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我工作很敬業的!這個設計沈總監是有責任的!這個根本不完美!」趙剛一副豁出去的模樣,計上心來!

「哦?那你說說怎麼不完美,又怎麼才算完美?」言辰風突然就笑了,看著面前這個自己的員工竟然想要陷害自己的老闆娘!這是怎樣的腦子才會做這樣的事情?

還指望自己會重用他?

「總裁,我看過了,這個設計會有瑕疵,但是現在還有改動的機會的!只要將數據改動一下,就能做出沈總監設計的珠寶了!」趙剛鎮定的看著言辰風。

言辰風看著一直站在一邊沒有開口的沈凌菲,笑著說道「哦?什麼改動?」

「就是每個菱形的數據都由零點六改動到零點五!」趙剛自信的說完后就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沈凌菲。

「為什麼你一個見習設計師會如此肯定?誰給你的勇氣?」言辰風露出笑容,好似讚賞又好似苦惱。

「總裁,我肯定這個設計一定會有用!好歹我也是設計師!」而且這個設計可是出自沈凌菲的手!

沈凌菲這個時候總算是抬起頭,看了趙剛一眼「你和沈凌芸什麼關係?」

一句話讓在場所有人都愣住,當然除了言辰風!

呀,小女人發威了!

「我……我和沈小姐不是很熟悉!」趙剛看著沈凌菲理直氣壯的說道。

「姐姐,你怎麼到現在還要因為自己的失誤而誣賴我那?」沈凌芸眼眶一紅、眼看就要落下淚來,當真是楚楚可憐!

「我再問一遍,你和沈凌芸什麼關係?不要讓我的耐心用完,到時候你可是沒有機會了!」沈凌菲眼神中第一次吐露出一種上位者的肅殺!

言辰風心中雖然心疼,可這就是成長的必經歷程,沈凌菲原本是善良的,雖然不是盲目的善良,可言辰風希望通過這件事情讓沈凌菲知道該出手的時候是不能心軟的!

「沈總監,到現在你還想要誣賴自己的妹妹,沈小姐還一心只想要幫你!……」趙剛還沒有說完就被打斷!

「行了,耐心用完了!既然大家都對趙剛的這個設計這麼感興趣,不如請趙剛的經理來解釋下吧!趙經理麻煩你了!」沈凌菲對著剛才的男子點頭說道。

「趙剛,你自作聰明也要有個限度,竟然為了上位而篡改數據?這個菱形珠寶的設計,沈總監早就和我說過了,我們也商討過好幾次!遞減零點五,這個提議是沈總監提的!」趙經理還沒有說完就被趙剛打斷。

「胡說,這個提議明明是我苦思冥想才得到的!當初開會沈總監不是還決定是這個數據嗎?」趙剛看了一眼趙經理和沈凌菲立刻說道「你們才是狼狽為奸,想要霸佔我的設計成果,還要將我趕出去嗎?」

「啪啪!」沈凌菲不禁給趙剛鼓掌「行了,沈凌芸能找到你這麼個替死鬼也是厲害了!不過趙剛,你忘記了一件事情!」沈凌菲指了指頭頂!

趙剛抬頭,看到一個黑色的儀器對著自己,上面一個紅點顯示正在攝像!

「你……」趙剛臉色一變,他還真的不知道這裡有攝像,可這裡自己也沒有做什麼過分的事情!

「我說的是我的辦公室,你一定沒有發覺我的辦公室藏有隱形攝像機吧!」沈凌菲說完後轉頭看了一眼沈凌芸,眼神好似飽含了什麼、卻好似又什麼都沒有!

「我,我沒有去你辦公室偷取修改資料,我那是在提取一點數據!」趙剛立刻心慌的開始狡辯。

「哦?那麼,我辦公室文件的修改日期如果能和你監控中的所作所為對上,你要給我什麼解釋?」沈凌菲現在絕對不會放過這個在大庭廣眾想要害死自己的人!

讓趙小姐因為他的改動而不喜歡自己設計的這個珠寶,而他跳出來解決問題!

很聰明,可惜經驗太少!

「不,不是的,那是巧合!是你陷害我的!」趙剛此刻的表現已經很明白了,在場的人都明白了過來!

「趙剛,我說過,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如果讓我把監控調出來,你能安然走出這個公司嗎?」沈凌菲緩慢的說完後轉頭看著站在張小姐身邊的沈凌芸。

「我的好妹妹,你為了我當真是用心良苦!張小姐,既然你讓我妹妹來監督我們的設計施工,那麼出了問題,是不是也應給讓沈小姐來解釋一下啊?這對言氏造成的損失由誰來負責?」

沈凌菲的話提醒了言辰風,言辰風立刻站在了沈凌菲的身邊,趙剛這才發覺言總從走進來開始就一直站在沈總監身邊。

「趙剛篡改數據,沈凌芸是幕後主使!既然這樣,不知言總覺得名譽損失費和精神損失費要杜少合適那?」

沈凌菲看到趙剛終於變了臉色,當然、沈氏這麼強大的公司,名譽很重要,所以名譽賠償也一定很多!

「如果不能賠償,那麼坐牢也是一種方法!」沈凌菲拿著手中的資料,證據確鑿、想抵賴都不行!

「不,我不能坐牢!設計是我的,我沒有偷沈總監的設計!」趙剛好似被沈凌菲的話語嚇到一般立刻焦急的喊道。 「這,我……」趙剛急了,看了一眼四周竟然沒有一個人幫自己說一句話的!

「沈小姐!您幫幫我!我真的不能坐牢啊!」趙剛此刻才真的是病急亂投醫,他絲毫沒有想到沈凌芸在這裡的地位有時候還不如他!

「趙剛,我……我也無能為力!」沈凌芸一臉焦急,左右看看,咬牙說道「言總,趙剛可是你們言氏的員工啊!您討厭我沒有關係,可是不要將無辜的人拉進來!」

沈凌菲挑眉,這個沈凌芸這是演的什麼戲啊?都這個時候了,按理說她不是一個會為他人著想的人啊,尤其這個人還是才認識幾天的趙剛!

「第一,我確實討厭你,可還我還不至於為了討厭你做什麼事情,髒了我的手!」言辰風冷笑,鄙夷的看了一眼還在演戲的沈凌芸繼續說道。

「第二,公司內部的事情她們心中最清楚,這份設計修改了多少次,基本上數據的修改每次都會有記錄,而且,就在儘早沈總監還發了一份郵件,裡面珠寶的尺寸說的很清楚,如果你還想說什麼,你也可以像我一樣報警啊!找到證據!」

言辰風這一番話說完,沈凌芸不可思議的看著沈凌菲,這個女人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厲害了?事先早就做好了準備?是在防著她嗎?

「姐姐……」沈凌芸眼中含淚的看著沈凌菲喊道。

「錯了,你我早就沒有血緣關係了!我的母親是黎夢,而不是一個小三!」沈凌菲說完后,眾人震驚的看著沈凌芸,怪不得這兩姐妹張的不像,關係如此僵硬。

就連張小姐聽到沈凌菲的話后都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小三!這個詞是個女人都很忌諱!

就像張小姐一直以為如果沒有沈凌菲,她和言辰風會琴瑟和諧,所以沈凌菲是她感情上的小三一樣!

所有的豪門都會遇到這個麻煩!

有多討厭小三這個職業,從他們內心最深處就厭惡和遠離就可以看出。

沈凌芸察覺到自己現在的靠山已經拋棄了自己,頓時落下淚水「姐姐,我知道媽媽對不起你,可這是咱們的家務事、而且媽媽都走了這麼久了!我這個做女兒的能怎麼樣?」

這裡的動靜吸引了不少員工駐足觀看,這可比狗血的電視好看多了!

「哎,沈小姐也不是小三啊,母親也不是她能選擇的!」不遠處傳來一聲嘆息,沈凌菲心中冷哼,果然不能小看了沈凌芸,這樣的壞境她竟然可以讓一些不認識的人對她產生憐憫!

「沈總監、好歹你們也是姐妹,你說話有些過分了!」張小姐此刻站了出來、沈凌菲咄咄逼人的模樣讓張小姐此刻的形象突然就溫柔了起來。

就連原本被張小姐刁難過的設計師們都對她刮目相看了!

「哦?我過分?她媽媽做小三氣死我媽媽不過分?他們修改我辛辛苦苦設計出來的珠寶不過分?在這裡故意陷害我不過分?而我只是說出了實情,這個虛偽的女人幾滴眼淚就讓你們覺得我過分了?沈凌芸,你的眼淚很值錢啊!」沈凌菲冷靜尖銳的質問讓張小姐一愣。

張小姐快速的看了一眼言辰風,發現後者只是寵溺的看著沈凌菲,眼角的餘光都沒有看自己一眼,心中的不忿立刻爆發了!

「不,我不是說小三是對的,我也並沒有否認你的辛苦!可小三是沈小姐的媽媽啊!和她這個女兒有什麼關係?你辛苦是因為你接了我的珠寶,這是你的工作!難道你辛苦我們就該聽你的話?不好意思,言氏的工資發給了你,我們一分錢也沒有拿到!」張小姐立刻說道。

沈凌菲頗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這個張小姐,原來這個人還是很有腦子的,幾句話就將重點拋開了!

「那麼修改我的設計呢?這用心夠狠毒了吧!」沈凌菲直接說道,沒有給張小姐繼續說下去的機會。

「你說你有證據,現在也只是能證明是這個設計師為了自己的前途而修改了你的設計,請問和沈小姐有什麼關係呢?」張小姐說完后心中痛罵沈凌芸,這個廢物,原本希望沈凌芸可以將沈凌菲從言氏趕出去,可是沒有想到幾個來回就被沈凌菲抓住了把柄!

「何況言總也說了,你將文件發給了他,會不會是你忘記修改內容或者忘記保存了,然後自己的失誤造成了今天的結果!」張小姐看著沈凌菲眼神里滿是我早就知道!

眾人聽到張小姐著一番分析當即又有了疑惑。

「哦?那麼我們就來解答張小姐的問題!」沈凌菲看了在場眾人一眼,冷笑「首先我想問,有多少人覺得張小姐說的是對的!我不勝任這個總監?」

沈凌菲問完后,突然,一個人站了出來,趙剛現在已經是喪家之犬,自然要我自己的日後做打算!

「我!沈總監和言總關係太過親密,所以沈總監才會坐上這個設計總監的位置,而且還盜用我的設計!大家只要再細看就知道是我的設計更合理!美觀!」

「哈哈,有膽量,卻沒有腦子!我們已經報警了,既然你還口口聲聲說是我抄襲你的作品,那麼請問你有底稿嗎?有人能證明這個是你設計的嗎?公司的網路維護部門可是能很輕易的就還原你電腦里的所有東西!包括你已經刪除的東西!」沈凌菲說完後繼續看著趙剛發白的臉色說道。

「還有,也可以對郵件進行來源追溯!比如說這封郵件是從那層樓的哪個電腦發出去的!趙剛,你還不打算說嗎?」沈凌菲突然吼了一聲,趙剛膝蓋一軟就跪在了地上!

「我,我錯了,是我偷進沈總監辦公室、把這份沒有成形的設計尺寸用沈總監的電腦發給了製作部!」趙剛說完后,眷戀的看了一眼沈凌芸。

沈凌芸心提到了嗓子眼,深怕趙剛說出一句對自己不利的話語。 沈凌菲看著沈凌芸露出一絲得逞的笑容,這才明白剛才為什麼沈凌芸替趙剛說話的原因。

她是在給自己謀後路,果然,趙剛也並沒有將她供出來!

不過,依照沈凌芸的陰險,怕是趙剛在監獄中也不會明白自己被沈凌芸當槍使了!

「沈總監,這個珠寶要怎麼辦?」老師傅畢竟是過來人,看了這場戲也明白了個大概,看著沈凌菲問道。

「幸好這個趙剛是個門外漢,雖然在設計部幹了兩個月!就麻煩師傅再重新切割了,依照的尺寸我會讓小秘書給您送過來!」沈凌菲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對著這個年過半百的師傅還是很尊敬的!

「沈總監,來我辦公室一趟!」言辰風臉色很是不好的就要走,張小姐立刻笑著上前說道「言總不打算和我說些什麼嗎?」

張小姐原本還打算就這件事情刁難沈凌菲,如今看沒有戲了,只能讓言辰風安慰自己了!

「張小姐這樣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沈凌芸,從我的公司滾出去!張小姐、以後看人眼睛要擦亮一些,不然一些不明白實情的人會覺得物以類聚!」言辰風說完就離開了。

「都在看什麼?沒事幹?」一種看熱鬧的人被阿彪一通吼后立刻鳥獸散了開,頓時這裡就剩下王秘書、沈凌菲和張小姐。

沈凌芸被言辰風當場直接罵滾,早就沒有臉面待在這裡了,眼中滿是怨恨的瞪了一眼沈凌菲后氣哄哄的轉身離開了!

「張小姐,言氏被人抹黑,總裁心情不好!你要不先回去!等總裁心情好了你再來、不能怠慢你不是!」王秘書說完后張小姐看著沈凌菲咬牙,怒瞪一眼離開了。

「哎,我這是招誰惹誰了,一個個的都瞪著我!」沈凌菲現在心情不錯,能讓沈凌芸丟這麼大的人,言辰風做的不錯!

雖然今天有很多事情都然沈凌菲生氣,可言辰風那聲如洪鐘的滾夾雜著冰冷的寒意讓在場所有人都察覺到了他對沈凌芸的厭惡已經到了極點!

只怕日後沈凌芸在這個上流圈子很難混了!

沈凌菲剛走進總裁辦公室,就被一雙有力的臂膀抱住。

「老婆,對不起,今天讓你受委屈了!」言辰風話語中的歉意和擔憂沈凌菲是切實的感受到了。

「怎麼說?」沈凌菲知道今天自己委屈,可這傢伙怎麼比自己還委屈?

「你不要生氣,不要離開我!」言辰風將沈凌菲緊緊的摟進懷中。

「我沒有生氣,再說了,我就算生氣也不是生你的氣!放心!」沈凌菲就像哄孩子一般的對著言辰風說道。

「老婆,你不要生氣,這件事情還沒有完!」言辰風眼神陰鷙,好似決定了什麼事情。

沈凌菲知道言辰風不是一個衝動的人,所以也沒有多想,只是輕輕的推開言辰風說道「我還要回辦公室去,珠寶還是要修改的!」

言辰風點點頭,知道現在對沈凌菲最好的事情就是讓珠寶完成,用她自己的實力來擊碎那些流言。

沈凌菲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小秘書已經等在這裡了、看著小秘書紅紅的眼眶,沈凌菲皺眉問道「怎麼了?誰惹你了?」

小秘書當即啞著嗓子說道「菲姐,她們太過分了!」

沈凌菲這才知道原來這小丫頭是在為自己打包不平,是啊,小秘書自從跟了自己,自己所有的付出她是最清楚不過的了!

「這就受不了了?我不是沒事嘛!」沈凌菲快速的將數據打了出來,另外打了一份怎麼修改的說明,讓小秘書交給了老師傅!

三天後,沈凌菲接到了警察的電話。

「沈女士,我們這裡有一宗故意傷人案需要你的協助!」警察說完后竟然好心的說可以來公司里談!

沈凌菲倒是沒有多想,只是在看到警察身後的人時還是愣了一下。

「姐姐,救救我!我是被冤枉的!」沈凌芸的聲音先沖了出來,可下一秒就被一個充滿怨恨和殺意的聲音掩蓋!

「你這個醜女人,竟然敢利用我!虧我為了你陷害了沈總監!你如今居然倒打一耙!」

沈凌菲看著趙剛陰鷙的眼神,尤為明顯的是他臉上的傷和一身的土!

「這是怎麼回事?」沈凌菲看著帶他們來的警察問道。

「沈小姐,我們接到舉報,趙剛泄露公司機密文件、篡改重要數據被補!第二天就在看守所差點被人打死!幸好獄警將他救下!然後趙剛就說要交代問題!」

警察看著沈凌菲很是客氣的將事情的大致經過說了一遍。

在場的員工立刻明白了事情的大概,原來是沈凌芸不知道怎麼得到消息說言辰風會追究趙剛的刑事責任,所以沈凌芸怕趙剛將自己供出來!

所以就買通了一個人,讓他們在看守所將趙剛滅口!

沒有想到事情沒成功,倒是將沈凌芸拖了出來!

趙剛明白被沈凌芸利用了,不甘心,在一次外出防風的機會逃了出來差點殺了沈凌芸。

事後兩人交代事情經過,這才牽扯到了沈凌菲。

「就是讓沈小姐前去配合調查,將事情說清楚,沒有什麼大事!」警察對沈凌菲客氣的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事情我基本上都知道了,這是我的筆錄吧?在這裡簽字?」沈凌菲在詢問記錄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后警察就將趙剛和沈凌芸帶走了!

「總裁在嗎?」沈凌菲站在總裁辦公室門口看著王秘書問道。

「總裁在等夫人!請!」王秘書輕輕的推開辦公室的門后對著沈凌菲說道。

這傢伙知道我要來?

「言辰風、沈凌芸和趙剛的事情是你乾的?」沈凌菲直覺這件事情肯定沒有那麼簡單,而且言辰風說過的,這件事情沒有完!

「老婆,還是你了解我! 一路榮華 我作為你的老公,怎麼能任由其他人欺負你而不還手那!」言辰風眼神不善,在看向沈凌菲時又變的溫柔多情。 「你夠了啊!」沈凌菲好笑的走了過去,被言辰風一把拉進懷中緊緊的抱著。

「不夠!趙剛這個白痴被人利用,不能讓他一直糊塗下去啊,所以我就派人告訴了他事情的真相!然後就看他自己的了!」言辰風只是簡單的說了幾句,事情既然已經解決了,可當日沈凌菲一人舌戰趙剛、張小姐和沈凌芸的模樣還是給言辰風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老婆,以前也沒有發覺你的口才這麼好!」言辰風一臉迷弟模樣的看著沈凌菲,上前就吻住了她。

「唔,現在在上班,你注意一點啊!」沈凌菲輕輕推開言辰風說道。

「好,我們回家!」言辰風露出我知道的神情,不理會沈凌菲的表情拉著她就離開了。

「喂,我不是這個意思!」沈凌菲坐在車裡,看著言辰風一副猴急的模樣登時有些想跳車。

沈凌菲昨晚不就是以心裡比較煩拒絕了他的親熱嘛、她可是記得很清楚,上次拒絕言辰風后,第二天被他欺負的床都不能下。

「現在正是好機會,球球去上學了,家裡就我們兩個人!」言辰風綠油油的眼睛一直盯著沈凌菲,彷彿沈凌菲沒穿衣服一樣!

「呀!你這個人!」沈凌菲笑著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了坐在客廳中央的兩個人!

一身的怒氣,讓沈凌菲隔這麼遠都感覺到了,那臉拉的老長,那臉黑的鍋底一般。

「言辰風,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新聞上說的事情是真的嗎?沈凌菲抄襲年輕設計師的想法?」言老爺子一臉怒火的看著言辰風居然還抱著沈凌菲,把她當個寶貝一樣的寵著。

「爺爺,娛樂消息你也信?如果真的是這樣,怕你早就被記者給圍住了吧!」言辰風一點都沒有客氣的看著老爺子繼續問道「行了,別沒事找事了,今天來找我是幹什麼?」

沈凌菲看著老爺子瞬間僵硬臉就知道言辰風說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