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只對錢感興趣。」綁匪拽著她的頭髮,迫使她仰起頭,「手機呢?」

陸眠氣息粗重,「在,在包里。」

被綁的時候,包落在了後備箱里。

綁匪叫了一聲:「老六,她的手機在後備箱。」

老六去拿手機的時間,陸眠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周圍,影視基地本來就地處郊區偏僻位置,這裡像是一處破敗待拆除的危房。

四周雜草叢生,不知名的黑水溝,散發著一股腐爛的臭味。

從行車時間推測,她應該還沒離開首都,老六跑了進來,手裡拎著她那個限量版的鱷魚皮包,一邊翻找一邊興奮地喊,「老大,這次是個肥羊!她皮夾里有黑卡!」

被稱為老大的綁匪,掂著手裡的匕首,「看來,五千萬要少了。」

被那陰測測的目光盯著,陸眠渾身輕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噁心又恐懼。 「蘇老,麻煩您拿著這份答卷,去隔壁慢慢看,我們這裡還要接著考試。」

蘇老一聽,尷尬的笑著。

「呃!不好意思,實在是看的有點著迷,你們接著考試,一切事情等到結束再說。」

「好的,蘇老!隔壁的房間有茶水和沙發,你就先去那裡歇歇。」

王勃離開以後,在大街上溜達了兩圈,看中的幾處房子,都不是特別好。

一處房租貴的嚇人,巴掌大的地方一個月接近兩萬多,而且這環境也不是很好,主要是周圍儘是小飯館之類的。街道邊上還是那種小推車式的餐車,將整個街道地面弄得髒亂不堪,這裡絕對不適合。

另一處是個套房,分為外間和裡間。原來是一家餐廳,如果接手的話,還要重新裝修。最主要的是主人家不肯單獨出租,王勃又不願意全部租下。也就只好先放一放,看看有沒有其他更合適的,實在不行就只能選這裡,到時候把裡間改成休息室就行了。

王勃其實暫時不想找太大的地方,主要是錢不多,另另外就是王勃不可能一直在這小縣城求發展,他想要更好的走出去,比如說去市內,省城這些地方發展。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沒有人會不願意出人頭地,只是有些人真的能力有限,同時被生活逼迫才不得不為之。要是有更好的選擇,大部分人還是願意積極向上,向著更好的方向發展。除非是被洗腦的宗教人士,他們才會淡泊名利,寡心寡慾,做著隱世的舉動。

豈不知這個世界都屬於世俗,你即使選擇窮鄉僻壤,渺無人煙的仙山,也不過是在逃避一切。

人之一生豈不能不在紅塵中歷練一番,逃避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

可不要等到大限將至,回憶己身卻是隱居山林一生無為。

世界那麼大,怎能不去看看。

既然來到這個世界,怎麼可以碌碌無為,不在歷史中留下印記,豈不是人生一大憾事。

古代先賢,王侯將相,哪個不是為了讓自己留名於史。

當然有的人選擇不對,做壞蛋就要有結局和悲劇的覺悟。

人活著不圖名利,說出去沒有多少人相信。

如果非要說,只要一種可能死要面子活受罪。

總的來說,王勃可不是安於現狀,平淡生活的主。

最後沒有太多收穫,王勃只好回到了出租屋。

和武大叔聊了幾句,本打算回到房間仔細考慮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不料從武大叔這裡,竟然得到了一個十分有用的消息。

原來武大叔的親戚有一家小藥店要盤出去,這個小藥店有十多年歷史。

房子雖然舊點,但是一個小中藥櫃,一個小玻璃櫃。將中醫藥品分類的清清楚楚,除了地方小了點,但卻布置的很恰當。不說賺多少錢,但是至少保證不虧本還是沒有問題的。至於說為什麼,那個親戚要把店鋪盤出去,

那是因為這家人的子女在市裡發展的不錯,孩子們又有孝心,想把二老接到市區居住。

不願意老兩口這麼大年紀還要開店,每天這麼辛苦。

而老兩口畢竟是開了多年的店,有了感情捨不得賣掉。

所以就打算盤出去,讓別人經營,而房子仍然是他們自己的。

最主要的是不想變動,做了其他生意。

人年紀大了以後,就比較念舊。這老兩口不捨得曾經的基業,就這麼徹底沒了。

所以才把藥鋪盤出去,還要求不得改變內部裝修,很多人一聽這個消息,立馬就不願意了。

畢竟這裡地處交通便利的環境,雖然對做生意有一定的幫助。但是你要求必須接手藥鋪,還不能做裝修改行。那可真的是限制太多了,有藥材供應商看過以後,搖了搖頭,在這裡做生意,只能維持成本。

與其干賺吆喝,還不如另找一處地方,開一家自己完全做主的店鋪。

純純欲動:首席別亂來 這也就是為什麼,很長時間那個店鋪都沒有盤出去的原因。

王勃一聽這挺適合自己的,自己需要迫切尋找地方,而裝修就需要兩三天,而且還要聯繫藥品供應商。這個店鋪就有著自己的藥品供應渠道,也省的自己再去跑關係,聯絡感情找供應商。

於是王勃就詳細的詢問武大叔,找個時間就去店鋪看看,只要價錢不是很貴,那麼就可以當場租下來。

可以說無論這個店鋪是誰的,但自己都是承了武大叔的人情,最重要的是還可以幫助武大叔。

畢竟武大叔由於受親戚的委託,將這個店鋪盤出去。可是一直沒有把事情處理好,實在是頭疼一段時間了。

可是武大叔沒有對王勃說過,之前王勃還沒有獲得系統,對於這方面根本就不關心,這才沒有注意到。

「武大叔,今天時間不早了,明天早上咱們一塊去看看店鋪。」

武大叔滿面笑容,沒想到這小勃竟然突然想開店。不過把店鋪租給別人,倒不如租給知根知底的王勃。

最主要的是王勃可以按照親戚的要求,對於店鋪不做大改變,最多也就是換個名字,掛個營業執照之類的證件手續。

這絕對是最理想的出租者,不過想到自己又讓女兒,安排王勃去她開的酒店工作。

這可真的不好說呀,不過年輕人嘛。應該都比較好面子,這小勃肯定也不願意在自己女兒手下做事。

這完全可以從之前兩個人老喜歡拌嘴看出,那自己還有什麼好考慮的,讓這小子自己多闖闖,到時候自己在找機會撮合不就行了。

反正他還在自己這裡住著,跑的了人,還能跑的了房子不成。

「小勃,那你就回去早點休息,明天早上武大叔和你一塊去看店鋪。對了,你晚飯吃了沒?沒吃的話陪大叔一塊吃,大叔飯又做多了。」

王勃知道武大叔這並不是真的做多了,而是故意把自己的飯做了。

也就不在推辭,應承了下來。

「好的,武大叔,那就又叨擾您了。」

武大叔拍了拍王勃肩膀,一臉責怪道。

「你這小子,又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這麼見外。」

「哈哈,武大叔,我不是跟您客氣一下嘛!」 老大從老六手裡接過那張黑卡,捏在手裡左右端詳,「說說看,你願意出價多少買你的命?」

他眼光一斜,盯著她。

從小陸眠就知道,命只有一條,失去了就沒有了,生命是無價的。

反之,錢財是身外之物,沒有了可以再賺回來,遇到危險的時候,錢財都可以捨去。

眼下,這倆綁匪,已經識破她身份不凡,若是在金錢方面跟他們討價還價,恐怕只會激怒他們,導致自己被撕票。

「你要多少,我都可以給你。不過卡是我爸爸的,我得給他打電話,讓他準備錢……你放心,我之前被綁架過,知道你們道上的規矩,一手交錢一手放人,絕不報警。 帝少的寶貝 只要你們放我一命,我家人不會為難你們的。」

說完這些話,陸眠心快要跳出胸腔了,不知道他相信了幾分。

「你說你之前被綁架過?」

「是。對方要了一千萬,我爸給了。他沒有傷我性命,我爸也沒有為難他,讓他走了。」

綁匪冷笑一聲,不知道信了沒有。

「好,那就讓你爸準備一個億……」

話沒說完,被外面一聲大叫打斷——

「老大,這有個不知死活的女人!」

老五拽著白雪進來了,雙手被反綁在身後的白雪,眼睛沒蒙住,只有嘴巴被膠帶封住了。

目光在現場搜尋了一番,看到陸眠,她激動的大喊,嘴裡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掙扎得更劇烈了。

「你怎麼來的?」老大拿著匕首靠近白雪,刀尖挑開她嘴上的膠帶,刀刃也同時划傷了她的嘴,血流了下來。

白雪害怕得瞳孔緊縮,聲音都在發抖,「我……我看到你們綁了她,所……所以就,就跟來了。」

「見義勇為?」

白雪猛地搖頭。

老大眼睛微眯,「你認識她?」

說著,轉頭看向陸眠,「你們認識?」

陸眠想否認,誰知道白雪突然來了一句:「我們當然認識!」

「哦?」

老大來了興緻,「那你家也很有錢?」

白雪臉色慘白,惶恐不安地開口,「她其實……是我老公的情-人,我巴不得你們把她怎麼樣呢。我跟過來,也不是為了救她,只是想看她的下場究竟有多慘。沒想到,被你們發現了……」

哈?

饒是在這樣危急的情況下,聽到白雪這番話,陸眠還是忍不住冷笑。

她怕是得了臆想症吧?

老公?

史上第一寵婚:慕少的嬌妻 說的是凌遇深么?

她倒是敢撒這個謊!

也不怕天打雷劈!

虧她剛才還想否認跟她認識,讓她有機會趕緊離開,別趟這趟渾水。

沒想到啊……

「你是說,你老公在外面養著她?」老六嘿嘿笑得十分猥瑣,「我看你也不差嘛,你老公還養她,想必她某個方面有過人之處。不如,讓我來試試?」

老六搓著手,興奮地靠近陸眠。

「老大,你剛才說過不動我的,只要錢!」

老大看了看陸眠,又看了一眼白雪,「老六!」

呵斥一聲,老六立即慫了,「知道了老大,我就口嗨一下,沒打算怎麼她。」

手機扔給陸眠,「給你爸打電話!」 「走走走,咱爺倆好好喝幾杯,我家姑娘你也知道的,回來就一直忙著酒店,也不經常回家。 霸愛純情鮮妻:腹黑總裁太兇勐 就你小子還有良心,總是陪著大叔。」

說完,拉著王勃向自己家走去。

兩人吃過飯以後,武大叔拉著王勃灌了個半醉,這才讓王勃離開。

走出房間,站在陽台上,被夜風吹過,混亂的腦子才清醒了一點。

王勃哭笑不得,沒想到自己幫助武大叔控制住了病情,反而讓自己沒有借口勸阻飲酒了。

這可真的是有點自討苦吃了,不過如果再給王勃一次機會,王勃還是會選擇幫助武大叔。

畢竟生活中的小瑣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過去了。

但是武大叔這麼善良的人,那可真的是走一個少一個。

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但願這種不幸不會降臨,希望人人平安無事。

如果有機會的話,還是多陪陪家人。

哪怕只是一起吃個飯,或者聊聊天。不要等到失去了以後,才追悔莫及。

吾等本是平凡人,切莫空做白日夢。

人間有情天亦老,豈願空悲不悟空。

王勃吹了一陣夜風,不再多想,回去休息。

第二天,早早起床。發現武大叔起的比自己還早,已經出去晨練。王勃替武大叔買了份早餐,帶到了附近的小廣場。果然武大叔就在這裡,吃過早餐,接著鍛煉了一會,就回去收拾一下。

王勃和武大叔一塊出門,步行前往店鋪。

由於離得不是很遠,所以也就沒有開車前往,最主要是現在是上班高峰期,路上堵車堵的厲害。

這要是開車前往,還真不如步行走的快。

小縣城畢竟道路不夠寬敞,上班時間一擁擠,比市區的主幹道還要堵。

再說了幾步路的事,何必開車在那堵上半天。

就當是鍛煉身體,二人也沒花多大功夫時間,就到了店鋪。

這是一家老店,通過門上的木匾就可以看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