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我們要進去嗎!」

被喚做老大的人猶豫了一下,「我們在外面等一下,這次情況可能有點兒嚴重,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勢力,觀察一下在說!」

「老大,那如果,我是說如果……」小弟話還沒說完就被那人打了一巴掌,「你就不能盼點兒好的嘛?」

那人悻悻閉上了嘴!

南安樾輕手輕腳的出了山洞,殊不知自己的一舉一動全被別人看在眼裡,南安樾,朝著山裡的方向跑去!

那群人留下一部分人守住洞口,一部分追了過去!

南安樾不僅是s市的學霸,她還是雪月城(雪月城是T市神秘組織,暗殺,懸賞令,雪月城接下的單從來沒有失敗過,也沒有被搶過單,進雪月城的人也不會是普通人)的堂主!

「分別包抄!」

「是!」

「是!」 柯明德接過法杖,面露驚色。

「這隻絲綢口袋,莫非是傳說中的空間寶物?能夠存放物品?」

柯明德之前已經將這件寶物掃描下來,立刻調出信息。

「掃描消耗0.9點能量,列印出來需要26點能量,不過對於這件寶物,我並非急需,被人發現之後無從解釋,況且,我已經與魔法師搭上了線,或許能夠通過別的途徑獲得……」

迪拉法師見他呆住,以為是歡喜過度,不以為意:

「你便跟著維拉學習魔法吧,五日之後,我們便動身返回絕冬城,你做好準備。」

「維拉,你的心思我都清楚,你和墨菲都是我的弟子,我的九位弟子中,只有你們兩個還是黑袍法師,不會偏待你們任何一人的,好了,我累了,你好好修習魔法,也認真的教導弟子。」

白袍法師擺擺手,示意他們出去。

「從今天起,我便是你的導師,我的全名是維多利亞·傑拉德·加西亞,雖然名義上是你的導師,但是你我年歲相近,你也不必太過拘謹,還要互相扶持,砥礪前行,那枚記載快速生長的水晶球,現在在迪拉老師那裡,等老師將法術學會,自然會交還與你。」

出了宮門,女法師感覺彷如夢中,眼前這人,從俘虜自己的賊人身份,變成了自己的第一位學生,真是奇妙無比:

「迪拉老師賜予你的法杖你且收好,先處理一下個人的事務,要知道,我們一走,或許你就再也回不來金雀花王國了,五天後啟程,不要誤了期限!」

交代了一些話,柯明德離開王宮,收拾行裝,與巴克、巴拿馬等好友道別。

朋友們對於柯明德搖身一變,成為法師驚訝不已,都送上了祝福,舉辦了一場酒宴,為他慶祝。

巴克贈送給他兩匹駿馬,巴拿馬送給他一條熊皮毯與一條狐皮大衣,其他人也送了些零零碎碎的物件。

三天後,一切收拾妥當,柯明德進宮尋找傑拉德,不,應該是維多利亞法師。

王宮此時正在舉辦酒會,為了慶祝德蘭王子被法師收為弟子,也為了送別這些法師,國王得知柯明德也拜入法師門下,欣然邀請他參與酒席,並且送給他一輛四輪馬車。

在酒席上,柯明德見到了迪拉法師的另一名弟子,黑袍法師墨菲,酒紅的長發打著卷,鬍鬚毛毛糙糙,身材高壯,以及他的學生德蘭王子,一個十二歲的男孩,黑眼黑髮,身體瘦弱。

兩日後,一行人從王都出發,國王安排了護衛與侍從,被迪拉法師拒絕,最終只有五個人、五輛馬車上路。

柯明德與小王子德蘭都被傳授了永恆之火冥想法第一章,經過與神授冥想法比較,修鍊步驟、方法大體一致,只是配套的觀想內容不同。

修鍊這一門觀想法,更加容易在靈魂中銘刻高級魔法靈魂之火,柯明德便改弦更張,練起了永恆之火冥想法。

「傳聞在遠古時期,世界上到處都建造有傳送陣,人們能夠輕而易舉的跨過高山大海的阻隔,前往任何地方……」

抱怨了兩句,維多利亞法師念動咒語,揮舞魔杖,在馬車上又施展了一遍漂浮術。

這是她第二次對馬車施展漂浮術,以她的魔力水平,一次漂浮術只能持續半個多小時。

四輪馬車的車廂寬大舒適,窗戶打開,絲絲涼風吹進來。

拉車的馬匹無人駕馭,卻能自動識路,跑的又快又穩,迪拉法師對它們施展了法術「驅使野獸」與增益類法術「持久耐力」、「奔跑如飛」。

在一系列法術的作用之下,馬車的速度簡直要趕上提速之前的綠皮火車。

車廂里,女法師維多利亞與柯明德相對而坐。

「你看墨菲法師的馬車,門和窗都關得緊緊地,是因為他施展了中級法術『恆溫結界』,看來他距離成為灰袍法師已經不遠了。」

還未立秋,天氣依然熱得很。

「維拉老師,初級、中級、高級法術之間有什麼區別嗎?見習法師、黑袍法師、灰袍法師、白袍法師又是如何區分呢?」

柯明德請教道。

「法術,又叫魔法,是法師通過精神力,調動魔力構建魔法陣之後產生的效果,法術的威力與它的等級無關。」

「魔法陣由魔法符文組成,你也學過初級魔法,初級魔法只有一個魔法符文,魔法界定義,由單個魔法符文形成的魔法叫做初級魔法,無論這個符文多麼複雜。」

「有位聖魔法師說過,魔法符文本身就存在於自然界中,我們只是發現了它。到目前為止,已經為人所知的魔法符文數不勝數,而且每年都有人發現新的魔法符文。」

「多個初級魔法,通過特殊的組合方式,形成魔法陣,這就是中級魔法。最簡單的中級魔法僅僅由兩個符文構成,複雜的甚至有幾十上百個符文。」

「至於高級魔法,我並不清楚,它也是由魔法陣組成,每一道高級魔法的傳承,都凝聚著無數法師的智慧,珍貴無比!」

說道這裡,維多利亞面露憧憬之色,飲了口水,繼續向柯明德講解。

「見習法師指的是像你這樣,剛剛打通肉體對精神力的隔閡,還沒有掌握法術、銘文學、草藥學等知識的人,其實與黑袍法師並無明顯的分界線,等你系統的學習了魔法知識,自然就有資格穿上黑袍,成為黑袍法師了。」

「黑袍法師到灰袍法師,是一道難關。一個人的精神力無論增長到多麼強大,都不算是灰袍法師,必須在精神海中銘刻魔法符文,讓精神力產生質變,對於灰袍法師來說,他們能夠輕易構建一些黑袍法師無法完成的魔法符文,並且同樣的法術,由灰袍法師施展出來更加強大。」

「精神力再次蛻變,就能成為白袍法師,白袍之上還有紅袍與聖魔法師這兩個等級,已經不是我們能夠理解的了。」

「人類的靈魂是有壽命的,法師們能夠通過魔法藥劑與各種魔法奇物延長自己肉體的壽命,此時決定他們壽命的就是靈魂的極限,黑袍法師的極限大約在一百八十歲,灰袍法師的極限約為三百歲,白袍法師能夠達到五百歲,到達靈魂極限之後,哪怕他們的肉體再健康,也無法繼續活下去……」

「那騎士呢?我聽說白銀騎士能夠活到一百五十歲,黃金騎士能夠活到三百歲。」

柯明德聽了他的話,產生了新問題。

「騎士和法師一起修鍊,能不能活得更久?」 「別動!」

南安樾頓了頓腳,那人靠近,看到南安樾的那一刻,「老大!我們來遲了!」說完直接半跪在地上!

「沒關係,安澤梵在山洞裡,受了重傷!」南安樾鬆了一口氣,懸著的心也放鬆下來!

「快!」話音未落,一群人就進入了山洞。

「堂主,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蘇逸看著落魄不堪的南安樾問到。

南安樾搖搖頭,「我沒事,墨寒也跟我上了山,你派人悄悄把他送回山莊,告訴他我會兌現承諾,另外再查一下這次到底是安家誰動的手!對了,江沅是和安澤梵一起上的山,可是現在我們只找到了安澤梵,江沅不見了,你們留一些人找一下江沅,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是堂主。」

南安樾回頭正好看到兩人被背出來,南安樾和安澤梵走一路,墨寒被悄悄送回山莊!

剩下的留下一隊繼續尋找江沅,其他分成三隊分開下山。

山下,C市中心醫院

「夫人,子彈取出來了,沒有傷到要害!」

「好的,辛苦了趙醫生。」南安樾鬆了一口氣,也突然覺得身體疲憊。

「這是作為醫生的職責,夫人,你應該休息休息了,如果安總醒了,我會派人通知您的,你別把自己累垮了!」趙醫生是自己人,南安樾自然是放心的。

「好,謝謝趙醫生。」說完一個身穿黑色皮衣的女人走了進來。

「堂主!」

「羅伊,這段時間要麻煩你了,蘇逸和你辛苦了,有時間你兩就回去看看吧!跟我那麼久,你們回去的次數屈指可數,我是不是太苛刻了!」南安樾走在前面,羅伊跟在後面!

「怎麼會,堂主怎麼會這麼說,我和逸都是自願的,堂主對我們都很好啊,只是堂主,安樾,能勝任雪月城堂主這一職嗎?」羅伊是知道南安樾的能力的,可是對於安樾來說,羅伊卻是猶豫的!

「羅伊,我和她本就是一個人,我才是那個多餘的存在,你懂嗎?我和她不可能共存太久,我們消耗的是同一個人的壽命。我之所以活不過25是因為二十五歲那年又難得一見的血月,那是她就會擁有我的身體和意識!」

說話間兩人已經到了地下停車場,羅伊啟動車子。離開了醫院!

「她會更優秀的!」南安樾這句話像是跟羅伊說的。又好像是自我安慰一般!

羅伊沒說話,車子疾馳在路上,很快就到了南安樾名下的公寓!

「堂主,你早點兒休息,安總那邊我會盯著的!」羅伊和南安樾畢業於同一所大學,羅伊本來與大學無緣,是南安樾資助羅伊讀完了大學,畢業后就跟著南安樾,一直到現在!

重生之嫡女無敵 「好,辛苦了,蘇逸那邊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我,另外,從現在開始準備斷了除安澤梵以外的安家的投資和供應!」

「是!」簡單幹練,羅伊從單純的不經世事到現在果斷冷漠!

羅伊離開了南安樾家,南安樾洗了澡,又拿出之前沒有處理完的文件,忙到了凌晨三點多才起身去休息! 「騎士?騎士算得了什麼!」

維多利亞嗤之以鼻。

「稍微學一些法術,就能勝過修鍊幾十年的騎士,初級法術中有『蠻牛之力』、『迅捷如豹』之類的法術,加持在一個普通人身上,就能輕鬆勝過大騎士。」

「況且,騎士與魔法師的壽命,並不能疊加。」

她抬眼看了柯明德:「你不要不服氣!我失手被你擒住,是我自己大意了,如果我沒有用剛好被『堅定意志』克制的『人類定身術』,而是使用『蔓藤纏繞』、『麻痹閃電』,也不會被你擒住。」

柯明德心頭震動,點了點頭表示受教,不過他擁有生命寶瓶這件奇寶,修鍊騎士之道一日千里,自然不會荒廢,只是以後的重心要放到魔法上來。

一行五人每天趕路,夜晚休息,能夠日行近百公里,十分迅速。

一路向北,穿過大山大河,花費了八日,北方的雪山已經出現在地平線上。

清晨,柯明德早早起來,穿上預先準備的衣服,從自己的馬車中走出來。

天色泛白,他悄悄走遠,解決了一下私人問題,練習過引導術,撿拾了一大把柴火。

越往北方,天氣越寒,草色泛黃,上面蒙了一層白霜,一遍引導術之後,一掃身上的寒冷。

五輛馬車排在一起,一團篝火的灰燼已經涼透。

「抽離水分!」

「火花閃耀!」

柯明德搖動魔杖,接連施展兩個法術。

火苗立刻燃起。

石質灶台是墨菲法師使用「化泥為石」建造的,幾天的時間,柯明德深刻的感受到,魔法才是第一生產力。

將盛滿水的鐵鍋放在灶台上,柯明德坐到馬車的邊緣,抽出法杖,用精神力引導魔核中的魔力游遍整支法杖。

這是法杖的保養方式,一支法杖,保養的越好,魔力流動約為順暢,釋放魔法的成功率也會有提高。

經過維多利亞的講解,他才知道,魔杖上鑲嵌的魔核屬於消耗品。

魔核經過法師的加工處理,具有了從自然中汲取魔力的能力。

通過法杖釋放魔法,需要要消耗魔核中儲存的魔力,柯明德的這支法杖,使用的魔核來自於一頭深海鮟鱇,屬於中級魔獸,極為珍貴,遠勝於柯明德曾經獵殺的那頭火焰魔狼。

直播之女野人養成日誌 魔核中儲存的魔力足夠讓他連續釋放三十個初級魔法,而等待魔力回滿,需要三十多個小時。

由於木柴被施展了脫水術乾燥,篝火燒得很旺,水很快燒開。

鍋里的水是維多利亞使用「造水術」凝聚的,十分乾淨,柯明德從馬車裡取出一些乾菜和禽類的卵,收拾好投進鍋里,倒進去一些經過炒制的穀物,熬成一鍋粘稠的粥。

熏制鹿腿取了出來,在刀下變成一片片幾乎透明的薄片。

香味飄散,法師們走出了馬車,一個個都很整潔,除了小王子德蘭。

法師們清節衛生十分簡單,只需要掌握「清潔術」。清潔術是初級法術中較為複雜的一個,經過多年的改進,形成了許多變種,有清潔牙齒的「口腔清潔術」、有清洗衣物的「服裝清潔術」、有清潔身體的「洗澡術」、有祛除染料的「顏色清潔術」……

德蘭剛剛學習魔法沒有幾天,還未成為見習法師,正在每日冥想,積攢精神力,因此清潔個人衛生只能依靠他的導師墨菲法師。

而柯明德已經掌握了最原版的「清潔術」,雖然沒有各個版本的專業性強,但也勉強湊用。

德蘭雖然貴為王子,並沒有沾染什麼惡習,見到柯明德忙碌,也跑過來幫忙。

「牛頓的法術學習得很快,修鍊也十分努力,看來過不了多久就能穿上黑袍了!」

請妻入甕 迪拉法師十分滿意,出言誇讚。

維多利亞笑語盈盈,瞟了墨菲法師一眼,這個弟子,可是給她長臉。

趕路的幾天十分規律,柯明德每天早晚準備熱乎的食物,白天學習基礎魔法知識,忙碌充實,他能感覺到,自己在魔法的道路上,已經逐漸入門。

望山跑死馬,白雪皚皚的雪山橫弋在眼前,奔跑了一整天,才堪堪接近。

馬車忽然停下。柯明德從窗外探出頭,迪拉法師懸浮在十米高的天空。

這是中級魔法「飛行術」,與初級魔法「漂浮術」不同,這個法術能夠讓人在空中自由移動。

「前方出現了一股邪惡的魔力,你們暫且在這裡等候,我去探查一番。」

迪拉法師神色嚴峻,說完,騰空而起,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能夠自由的飛行,這是多少年來人類夢寐以求的事情啊!」

柯明德感慨萬千。

「等到返回地球,我要不要建立一所魔法大學,開宗立派,稱宗作祖,傳播魔法文明的光輝。」

正在胡思亂想,柯明德忽然覺得身體一輕,身體飄了起來,若非有馬車的頂部擋住,恐怕就要飄走了。

手忙腳亂,抓住一塊木板,才看見維多利亞笑吟吟的看著他。

「中級魔法『飛行術』,我也會!」

魔杖一擺,柯明德咕咚一聲掉下,哎呦一聲慘叫。

「那我們為什麼不利用飛行術趕路呢?」

「這裡是魔法荒漠,所有法術都需要消耗法杖里儲存的魔力,根本不足以使用這種需要持續消耗魔力的法術,只有到了絕冬城,法師才能肆無忌憚的發揮自己的力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