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元躍泰!」

「雄鷹展翅!」

雲通炎失神的就只有一瞬間,很快他就醒過來了,但是就是這一瞬間決定了他今天的命運。

看到迎面而來的攻擊,雲通炎是又驚又怒,驚的這攻擊他已經躲不過了,怒的是接下攻擊他就會被逼停。

「炎陽劍訣之炎陽破天!」

「轟!」

果然,這兩道攻擊雲通炎是順利的接下了,但是卻也停在了半空,前進的步伐被迫停止,而阻攔他的王鷹姚厲二人也沒有再攻擊,而是立在空中戲謔的看著他。

「不好!」雲通炎心中驚呼道。

但是雲通炎還沒有來得及踏出腳步,就感覺後邊有一道猛烈的襲擊臨近,而且還伴隨著怒吼聲!

「雲通炎,你這沒膽的種!居然敢戲耍與我!你去死吧!」鐵雄怒吼道。

「烈日當空!」

感覺到背後讓人心顫的能量波動,雲通炎知道他已經沒有機會了,現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是拚死一戰了。

「炎陽劍訣之炎陽血刺!」雲通炎瞬間判斷出了他現在的處境,也馬上做出了最正確的抉擇。

如果他現在還想堅持向叢林中逃竄,先不說他是不是能成功,就是鐵雄的這一刀他就必須硬受,但是鐵雄這一刀又豈是那麼好接的,就算雲通炎現在也是六劫武帝初期巔峰,被這刀擊在身上恐怕不死也是重傷。

到那時不要說逃脫,可能與鐵雄一拼的能力都沒有了!

雲通炎好歹是縱橫了兩百多年的武帝高手,他豈會願意這樣窩窩囊囊的去死,就算死他也要死的堂堂正正,死的轟轟烈烈!

雖然雲通炎並不希望現在就死,但是他已經沒有選擇了,他知道他今天註定是要身隕在這裡了,他唯一能選擇的就是選擇一種死法!

僅此而已!

唯一讓雲通炎高興的,那就是王鷹和姚厲一直站在那裡,並沒有動手的意思。

這對於雲通炎講,也算是一個不算好消息的好消息吧!

……………….

兩人再次激戰,鐵雄並沒有拖延時間的意思,而是攻擊更加猛烈、霸道!

這也讓人見識到了當年威震天雲帝國的『雄鷹修羅』的威之所在!

王鷹的戰鬥就給眾人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記,而先前鐵雄的戰鬥風格雖然也嗜血兇猛,但是卻趕不上王鷹,但是現在的鐵雄變了!

在空中的武帝除了姚厲和周嘯戰之外,其他人都是一副淡然的表情,好像這樣的鐵雄才是真正戰鬥中的鐵雄,而且他們的淡然之下還有些許的興奮,這好像是他們所期待的一般。

「咕!」

「三弟,那是我們平時看到的那個一臉慈祥的鐵爺爺嗎?」周雲虎吞了一口唾液,口腔有些乾燥的對旁邊的周雲峰說道。

「嘿嘿!應該是吧!」周雲峰不自然的笑了笑,答道。

此時的鐵雄狀態已經大變樣,周身充斥著濃厚的殺氣,原本火紅色的鬥氣現在已經變成了血紅色,在配上他那四周肉眼可見的殺氣,他此時就是一個活脫脫奪人生命的嗜血修羅。

讓人看了,會有來至內心深處的恐懼,生不去一絲反抗之力!

就算是四劫武帝的姚厲心也有了顫抖,他發現如果他和這種狀態下的鐵雄交手,恐怕十成實力最多發揮出九成。

這是一個多麼可怕的結果!

但是見了這種狀態的王鷹等人,則是內心激動、血液沸騰,他們與鐵雄一起征戰多年,這中狀態的鐵雄不但不會讓他們害怕,反而會讓他們興奮!

這才是他們的隊長—-鐵雄!

他們知道鐵雄生氣了,而後果是很嚴重的,這樣的鐵雄,他們從跟隨周戰天加入周家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

鐵雄手中的大刀不斷劈出,中間的間隙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一刀接一刀,連忙不絕!

鐵雄好像是不在乎鬥氣消耗一般,每一刀必是全力一擊,有一種不斬殺仇敵誓不還的決然。

鐵雄是打的痛快,但是雲通炎就是有苦說不出,現在就算是他的實力與鐵雄一般,但是也被鐵雄這種不要命的打法影響的實力不能全部發揮!

…………………………………..

「赤地千里!」

「炎陽劍訣之炎陽破天!」

「轟!」

「噗!」

一分鐘的時間不到,兩人交手已經一百多個回合,而戰鬥也慢慢的顯現出了結果。

一招對決下,雲通炎終於抵擋不知鐵雄不要命的進攻,一招不敵,被打的吐血倒飛,臉色瞬間變的慘白!

在雲通炎倒飛的過程中,鐵雄沒有等他穩住身影,已經追了上來,並且果斷出手。

「烈日當空!」

此時的雲通炎根本無力在出手抵抗,一道巨大的血紅刀影從上之下,以雷霆之勢瞬間劈下。

刀影從雲通炎的頭頂劈下,最後劈在了一百多米下的上坡,留下了一道一米多深的刀痕!

「我不會再給你逃跑的機會!因為我說過,我要殺了你!」鐵雄沒有再次出手,而是看著不遠處的雲通炎,淡淡的說道。

鐵雄手中的戰刀也在他說話間消失在他手中,被收入了乾坤戒。

而在鐵雄轉身準備向周嘯戰一邊走去的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雲通炎臉上突然出現了一道血痕,從頭頂一直到脖子。

突然雲通炎的身體瞬間變成了兩半,血液內臟飛灑空中,落向了地面。

……………………………………..

「鐵爺爺太強悍了!我也修鍊了《烈陽刀訣》,但是我使出來的『烈焰刀』和鐵叔使出來的『烈焰刀』,差的可不是一點點啊!」周雲虎感嘆道。

「沒錯!鐵爺爺恐怕已經將《烈陽刀訣》練至圓滿了,我們還差的遠啊!」周雲峰知道周雲虎說的不是鐵雄使出『烈焰刀』的力,而是他在『烈焰刀』上的造詣。

「霞兒,你怎麼了?」周雲峰一轉頭,卻看見黃霞臉色蒼白,沒有意思血色,周雲峰大驚。

「峰哥哥,我沒事!」黃霞倔強的搖了搖頭,道。

「是不是被鐵爺爺嚇著了?」周雲峰關心的問道。

鐵雄戰鬥風格確實有個性,但是那鮮血內臟在橫飛的場景確實讓人有些心驚肉跳,就算是周雲峰這樣殺伐果決的男子都心有餘悸,更何況是黃霞這樣的女子了。

「有點不適應。這樣的殺人我是第一次見!」 隨身帶個狩獵空間 黃霞有些擔心的低聲說道,好像是擔心周雲峰會因為這樣看不起她一樣。

「沒事,這種場面我也是第一次見!」周雲峰摸了一下黃霞的頭,微笑道:「我先送你到旁邊的山坡上休息一下吧!」

言罷,周雲峰不待黃霞回話,就攔腰抱起黃霞向旁的山坡上跑去,而黃霞則先是一驚,蒼白的臉上瞬間出現了羞紅,她也沒有反抗,就這樣看著周雲峰的臉。

幾個跳躍,周雲峰就來到了小山坡的一塊大石旁邊,輕輕的放下黃霞,微笑道:「霞兒,你現在這裡休息一下,我去幫爹他們打掃戰場!」

周雲峰現在可還有事情沒有做完,最先死的羅黑虎的靈魂早已經被他收進了混沌戰旗,而賀松的靈魂也在混戰之中被周雲峰收走了,而雲滄海和剛死的雲通炎的靈魂,周雲峰還沒來得及收。

這兩人的靈魂是最好的,周雲峰可不想放棄,所以在安頓好黃霞后,他就打算先去把這兩人的靈魂收取了。

「峰哥哥,你去吧!不用管我,我休息一下就好了!」黃霞微笑道,現在她原本蒼白的量已有了一些血色。

見到黃霞的氣色已經有了好轉,周雲峰也放心了不少,對黃霞點了點頭,讓后就轉身向離自己最近的雲滄海奔去。

而場中的兩衛已經在開始打掃戰場,四名武帝的乾坤戒和兵器已經交到了周嘯戰的手中。

幾名武帝並沒有參與,而在空中看著下邊忙碌的眾人,這些事情已經用不著他們出手了。

總裁的貼身下堂妻 而他們凌立空中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防止有人偷襲,雖然這種情況出現的幾率幾乎為零,但是他們不得不防。

獵贗 不到半個小時,戰場已經被打掃完,虎豹門的屍體全部被就地焚燒,而雷衛的屍體則被各種的統領收入了乾坤戒,帶回周家。

萌寶成雙:媽咪,爹地又上頭條辣! 這一戰,風雷衛無一人傷亡,而雷衛戰死十八人,十五名武君,三名武王,另外一名武皇重傷

雖然和虎豹門死去的幾百人相比,這十幾人的死微不足道,但是周嘯戰還是痛心不已。

現在就剩下一個任務,那就是搗毀虎豹門的老巢.

幾百人休整完畢,急速的向虎豹谷靠近…………………….. ?第二十九章落雷石

烈日當空,炎熱的的天氣好像讓大地都變的萎靡一樣,叢林中是不是傳出一兩聲獸吼鳥鳴,但這些聲音中有著掩飾不住的倦意。

歸元山,歸火宗

「姚爺爺,不知道那塊落雷石在哪裡?」周雲峰有些急切的問姚厲道。

「峰兒,那落雷石在後山,我現在就帶你去!」姚厲道。

一行人就在姚厲的帶領下,向歸火宗的後山走去。

……………………………..

虎豹門內雖然還有幾千人,但是基本上都是外門弟子,實力基本上都在武君以下。

這樣的實力,就算人再多對於有六名武帝、二十名武皇的周家來講,也不過是一盤散沙而已。

不堪一擊!

所以在攻入虎豹門內的過程中,兩衛的數百人根本就沒有遇到有力的抵抗,不到一刻鐘,整個虎豹門都被兩衛的人控制住了。

留在門內的弟子已經沒有了武皇強者,但是卻還有五名武王,這五名武王是虎豹門內最後也是最強大的力量。

對於這五人,周嘯戰沒有手軟,直接下令殺掉。

在虎豹門內,外門弟子達到武君就可以申請成為內門弟子,當然還必須經過考核,而達到武王之後,沒有超過規定年齡的就可以成為核心弟子,超過的就可以成為外門長老,達到武皇就可以成為內們長老。

一個宗門的外門弟子對宗門並不會有太多的歸屬感,也談不上多麼忠心,而只要被收入內門的弟子,在宗門的培養下就會對宗門有一定的歸屬感,也會對宗門很忠心。

而最後的核心弟子,那就是一個宗門的核心所在,要成為核心弟子,第一條就是對宗門的忠心,這也是最重要的一條。

所以一個宗門的核心弟子基本上都是可以與宗門共存亡的存在,他們是宗門的中堅力量,也是宗門的未來,宗門也會不留餘力的去栽培、培養他們。

在天玄大陸上有一個不成為的規定,或者說默契,一個宗門的毀滅,一般是不會對外門弟子下手,而核心弟子則會被趕盡殺絕。

至於那些內門弟子,就要看情況而定了,如果能收服,那些大勢力也會樂意如此。

正是因為如此,周嘯戰才會毫不猶豫的下令滅殺那五名武王,因為這些人對虎豹門的忠心可以說印入了骨子,他們是不肯定背叛虎豹門,那怕現在虎豹門已經被滅。

這樣的人留下只會是禍根,周嘯戰可不願意給周家埋下禍根。

而那些內門弟子,周嘯戰收服了一些天賦不錯的,而那些死忠於虎豹門的內門弟子,都已經讓他們消失在這個世界了。

將這些事情處理完了后,周嘯戰帶人將虎豹門的兩個寶庫給搬空了,其中有不少各種礦石、靈草等一些東西。

這些東西的單一價值都不太高,畢竟最重要的東西都被羅黑虎放到自己乾坤戒中了,但是這些東西貴在量大,而且也正是周家缺少的。

看著搬出的東西,周嘯戰都忍不住激動不已。

虎豹門寶庫內的東西可不僅僅是它們自己的,其中有近一半都是從歸火宗搬回來的,可以說是兩個二流宗門數百年的積累,這些東西加起來比周家的家當還多。

當然這個比較是不算功法戰技,畢竟那些東西的價值,不是一般的寶物可以衡量的,特別是地階高級功法戰技。

因為這些東西裡面有一部分是歸火宗的,所以周嘯戰提出讓姚厲選取一部分,但是卻被姚厲拒絕了。

他說他現在已經加入周家了,要這些東西也沒什麼用,況且這些東西既然落入了虎豹門的手中,那就不再是歸火宗的了,並且這些都是周家的人用命從虎豹門手中奪下的,應該歸周家所有。

見姚厲執意如此,周嘯戰也就沒有再堅持。

看著這些東西,周嘯戰心中開始活絡起來,有了這些東西,周家的發展可以加快不少。

幾年前,周雲峰帶回的那些東西雖然對周家的幫助很大,但是也只能實惠一部分人,就是那些周家的頂級力量,至於那些中下層的力量根本沒有得到多少提高。

風雷衛倒是都得到了萬年石乳,風、雷衛中立有大功的才能得道萬年石乳的賞賜,沒有大功但天賦不錯的,家族也賞賜了一些千年石乳。

周雲峰帶回的東西雖說不少,但是對於一個家族,就顯的杯水車薪了。

但是現在這些東西就不一樣了,這些東西絕大部分的檔次都不高,但是正好實用發展風、雷兩衛,就算是對實力最強大的風雷衛也有一定幫助。

以後周家也可以富裕一些了,周嘯戰這個家主也多了一些底氣。

周家雖然是一個一流家主,但是財力卻還不如一個二流家族,所以周嘯戰這個家主當的一點都不輕鬆。

現在好了,一下多了兩個二流宗門的收藏,再加上周家自己的收藏,周家的財力應該不會比那些頂級的二流勢力差多少了。

如此,周嘯戰這個家主也多了一些底氣,同時也可以大展拳腳發展周家的三衛實力。

處理完這些事情后,周雲峰就要求去歸元山,周嘯戰想了一下,虎豹門確實已經沒有什麼大事了,所以就決定陪同周雲峰三人到歸元山去,陪同的還有王鷹,當然姚厲肯定是必須去了。

姚厲是歸火宗的宗主,歸火宗沒有人比他更熟悉,並且在利用雷電之力煉體,有些東西周雲峰可能也會請教到他。

而鐵雄則被留下來主事,處理完后,兩衛返回雲嵐城,鐵雄等三名武帝這到歸元山與周嘯戰匯合。

到了歸元山之後,周雲峰就迫不及待的開始詢問落雷石的位置,而那塊落雷石就是歸火宗內能釋放雷電之力的寶物。

………………………………………….

不多時,一行六人來到小山谷內,山谷不大,但是谷內的景象卻是很怪異,山谷內不要說樹木,就是雜草都沒有生長。

「姚爺爺,那落雷石是不是就在這個山谷裡面?」還沒有臨近山谷,就感覺到了周圍的雷系能量在不斷增加,但是這些雷系能量卻是很爆烈,根本不能直接吸收。

「峰兒你說的沒錯,落雷石就在這個小山谷內。」姚厲看著遠處的小山谷,淡淡的說道。

「這裡的雷系靈氣還真是狂暴,恐怕沒有人能直接吸收!」周雲峰搖頭苦笑道。

「這裡的雷系靈氣確實不能直接吸收,你爺爺當年也來過,在山谷雷待了十天,最後也只能失望的走了!」姚厲微笑道。

「姚爺爺,你們歸火門是不是有一套利用雷電之力煉體的功法?」周雲峰感覺自己問的有些唐突,馬上說道:「別多心,我不是想要你功法,我只是問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