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御醫的嘴巴還沒撬開,赫舍里氏布置給了他什麼好處,讓他如此的死心塌地。」康熙惱火道。

二人臨近納喇氏的帳篷,聽到了帳篷內有人在發生爭吵,二人一左一右隱藏起來,瞧著一抹身影從帳篷內直接走了出來。

婉妍透過了帳篷內和營地周遭宮燈仔細打量一番,發現那闖出去的居然是福晉身邊的廖嬤嬤。

「阿諢,是廖嬤嬤。」婉妍直接說道。

康熙的心沉了沉,婉妍的這個發現,讓他感到非常的意外。

「婉妍,一會進去,什麼都別說,等到御醫來了,趕緊給榮貴人診脈,堅決要弄清,廖嬤嬤為何過來。」康熙暗戳戳的告知給婉妍。

婉妍眨巴了一下眼睛:「阿諢,我知道了。」

帳篷內,納喇氏與榮貴人二人臉色陰沉的坐著,榮貴人的肚子已經隆起,雖然比福晉的月份小,她的神色卻比福晉好了很多的。

康熙與婉妍走進,二人趕緊起身請安,榮貴人的臉色緩和了很多。

「爺、貴主兒,您們怎麼過來了?」納喇氏瞧著康熙,眼神亮晶晶的,榮貴人被照顧的很好。

「納喇氏,你照顧榮貴人不錯,等回去,爺是有重賞。」康熙朗聲說道。

「蘇姑娘,一會徐御醫會來診脈。」婉妍直接說道。

「謝謝貴主兒!」榮貴人聽到婉妍的話,眼中充滿了感激。

廖嬤嬤剛才有交代,只有在皇後有命令下,榮貴人才能請太醫,否則,只能讓府醫診脈的。

「爺,剛才廖嬤嬤過來了,說福晉下了命令,若是沒皇后的命令,不可請御醫,只能請太醫診脈。」惠貴人直接說道。

啪!

康熙直接排在了扶手上,怒氣沖沖的離開了帳篷,榮貴人與納喇氏對視一眼,婉妍一點沒放過細節,發現了這二人的的舉動,心裡有幾分的奇怪。

「貴主兒,今日廖嬤嬤過來,讓奴婢們嚇到了。」納喇氏抓到了機會,趕緊告狀。

「金姑娘,這話可不能亂說,福晉派了廖嬤嬤來,是為關心你們的。」婉妍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納喇氏與榮貴人聽了,瞬間明白她的暗示,在私下出手,明面上,還是要按照皇后的意思來做的。

「是,奴婢醒的了。」納喇氏規矩的行禮,「馬佳姐姐和孩子能好,奴婢辛苦些到時沒什麼關係的。」

婉妍滿意的點點頭,有人能聽懂她的暗示就好了。

「主子,徐御醫來了。」鈴蘭從外面走了進來回稟道。

婉妍點點頭:「讓他進來吧。」

徐御醫進來后,先給眾人行禮,才趕緊診脈。

稍晚,徐御醫收拾好了東西,才看向婉妍。

「貴主兒,蘇姑娘和小阿哥的身體都非常的健康,定然是沒事兒的。」徐御醫說道。

。 肖菁菁很高興,也有些小小的竊喜,自己的母皇竟然當眾誇讚自己!

當然,她更期待的是接下來的比賽。

因為她知道,雖然肖靈靈張揚跋扈,實際上是個外強中乾的軟架子。肖青青也是個半吊子。

至於肖楚楚——

之前是個廢物。現在嘛……她倒並不覺得她落了一次水就真的變得有多強大了。

想及此,她在低頭的一瞬,嘴角冷冷勾起。

很好,天時地利與人和,她肖菁菁終於苦盡甘來了!

***

隨着肖翼的一聲令下:「斗獅會,開始!」

眾多參賽者開始自從排成四個隊列入場。

四個隊列,每個隊列的最前面就是一個公主或者郡主。

肖菁菁、肖青青、肖楚楚還有肖靈靈四個人各自站在四個隊列的最前方帶領隊伍入場。

因為肖菁菁和肖青青兩個隊伍離得最近,所以肖青青特意往肖菁菁那邊靠近了一點說:「大姐,今天的比賽,你有把握贏嗎?」

不同於剛剛在台上,現在的肖菁菁頗有些高冷范兒,只是唇角矜冷道:「二妹妹想的太多了。此次比賽還是鍛煉為主,我們都不要把勝負看得太重吧!」

肖青青碰了一個硬釘子,撇撇嘴,轉過頭對自己右側的肖楚楚問:「喂!老三!你呢!你有把握贏嗎?」

她之前是肯定不會問肖楚楚這個問題的。

奈何自從上次她和肖楚楚交過手之後,她就發現,肖楚楚好像跟以前並不一樣了。

現在的她,連應對突如其來的襲擊都可以快速準確地應對!

除了力量!

對,除了力量!

肖楚楚正在神遊太虛,忽然聽見肖青青問自己有沒有把握贏。

想了一下,說:「有吧?一個獅子而已,又不是什麼特別兇猛的怪獸。」

她的認知自然是停留在天庭上的那些遠古神獸和妖獸上。

鳳皇一族乃為戰神一族,什麼妖獸沒降服過?區區一個獅子……呵~

肖楚楚一點都不擔心!

肖青青卻並不這麼認為,她覺得肖楚楚在吹牛,聽她大言不慚地說『能』,當下鼻孔哼了一聲道:「三妹果然驍勇啊!哼,就是不知道,一會兒進入獅籠里會不會被嚇得尿褲子!對了,你要是尿褲子了,記得向我借褲子,我車上有備用的。」

肖楚楚一聽這話,當下用一臉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她!

肖青青一看她忽然這樣看自己,馬上怒目道:「你這樣看我做什麼!難不成,我的臉上有什麼?」

肖楚楚搖搖頭:「並沒有,我只是在想,二姐果然是個細心之人,還懂得給自己多準備幾條褲子…….」

肖青青登時氣跌,大吼:「肖楚楚!今日我不把你按在地上摩擦,我就不叫肖青青!」

肖楚楚沖她吐了吐舌頭,不理她了。

肖青青則氣得頭髮都豎起來了,滿臉通紅,看了看周圍。

大家都想笑而不敢笑,可越是這樣,她越尷尬!

她被肖楚楚氣著了,可是冷靜過後,又深深覺得肖楚楚好像哪裏跟以前不一樣了……

其實,除了肖青青,還有肖靈靈。

她一直在旁邊看着呢,看見肖楚楚戲弄肖青青,眼底劃過一絲的毒意…… 大概五月末的時候,斯普勞特種植的曼德拉草終於成熟了。

成熟之後,斯內普教授親自操刀,把曼德拉草根剁碎煮水,再加入其他藥劑,熬成了一鍋恢復藥劑,第一個給提耶拉灌下——

當提耶拉從他的本體漸漸蘇醒,緩慢的活動著他僵硬的四肢,視線也漸漸回歸的時候,提耶拉看到斯內普正面無表情的站在他的床前。

「斯內普教授……」提耶拉輕輕的喊了一句。

「很好,看來你恢復的很好。」斯內普說道,「你那混亂的小腦瓜裡面還記得多少我教給你的魔藥學知識?」

「全,全都記得,斯內普教授。」提耶拉說道。

「很好,趕緊起來,既然都好了就不要賴在床上了。」斯內普說道,「你已經落下其他同學一個學期了,如果你還有哪怕一絲一毫的上進心你就應該趕緊起來,幫我熬制恢復藥劑。」

提耶拉:……

不是吧,阿sir,這麼無情,我可是個病號啊。

「還在愣著幹什麼?」斯內普冷麵無情的說道。

提耶拉撇了撇嘴,從床上跳下來,活動了活動僵硬的四肢,跟著斯內普來到了校醫院旁邊的配藥室。

配藥室的正中央放著一口坩堝,在旁邊的葯架子上放著一排排被切割成五百克每份的曼德拉草根小塊。

「把你的魔杖抽出來。」斯內普說道。

「哦哦,好的好的。」提耶拉抽出魔杖——

這是他手裡唯一的一根魔杖了,梅林的法杖和盧修斯馬爾福的魔杖都已經毀在了猶格索托斯和莎布尼古拉絲的召喚儀式之中了。

「先點火,然後再把火焰溫度控制在一百度。」斯內普在旁邊命令道。

提耶拉照做。

「等坩堝熱燒熱到冒煙了之後把古曼果粉末五十克,羊角蛇血液五毫升在五百毫升清水裡面混合均勻之後,再和金錢草草根二十克一起放入——」

「嘭——」

坩堝裡面的液體在進入的一瞬間直接炸了開來。

好在斯內普反應快,一側身,躲過了液體,然後那魔杖一揮,液體直接飛進了廢液罐裡面。

「蠢——」斯內普習慣性的想罵「蠢貨」,但是還是硬生生的憋住了,「看來我們的小天才並不是那麼的天才嘛。」

斯內普諷刺了一句。

提耶拉漲紅了臉,裝作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提耶拉第一次熬制恢復藥劑的時候也出現了同樣的狀況,原因是古曼果和羊角蛇的血液都是烈性藥物,在加熱之前,需要用中性的金錢草草根調和一下,正確的做法應該是:

將羊角蛇的血液和古曼果粉末在常溫下混合在一起之後加入金錢草草根攪拌一分鐘,根據加入順序決定攪拌方向,如果先加入的羊角蛇血液就順時針攪拌,如果先加入古曼果粉末則逆時針攪拌。

而提耶拉這次的熬制只是簡單的混合了幾秒之後就立刻送入到了坩堝裡面,果不其然,立刻引發了兩種烈性藥材的劇烈衝突,進而引起了一點小爆炸——

這讓提耶拉顯得好像是第一次熬制一樣。

「好好改動你的小腦瓜想一想,這三個藥材的性質,再熬制!」斯內普說道。

「好,好的,斯內普教授。」提耶拉說道,裝模作樣的思考了一會兒之後,又敲了敲魔杖開始了第二次熬制。

這次提耶拉讓三種藥草小心翼翼的在半空中混合了一分鐘,再送入到了坩堝裡面。

果然,這次沒有再發生爆炸,三種藥材組成的懸濁液一與燒熱到一百度的坩堝接觸,立刻化為一攤濃郁的紫紅色液體。

「好,之後把火焰溫度調整到一百三十五度……」斯內普點了點頭說道,繼續指導著提耶拉熬制恢復藥劑。

那之後提耶拉又出了幾次不重要的小失誤,最終才把恢復藥劑熬好。

「你在這裡繼續熬,我叫龐弗雷夫人把藥劑給他們灌下。」斯內普說完把提耶拉剛剛熬好的那鍋藥劑倒入藥瓶裡面,提著藥瓶走出了配藥室。

「哦……好的……」提耶拉說道,只好無奈的把坩堝洗了洗,然後繼續熬制。

得益於辛苦勤勞的提耶拉,一天之內整個霍格沃茲二十六個被石化的小巫師都解除了石化,並且在校醫院休息了一晚上就各回各的宿舍了。

「提耶拉!」當哈利和赫敏走進格蘭芬多休息室的時候,提耶拉聽到了久違的哈利的聲音,緊接著,感覺自己撞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