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小玄真的是拼盡了全力,竟然會有這樣的進步,那個古靈陣,還真是神奇!」

讓公孫俊如此欣喜的,自然是歐陽玄精神力的增長和進步,甚至就連修為都有一絲提高,全身上下的經脈似乎經過了洗滌。

「小黑,小白,快來看看,我們的小玄回來了!」,高興了一番,公孫俊才想起通知黑衣和白衣,當即傳音而去。

傳音和急用傳聲靈器不同,只能在一定距離內使用,而且不能夠及時的收到回復,如果不是此時他的雙手正抱著歐陽玄,也不會用這個方法。

不遠處的戒律堂,黑衣辦公室內,一臉愁容的黑衣突然身軀一怔,眼神中的擔心消失,白衣正幫公孫俊處理學院的文案,也突然停下了筆,二人向著藏書閣的方向飛去。

「老小子!」,白衣一進那個空間,便向公孫俊喊到,「你叫誰小白呢?!」

「你個老不修,我們哪兒小了!」,黑衣也是忍不住同他附和道。

「嘿,走吧,先把小玄帶出去,這一回,我們這個寶貝學生可是得了大便宜了!」 「什麼叫得了大便宜?」,白衣奇怪的問道。

「這裡不起說話的地方。」,公孫俊對二人點了點頭,幫著歐陽玄從藏書閣內的空間走了出去,二人也沒有遲疑,跟了上去。

幾人一離開,將榜突然金光大放,飛出了藏書閣,在學院的上空橫批而開,強烈的光芒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在學院里的學生都紛紛大驚,不約而同的看向將榜。

「這是怎麼了?」

「將榜怎麼飛出來了?」,霸凌天看著天空中的將榜,「難道歐陽玄出來了?」

「凌天。」,周雲就在他的身旁,也和他一起看著空中的將榜,「這是怎麼回事?」

「估計是歐陽玄出來了,你忘了嗎?我們登上將榜出來后,也有過這樣的景象。」

果然,橫批而開的將榜上,突然有金光閃爍,在霸凌天的名字前面,有一個令所有人記憶尤深的名字,歐陽玄!

「看來小玄這回是真正的將榜第一了!」

周洪也看著天空中的將榜,看著霸凌天前面那個殘留著些許金光的名字,心中卻不是很高興,「不知道小玄怎麼樣了。」

學院里的學生們都為將榜的排名上,那些上榜者歡欣鼓舞,這些名字,給他們的映像是強大,實力,潛力!

然而,公孫俊的住處,在他看來,這一切都是必然的,他看著窗外的將榜,心裡卻是沒有多少的欣喜。

飛不過的保和海 「嘿嘿,這回紅衣那個傢伙就不會拿自己的徒弟炫耀了。」,白衣看著窗外的景象,一股優越感油然而生,得意的說道。

「老傢伙,你說的大便宜到底是什麼?這麼神神秘秘的,可不要讓我們失望啊。」,黑衣說道。

「我還以為你們只關注那個排名呢。」,公孫俊撇了白衣一眼。

「這一次你們也知道,小玄幾乎拼盡了全力,我相信你們在我的鏡子里也看到了。」

「嗯,我原先以為,他能夠到第十層就已經是極限了。」,黑衣點了點頭,「可是沒想到那上面還有一個模糊的建築,我估計那個才是最高點,只是沒想到,小玄真的這麼拚命。」

說著,他用慈祥的目光看了一眼依然昏迷的歐陽玄。

「我要說的就是這個,根據以往的經驗,爬的越高,獎勵就越多,小玄爬上了頂點,得到的獎勵,也是他們之中最好的。」

「哎呀,急死人了,他到底得到了多少的好處?」,白衣看不慣他這個樣子,不耐煩的說道。

「哼!就不說!急死你!」,公孫俊看他這樣,故意氣他道。

「你…!」,白衣還想開口,卻被黑衣攔了下來。

「行了,別吵了。院長,你就快說吧,別再藏著掖著了。」,後面的話是對黑衣說的,語氣比白衣要好多了。

「我們收了個好徒弟。」,公孫俊嘆了口氣,「他的修為增加了一級,現在是四十四級靈力。」

「就這個也叫大便宜?」,白衣抽了抽眼角,「你可別鬧了。」

「插什麼嘴,我還沒說完呢!」,公孫俊抖了抖鬍子。

「哦好好好,你說,我聽著。」

「他的精神力,突破了魂海境。」,公孫俊平淡的開口,雖然剛才已經知道了,但是再說一次,他的心裡還是很激動,那可是魂海境的靈將啊!

「唉,不就突破了……」,白衣擺了擺手,卻突然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正一臉玩味的看著自己的公孫俊,「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他的精神力修為,突破到了魂海境!」,公孫俊將自己的話重複了一遍。

「嘶~呼~」

白衣和黑衣紛紛深吸幾口氣,看著躺在床上的歐陽玄,眼神放光,透露著難以置信的神色。

「不可能吧?」

「真的假的?」

「廢話!本院長還會騙你們不成?」,看見兩人不敢置信的樣子,公孫俊得意的吹了吹鬍子,「不信你們自己感受一下就知道了。」

聽到他的話,黑衣和白衣二人急忙來到歐陽玄身邊,黑衣已經開始檢查他的身體,確定沒有受到什麼暗傷之後,才來到歐陽玄的精神海,看著面前的一片海洋。

「真的。」,黑衣的眼神里透露著興奮。

「太好了!!」,二人一起叫了起來,為歐陽玄感到高興。

「魂海境的靈將啊!全大陸有幾個?哈哈哈哈!!」,白衣更是大聲笑了起來,「這還真是天大的便宜!!」

精神力與人同源,甚至與修鍊也有關聯,精神力越強,與周圍靈氣的親密度也會增加,不只是施放靈技的時候會減少消耗,更是在修鍊時快上不少,也難怪二人如此激動,只可惜聖武學院並沒有精神力的靈技,就算有,恐怕也是十分低級,否則歐陽玄怕是會被供起來養著。

「哼,我說是大便宜吧,你們還不信。」,公孫俊看著臉上帶著笑,笑起來的皺紋都能夾死一隻綠蒼蠅的二人。

「是是是,院長英明。」

得知歐陽玄得到了如此大的好處,白衣也不再跟公孫俊作對,而是向著公孫俊說著好話,如果公孫俊有尾巴的話,恐怕現在已經被白衣托到了天上。



因為將榜將他傳送出來的時候,在歐陽玄眼中,天地顛倒,不知為何暈了過去,一直到現在,歐陽玄的精神海內。

「小子!快醒醒,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影一邊拍著歐陽玄的臉,一邊大聲的叫著,他的身旁,還站著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

「你這招行不行啊?」,伏蒼看著影的做法,似乎不太相信他這樣可以把歐陽玄喚醒。

「當然可以了,我當初就是這麼被他叫醒的。」,影拍了拍胸脯。

「唔。」,靈魂體的歐陽玄睜開了一絲眼睛,看到影正在自己面前,艱難的站了起來,「你們在做什麼?」

「你小子暈過去了,我和影正在叫醒你。」,伏蒼捋了捋鬍子說道。

「哦,謝謝。」,歐陽玄迷迷糊糊的摸著自己的臉,「可是我這臉怎麼就這麼疼呢。」

「你小子趕緊出去吧,不然你那兩個便宜師傅要著急了。」,影趕緊轉移話題,「我們已經從將榜里出來了,你現在正在你老師的家裡。」

「哦!對!那我走了!」,歐陽玄一拍腦瓜,急忙閃身而出。

白衣還在公孫俊身邊說著好話,儼然一副奉承的樣子,黑衣搖了搖頭,觀察著歐陽玄的情況。

「唔。」,歐陽玄慢慢睜開了眼睛,看著面前自己的三個老師,心裡流過一絲暖流。

「小玄,你醒了!」,三人一看歐陽玄醒了過來,紛紛來到他跟前。

「學生不孝,讓老師你們擔心了。」,歐陽玄起身,對著面前的三人鞠了個躬。

「小玄,不用多禮。」,公孫俊急忙托住他的身體。 「小玄,你在裡面遇到了什麼?」,白衣上前問道,對於歐陽玄在將榜內的經歷,他十分好奇。

「我…,到了第十層,就看到有個神秘的建築,心想都到這裡了,不可以就這樣放棄,拚命的走上去,那上面的壓力與其他的平台上的壓力根本不是一個層次,最後我也暈了過去。」

「醒來后發現只剩下自己一個人還在將榜內,所以急著想要出去,這個將榜好像有自我意識,然後就把我傳送出來了。」

因為是自己的老師,歐陽明對他沒有任何的戒心,剛才就想要全說出來,卻被伏蒼制止,他只好將其中一些過程隱藏,只是將一些不重要的地方說了出來。

「原來是這樣。」,白衣聞言點了點頭,「好在沒有出現什麼對你不利的事情。」

「謝謝老師關心,那我就先回去了。」,事已至此,歐陽玄也不便多留,畢竟自己離開了這麼久,「以周洪的個性,恐怕會以為我已經魂歸西天了吧?」,歐陽玄心中想到。

「嗯,那你就先回去吧。」,公孫俊本想留住他,多休息一下,但是看歐陽玄好像若有所思之色,心想他可能是在修鍊上有什麼體會,也就沒有強留。

「你剛才為什麼不讓我說呢?那可是我的老師!」,離開公孫俊的住處,歐陽玄才問伏蒼不讓自己告訴白衣事實的原因。

「唉,你還年輕,而且太年輕了。」,識海中的伏蒼嘆了口氣,「在你這個世界,我見識過太多事,師徒反目,兄弟結仇。能夠信任的,也就只有自己。」

「多一些秘密,你才能夠多一張底牌,我有預感,不久的將來,你的世界恐怕不會再這麼平靜。」

他的話讓歐陽玄十分無言,因為這是事實,雖然貴為將軍之子,生活在父母的庇護之下,可是外面的世界有多險惡,他也有所耳聞。



「周洪,我回來了!」

他回去時,時間剛好是中午,本以為周洪會在食堂吃飯,然而卻並沒有看到他的身影,索性直接吃了兩口,回到了宿舍。

「哎呀!自己的床比較舒服啊。」,歐陽玄一下撲倒自己的床上,還用臉蹭了蹭,一副懷念許久的樣子。

「小玄?」,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周洪不知所措,瞪大了眼睛看著躺在床上的歐陽玄,嘴裡還啃著一個雞腿。

「你回來了!」

愣了一會兒,他才回過神來,興奮的將嘴裡的雞腿掉在了地上都不知道,「太好了,可擔心死我了,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呸呸呸,什麼話。」,歐陽玄看到他這個樣子,也是一陣感動。

「嘿嘿,回來就好。」,周洪嘿嘿一笑,摸了摸眼角的眼淚,「對了,那個劉穎最近天天來這裡,問我你回來了沒有。」

「劉穎。。」,歐陽玄皺了皺眉,對於聽到的事情有些疑惑。

「這個劉穎分明應該與我是死對頭,卻為什麼每次都好像很遷就我,這一次更是天天來問我的情況,到底什麼意思?」,歐陽玄忍不住心想。

「嘿嘿,我早就說了,讓你這小子把她收了,你不聽,你看,你就等著人家賴上你,怕是到時候你不收也得收。」,影嘿嘿一笑道。

「收什麼呀,我已經有依依了。」,歐陽玄噘著嘴,對於影的想法頗為不屑,「餿主意。」

「誒喲,也不知道上次那小姑娘抱著誰,竟然抱的那麼緊,你儂我儂的樣子,誒喲。」,看到歐陽玄調侃自己,影也是忍不住反擊。

「行行行,服了你了,不跟你吵。」,歐陽玄受不了他那個樣子只好敗下陣來。

扣扣扣…

突然,門外傳開了幾聲敲門聲。

「你看,指定是那個劉穎。」,周洪搖了搖頭,「我去繼續修鍊了。」

歐陽玄無奈,只好自己打開了房門。

「歐陽…,你回來了。」,門外的還真是劉穎。她本以為開門的是周洪,卻看到歐陽玄正站在門口,立刻紅著臉,聲音小的像蚊鳴一般,竟然有些羞澀。

「嗯,謝謝你這麼關心我,我沒事。」,歐陽玄的神色有些複雜,他不知道自己改怎麼面對劉穎。

「你…沒事就好。」,聽到歐陽玄對自己說謝謝,劉穎的臉色更紅了,而且今天的她穿著一身粉色齊膝裙,看起來十分可愛。

「咳咳。沒事的話,你先回去吧,我要修鍊了。」,歐陽玄看著她臉紅的樣子,竟然有些心動,趕緊打消了自己的這個想法,打算送客。

「嗯,那我先走了。」,劉穎低著頭,聲音弱弱的,好像受了什麼委屈,卻並沒有馬上離開。

但是歐陽玄好像不知道似的,直接將房門關緊,他靠在門上,知道劉穎沒有馬上離開,而是想看看她要做什麼。

「我喜歡你。」,站在門外的劉穎小聲的說了聲,便轉身離開了,全然不知自己的話已經聽進了歐陽玄的耳朵里。

那四個字在歐陽玄的腦海里翻湧著,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本該是自己的對頭,處處和自己作對的女孩子,竟然會喜歡上自己。



雖然遇到了劉穎的那個小插曲,但是這並不影響歐陽玄的修鍊,他想要休息幾天,然後重新接取戒律堂的任務,畢竟誰會嫌自己的功勞點太多呢?

可是第三天下午,就被公孫俊給叫了過去,而且也沒說清楚原因,只是讓他儘快過去。

「小玄,你來了。」,公孫俊笑眯眯的看著面前的歐陽玄,眼神里透露著慈祥,他旁邊的黑衣和白衣也都笑眯眯的看著他。

「老師,你們找我來,有什麼事情嗎?」,歐陽玄看著面前三人的微笑,背後有些發毛。

「沒事,就是一些小事。」,公孫俊笑著說,「我們想讓你以替補的位置,參加大陸學院賽。」

「大陸學院賽!」,歐陽玄心中一驚,他原以為自己將榜賽之後,就可以好好的放鬆一下,卻沒有想到,面前還有更大的挑戰正等著自己。

「是的,因為你登將榜的時候,發生了一些事情,所以各國和各個學院勢力都找上門來,也就順便將大陸學院賽的事情談了談。」

「大陸學院賽是每五年一次的大陸上所有學院的爭鋒,或者說是學院的教學質量和學生資質之間的比拼。只要每個學院年齡不超過十八歲,修為在靈帝以下的學生都可以參加。」

「而這一次,我希望的是你以替補的位置,去觀摩一番,畢竟以你的年齡,提前觀摩學習,參加下一次的比賽更有勝算。」 「老師,大陸學院賽馬上就開始嗎?」,面對壓力,歐陽玄想到的,是自己還有多少的時間可以努力。

「往年的大陸上,因為各個學院的資料齊全,所以只要開會通知之後,一般會開始,可是今年,大陸上多了一個帝國。」

「聽說叫光靈帝國,光靈帝國內的學院只有一個,是帝國直屬的皇家學院,只是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因為多了這麼一個國家和學院,所以許多地方不得不重新商議。所以這一次,我們有半年的時間,半年後,才會開始比賽。」

聽到還有半年的時間,歐陽玄嘆了口氣,畢竟準備的世界越長,他可以為自己增長的能力就越多。

「具體的情況會在比賽之前到達我這裡,到時候,我會再與你細說。」,公孫俊說道,「還有半年,雖然你出場的機會不大,可是也要努力。」

「是。那我先走了。」,歐陽玄行禮,走了出去。

「這對他來說,會不會太早了?」,黑衣皺了皺眉,開始的時候,他並不同意白衣和公孫俊的做法,可是他們的做法卻也有一定的道理,只好妥協。

「放心吧,你要是不放心的話,到時候你可以跟著去。」,公孫俊看著窗外,眼神里收起了輕浮,透露出一絲深邃,「不知道這樣的平靜還可以維持多久呢。」



「小子,你只是替補,可能還會有主要的人,何必這麼拚命呢?」,夜深人靜,影飄了出來,看著歐陽玄不斷的出拳,使出暗影拳,而且速度越來越快,出言勸道。

「因為我想變強!」,歐陽玄將手中的靈力打出,深吸了幾口氣,說道。

「你的暗影拳已經到了極限,我覺得你應該去找你的老師要一些靈技,否則你能拿得出手的東西太少了。」

「嗯,我知道。看來得找老師好好聊聊。」,歐陽玄坐在了一旁的岩石上,點了點頭,而後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上次對付霸凌天使用的束縛陣,上一次的陣法,產生的力量還不到這個原陣法的三層,所以歐陽玄想要再研究一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