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長老這便要離開了嗎?」

「是啊,很早前我們不就已經說過了嗎?」

「我還以為沈長老可以多留幾日。」石岩嘆息道。

沈傾火眼金睛一開,便看到石岩的修為提升了一大截,完全不是之前可以比擬的。

所以,石岩這是膨脹了?

想要強制留下自己?

「石掌門這是來送我的嗎?」

「我還是希望沈長老可以留下來。」石岩沉著聲音說道。

似乎有那麼一股子威脅的味道。

沈傾頓時便笑了起來。

趙無極也狠生氣,這馬上就要出發去自己的地盤了,這個死老頭出來搗亂!

「死老頭?你莫不是閉關一次,內心膨脹的不行了,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所以來威脅我們?」

「趙家大少爺說的哪裡話,老夫只是想要留下沈長老罷了,至於趙家大少爺您,當然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了。」

「果真是膨脹的看不清自己了!你難道不知道我師傅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嗎?」

「趙家知道大少爺認了這麼一位美麗的師傅嗎?」

石岩笑著說道。

趙無極心裡一個咯噔,父親肯定會反對,家族裡的那些老頭子也會反對。

這死老頭還是威脅自己。

「石掌門啊,你的突破之法,還是我給你的,對不對?」

沈傾笑著。

「所以我很感激沈長老,我們千古派實在需要沈長老這般的人才來發展啊。」

「你覺得我能給你突破的方法,難道就不知道怎麼攻破你的防護嗎?」

「沈長老開玩笑了,咱們不都是一家人嗎,哪裡需要什麼攻破啊」

石岩似乎完全不將沈傾的話放在心裏面。

「只是提升了小小的三個階層,沒想道石掌門已經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啊/」

沈傾惆悵的感嘆道。

「石掌門,高手是不是很寂寞啊?」

「沈長老什麼意思?」

「不寂寞你為什麼要我留下來?」

「沈長老,石某可是一番好意!」

「那本姑娘也就實話實說了,你的好意在本姑娘眼裡,完全不值得一提!就連你提升三個階層,在本姑娘眼中也只是手下敗將罷了。」

「說手下敗將還是給你臉,實話就是你還不是本姑娘的一招之敵。」

石岩頓時臉色難看了起來,「沈長老,你實在是自大了!」

「別喊我沈長老,如今聽到這次,本姑娘覺得諷刺,本姑娘現在正是告訴你,本姑娘與你千古派再無關係!」

「你!」

「想出手你試試看!」

沈傾實在是生氣憤怒,這個石岩是找死啊,真以為自己提升了一點點就來耀武揚威了。

典型的小人得志的行為啊!

沈傾直接使用秘法,用所有人肉眼都無法看到的速度,奔向石岩,然後毫無包留的一腳踹了出去。 石岩瞬間躍起想要反擊,正打算使出突破時領悟到的功法,卻在出手后發現自己的功法沒有生效。

屢次試了好幾次,皆是這般。

「沈傾!你對我做了什麼!」

石岩沉著臉,滿腔的怒火藏匿在深沉的面孔之下。

「當然是廢了你呀。」

沈傾絕美的臉上,此時就如同是天真無邪的小孩子一般,純真的笑著。

說出來的話,卻是讓人不寒而慄。

虛掩的房門 「怎麼可能!我分明突破了!」

石岩一臉的不可置信,盯著沈傾的目光是越來越慌。

「是啊,你突破了,很開心吧?可是你怎麼能不記得你是如何突破的?這才剛剛突破,就跑來威脅本姑娘,我看是該讓你好好長長記性,出爾反爾的人渣。」

如論石岩如何努力,他體內都沒有一點氣息可以控制。

就如同是被禁錮了一般。

「沈長老,我只是想要讓你留在千古派而已,對你依舊是用最高i貴的禮儀,並沒有其他的想法。」

「石岩,我似乎跟你說的明明白白,本姑娘有本姑娘的事情要做,該賞你的,本姑娘不是已經賞了你嗎?可你實在是太貪婪了,也似乎自信心膨脹了。」

「沈長老,我真的只是想要挽留你而已。」

石岩急切的表情,此時好似真的是如此一樣。

「閉嘴!你當本姑娘是傻子還是睜眼瞎?你這種出爾反爾的東西在想什麼,本姑娘不用問也知道。現在本姑娘給你兩個選擇,你必須選擇!」

石岩下意識的問,「什麼選擇?」

「一是廢了你的修為,二是讓你的修為恢復到閉關之前。」

沈傾的聲音很是冷冽,似乎沒有半分商量的餘地。

石岩撲通一下就跪了下來。

「沈長老啊,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

「閉嘴!本姑娘已經不是千古派的長老!「

「沈姑娘,剛才我是利欲熏心,一時糊塗才做出這樣的冒犯啊,您一定要大人大量,放我一次。」

「沈姑娘,如果沒有了我,這個中域會亂起來的,陰陽宗已經滅亡了,想必過不了多久整個中域的宗門都會知道。」

「怎麼沒有你?你可以選擇第二種。」

「是你自己過於貪心了,捨不得剛得到的修為吧?」

「這是你自作孽!活該!」

趙無極也趁著這個氛圍罵道,早就看不慣這個死老頭了。

沒想到別人授他以漁,他卻恩將仇報。

「沈姑娘,我保證不會再犯了!」

「沈姑娘,我在閉關前,已經整改了整個千古派,所有弟子必定是如同您要求的那般,再次也不會出現欺壓旁人的舉動。」

石岩的這話很明顯,我聽了你的話,這些事情都做了。

你就看在我聽你安排的面子上,放我一馬吧。

「這本就是你千古派的事務,與我何干?」

沈傾笑著反問,真是可笑/。

「沈姑娘,我其實還是為人正派,是可以領袖中域之人,我必定不辜負沈姑娘的期望。」

沈傾笑著沒有說話,只是走進石岩,在他身上的某幾處拍了幾下,石岩的修為便恢復了。

正當石岩打算感謝沈傾的時候,突然間面色一變。

他如今的修為是突破之前的修為。

這說明沈傾給她選擇了第二條路。

石岩內心裡閃過了千百種的想法,抬頭欲說的時候,發現沈傾幾人已經騎在飛行獸上。

甚至沒有和他告別,便離開了。

絕品女王之驚宮 石岩很是沮喪,說不後悔是完全不可能的。

可這世上哪有後悔葯一說啊/

沈傾幾人離開千古派,到達了中域和上域之前的萬里大海之上。

突然間身後一陣強風。

在眨眼,便看到一個身穿黑白相間長衫的男子,站在沈傾幾人的面前,虛空而立/

但凡是能虛空而立的人,絕對不是無名之輩。

在趙無極的印象中,整個域界似乎只有域主才可以。

這還只是傳說。

沈傾笑意盈盈的看著面前之人,沒有說話。

兩人都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彼此,似乎在比拼耐力一般。

趙無極這次乖多了,一看到這人虛空而立便知道自己惹不起。

良久之後,這人突然笑了,「沈姑娘果然是年少有為啊/」

「承蒙誇張。」沈傾很是輕柔的笑著。

「我知道沈姑娘有達濟天下的願望,何不留下來呢?」

「你莫不是石岩的說客?」

「自然不是,像石岩這樣的人,在巨大的誘惑面前,還是無法秉持本心,不是統領中域的人吶。」

「這與我何干?」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捨得我輸 沈傾依舊笑著。

「沈姑娘難道不願意統領整個中域嗎?」

男子的話,倒是讓趙無極一愣,這人好噠的口氣啊!

好像他說誰統領中域,誰就能統領中域一般。

簡直是可笑啊。

中域有遙遙百萬里之廣,大大小小的宗門有上千家,更不用說大家族。

這人一開口,便是讓沈傾統領整個中域,簡直是笑話。

即便是界主,也不會說這樣的話。

「不願意。」沈傾好不思考,脫口而出。

趙無極看著沈傾,居然拒絕了這麼大的一份誘惑?

可知道如果能統領整個中域,那麼這人在域界想必只是下界主之下了!

因為從來沒有這樣的管轄者,所有的地方都是各自為政!

師傅果然是師傅啊!

趙無極默默感慨。

那人似乎沒有想到,沈傾回答的這麼乾脆。

「你可知道統領中域有什麼好處嗎?」

這人一張臉,其實很是俊朗,翩翩的風範,更是帶著幾分出塵之意。

「什麼好處?」

「你可以吸收整個中域的信仰之力!」

「什麼!信仰之力居然真的存在!」趙無極完全抑制不住的脫口而出。

他曾經聽說過信仰之力,只是所有人都說這只是傳說,即便是界主,都還不知道能不能吸收域界的信仰之力。

所以慢慢的,這個傳說就被人遺忘了。

沈傾仰著頭,「信仰之力?那麼我要付出什麼?」

那人似乎覺得沈傾必定會答應,語氣更是充滿了輕微的笑意,「你需要守著整個中域,在中域出現無法化解的浩劫時,出來阻止這一切,或者是阻止中域的徹底毀滅。」 驚鴻一瞥長相思 「接替你的位置?」

聽到沈傾的話,那人的眼中,頓時閃過一抹驚艷。

還從來沒有人知道他是什麼人。

這個姑娘,居然開口便說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