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開始拍賣!」

莎拉沒有多說,而是風情萬種的做了一個手勢,從拍賣台旁邊走上來一位手拿托盤的妙齡少女。

托盤上放了一把細劍。

「這把劍的名字叫森格。當然,這不是傳說中的第一兵器森格,而是矮人一族的鑄造大師,按照傳說中的森格製作的仿製品。雖然是仿製品,但是在打造的時候卻用了近一百斤的精銅,尤其是劍刃的部分,甚至還用上了一絲秘銀。」

原本平靜的大廳響起一片低聲談論的嗡嗡聲。

「所以,這把細劍可以說是吹毛斷髮,無堅不摧!」

莎拉命人取來一塊兒獸皮:「這是五級石斑獸的皮。眾所周知,石斑獸的皮毛堅硬,甚至超過一般的六級魔獸!大家請看!」

莎拉手執細劍,在獸皮上輕輕一劃,那塊兒皮毛斷做兩截。

大廳里討論的嗡嗡聲更大。

莎拉嘴角揚起一絲微笑,平靜地說:「底價十萬金幣,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千,請出價。」

「十一萬金幣!」有人迫不及待的喊出價錢。

「十五萬金幣!」

……

薇薇安一直仔細觀察那把細劍,突然回頭問諾蘭:「細劍都是這種樣子嗎?」

諾蘭出身貴族,見過的兵器不少,他笑道:「原本不是。但是自從五百年前,有人憑藉古籍中的隻言片語,推斷出傳說中的第一兵器細劍森格的樣子之後,煉器師們再打造細劍,都會仿造森格,所以,細劍就都變成同一個樣子了。」

「怪不得呢!我覺得那把劍和我的如此相似。」說著,薇薇安取出自己慣用的兵器,一把細劍。

確實和正在拍賣中的細劍一模一樣。

只不過台上的細劍更加華麗,而薇薇安手上的那把,卻普通的像是一個地攤貨。

薇薇安小心翼翼的收好自己的兵器,這是自己剛剛成為一名驅魔者的時候,皮特叔叔瞞著爺爺,偷偷送給自己的禮物。在小女孩心裡,它要比任何兵器都珍貴得多。

第一件拍賣品,贗品森格最終以二十五萬金幣的高價,被一名大驅魔師購得。

第二位少女上台。

少女手中的托盤上整齊的疊放著一件披風。

「這件披風是用四級魔獸長毛犀體表的絨毛編織而成,一件披風,共用了十頭長毛犀的絨毛才編織完成。長毛犀是風系魔獸,因此這件披風不但柔軟堅韌,而且對四級以下風系魔法免疫。但是,這並不是它最突出的特點。」

待眾人的胃口被高高吊起,莎拉沒有繼續講解,而是反手將披風披在肩膀上,銀白的披風披在美人的香肩上,顯得異常華美。

從身旁的少女手中接過一顆風系魔核,莎拉運起體內的魔武力催動魔核,就見她身上的披風浮現淡淡的六芒星形狀的白光,莎拉雙腳離地,像女神一樣浮在了半空中,緩緩的圍繞拍賣台轉了一圈。

大廳中響起一片驚呼。

要知道,只有驅魔王者級別的驅魔者才能御空飛行,而驅魔王者對普通驅魔者來說目標太過遙遠,所以飛行就成為所有驅魔者心中一個美好而不可能實現的夢想。

「眾所周知,五級以上風系魔法陣才能使人升到空中,因此能夠飛行的魔法物品在大陸上非常稀少。既然這裡就有一件,希望大家不要錯過。」

「噢,我補充一句,我剛才使用的是一塊兒一級風系魔核,如果是一塊兒更高級的風系魔核的話,飛行速度會更快一些。最快大約是每秒三十米。好了,現在開始拍賣,底價二十萬金幣,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萬。請出價!」

驅魔師跑得再快也超不過每秒三十米。

這說明,一旦擁有了這件披風,面對大驅魔師以下級別的對手,保命沒有問題!

大廳里的驅魔士和驅魔師們興奮了。 籃壇希望 xxxxxx

討票票~討票票~。

… 衛子夫世界。

衛青看著林辰道:「林公子,蕭公子,這邊請。」

說完衛青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然後就朝著一旁的一艘船走了過去。

林辰笑了笑,讓葉一他們幾個人留下,然後林辰就和蕭炎跟了上去。

葉一他們去見劉徹也沒有什麼事情,所以還不如留在這兒更好。

林辰和蕭炎上船以後,大船就慢慢的朝著皇宮駛去。

豬頭,爺要嫁人了 林辰還有點而不太好意思了。

因為現在的這種大船可沒有什麼電動機之類的裝備,用的是人力。

而這麼大的一艘船,怎麼著也得一個五六十人才能夠驅動。

五六十個人就為了送自己一趟而在這兒勞動。

想想都覺得有點兒不好意思了。

終於,船到了皇宮碼頭。

衛青帶著林辰和蕭炎朝著宮中走去。

其實林辰覺得皇宮只是標緻而已,要不然根本就沒什麼稀奇的。

只是大,豪華,要不然根本就沒什麼用。

你說住人吧,按照皇宮的規格來說,從東走到西估計都得走上好久好久。

大,其實沒卵用,反正又住不完,而且出趟宮還得這邊繞那邊拐的,麻煩死了。

當林辰和蕭炎跟著衛青來到皇宮的時候,正在早朝。

林辰看了看,他們這些人似乎沒一個低於三十歲。

林辰覺得他們還是挺辛苦的,他們每天早上需要起來洗漱,吃飯,然後再來上朝。

對於這些人來說,對身體也是一種負擔,特別是對於那些老的人來說。

林辰也不知道到底為啥,每個朝代的宰相或者說是丞相,就沒有一個年輕的,都是幾十歲的老頭。

衛青在大門口晃了一下。

然後林辰就聽見漢武帝劉徹宣召衛青和他還有蕭炎覲見。

不過不得不說啊,干哪一行就精通哪一行。

宣口諭的那個太監的聲音,尖細,而且他別的大,有喇叭的聲音大了。

太監宣召結束以後,林辰和蕭炎就跟著衛青走進了傳說中的金鑾殿。

一種大臣疑惑得看著林辰和蕭炎。

話說淮南王劉徹被天神賜罪的消息他們都知道,只不過是不知道這天神是真的天神還是假的天神了。

畢竟從古到今有的是人裝神弄鬼。

衛青進殿以後直接跪下說道:「臣,關內侯衛青拜見皇上。」

林辰和蕭炎倒是沒有什麼反應。

劉徹看著衛青道:「愛卿平身。」

這時候,在場的大臣不知道是哪一個跳了出來指責林辰和蕭炎說道:「大膽小賊,見陛下為何不跪,你是何居心?」

林辰一臉懵逼的看著那個跳出來的人,他不認識這個人,也不知道他的官職。

林辰對於這個世界的了解就僅限於電視劇裡面的那些了解。

在電視劇裡面有介紹到的人他都知道,但是沒有介紹的人他根本就不知道。

那是一個老頭,估計有五十多歲的樣子。

林辰一臉懵逼的看著他道:「老頭,話說這個地方最有說話權的是我吧,其次就是蕭炎,再其次就是陛下,你算老幾啊,我為什麼要下跪啊,我不下跪難道礙著你了不成。」

林辰最煩的就是這種老頭,整天仁義道德都掛著嘴邊,然後到了危機時刻這種人就是慫的最快的。

還好匈奴沒有打過來,要是匈奴打過來的話林辰敢肯定,這個老頭就是最開始提出遷都建議的人之一。

「你….陛下,此等庶子,竟然敢貶低您,此等大不敬之事,還請您下旨降此子死罪。」

那個老頭本來想罵林辰的,但是想到這兒是公共環境,所以他當即改口,把事情交給了劉徹處理。

劉徹苦笑了一下,也只有林辰和蕭炎兩個人才能夠如此的不給他面子。

但是奈不過人家的實力強硬啊,都是一人能敵一朝的存在。

而且他的手段都太過的新奇。

最讓劉徹肯定林辰的不凡的是他拿出來的酒。

那些酒喝下去的效果比他這些年來吃下的補品的功效都還好。

能隨手拿出這種絕世珍品的人又能夠簡單到哪兒去。

「好啦,林辰和蕭炎二人見朕免所有的繁文縟節。」

劉徹沒有辦法,只能夠這樣說一句,以後林辰和蕭炎見到他都不會行禮。

雖然林辰和蕭炎從來就沒有行過禮而且從來沒有打算行過禮。

「陛下,此事萬萬不可,此等小兒竟然敢公然藐視律法,當真不能繞。」

劉徹的話音剛落,馬上就有人跳出來反駁他。

女總裁的終極保鏢 林辰徹底的無語了,話說什麼叫做律法?

林辰看著那個老頭說道:「老頭,陛下下令免去我二人的繁文縟節,你居然跳出來反駁,你是不是活膩味了,信不信我治你一個咆哮公堂,啊呸,治你一個咆哮金鑾殿之罪,到時候把你交給我家的泰迪,看你死不死。」

本來林辰打算把這個老頭吊起來讓喪屍咬他的***的。

但是想到喪屍的話還得去弄一隻,那樣的話還不如用自己的泰迪。

不過這老頭的話就有點兒委屈泰迪了,畢竟菊花易老,轉眼芳華已逝。

劉徹沒辦法了,看著那個老頭說道:「朕意已決,不必多說。」

劉徹雖然不知道林辰說的泰迪是什麼,但是他知道林辰看不慣這個老頭,所以一定會有陰招等著這個老頭。

如果他不出面調和的話,很有可能會死人的。

畢竟林辰和蕭炎到來的時候就是那麼的不凡。

林辰笑了笑,然後說道:「陛下,聽說匈奴亡我大漢之心不死,在下願意領旨前往邊境攻打匈奴。」

林辰剛剛說完,馬上又有大臣跳了出來。

「陛下,此時萬萬不可,打仗之事豈是兒戲。」

一個老頭直接發表了自己的意見,那就是不同意。

因為林辰和蕭炎看上去太過年輕了,給不了人信服感。

同時還有幾個人支持老頭的意見,那就是不同意讓林辰帶兵去攻打匈奴。

林辰笑了笑,輕咳了一下,然後說道:「老頭,話說你們不同意讓我帶兵打仗,是看不起我,那你們說說,難道你們自己就能夠去打仗了嘛?聽說過趙括嗎?你們現在不就是趙括的行為嗎?」

老頭正想說點兒什麼,林辰就接著說道:「趙括之流,只會紙上談兵,就如同爾等,不能帶兵打仗,只會再次高談闊論,實為笑柄。」

聽到林辰的話,許多的老頭就不幹了,紛紛站了出來反駁林辰。

「我等只是文官,又怎能行帶兵打仗之事。」

禍到請付款 聽到這話,林辰笑了笑,然後說道:「帶兵打仗就一定是武將的事情嗎?笑話,那麼傳說中存在的御駕親征,按照你這麼一說皇上也是一屆武將咯?「

「這…..你這是在強詞奪理。」

林辰嘴角一揚,然後說道:「又看有啊噗,No砍No比比。「 86_86832幾乎是瞬間,披風的價錢已經被叫到五十萬的高價。

「七十萬金幣。」二樓的包間按捺不住,也開始競價。

莎拉嘴角揚起一絲微笑,往年,一般都是十件拍賣品過後,包間才開始參與競價,今年這才第二件拍賣品,就已經有人忍耐不住了。

一旦包間參與競價,拍賣品的價錢就會直線上升。

七十萬金幣的喊價一出,大廳里有瞬間的寂靜。莎拉適時開口:「七十萬金幣,還有加價的嗎?有了這件披風,可以說是面對大驅魔師下驅魔者無危險。」

「七十一萬金幣!」有人忍不住出言試探,萬一七十萬是包間里那人的最後底線呢。

「八十萬金幣!」清脆的聲音墜地有聲。

大廳徹底寂靜。

八十萬金幣,實在是有些高了。

拍賣繼續進行。

第三件拍賣品是一棵紅色的珊瑚。

珊瑚有半米高,周身流光溢彩,火紅的顏色彷彿燃燒的火焰。

「這是採集自里沙共和國以東的深海海底的紅珊瑚,色澤鮮艷,形狀完整,舉世罕見。紅珊瑚一直以極高的硬度著名,可惜,它的硬度,令鑄造大師都望而卻步。」

「這棵紅珊瑚目前雖然沒有太實際的作用,但畢竟是稀有之物,一旦發現能夠煉化它的方法,它製作成的兵器,一定能成為大陸兵器史上的又一個傳說。所以,我們把這棵紅珊瑚的底價定在三十萬金幣,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萬。請出價。」

大廳里仍舊是一片竊竊私語聲,卻沒有人出價。

雖然這棵紅珊瑚有可能成為傳說,但那畢竟是沒影的事,要等幾年?幾十年?還是幾百年?幾十萬的金幣,還不如買些實際的東西。

薇薇安緊緊盯著台上的紅珊瑚,眼中掠過一絲激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