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長老,這樣的徒弟要著何用,我都替你臉紅。」就在這個時候,那副會長開口了,來了這麼一句。

這句話一出,所有的人臉都變色,這意思就很明顯了。

這是讓王長老自己除掉自己的徒弟了。

「不。」那紫袍之人還想說什麼,但是,他已經悄無聲息的倒下了,那王長老已經出手了,悄無聲息的攻擊,但是,卻解決了那紫袍人。

「副會長說的是,副會長給過他機會了,但是,他根本就沒有抓住,還在這裡這樣的態度,是該死。我教徒無方,也請副會長責罰。」王長老隨即說道。

他心裏面其實也是很不滿的。

這副會長如果自己有什麼不滿的話,自己出手就行了,為何讓自己出手呢。無論怎麼說,這是他的徒弟,自己殺死自己的徒弟,這就太殘忍了吧。

「王長老大義滅親,我輩楷模。」看到這樣的情形,那副會長淡淡的一笑,如此的說。

楊風看到這一切,也是感覺很驚訝,這紫袍人就這樣死了嗎?這副會長這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讓自己的師傅殺死自己的徒弟。

這樣的事情,那可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副會長大人。」楊風看著陳子陽,也是連忙的說,這陳子陽身材不是很高,一米七幾的樣子,臉上總是掛著笑容,但是,楊風知道,這個人絕對是殺人如麻的,剛才的情形就很充分的證明了這一點。

「不錯,小夥子,真是不錯,這次我就是專門看你的,我可是給人對賭了,說你能進入前一百的。你可要爭口氣啊。」陳子陽看著楊風,大笑著說,很明顯,心情很不錯。

「我只能儘力。」楊風微笑著說道,至於能不能進前一百,那真的是很難說。

楊風也不會把話說死。

據楊風所知,這次能夠煉製出七級丹藥的有一百多呢。

楊風能夠進入前一百,那得煉製出來七級丹藥。而且,楊風煉製出來的七級丹藥還不能太差。必須得同時滿足這兩個條件,楊風才有可能進入前一百。

「不錯,不驕不躁,真的是非常的不錯。」聽了楊風的話,那副會長也是很讚賞的說。

反正在他的眼裡,楊風的一切都是優點。

「走吧,去比賽吧。」隨即,副會長對楊風說道。

「好。」楊風點頭。

這個副會長熱情的有些過了頭,一時之間,楊風還真的不清楚該怎麼面對這個傢伙。

「慢著。」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淡淡的聲音響了起來。

一道身影慢慢的朝著這裡走了過來,他穿著藍袍,一雙飄逸的紫發,那一雙懾人的眼睛盯著楊風。

楊風看著這個人也是不由的一愣,這個人是誰啊,好可怕,一雙眼睛讓他感覺到有一種要趴下的感覺。而且,這個人膽子真大,在副會長面前,竟然敢如此的囂張。

「常青,這是什麼意思?」陳子陽這個時候也是開口了。

這個時常青,真是太放肆了。在自己面前竟然壓迫楊風,這是給自己臉色看嗎?

「副會長,我只是看看這小子到底如何,果然不錯啊,在我的壓迫之下竟然還沒有跪下。不過副會長覺得他能進入前一百,他還是沒有那個能力的。」那壓迫楊風之人淡淡的看著陳子陽,淡笑道。

「哼,時常青,不要以為你是第一家族的身份,就可以在葯神公會為所欲為,在我面前,你還沒有放肆的資本,這是第一次,我就不追究你了。但是,如果再敢如此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聽了時常青的話,陳子陽怒氣沖沖的說。

時常青是厲害,但是,在自己面前擺譜,這讓他很是惱火。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

時常青為什麼敢如此的囂張,那不就仗著自己是第一家族的一員嗎?

而且,是第一家族非常重要的一員。是第一家族惟一能夠煉製九級丹藥的,同時,實力也絕對強悍,屬於神王巔峰強者。

這一切,那都是時常青驕傲的資本。

時常青在葯神公會裡面,那總是一臉鼻孔朝天的樣子,基本上所有的人都是忍了,沒辦法啊,惹不起你,我還躲不起嗎?

對於此,陳子陽也是有所耳聞,不過沒有說什麼。但是,今天這傢伙在自己面前也是如此的作風,這就讓他很惱火了。在我面前也是如此,這是沒有將我放在眼裡嗎?

第一家族的人,就敢猖狂到這樣的地步?

簡直是目中無人。

「副會長息怒,我剛才不敢是對這小子好奇罷了。我剛才認真的感覺了一番,他沒有掌握時間的力量。剛才小子無禮了,請副會長贖罪。」時常青看到陳子陽惱火了,也是連忙的說道。

聽到時常青認錯,陳子陽的火氣也是下來了。

這個傢伙,還是有點最起碼的禮數的嘛。

如果時常青這個時候還不知道好歹的話,他不介意給時常青一些顏色看看。

第一家族是很厲害,但是,葯神公會也不是吃素的。

楊風則是看了時常青一眼,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就那麼一會兒就將自己看了透,如果自己要是帶著時間分身來的話,那估計就死定了。

這第一家族的人都是非常的霸道,自己可以修鍊時間法則,其他的人卻是不行,如果要是修鍊的話,就會被磨抹殺。

誰都無法阻攔,誰阻攔誰死。在神界,各方勢力在這方面也是形成了默契,不會在這件事情上干涉第一家族。因此,在神界只有第一家族掌控時間。

「第一家族。」楊風心裏面默念,這第一家族怎麼說也是自己的敵人,等到自己強大的話,一定要到第一家族走一遭。

隨即,楊風就走進了葯神總部。

「副會長大人,這個小子看起來對我很有敵意啊。」看著楊風的背影,時常青淡笑道。

「哼,就你剛才那樣的行為,任何人都會對你有敵意。如果要是我現在煽你一巴掌,你會對我有敵意嗎?或者說,那小子剛才煽你一巴掌,然後在你的臉上吐唾沫的話,你會不會有敵意呢?」陳子陽冷聲的回應道。

有敵意,你這是什麼意思?趁機收拾楊風呢,那是門都沒有的。

「哈哈。」時常青笑了,他就是想試探一下這陳子陽的態度罷了,很明顯,陳子陽的反應是峴港的激烈,這樣的話,那現在就沒有辦法對這個楊風出手了。

雖然說剛才的時候證明楊風沒有掌控時間的力量,但是,當有人說楊風比他的煉藥天賦還強的時候,他的心裏面那就是非常的不舒服的,在他看來,沒有人可以比他強。

「哼。」陳子陽冷哼了一聲,然後走了進去。

遇到這個時常青,這讓他是非常的不爽的。

這個傢伙,太自以為是了,太高傲了,這讓他那是非常的不爽的。

楊風進入葯神公會總部之後就立刻的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和那時常青生氣,根本就沒有必要,自己根本就不是這時常青的對手。

兩個人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上的。

他現在只能是一步步的來,先取得一個好成績,得到一個好的成績,那才是最主要的。如果要是有一個好成績的話,葯神公會就會更加的看重他,這樣的話,自己反而就會更加的安全。

就像現在,陳子陽因為自己的潛力就替自己出頭了。如果要是自己什麼都不是,那估計陳子陽根本就不會理會自己。

你想要被別人重視的話,那你就得拿出讓別人重視的資本。

楊風進入了屬於自己的煉藥空間。

規定的時間還沒有開始。

這個時候是屬於準備的時間,你想要煉製什麼丹藥,你想要什麼材料,這裡有沒有,沒有的話,就可以按鍵申請,這樣的話,待會兒就不影響煉製丹藥。等到時間開始之後,所有的人都開始一塊煉製丹藥。

「不得不說,這樣的比試還真是公平。」楊風的心裏面不由的想,這樣的話,你根本就不用擔心人為的影響,一切都是智能進行評定。人為是根本就沒有辦法進行干涉的。誰排第幾,那就是第幾。你要是有懷疑,可以查看前面的人是不是比你強。

楊風也是查看了一番,自己要煉製的是七級丹藥無痕神丹,這是一種七級初級的丹藥。

在七級丹藥當中,那是屬於墊底的,但是在七級初級丹藥裡面,那卻是屬於相當不錯的丹藥。

楊風要保證兩點,第一煉製成功,這樣的話,自己才能有名次,第二,必須要煉製的不能是七級當中完全墊底的,這樣的話,才有可能會進入前一百名。

這一次,考核的時間也是一年。不過,煉製七級丹藥的時候,煉藥的空間裡面會有二十倍的加速。畢竟,煉製七級丹藥的話,那花費的時間要比六級丹藥長的太多了。如果一年,那根本就煉製不出來,那還比什麼。這

楊風估摸著煉製無痕神丹的話,自己需要六七年的時間,如果要是成功的話,那自己就可以煉製一下更高級的丹藥。如果要是失敗的話,那自己就繼續煉製無痕神丹。

七級丹藥,自己以前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煉製過,因此,能不能成功,楊風自己也是不清楚的。

「這楊風要煉製的是七級丹藥無痕神丹。」陳子陽和幾個長老在一個房間裡面,他們可以看到任何一個煉藥空間煉製丹藥的情況。

本來嘛,陳子陽現在的心情是不太好的,甚至可以說是相當的差的。剛才那時常青的表現讓他非常的惱火。自己作為總部副會長,而且還是非常的有實權的副會長,多少人對自己不是恭恭敬敬的,但是這個時常青卻敢如此的態度在自己面前囂張,這讓他是心裏面是很不爽的,如果要不是看在對方是第一家族的面子上,自己絕對不會那麼輕易的饒恕對方的。

「七級丹藥,他真的要煉製了嗎?」其他長老都是很驚訝。

七級丹藥和六級丹藥,那完全不是一個檔次上的。能煉製七級丹藥,那就代表著你到了一個新的階段。

而且,楊風是中位神靈,一個中位神靈煉製七級丹藥?這說出去的話,那根本就沒有人會相信的,只會覺得這個人實在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但是,見識過楊風那不可思議的表現之後,他們就立刻的知道,楊風這樣做,那肯定是有幾份把握的。

「恩,我就怕他繼續煉製六級丹藥,那樣的話,就沒有機會進入前一百了。再說,再看他煉製六級丹藥已經沒有多大的意思了,因為我們都已經知道,這個傢伙有著絕對的能力煉製六級丹藥的。我們來這裡就沒有任何的意義了,這個楊風,沒有讓我們失望,不是嗎?」陳子陽淡笑道。

其他長老自然都是紛紛的點頭,不過心裏面卻是再說,我們來這裡最主要的目的還是陪著您老人家。

只是,這樣的話,他們都是絕對不會說的,他們都是聰明人,知道什麼話是可以說的,什麼話是不能說的。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煉製成功。」陳子陽心裏面不由的想。

其他長老也是紛紛的開口,有的人說,楊風有這樣的能力,或許能夠成功,或許會出現奇迹,但是,更多的都是不認同。一個中位神靈能夠煉製七級丹藥,那他們算什麼呢?那他們和楊風比起來的話,那就差太大了。

他們都是這一行的天才,但是,他們都走到了今天這一步。

「他成功不成功無所謂,如果要是他能夠成功的話,那是最好不過,就是不能夠成功的話,他也是證明了自己的實力。我們也會重點的培養,如果要是再出現一位九級葯神的話,那對於我們葯神公會來說,也是非常的可喜的。」陳子陽大笑著說道。

其他長老聽到這裡也都是感覺到非常的無語。

九級葯神,開什麼玩笑啊,進入八級之後,那每一個小階段都卡死無數的人,想要成為九級葯神的話,太難了,他們都成長老了,也沒有成為九級葯神,葯神公會新晉級的九級葯神就是時常青。不過時常青這傢伙很不討人喜歡。也不給葯神公會做貢獻,完全就是掛著一個名字而已,而且,最為重要的一點,葯神公會還得提防著這個傢伙,因此,時常青在葯神公會不過是虛職罷了。

不過,以楊風表現的能力來看,成為八級葯神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

「看吧,如果他這次能煉製出七級丹藥,那隻要給他時間,他就肯定能夠成為九級葯神,這是沒有問題的。如果要是這次不能的話,那希望就會笑上一些。」看到周圍其他長老的表現,陳子陽笑著說道,他是很看好楊風的。

豪門遊戲:老婆,離婚無效!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

對於陳子陽這樣一句話,眾位長老則是非常的贊同。

如果楊風現在能煉製七級丹藥,那就太了不得了,只要繼續成長下去,只要不隕落,成為九級葯神那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

這次,這個楊風應該是最大的發現,至於其他人,和楊風比起來那就沒有任何的可比性了。差距太大了。

「七級丹藥無痕神丹,他從提煉這方面來說,那是過關了。真的很不錯。」看著楊風提煉的步驟,陳子陽不由的點頭。

「對於他來說,提煉不是最困難的,最困難的是煉製過程當中能量能不能夠用。畢竟,一個中位神靈的能量是有限的。如果能量不夠用的話,那就算水平再高也沒有用。」那王長老不由的開口。

楊風的技術,他們已經見識過了。

從技術上來說,煉製七級丹藥已經沒有任何的問題了,楊風現在的問題是,實力太低,修鍊時間太短的原因。如果要是楊風有神將的實力,王長老所說的這個問題那就根本不是問題。

「王長老所言極是,一眼就看出問題的本質啊,但是,王長老你覺得楊風這個人,智商如何?」陳子陽淡笑道。

「智商還行。」王長老立刻的回答。

「那不就行了。」陳子陽笑道:「我覺得這小子的智商也是很不錯。那他既然敢煉製七級丹藥,那就是有把握的,這樣的問題,他也肯定想過了,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看他如何的解決問題,說實話,對於此,我真是有些期待啊。這個小子,本來就是奇迹,不是嗎?」

眾位長老自然也是點頭,雖然這真的讓人無法相信,但是,認真分析起來的話,還真是如此。

就像他們,如果沒有一定的把握的話,他敢去煉製九級丹藥嗎?那可不僅僅是煉製失敗的事,如果完全無法駕馭的話,那會死的,因為越高級的丹藥,弄不好就會爆炸,威力就越強悍,七級丹藥如果要是操控不好,神帥級別的強者都會被直接的炸死,像楊風這樣的實力,被炸的話,想留個全屍都難。

他們都是觀察著楊風,楊風煉製的手法也是讓他們覺得很是震撼,他們倒看看,這個傢伙現在還有什麼手段。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越來越震撼了。因為楊風竟然沒有多少的失誤,一直按部就班的進行煉製。

「這不可能啊,按照道理來推,他就是領悟了五種奧妙,融合四種奧妙的話,也不可能堅持這麼久的。」看到楊風逐步的開始融合丹藥,王長老感覺很是不可思議的說道。

看現在這種趨勢,楊風真的是非常有可能煉製出來七級丹藥,關鍵是楊風是怎麼解決能量不足這個問題的。

「這個楊風,好像每次能量枯竭的時候能量都能夠恢復。真是神奇。」一位長老回答道,很明顯,他看出了問題的關鍵。

楊風的能量不是充足,而是每當能量快要消耗完的時候能量再次的恢復。這種能力實在是讓人感覺到震撼。

「這楊風估計也有奇遇,得到了什麼寶物,所以才會如此的。」聽到眾人的討論,陳子陽笑著說道,楊風自身的能量肯定不足,楊風仗著寶物能夠不斷的補充能量,這讓楊風有能力煉製七級丹藥。

這讓很多長老的心裏面都是非常的羨慕,這樣的寶物,他們都沒有呢,楊風卻是擁有。

這個時候,很多人都覺得楊風完全能夠煉製七級丹藥,解決了能量問題,這個楊風在水平上還真的是相當的不錯。

「副會長大人,我擔心一個問題。」那王長老再次的開口。

「哦,什麼問題?」陳子陽淡笑著回應道。現在陳子陽的心情很不錯。因為他和另外一個副會長的賭注要贏了,對方要拿出收藏的一件寶物了,那件寶物對於陳子陽這樣身份的人來說都是相當具有吸引力的。

「時常青對楊風不滿,估計就是覺得楊風搶了他的風頭,現在,楊風如果要是能煉製七級丹藥的話那風頭更會遠遠的蓋過時常青。我真的擔心這個楊風會被扼殺在搖籃裡面。副會長也知道第一家族的作風,那是蠻不講理,非常的霸道。」王長老開口道。

陳子陽也是點了點頭。

這個問題,還真的是問題。

時常青的脾氣,那還真的敢胡來的,如果這個傢伙真的胡來,最終也沒有多大的事情,大不了被象徵性的懲罰一番罷了。

「如果楊風在我的身旁,估計時常青不敢動手,但是,去其他地方,時常青都絕對敢出手的。」陳子陽也是不由的說道。

這個時候,他也是非常認真的考慮著這樣一個問題,葯神公會好不容易的出現這樣一個天才人物,如果要是被這樣殺了,他們真的不願意看到。

「這個時常青。」陳子陽也是有些惱火的說。

「我到時候收這個楊風為徒弟,在我身邊修鍊,我倒要看看,這個時常青到底有多大的手段,敢不敢在我這裡動手。如果他真敢,那我就是殺了他,第一家族也無話可說。」陳子陽沉聲的說。

畢竟,如果要是時常青膽敢在陳子陽這裡動手,那可不是一般的打葯神公會的臉了,這甚至都是和葯神公會進行宣戰了,在這種情況下,葯神公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那都是合情合理的。

「副會長,這不符合規矩啊,按規定來說,這天才大會的一些佼佼者應該是我們這些長老才收徒弟的啊。」一位長老速度說道,很顯然,他早就有收楊風為徒的想法,如果收楊風這樣有天分的人為徒的話,那能楊風成長起來的話,對於他們來說也是一個好幫手,而且,可以讓他們非常的有面子。

「規矩?規矩不是我和會長他們制定的嗎?再說,你們能比的過時常青嗎?如果要是你們誰說你們比時常青要強的話,那我就什麼也不說了。」陳子陽掃視了一下那個長老,淡淡的說道。這個傢伙,竟然和他提規矩,簡直是搞笑嘛。想爭徒弟?那你也得有這樣的本事。

那長老立刻的低下了頭,開什麼玩笑。和時常青比,他估計連提鞋的資格都沒有,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對於這些人的爭論,楊風自然是不知道的,他一直就在煉製丹藥,他關注的對象只有丹藥。

這是一種忘我的境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