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有這種野心的神長老固然有一些,但他們的實際情況都決定不可能取代我在情報組織內的地位,他們在組織內都有無法合作的對頭,這些對頭也會成為他們執掌情報組織內部事務的、難以逾越的障礙,除非把這些對頭都殺了。為了避免內部的爭鬥,長久以來這些不能合作的神長老管轄的區域間都沒有需要合作共事的機會。所以說,他們想取代我,即使殺了組織內對頭的反對也難以安撫收攏對頭手下的情報人員。根本沒有基礎。」

思索片刻,黑袍直接給出自己分析的結果。

這結果讓局面更顯得撲朔迷離,原本這是最好的解釋,但事實上黑袍知道可能性基本為零。

「這麼說,只能是外部的敵人所為?」許問峰繼續發問。

黑袍遲疑片刻,作禮道「神主,我的想法不是為了作為自證的理由,只是從基於目前的情況。內部問題的可能性基本為零,除非有哪個想取代我的神長老頭腦突然不清醒了。瘋了才會做這種事情。如果是外部的敵人,我實在不認為除了恆毅外,還有誰能夠設計出這樣的計劃,除了他。還有誰能同時讓我們情報組織這麼多重要的人員一起消失!」

許問峰的眉頭微沉,沉聲道「說下去。」

「能做到這件事情又能讓我不知道的人,我相信拉希斯也不可能辦到!拉希斯在戰神情報組織的影響力過去就跟我旗鼓相當。她離開后我有針對性的避免了她會對戰神情報組織內部動手腳的防備,現在的她絕對不可能辦到這件事情!能做到的人只有一個——七月!」

這是黑袍的答案。

因為除此之外黑袍再想不到別的可能。

堂堂戰神情報組織內部。幾萬個堂口的負責人全都一起失蹤。

還能這麼解釋?

「她會這麼做嗎?」許問峰不咸不淡的反問。

「我認為七月不會,如果她真這麼做了。那只有一個理由——為了恆毅,而且一定是恆毅使盡手段的迫求,否則她不會做這種違背諾言的事情。戰神情報組織她說過給神主掌管,從此跟她沒有干係,原本就不可能在指染任何事情,只會當作跟戰神組織從沒有關係。不是恆毅強求,她絕不會這麼做!也只有恆毅能讓她這麼做!」

黑袍的情緒越來越激烈,因為隨著思緒的清晰,信息的整理,這已經成為唯一的答案!

許問峰聽后,沉默有頃,目光中流露出不確定的猶疑。「恆毅即使要對付不敗戰神族,也不會採取這種手段,他一貫不喜歡用這類辦法解決問題。」

「我的想法跟神主一樣,但除此之外我再想不到別的解釋。是與否,恐怕我也拿不出實際的證據了。如果我的猜測不錯,我絕對沒有可能找到失蹤的那些人,或者已經被殺,或者已經隱身到心愿星系,無論是哪一種都我都不可能找到。」黑袍的聲音有些低落,因為從不願意陷入這種局面的他,現在被迫落入這種境地,而且實際上根本沒有什麼自證的機會。

背後設計的人當然不會讓他能找到失蹤的人。

許問峰什麼也沒說,只是沉默的揮手示意黑袍退下。

黑袍也沒有再說什麼,徑自告退,去了神殿後殿的居處呆著,接連幾日四門不出,不跟任何人接觸來往。

直到三天後許問峰轉移了黑袍負責聯絡的那些科技星后,才命令黑袍外出找尋自證的線索。

許問峰因為這件事情暫時被迫不能如過去那樣信任和重用黑袍;與之同時花園精靈族的自然王同樣焦頭爛額。

從交戰開始,就暴露出很多讓花園精靈族出離憤怒的事情!

兩大超級文明的進攻中,很多防守戰爭的兵力部署敵人了如指掌!

當防守軍隊中突擊陣勢的龍騎兵一往無前的衝殺進敵陣的時候,敵陣中早就有一大群針對龍騎兵的頂尊在等著!

讓許多防守戰爭都落入連連失利的局面,因此還折損了許多龍騎兵。

無疑,這些出問題的防守戰線裡面有姦細,兩大超級文明的姦細!(未完待續。。) 為了逐一查清,自然王委派易之女王負責,為此採用了很多常規手段,然而卻沒有揪出來多少個。

因為那些試探性的假情報彷彿都能被姦細察覺,在易之女王調查不久,那些姦細全都什麼都不做的藏了起來!

為了避免重蹈覆轍,許多防守區域在出問題時候知道情況的神統帥,軍團長都被暫時限制了行動。

其中絕大多數當然是無辜清白的,卻因為沒有揪出來有問題的人,被迫遭受牽連而無法上戰場。

花園精靈族的歷練珠一直很先進,可是情報的傳遞手段花樣百出,調查了許多相關人的歷練珠記錄,憑藉可疑的情報傳遞暗號揪出來的數量明顯不夠。

「我族內部竟然滲透了兩大超級文明如此多的姦細!」自然王聽著最新的情報,最新的防守戰區的情況仍然顯示出存在姦細泄露防守信息。

這意味著如今控制的那些根本不是全部,在許許多多的星球上的駐軍中,還不知道有多少姦細的存在。

自然王神殿的第二神長老慚愧的低著頭臉。「請求偉大王的責罰,讓如此多的姦細滲透是我的無能所致!」

第二神長老本是負責情報方面的工作,但這時候自然王已經不想處置她。

因為如今的情況不能說是誰的無能,如果要說責任,她這個王的責任更大,族神王們的責任同樣大,如今被限制自由的神統帥的任命都是族神王的舉薦,她自然王的准允才能就任。

這麼多年來這些神統帥過去的履歷戰績都非常漂亮。曾經還都有過帶領軍隊跟兩大超級文明作戰得勝的光輝戰績,殺傷過許多兩大超級文明的戰士。如何能知道其中竟然存在潛伏至今才發動的姦細呢?

這隻能說明,敵人太陰險狡猾。安插的姦細一直潛伏不動,直到如今才使用——這也說明眼前兩大超級文明對不敗戰神族和他們花園精靈族的進攻戰鬥絕對不是心血來潮,而是在認為有足夠大的勝算優勢情況下才發動的有把握的戰爭!

自然王不由想起聖王說過的話……

不要攙和神魂族星的戰爭。

可是,現在再說脫離是非地已經不可能了。

涉足這場戰爭的花園精靈族已經不能失敗,也不允許失敗!

現在退縮等於是宣告徹底的失敗,對舉族上下的人心都將是沉重的打擊。

「查!動用一切可以動用的力量,儘可能快的徹查清楚!所有不是本族出身,曾經離開過我族的神統帥的履歷都要調查清楚!存在疑問的人暫時全都調離神統帥、軍團長的總指揮職務。」

第一神長老憂心忡忡的道「王!這麼做會對我族戰鬥力造成很大的影響,波及的神統帥數量會很多。」

「本王知道!」自然王暗暗咬牙切齒。憤然道「然而不這麼做我族很快會被兩大超級文明打出神魂族星周圍的宇宙虛空!」

一眾神長老們都說不出勸阻的話了,防守戰鬥總被敵人掌握,兩大超級文明的戰鬥力又遠遠超過過去掌握的水平,這種情況下的對戰連不敗都很難做到。

「謹遵王偉大的決斷!」第二神長老帶頭表達遵從之態,眾多神長老們紛紛作禮。

……

回到無雙神族的恆毅得知兩大超級文明的進攻戰爭一路凱歌的消息后,暗暗驚疑。

因為從那些戰況的消息來看,說是有如此數量眾多的姦細存在很難讓他相信。

更何況他從神腦處的查詢結果來看,根本不存在那麼多人類文明的潛伏者。

對不敗戰神族和花園精靈族的進攻戰鬥部署完全出自依郁一人的決定,這兩族的防禦部署信息直接有依郁提交的神腦。分明是來自於依郁個人的情報途徑。

「這麼大的動靜真不擔心折損的潛伏人員過多?」恆毅覺得這件事情很蹊蹺,因為也不像是依郁的風格,這種動靜必然會導致很多潛伏的人員暴露被殺。事實上兩大超級文明的戰鬥優勢已經很大,本來沒有必要動用如此數量眾多的潛伏者。許多進攻戰鬥只需要掌握幾處關鍵的防護部署情況就足以獲取勝利,偏偏如今的響動大的離譜。

「嘖嘖……終於有一件能讓你猜來猜去猜不明白的有趣事情,讓我怎麼忍心現在揭曉答案呢?好好想。慢慢猜,我期待你多久能夠想通答案。」

歷練珠那頭的依郁帶著賣關子的惡趣味結束了通話。

這的確是讓人費解的事情……

……

是的。這是讓人費解的事情。

恆毅還沒有想通。

不敗戰神族和自然王一直窮於應付。

戰神情報組織的消息仍然源源不斷的送來,兩大超級文明真實的戰鬥力信息調查的數據越來越多。

看著最新調查的結果。許問峰陷入沉默的憂慮之中。

蒂法的臉色不太好,因為形勢的嚴峻超乎她的想像。

兩大超級文明的真實戰鬥力數量竟然是過去表露的一倍,同時兩大超級文明全面戰爭至今的戰鬥表現彷彿是有意保留,實戰中發揮的戰鬥實力同樣遠超過去。

針對不敗戰神族和花園精靈族的眾多軍團,全都有細化到讓人震驚的配備編製。

細化到什麼程度?

細化兩支軍團的對戰,從一開始的衝鋒,到走入混戰對壘的時候,交戰的每一個小隊之間頂尖戰鬥力的法術絕技、戰鬥風格、法器的對比都存在幅度不等的明顯克制性!

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在對戰中兩大超級文明的小隊發揮出超過原本一成至三成的戰鬥力,而不敗戰神族和花園精靈族則弱化了同等的戰鬥力,此消彼長之下,哪怕戰鬥數量對等,也難以取勝,更何況兩大超級文明的戰鬥單位數量更多,連續輪替作戰的時間長度還更久!

在這樣的差距面前,拿什麼不輸?

「神主!或許我們能夠打亂編製應對!」蒂法絞盡腦汁的思索后,突然相出絕妙的主意。

單掌托著額頭的許問峰淡淡然道「你以為這是依靠情報帶來的實戰差距嗎?」

「……那、那是什麼?」蒂法被許問峰說的迷糊,如果不是兩大超級文明通過情報的途徑完全知道他們軍團的編製,那是怎麼做到的呢?

「神腦。」對於這個問題,許問峰早已經想明白,實戰中的情況變化複雜,預先知道的情報能夠做到了解他們的編製和調度,但不可能在實戰中做到連續不斷維持針對性克制對陣的演變。

高明的神統帥都會如此調度實戰的變化,可是,這種規模的戰鬥,能細化到每個小隊又怎麼可能是任何神統帥能辦到的事情呢?

每個神將的能力經驗各不相同,性格也不同,帶領的戰鬥單位實戰中的發揮高低不等,不可能通過神將做到如此程度的完美配合。

唯一的解釋就是神腦。

神腦的推算能力通過關注佔據,每一個瞬間能夠根據戰況的變化同時對無數戰鬥單位發布輔助調度信息,只有這樣才可能做到如今戰況表現的程度。

這就是神腦戰鬥中的能力。

這就是兩大超級文明擁有神腦的巨大優勢!

再高明的領導者也無法企及這種全局及細節的完善掌控、調度能力。

而全面戰爭期間,神腦沒有完全表現出來。

許問峰腦海中不由浮現真言的身影,即使再不願意承認,他也不能否定眼前的事實。

依郁棋高一著,他和自然王如今都落入其算計之中,陷入了難以翻身的不利局面。

蒂法對神腦的了解很有限,原本對神腦的了解就是在人類文明獲取神腦信息許可權越高,才可能越多。

而外人只能知道朦朧的大概。

「宇宙中最強大的力量是神魂母樹呀!神君,神腦能做到的神魂母樹沒道理做不到!或許,或許……或許可以從恆毅那裡詢問運用神魂母樹力量的辦法!一定有辦法對抗神腦!」蒂法絞盡腦汁的思索對策,希望在這種時候能夠替許問峰分擔苦惱。

「神魂母樹的力量在神魂族的記錄中從來跟神腦不同,最大的特點是具備不可操縱性。無雙神族並沒有這方面特別信息。」

「問問恆毅也許有呢?如果有也一定是最高機密,恆毅不會隨便告訴別人吧?但如果神君問他一定會說!」蒂法仍然不死心,因為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辦法。

現在他們對神魂族星的神魂母樹區域還掌握了一部分,如果這條路行得通,還能藉助神魂母樹的力量抗衡,一旦完全喪失了對神魂母樹的控制,那時候再沒有辦法了!

「我已經說了沒用。恆毅如果挖掘出這方面的信息根本不需要問,早已經公開。」許問峰頗有些不耐煩的接話,他已經很煩,聽蒂法說些沒理智沒邏輯的話只覺得更煩!

稍微明白恆毅的性格為人就不會說這種廢話,偏偏蒂法糾纏不休。

意識到許問峰的不耐煩,蒂法連忙閉嘴。

安靜了沒多久,又忍不住道「神君,那現在該怎麼辦?」(未完待續。。) 現在該怎麼辦?

許問峰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種族滅絕對於擁有神魂族力量的頂尖戰鬥力的影響需要的時間太長,根本無法起到扭轉戰局的作用,想在兩大超級文明本土投放猶如痴人說夢話,根本做不到。

再打下去,別說許問峰很清楚結果。

如今就算是許多反應不算敏銳的軍團長都清楚的知道,根本打不過。

「不能再跟兩大超級文明打下去,否則只是白白折損大量的新興頂尖戰鬥力!」許問峰抬起頭臉的時候,終於下定了決心。

明知必敗的戰鬥仍然繼續,那就是自掘墳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