笑得張揚,「手下敗將。」

還想巴結她婆婆來噁心她,做夢。

看誰噁心誰。

「圓圓,看不出來啊,你這小身板,懷孕了?」袁熙促狹地沖她擠眉弄眼。

就差沒當場誇她演技棒了。

陸眠驕傲地挺了挺胸脯,「早晚的事!」

「那就祝你好孕咯,哈哈哈……」

…………

「總裁,這是半個小時後會議的流程和資料。」

徐助理把文件放到辦公桌上,而後後退了兩步,等了一會兒,凌遇深也沒有別的吩咐。

他不禁抬眸,看了一眼。

這一看,才發現,總裁一直在發獃。

這可真是罕見啊!

徐助理試探地叫了一聲,「總裁?」

過了十幾秒,凌遇深才抬眸,「嗯?」

略顯茫然的目光,顯然沒聽到他剛才說了些什麼。

徐助理清了清嗓子,重複一遍,「總裁,半個小時后的會議流程和資料,我已經放在您桌面了。您過目。」

「嗯,知道了。」

「那總裁,您還有別的吩咐么?沒有的話,我就先出去了。」

凌遇深指腹摩挲下巴,百思不得其解,「有個問題,想請教你。」

請教?

徐助理忙不迭地擺手,「總裁,您這就是折煞我了。您儘管問,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如果一個異性對你說,你禽獸不如,是什麼意思?」

徐助理皺眉,這是什麼問題?

「總裁,您能否把說這句話的情景稍微的描述一下?」

描述?

凌遇深蹙眉,他還想聽描述?

難道要告訴他,是在他和陸眠的新房主卧發生的一幕?

「情景掠過不提,你就依照這句話的淺表意思解釋一下。」

徐助理面露難色,「這不知道的情景的話,我怕解釋錯誤。既然如此,那我就姑且解釋一下淺表的意思吧。一般而言,異性說出禽獸不如這一類的話的時候,通常只是罵人而已。而且,是憤怒的罵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