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以前總忙於工作跟修鍊,難得出去玩一趟,才發現這個世界遠比自己想象的更大。即便在荒野戈壁田間地頭,只要善於發現,依舊能找到難得一見的好東西。」

知道徐海寶擅長於煉丹,田浩明在高原旅行時,偶然碰到這朵難得一見的天山雪蓮,最終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其買了下來。至於太歲,也是在農村偶然買到。

即便天山雪蓮對田浩明也作用甚大,可田浩明非常清楚,這樣的好東西,交給徐海寶才能發揮出最大的效果。看到這朵天山雪蓮,徐海寶也覺得有些可惜了。

如果還是活株的話,或許還能移植到無名珠空間內。看到這株天山雪蓮,徐海寶突然覺得,或許可以收購一些活株藥材,讓特事院負責收購,而自己拿東西兌換。

很多天材地寶,被移栽進無名珠空間,都生長的很好。植物的多樣性,也能促進無名珠的進化。而現如今的無名珠空間島上,徐海寶已經開闢出一塊小葯園。

假以時日,等那些藥材到了年份,用來修鍊跟煉丹,都是非常合適的。這樣的天材地寶,想在外界找到,無疑越來越難了。很多還是幼苗期,就被人給扼殺了成長的機會。

聽到徐海寶所說的要求,田浩明笑著道:「這事跟院里說一聲,相信很多人都願意替你收集藥材活株的。你跟院里兌換的東西,其積分都令人望而怯步呢!」

「行!等下你跟院里通知一下,若有什麼好藥材,可以先把資料放過來。等過完年,我再開爐煉些丹藥,到時就當做獎勵送出去,相信應該會有人要吧!」

「那肯定的啊!顧問出手,必屬精品,這話在特事院很流行了!」

回到島上徐海寶讓田浩明休息了兩天,讓其沐浴凈身之後,親自將其送到二號院的修鍊室,將兩枚百獸丹跟一瓶靈珠水遞了過去道:「我在外面等你!加油!」

「多謝顧問!這一次,我一定能成功的!」

有信心不一定會成功,沒信心肯定成功不了。清楚這一點的田浩明,對於此次的突破,也抱有必勝的信心。若此次突破不成,下次再想突破就更難了。

待在島上的唐興佑等人,也知道田浩明此番回島,究竟是做什麼。等到修鍊密室關閉,他們也很關切的道:「箭魚,老田能成功嗎?」

「這種事,三分運氣,七分打拚!百分百突破,這種事也不存在的!有我提供的丹藥跟藥水,應該能提高他突破的機率。最終能否成功,也要看他自己了!」

想成為先天境強者,內力需轉化成真氣,並在丹口中成功開闢出氣海。每一步都容不得有失誤,稍有不慎都有可能導致突破失敗。即便不死,經脈也會被重創。

進入修鍊密室的田浩明,感受到密室中充沛的天地靈氣,還是覺得非常感動。做為特事院的長老,如果田浩明提交突破申請,也能去院里的修鍊基地。

可田浩明非常清楚,院里給他提供的突破資源,必然沒有這裡這麼好。單單徐海寶給的兩枚百獸丹,以院里的存貨,能提供一枚給他就非常難得了。

至於那瓶蘊含靈氣的靈氣水,相信院里也提供不了。加上這樣靈氣充沛的突破秘室,更是非常難得。可以說,徐海寶真的把他當成自己人看待了。

「加油!田浩明,你一定行的,不能辜負別人的器重與期望!」

將一枚百獸丹放在舌頭下備用,田浩明開始運行功法,利用經脈中的內力衝擊丹田開闢氣海。一股股精純的內力,劃成敢死隊衝擊堅如磐石的丹田。

感受著不斷消耗的內力,依舊未能突破丹田,田浩明也知道這種事急不來。想在丹田內成功開闢氣海,本身就需要慢慢磨。一著急,很有可能導致受傷。

有密室的靈氣當後盾,田浩明不斷轉化新的靈氣為己用,又將其投入到衝擊丹田的內力陣營中。感受著丹田的薄膜越來越少,田浩明終於放開舌頭。

先前含在嘴中的百獸丹,瞬間滑入肚中,四散開來的充沛靈氣,飛速填滿乾涸的經脈。在這股強大生力軍的幫助下,丹田的阻礙也變得越來越弱。

「還不夠!再來!」

打開放在身邊的玉瓶,田浩明直接喝了一大口。換做以前,田浩明根本不敢這樣做。可現在,他根本不怕消化不了。衝擊丹田,靈氣越多越好。

跟之前的百獸丹一樣,純粹的靈水入肚,再次壯大田浩明的突破大軍。感受到丹田終於有了一絲裂縫,田浩明將經脈中的內力不斷灌了進去,擴大丹田內的裂縫。

絕寵小嬌妻 靈氣不足之時,他就喝靈水補充,將得到的內力跟靈氣,全部灌入丹田之內,擴大那道裂縫,讓其變得更圓潤,能夠容納更多新生的內家先天真氣。

看到第一縷先天真氣終於成形,田浩明內心狂喜之餘,卻依舊保持冷靜的心態,繼續壯大那縷在丹田中誕生的先天真氣。玉瓶中的靈水,也在不斷的消耗當中。

等到最後一口喝完,田浩明依舊感覺到,先天真氣似乎依舊有些不穩。為穩固突破的根基,田浩明再次掏出先前本來想省下的百獸丹,將其吞進了肚子里。

瘋狂吸收丹藥跟身邊的天地靈氣,讓剛剛誕生在丹田的先天真氣得與穩定下來。一直待在外面護法的徐海寶,也很快感受到密室附近的靈氣波動。

透過精神力看了一眼,徐海寶也很高興的道:「總算沒辜負我的期望!」

當丹田中新生的先天真氣在經脈中來回穿梭,田浩明也知道他終於突破了先天武者境。就在他準備欣喜時,卻聽到耳邊傳來的聲音。

「切勿心急!在好好穩固幾天,我會給你補充更多的天地靈氣,一縷先天真氣並不保險。繼續閉關修鍊,直到先天境界徹底穩固再出關!」

聽到耳邊傳來的熟悉聲音,田浩明也意識到,他確實有些太過欣喜。即便此刻已經成功突破至先天境,卻也用不著太高興。一縷先天真氣,確實有些不保險啊! 閉關突破三天之後,面容略顯疲憊卻異常興奮的田浩明,終於打開閉關的房門。從他興奮的臉上,待在外面等候的眾人,都能猜到田浩明衝擊先天成功。

這也意識著,已經許久沒有新先天的特事院,終於再次迎來一名年青的先天武者。這對特事院而言,也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可偏偏,田浩明是在這裡突破成功的。

看著從閉關室走出來的田浩明,面對在門口等候的徐海寶,也很恭敬的拱手道:「顧問,大恩不言謝!浩明能有今天,全靠顧問栽培,往後有事請儘管吩咐!」

「用不著這麼客氣!你能有今天,跟你自身努力也回不開關係。守了你三天,我也需要去好好休息一下,先也一樣,洗漱一下好好睡個覺。

另外給院里去個電話,早前玄機道長他們都很關注你的事。既然是報喜,那還是由你親自向他們報喜比較好。等你睡醒了,我再試試你的身手,看你有多大進步。」

「是!不過,還請顧問手下留情為妙啊!」

「放心!再怎麼說,你也是先天武者了,該給你留面子,自然會給你留面子。只是做為院里新晉突破先天的第一人,你肩上的擔子也很重,必須儘快成長起來。」

「明白,我會不斷努力的!」

能力越大,責任也就越大。成功突破先天,意味著田浩明也將成為特事院第九名供奉。即便排名會靠後,可做為青壯派的第一人,他未來擔子也很重。

隨著那些老供奉逐漸老去,田浩明在特事院享有的權利跟需要履行的義務也會越多。尤其他還年青,若有外出任務之時,田浩明也必須挑起這個擔子來。

總不能再麻煩那些老供奉,再東奔西跑吧!做為後輩,尊重前輩也是很有必要的!

讓前來恭駕的唐興佑等人離開,給田浩明一點個人時間,徐海寶也回到了一號別墅。對徐海寶而言,田浩明的突破,對他也是一個不小的助力。

將來有田浩明在特事院照應一下,即便有人想打他的主意,相信也要顧及一下田浩明的態度。唯一有些遺憾的,或許還是田浩明剛突破,實力應該比不過老牌先天強者。

可就算如此,先天武者誰也不敢輕視。若田浩明真的發飆,即便那些老牌的先天強者,也要給田浩明幾分面子。魚死網破這種事,相信任何人都不敢忽視。

加上目前距離後天巔峰境,僅有一步之遙的趙極。相信過上一段時間,趙極也有機會在徐海寶閉關備戰天劫前突破先天。那就意味著,田浩明在外面也有助力。

兩名先天武者都是徐海寶教導出來的,即便沒有師徒名份,徐海寶真有什麼事,他們也必須全力以赴。若是坐壁上觀,他們往後也將很難得到別人尊重。

事實上,這些年輪換來基地集訓的那些隊員,還有吃過徐海寶秘制海鮮的人,無形中都跟徐海寶有了因果關係。若他們選擇落井下石,終有一天會得到報應的。

跟徐海寶相處時間也不短,田浩明很清楚說的再多,不如用實際行動去證明更來的直接。少說話,多做事,也是徐海寶的行事風格,他希望身邊人也如此。

接到田浩明打來的電話,正在等候消息的玄機道長等人,也很高興的道:「小田,恭喜!」

「多謝諸位供奉!浩明能有今天,也全靠院里的培養,諸位供奉的栽培!這次能僥倖突破先天,也多虧徐顧問的器重。消耗了兩枚百獸丹跟一瓶靈水,方有幸完成突破。」

聽到田浩明說出的話,玄機道長也很感嘆的道:「各人有各人的機緣,你能得到徐顧問的賞識,也是你個人的榮幸。往後有機會,也不能忘了徐顧問的恩情!」

「這是自然!」

「小田,鑒於你已經突破先天,等你修為穩定下來,來院里一趟,我會跟上級申請一下,將你引入供奉堂。當然,你還年青,自然用不著跟我們一樣長期坐鎮京城。

只是往後院里需要供奉出手時,免不了需要勞煩你多辛苦一下。關於你個人的一些待遇問題,也會得到相應的提高。至於家眷的安置,有什麼需要院里做的嗎?」

「不用!多謝供奉關心,我家裡人不多,現在都住在瓊崖這邊。徐顧問手下那些骨幹的家眷,也大多搬遷到那座小區,我家人跟他們相處的還不錯!」

「行!既然你不想把家人搬遷至京城來,按院里的規定,也會給你準備一幢來京休息的房子。另外該給你配備的警衛跟勤務人員,你自己可以列個名單上報。」

對很多特事院的年青武者而言,衝擊先天除了能獲得強大實力之外,還能得到非常優厚的待遇。正是有諸多的好處,才讓這些年青人對未來充滿希望。

但對田浩明而言,想了想之後他才道:「行,這事等我修為穩固下來,我再考慮吧!」

既然用不著長駐京城,田浩明覺得要不要警衛跟勤務兵,其實都沒什麼問題。做為先天武者,即便配備警衛員,相信也保護不到他什麼。

更多時候,警衛員跟勤務兵也是為家人所準備的。可田浩明覺得,這種擺派頭的事,徐海寶似乎蠻反感。那怕可以享受這種待遇,徐海寶都全部推辭了。

雖說徐海寶只是特事顧問,跟即將晉陞為供奉的他有所不同。可在田浩明看來,派頭這種事情還是盡量少擺。做為新晉先天修士,低調一點也有必要。

即使身邊需要一些人手,有以前那些老部下,田浩明也不用太過擔心身邊無人可用。隨著他晉陞為先天強者,以前那些老部下在院里,未來也會獲得更多進步機會。

可相比於院里提供的機會,田浩明覺得徐海寶這邊的機會才最重要。只是在這種事情上,田浩明也不敢擅自做主。畢竟,培養人手這種事,也需要消耗修鍊資源的。

親自替田浩明護法三天,並且又消耗了幾枚靈石,讓田浩明得於穩固修為境界。在這件事情上,徐海寶付出自然不小。至於回報,他也不會主動索取。

早前田浩明特意替他準備的天山雪蓮跟太歲,對徐海寶而言用處也不小。那塊太歲,也被徐海寶埋進了無名珠空間內,讓其繼續在空間中成長。

至於天山雪蓮的話,徐海寶一樣將其儲存在無名珠空間內。配合其它一些藥材,將來也能煉製靜心凝神的雪蓮丹。這種丹藥,對即將成為修士的兩女也很重要。

那怕其它的武者跟修士,若能擁有這樣一枚丹藥,也能減少走火入魔的可能性。只是對目前的徐海寶而言,這種丹藥所需的一些藥材,暫時還需等待一段時間才行。

等田浩明的手機徹底停電,總算消停了下來。直接在二號別墅,選擇了一間客房休息。第二天起來之後,徐海寶便將其約至重力室論戰一番。

結果很顯然,論戰的最終結果,田浩明在徐海寶手中,依舊沒有太多還手之力。單單徐海寶布下的重力室,晉陞為先天強者的田浩明,依舊無法走到最後。

至於交手的話,僅憑只靠肉身之力,田浩明也不是徐海寶的對手。這次的交手,也令田浩明深刻體會到,即便他晉陞先天,在徐海寶面前依舊需要謙虛恭敬。

反觀論戰結束,徐海寶也適時道:「老田,對於真氣的使用,你暫時還不算太熟練。其次,你需要想辦法搞柄好刀,那樣也能提升你的攻擊力。

接下來,花點時間磨礪一下你的古武技能,爭取琢磨出一點必殺技來。還有就是肉身強度有待加強,可以通過下海的方式,到海里磨礪你的肉身強度。

後天轉先天,你在海下除了能磨礪肉身強度之外,還能讓你更熟悉真氣的運行。即便是先天強者,實力也有高低。 農女要發家 現在的你,對付後天巔峰武者沒問題。

可真正對上老牌的先天強者,甚至於國外的力量修鍊者跟異能者,對上同位級別的高手,你的實力也夠嗆。因此,別著急離開,多花點時間適應身體跟真氣。」

「是,多謝顧問指點,我會繼續努力的!」

晉陞為先天強者,後天境的高手也不再是他的對手。可真正需要他動手時,往往都會對上同等境界的敵方強者。稍不小心,田浩明這種新手也很危險。

通過這次徐海寶的親自調教,田浩明也明白對方的良苦用心。更何況,田浩明心裡非常清楚,倒在徐海寶手中的先天級強者也不再少數。

即便是先天武者,也有凋零的可能。想成為真正的無上強者,依舊不能懶怠,甚至要比以前更努力修鍊才成。只有這樣,將來的他才能走的更遠。

得知田浩明短期不赴京,院里的老供奉也沒多說什麼。在他們看來,田浩明能夠保持習武的初心,也是非常值得讚賞的事。

換成其它人突破至先天,恨不得滿天下宣傳。類似田浩明這種謙虛低調,確實非常難得。從這一點也能看出,徐海寶對田浩明的期望也很高。

有徐海寶這樣的高人親自調教,確實是田浩明的榮幸。相比之下,院里其它後天巔峰境武者跟修士。在得知田浩明成功突破后,心生羨慕之餘,也覺得他們也必須努力了! 隨著田浩明成功突破先天武者境的消息在基地傳開,很多正在基地受訓的特事精英,也覺得非常羨慕跟心情震奮。這些年,特事院始終沒人突破先天,確實令很多人倍感壓力。

終於有了一個成功者,那麼後續的突破者一定不會少。有田浩明這個活生生的例子在,也能說明古武者依舊能突破先天。即便數量少,那也意味著希望尚未斷絕。

鑒於田浩明聽從了徐海寶的建議,並未第一時間返回京城述職,相反依舊在基地埋頭苦練。看到這一幕的很多特事精英,也頓時覺得壓力倍增。

負責集訓隊的隊長更是很直接的道:「這幾天田供奉的努力,相信你們都看到了吧?即便突破至先天,可他依舊比我們更努力的修鍊。供奉尚且如此,我們豈敢慢怠?」

對於特事院的集訓隊,拿自己當刺激隊員訓練的例子。得知消息的田浩明,多少顯得有些哭笑不得。可田浩明必須承認,跟徐海寶交手幾次,突破的興奮全被磨滅了。

原以為突破至先天,好歹也是名震一方的高手了。可連續讓徐海寶虐了幾天,田浩明終於明白『強中還有強中手』的道理。現在的他,遠沒囂張跟自傲的本錢。

想真正成為名震一方的高手,他依舊需要努力修鍊。將先天做為習武的起點,繼續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為境界。唯有這樣,他的先天武者之路才能走的更遠。

直到距離大年夜僅剩兩天時間,徐海寶才適時道:「老田,去院里報個到,爭取趕在大年夜回來。難得我家人也在基地過年,晚點把你家人都接過來一起過個年。」

「好!」

面對這樣的邀請,田浩明二話沒說便應承了下來。對他而言,此次來基地突破的日子裡,徐海寶對待他跟對待弟子沒什麼區別,即便兩人之間始終沒有師徒名份。

可內心之中,田浩明已經自認是徐海寶的開山大弟子。師傅有命,他又豈敢不從?

跟田浩明一樣的,還有唐興佑等人的家眷。那怕基地修建的別墅不多,可早前修建的集體宿舍樓也不少,安置唐興佑等人的家眷過個年,想來也沒多大的問題。

對於徐海寶讓他們把家人接過來,一起到基地過個大年,唐興佑等人自然不會拒絕。對他們而言,今年也是他們搬來瓊崖過的第一個年,能在一起過年無疑更熱鬧。

接待家眷的事,徐海寶全權交給了唐興佑,甚至讓其開著遊艇把眾人的家眷接來。暫時沒把家眷遷來的人,徐海寶也直接下令,將他們趕回家去陪家人過年。

至於基地春節期間的防衛任務,則交給特事集訓隊跟軍方集訓隊。對於這樣的安排,兩支集訓隊也都沒什麼意見。畢竟,他們知道馬上有大餐可吃了。

雖說平時基地的伙食就很不錯,可真正想吃到好東西,唯有這樣的年節時份,或者徐海寶突然決定聚餐時。為了這頓大餐,讓他們干點活,不是很應該嗎?

在田浩明乘座直升機離開基地,乘座飛機前往京城特事院報道時,徐海寶也下令在基地值班的隊員,開始一次集體大掃除,把基地收拾的更亮敞些。

除此之外,類似對聯這種過年的必須品,自然也少不了張貼起來。掛上彩燈跟燈籠,準備迎接首次赴島過年的基地骨幹家屬。集體過大年,令徐家人也很感興趣。

看著忙碌開來的基地,徐父也很高興的道:「平時天天看他們訓練,總覺得這島上太嚴肅。現在看他們把基地裝扮一下,這過年的氣氛還真的出來了。」

「爸,雖然這是公司的訓練基地,可風格上跟部隊很接近,你會覺得嚴肅也很正常。其實在部隊過年,也可以很熱鬧的。等老唐他們家人到了,那會更熱鬧的。」

「嗯,過年還是熱鬧一點好,你那些老戰友都不錯,為了工作,連家都搬到這邊來了!你做為老闆,也要對他們好點。畢竟,他們是為你賺錢呢!」

聽著自家父親的話,徐海寶也不好說什麼。即便在唐興佑等人看來,他們能來徐海寶做事,更多也是他們的幸運。可這種事,徐海寶父親卻並不知道。

徐父更多隻知道,平時自家兒子沒事到處晃,外出工作的時間也不多。公司的事務,大多都是唐興佑等人負責。這樣努力的員工,不應該對人家好一點嗎?

看著不斷掛起的彩燈跟燈籠,肚子似乎沒顯懷的劉曉涵,看上去比前段時間也胖了一些。面對這樣的熱鬧,她自然免不了跑出來看看情況『視察』一番了。

想到前番答應來島上過年的柳成林一家,劉曉涵也適時道:「萌萌她們什麼時候到?」

「應該快了吧!老連長剛上任大隊長不久,這種過年的時候也不太好提前請假。看時間,他們應該今天會到。只是等萌萌到了,你也悠著點,別跟以前那樣瘋了。」

「什麼話?我以前很瘋嗎?」

「你說呢?在窪山島的時候,你比萌萌那丫頭都更瘋。要不是爸媽看著,我估計你天天爬樹抓鳥的事都能幹出來。現在不比以前,你也要長點心。

另外老連長這次帶嫂子她們過來,也是打算備孕要個孩子。老連長在這裡,應該會住個十天半個月,嫂子她們住的時間會更長一些,你也不擔心沒人陪你玩了。」

「啊!他們要生二胎啊!」

「是啊!當初萌萌早產,身體一直都不怎麼好,以至他們都不敢想再生第二個。現在萌萌的身體狀況明顯改善,再好好調理一下,相信那丫頭也會健康成長的。

老連長是獨生子,沒什麼兄弟姐妹,嫂子那邊至親之人也不多。若是只有萌萌一個小孩,將來家裡也蠻孤單的。多要一個孩子,也能給萌萌做個伴。

最重要的,老連長現在工作的單位,跟以前部隊不太一樣。以老連長現在的級別,家屬都能隨軍安置,不用再兩地分居了。多要個孩子,也能照顧的過來。」

「那我們的孩子呢?等他出生后,會不會太孤單呢?」

聽著劉曉涵突然提及這樣的事,徐海寶也很哭笑不得的道:「傻老婆,又在胡思亂想什麼呢?你若真想生的話,等過上幾年,我們就多努力一點,不好嗎?」

「好!你說的,你答應過我的,等過上幾年,要跟我再多生幾個寶寶的!」

每次想起兩年後徐海寶即將渡劫的風險,劉曉涵就會覺得充滿憂慮。即便徐海寶把一些事考慮的很周全,可在劉曉涵看來,一旦這個家沒了徐海寶,又會變成什麼樣呢?

看著劉曉涵滿臉的認真,徐海寶也只能笑著道:「要對我有信心!既然老天讓你我相遇結為夫妻,相信老天不會那樣殘忍的。而且,我們做的善事也不少,不是嗎?」

創辦兩家公司這幾年,徐海寶一直以公司或私人的名義,捐資助學修橋鋪路,做了很多善事。那怕捐贈的數字沒統計,這筆善款至少也上億之多。

對於做慈善這種事,徐海寶一家人都很支持。尤其是禮佛的母親,更是信奉善有善報的道理。即便當初家境不寬裕,徐母在做善事的事情上也很大方。

其實不想給徐海寶施加太多壓力的劉曉涵,更多只是恐懼沒有徐海寶的日子怎麼過。雖然徐海寶能理解劉曉涵的擔憂,可他現在確實有些後悔,告訴劉曉涵這些事。

只是這種事,劉曉涵早晚都會知道。真到渡劫那天再說,或許也會影響他的心境。提前說出來,至少能讓劉曉涵有個適應的時間。即便有意外,也不至於太崩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