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那人應該是放下了心裡的怨恨。「筱筱想了想,提筆寫下那人的名字——盧秀。

遠在病房裡的王老太太,眼角劃下一抹眼淚,悵然離世。

對不起……對不起…… 手如柔荑,膚如擬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詩經·衛風

如果,我還能找到你。

那時——

可否……再看我一眼?

公元前753年,衛國國君姬揚迎娶齊莊公嫡長女,庄姜。

陽春三月,恰是最好的時節。

「夫人。「隨嫁的乳母櫳婆看著仍固執的坐在桌前等著大王的庄姜,不覺有些心疼。

這才嫁來的第二天,大王本應遵循禮數留宿在王後宮中,可現在他卻不顧禮法,拋下正妻,去那下等的婢妾住處。

明明是齊國最尊貴的公主,卻要受到這樣的冷落。

「大王差人來過了,今兒個不來了。「

「……無妨。「庄姜嬌美的容顏上掛著一抹溫婉淺笑,眼底卻漸漸染上一層氨氮的霧氣。

「櫳婆。「她笑著,一貫的端莊溫婉,卻讓人覺得心疼「他不願來。「

我知道,我都知道的。

可,這是我自己的選擇,從見到他起就已經無法改變了……

我,心悅君兮。

彼時,醉倒在寵妾宮中的衛庄公嘴裡一遍遍的重複囈語著一個人的名字。

身旁的人用手指溫柔的撫摸著他的臉,眼底卻一片冰冷。

王,喜歡她嗎?

想知道該怎麼做嗎?

不若……求而不得可好……

公元前750年,夫人庄姜無所出,衛庄公應國人請求迎娶陳國厲媯和戴媯兩姐妹為妾。

殿中的熏爐飄出冉冉青煙,桌几旁的兩人看著對方,沉默不語。

「……你,可是怨寡人?「衛庄公端坐在庄姜面前,率先開口打破兩人的沉默。只那一身鮮紅的禮服著實有些刺眼。

這個時候他本不該來王後宮中,可心裡的聲音一直在催促著,所以,他到底還是來了。

想知道,面前這個嬌美而又高貴的女子,會不會哪怕是一絲絲的……是在意自己的。

「大王怎麼會這麼想?「庄姜似是有些詫異,面上卻仍是溫婉帶笑「你是王,您做的決定怎麼會有人去怨您呢?「

王?就因為自己是王?

衛庄公目光沉沉的看著她,便是這樣,她依然是那逸然淡雅的模樣,心裡無端有些沉悶。

「呵,倒是寡人多想了。「他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庄姜,本是線條硬朗的面孔卻顯得面色狂躁,語氣略沉「如此也好,王后便好好打理後宮,別再出了那些個腌臢的事情擾了寡人。「說完,他便要離開。

「……大王,您不相信我嗎?「

身後,庄姜輕聲細語,衛庄公離去的身影頓了頓,沒有回頭。

「一個連子嗣都沒有的王后,哼。「

就連自己和她的孩子她都不願要,要寡人……該如何去相信呢?

寬大的袖中,他的手臂輕輕顫抖著,本就狂躁的面孔,有一瞬間的怔忡,隨即一股愈發暴躁的味道散發出來。

「寡人該信你嗎?「

明明該是最親密的人,卻互相說著最冷漠的話。

為什麼會這樣呢?

偌大的宮殿中,庄姜仍端坐在那裡,眼神卻有些空洞。

新人入宮,那賜住的宮殿處此時該是喜慶熱鬧的。可這裡怎麼會這麼冷清,這麼……可怕。

為什麼只有我自己?

「櫳婆!櫳婆!「

……

「夫人——「櫳婆佝僂著腰跑到內殿,看著端坐在桌前,目光空洞茫然的庄姜,眼睛有些酸澀,一臉心疼的抱住她。「沒事的,沒事的。「

櫳婆抱著庄姜,無奈的嘆氣。

明明是這麼好的一個嬌女,大王怎麼捨得?怎能捨得?

真是造孽哦……

「櫳婆,我,我想……或許這樣也可以的。「

不再去奢求。

也,不敢奢求。

就這樣好了。

厲媯入宮生一子早夭,后戴媯生下公子完。

相繼寵妾生下一子州吁,母憑子貴,縱亂後宮。

不過更年,公子完母親戴媯病逝,王後庄姜請旨撫養,衛庄公欣然悅之。

公元前735年,衛庄公去世,公子完繼位。

濃郁的草藥味縈繞在整個宮殿,衛庄公靠坐在榻上皺了皺眉頭,忍不住咳了幾聲,原本英挺的身姿越發佝僂。

「大王。「庄姜跪在地上,聲音溫婉。

「咳、咳……「

「這裡沒有外人,那些個虛禮就免了。「

「是。「這麼說著,庄姜依然遵著禮數拜了拜才起身。

「王后……你我之間非要如此生分嗎?「衛庄公看著恭敬站在榻前的女子,目光有瞬間的默然。

我們不該是這樣的,到底是哪裡出錯了呢?

「……可,您是王,不是嗎?「

庄姜目光柔和,眼底卻一片淡然。

兩人對視半晌,衛庄公終是嘆息一聲,移開目光。

「咳,我知道自己活不久了。「他看了眼庄姜,目光溫柔,看著她仍保持著端莊的笑容,心裡有些酸澀「完兒是你身邊長大的,我對他的品行到沒有懷疑……咳、咳咳。「

「只是,咳咳咳、咳,這孩子到底還是有些隨了我……優柔寡斷,遇事膽怯。「

「往後,還要靠你多多提點一二……衛國交給你了。「說著他急促的喘了幾聲,慢慢躺下,卻不敢去看庄姜。

「……你,你心裡到底有沒有——「他猶豫了片刻,喏喏出口,聲音卻漸漸低下來。

你應該很累吧?

真的是……

庄姜上前把耳朵湊到他嘴邊,卻聽到他一遍遍的重複著三個字

「……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為什麼要說對不起?您是王啊!可,為什麼要那麼溫柔的看著自己呢?

不該是這樣的,那樣的溫柔是不屬於自己的……他們之間,到底哪裡出錯了呢?

庄姜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

她不在乎的,對嗎?

盛世強寵:純禽老公梟寵妻 可是,幾天後,當衛庄公逝世,她那早已麻木的心還是忍不住的疼。

公元前733年,衛桓公因弟州吁驕橫奢侈,罷免其職務。

后桓公國務上因幫助鄭國而使大臣共叔段出逃,州吁勾結其謀反弒君。

公元前719年,衛桓公被殺。大臣石蠟殺州吁迎公子晉為國君,是為衛宣公。

桓公身死,庄姜把厲媯送回陳國。

櫳婆也早已逝世。

庄姜看著偌大的宮殿,心裡有些凄涼,如今,是真的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

可是,她也老了,已經很累了。

「大王,這是我最後一次聽你的。「

可,我沒能做到。

沒能保護好完兒。

沒能保護住衛國。

但是,我真的很累了。

「如果……「

如果你能分一點點的寵愛給我……

「所以,你找到她了?「沐蓁看著面前的男人,多少有些生氣他對妻子的所做所為,但還是希望他可以找到心愛的人。

那人看了眼面色淡然的筱筱,苦笑著搖了搖頭「沒有。「

我到底還是把她弄丟了。

可是……

「您可以幫幫我嗎?「他看著筱筱,眼裡閃爍著希冀的光芒。

「不可能。「筱筱垂下眼眸,不為所動「你的願望幫你實現了,不包括這件。「

「是啊……「

貪心的想要更多,到最後卻什麼也得不到。

這大概,是你對我的報復吧。

「只是……再也見不到她……一直、一直支撐我的信念……「

「筱筱,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辦法?

「……為什麼一直找不到那個人,你想過這個問題嗎?「筱筱看向窗外,似是自言自語般。

「人死後總歸是要進入輪迴,但是她的氣息怎麼能消失的那麼徹底,你,真的不知道原因?「

那人一臉怔愣。

他死後,因為執念太深無法進入輪迴,可是無*回的亡靈會漸漸失去自我直到魂飛湮滅。

那個人,不,像神一樣的神獸,用這深深的執念換他人間安然。

於是,他日日陪在庄姜身旁,親眼目睹了寵妾的作為,看著完兒死在自己面前,看著庄姜日漸消瘦,看著她在黑暗中寫下一首首的詩文,看著她在孤獨中日日掙扎……看著她訴說對自己的心意,直到她死去,最後看著衛國滅亡。

知道了那人對自己的欺騙,知道了自己心悅的人同樣心悅著自己。

可是,一切都太晚了。

他,再也找不到那個一心一意喜歡著自己的那個女人了。

歷經朝代的變遷,踏過歷史的長河,那個人……真的再也找不到了。

「怎麼會消失的那麼徹底呢?「他的手猛的捂住眼,可仍有淚水順著指縫流下。

「我知道……我知道……「

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她也許……早就不在了啊……「

「如果。「筱筱沒有看他,聲音依然淡淡的「她一直都在呢?「

「什——「

「姬揚。「筱筱打斷他「她一直都在。「

一直都在?

可,為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