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的也有一點,賣了吧。」

姜亢挑出了了十幾種感覺用不上,也沒有英雄適合的,揮揮手都丟了一些出去。

綠色品質的兵器還是得留著一些,畢竟可以開獻祭模式。

噹啷之聲響個不停,地面上橫七豎八的丟上了他人夢寐以求的寶貝。

姜亢就跟甩大白菜似得,一邊丟著還一邊搖頭,看著這些東西直嘆氣,似乎嫌棄他們太垃圾了。

三人抽了抽嘴角,抬頭看了一眼這個黑衣少年。

尼瑪的,赤裸裸的土豪炫富啊!

作者緣道君何在說:不多說,還欠三章,明天還一章五更,不五更直播剁。。。 「就這些吧,換個兩三塊應該不成問題?」姜亢有些不滿意的皺了皺眉,隨後嘆道。

「就這樣。。。」

歐長老嘴角抽了抽,頓時無言。

姜亢說這句話,就跟「五個億算中等意思」是差不多的意思了。

「這些東西,需要拍賣,還是你們鑒寶台也會收呢?」姜亢問道。

赤靈斂住心中的吃驚,微微張開紅潤的小口。

「我們鑒寶台也會收些東西,都是通過買斷的方式從客戶手中取的貨物,而後自行放在拍賣會上進行拍賣的。」

「那如果我自行拍賣的話,你們要收取多少手續費?」

「百分之五。」

赤靈笑了笑,伸出了五根雪白的手指,卻讓姜亢倒吸了一口涼氣,真他嗎的狠啊!

百分之五的利潤,這一場拍下來他們要撿到多少錢?這鑒寶台不發財都難啊!

「同樣,我們也有一些藏品。」

赤靈摸了摸自己手上紅色的戒指,手掌一翻出現了一塊綠色的水晶,走著美妙的步子到了姜亢的面前,往對方眼前送了過去。

兩位長老眼神頓時就縮了起來,這東西,難道要隨便送人嗎?

「正巧,赤靈這裡藏著一塊綠色水晶,為了交下你這個朋友,便送給你吧。」

姜亢眼睛頓時一亮,隨即看向赤靈,道:「這東西既然是赤靈小姐私藏,我又怎麼好意思橫刀奪愛呢。」

「寶物贈英雄,正當配,就當赤靈交下你這個朋友了。」女人臉上掛著迷人的笑容。

兩個長老頓時就急了,這東西鑒寶體自己拍賣的話,弄個五萬金幣問題不大,這可是一筆巨款啊,哪裡能夠說送就送出去呢?

姜亢沉吟了一會兒,隨即笑道:「你這個朋友項羽認下了,禮尚往來,那兩捆我就送給你了。」

說著,姜亢接過了綠色水晶,伸手指向了丟在一邊的兩捆藍色兵器。

赤靈啞然失笑,我要這麼多武器幹嘛?耍雜技嗎?

「剩下的就拍賣吧,我還沒見識過呢,你們下一次拍賣在什麼時候?」

「三天之後。」又是三根雪白修長的手指。

「知道了。」

姜亢點了點頭,看著美人如玉蔥般的手指,上面塗著火紅色的指甲油,忍不住嘿嘿調戲了兩句。

「赤靈小姐,我給你提個建議,如果中指不塗的話,會更健康哦。」

「恩?」

赤靈愣住了,不解的看著姜亢。

姜亢哈哈大笑了兩聲,沖著三人一拱手,道:「多謝幾位招待了,三天之後,項羽再來拜會,先行告辭!」

看著逐漸走遠的影子,歐長老打破了沉靜。

「小姐,你看此人,是否是封天項家的人呢?」

「應該是八九不離十了。」

赤靈微微點頭,旋即掃了一眼地面上那些兵器,眼中的震驚之色如何也遮掩不住。

「若不是封天家族的人,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人能有如此手筆。」

「他說他本是南方之人,據傳聞項家昔日便是楚地之人,后出至尊,才有楚地向北,之後漸漸凋零,才入天山,與他所說,倒是遙相對應了。」另外一名武長老說道。

要是姜亢聽上這句話,怕不是要抽過去。

自己這麼說就是為了拿自己前世的身份來誆幾個人,卻讓他分析的如此有理有據,也是難得。

「既是封天家族的人,我們只可結交,不可得罪,是否要派人看著他呢?」歐長老問道。

赤靈搖了搖頭,眼睛怔怔出神,盯著已經消失的背影。

「他已是後天高手,尋常人如何躲得過他的眼睛,若是被他發現,到討人不喜,還是算了吧。」

獨步成仙 「艹!走的時候忘了一件要緊事。」

姜亢騎在自己的馬上,手一拍額頭,遺憾的說道。

「什麼事?」女神有些疑問,隨即道:「我要那些東西么?」

「你那東西太過難得,又是偏門的東西,人家收藏的概率太過渺茫了,而且你不是說那東西只針對魂魄,如果太明顯的話會被有心人知道嗎?」

「嗯。」女神應了一聲。

「我忘了把她拉去角落,問問她的三圍啊!」

姜亢喪氣的搖了搖頭,他總覺得,這個女人似乎有些眼熟。

「赤靈,王者榮耀裡面沒有這個英雄啊。」

茫然的搖了搖頭,姜亢打開了自己的系統圖,細細查找起來,依舊是沒有什麼變化,也沒有多上這麼一號英雄。

姜亢掠過的非常之快,沒有看到某位英雄眼中已經多了一抹紅色的光芒。

「你。。。」女神徹底無言以對。

「大表侄子,你總算是過來了。」

一處密林當中,尿褲襠看著騎著烈焰馬,帶著兩個人過來的狼風嘿嘿笑了起來。

眼中閃過一絲濃濃的厭惡之色,狼風對於眼前這個所謂的表叔是半點好感都瘸著。

原因相當簡單,這傢伙就是個廢物,一大把年紀還是個步玄前期,也就是欺負欺負普通人,做個街頭流氓而已。

偏偏還喜歡跟自己拉扯關係,但兩人還真沾上親了,這讓狼風有些無奈。

自從狼牙山莊變故以來,狼風雖然心中鬱悶,但也低調了許多,不過發財的勾當,基本上每個三源子弟都會做的。

天山,本就是山賊當家的地方。

搶東西不但不算是無恥,還算是一向了得的技能,不管這樣,只要你能夠搶得到,那就是你的本事。

三源源王都是搶上來的,這裡沒有法,只有拳頭!

「說罷,我的時間開始很匆忙的,如果沒有什麼誘人的大魚,你下次還是別叫我過來了。」

這也是狼風還會搭理自己這個表叔的原因之一。

人雖然討厭,但是錢不討厭,他來報信,自己出手,如何分錢,那就是看自己的心情了。

「臭小子,這次我就是一分錢不要,也要弄死你。」

尿褲襠心裡陰險的想著,笑道:「這次絕對是個大魚,那小子出手極其闊綽,拿金幣甩給店家當小費!」

「這麼有錢?」

狼風也是一愣,這也太虎了吧。

甩個幾百上千當小費見過了,可是十萬十萬的丟,那是人嗎?

他們哪裡知道,姜亢只是繳納定金罷了。。。

「多大年紀?」

「不過二十的樣子,雖然身材高大,但是個少年郎的模樣。」 宮鬥高手在現代 尿褲襠答道。

狼風眼中閃過一絲冷色,哼道:「想必是那個大富人家的子弟。』

他身後一人立馬湊過來道:「狼師兄,既然如此的話,我們可以直接把那小子做了,或者綁起來要挾。」

「恩。」

狼風緩緩點了點頭,在密林之中注視著面前的道路。

「你說他去了鑒寶台,不會錯吧?」

「絕對不會,我要挾那店家說的,他不敢瞞我。」說著,尿褲襠眼前還閃過了一絲得意之色。

「哼。」

不屑的冷哼了一聲,狼風的眼中,前方一道黑色的身影快馬而來。 「就是他!」

尿褲襠激動的吼了一聲,一揮手道:「走,咱們出去,給他攔下來!」

「這人,怎麼看著這麼眼熟啊。」

狼風皺了皺眉,看著那道黑色的影子,眉頭不受控制的跳了跳,心中閃過了一個不好的念頭。

倏然,那個身影和曾經的噩夢重合到了一起,瞬間臉色大變,駭然道:「糟了!」

「師兄,怎麼了?」他身後兩人立馬問道。

「這是那個瘟神,咱們惹不起,趕緊走!」

此刻的姜亢騎馬已經要到了他們前頭,此刻看得清了,狼風冷汗都下來了。

就是這個傢伙,親手把自己家給毀了,將自己打成了重傷

他本來要上報師門報仇的,可結果傳上去的消息卻是石沉大海。

沒幾天,轟動整個天山的消息就傳了過來,葬山源手下的百峰脈讓人滅了!

天山一共就是九脈,突然被人滅了一脈,這可是了不起的大事情,頓時激起軒然大波。

消息傳出,滅掉百峰脈的就是最近冒出來的新勢力,冰樓堡!

狼風清晰的記得這個傢伙的恐怖,可沒想到他竟然有如此實力,眼下哪裡還會過去送死?

富豪從西班牙開始 可是他兩位師弟不知道啊,姜亢境界遠遠高於他們,此刻收斂著內息,就跟普通人似得。

「不會吧師兄,這傢伙看上去年齡不會比我們大上多少。」

「他是冰樓堡的姜亢!」狼風咬著牙說道。

兩人一聽,頓時臉色大變,這傢伙現在可是天山的名人,而且據說有個非常漂亮的媳婦,一個月後要在葬山源上拉開戰端。

既決定生死,還順帶賭老婆,可是如今天山上層的大新聞,他們這些弟子怎麼會不知道呢?

「他就是要跟凱打的傢伙?」一人結舌道。

「是。」

狼風點了點頭,臉上帶著一絲驚慌之色,道:「雖然傳言他在百峰脈上輸給了凱,但凱是後天巔峰之境的人,天山年輕一代的最強者,我們如何能跟他作比?」

兩人慌忙認同,這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

「那現在。」

「撤!」狼風當機立斷,馬頭一撥,他已經看到尿褲襠作死的攔下了姜亢的馬。

「可是您的表叔?」

「從今往後,我跟他沒有半點關係!」

狼風冷哼一聲,毫不猶豫,轉身就走。

兩人哪裡敢怠慢,這貨連百峰脈都敢滅了,雖說自己是三源子弟,但畢竟就是個普通弟子,要是落在他手裡,萬一給宰了,那哭都沒地哭去。

寵妻有毒 如今姜亢這兩個字,在天山就像是一個二愣子,大有逮著誰都咬兩口的架勢,不然也不敢對百峰脈下手了。

跟百峰脈對著干,那就是挑釁葬山源了。

這種找死的瘋子,還是離他遠一點比較好。

「站住!」

尿褲襠怒喝一聲,拉出了碰瓷的架勢,直接張開雙手就攔在了姜亢的馬前頭。

姜亢一愣,一把扯起韁繩,定睛一看,頓時樂了。

「是你這沒膽的狗賊,昨夜我大發慈悲饒你一命,怎麼還敢找過來?」

一聽對方揭穿了自己的短,尿褲襠頓時大怒,吼道:「好你個臭小子,昨天晚上敢裝神弄鬼嚇你爺爺,今天正式找你來討債的!」

「得!」

巴掌一拍額頭,姜亢忍不住搖頭嘆道:「難得善心大發,卻是放過了一條白眼狼,既然你執意找死,那今天就送你上路吧。」

說著,手中藍光一閃,長槍頓時上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