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沒有,將我師祖他們帶過去。」

死亡至尊再次的看向了四眼暴君,厲聲的開口道。

他的心裏面對楊風更是認可了,這就是自己師祖啊,處處都為自己考慮,一點都不讓自己為難,這幾個傢伙還想誣陷自己師祖,可恨至極。

「是。」

四眼暴君連忙答應,不過他的心裏面一百個不願意。

按照本來的規矩,只有百戰勝的強者才有資格去那個地方。

而且,在那裡呆的時間也將是非常的有限的。

而看死亡至尊的態度,楊風幾個在那個地方呆多久都行。

「我們走吧。」

四眼暴君走到楊風面前,躬身的開口。

「先等下。」

楊風搖頭。

「好。」

四眼暴君點了點頭,等一會兒對於他來說又沒有什麼壞處,而且很有可能出現變故。

到時候說不定石皇和楊風都沒有機會去哪個地方了。

「小帥,輪迴,琴帝,你們也一塊去。」

楊風朗聲的喊道。

琴帝,楊輪迴,小帥也是取得了連勝,不過他們連勝的速度顯然沒有楊風連勝的速度快,場次也沒有楊風連勝的場次多。

其中琴帝獲勝的場次最多,達到了七十場,楊輪迴和小帥都是剛過五十場。

「他們都沒有獲得百連勝,按照規矩是不能去那裡的。再說,他們還有戰鬥呢。這規矩更是不能壞。」

四眼暴君連忙開口。

「嗯?」

楊風淡漠的看了一眼四眼暴君,那眼神就如刀子一般的劃在了四眼暴君的身上,四眼暴君感覺到了一股冰冷到極點的寒意。

與此同時,死亡至尊也是冷冷的看向了四眼暴君,彷彿是在質問四眼暴君。

四眼暴君額頭上面出現了一排排的冷汗,他看出了死亡至尊的意思,如果他不照做的話,對方肯定要收拾他。

「沒問題,沒問題。」

「他們取得百戰勝肯定是沒有問題的,所以,他們有資格去那裡。」

四眼暴君連忙的回應。

他的心裏面也打了一個激靈,自己忘了剛才金帝的提議了,那就是暫時屈服滿足對方的一切條件,否則的話,小命都沒有了,一切都無法挽回了。

金帝一揮手,小帥幾個人的戰鬥都結束了,他們從血擂台上面直接的飛到了楊風所在的位置。

他們都對楊風點了點頭,不過卻都沒有說話。

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也知道不宜多說。

「走吧。」

四眼暴君露出謙恭的表情,心裏面卻是冷冷的想,遲早要滅了楊風這些人。

先讓你們得意一會兒,待會兒看怎麼收拾你們。

楊風似笑非笑的看了四眼暴君一眼,四眼暴君有一種渾身發寒的感覺,在這瞬間,他感覺自己好像是透明體一般,被看的很是透徹。

「我靠,還有這種操作。」

「死亡血擂台也是被操控的,所謂的公平只是相對的。」

「就是,我們都被欺騙了。這個地方,我們不再來了。」

擂台上還在對戰的人們一個個都是義憤填膺,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們感覺自己被欺騙了一般,這種感覺讓他們很是不爽。

(本章完) 不過根本就沒有人理會他們。

他們依然還要戰鬥,不取得百戰勝的話,他們還是無法離開這裡。

有些人可以改變規矩,但是這些人卻絕對不是他們。

楊風幾個跟著四眼暴君來到了一個特殊的空間。

這裡有一個海洋,原液形成的海洋。

在這裡,原液竟然形成了千米的巨浪。

這原液對楊風等人都有很強的吸引力。

原液啊,這可是原液,吸收原液那是可以快速的提升他們的本源力量的。

原液非常的珍貴,想要一小瓶都難,而這裡卻是形成了一個海洋。

在海洋的中間有一顆大樹,這棵樹茂盛到了極點,生命氣息異常的澎湃,這股氣息也讓人感覺到極其的舒服。

「這是連天之樹,你們千萬不要招惹她,否則你們都將死的很慘。」

「我這是好意的提醒。」

四眼暴君看著楊風,淡淡的開口。

現在死亡至尊不在身旁,他的態度自然是變了一些。

不過他也不敢太過分,畢竟死亡至尊還在外面。

「明白了。」

「你們離開吧。」

楊風對著四眼暴君幾個揮了揮手。

「這是我們的地方,憑什麼我們要離開?」

兵祖對楊風的態度極其不滿,這小子真覺得自己是個人物了嗎?

竟然敢對他們吆五喝六的。

現在死亡至尊沒在這裡,他們可不會怕這個小子。

「留在這裡對你們沒有好處,你們會嫉妒,會暴怒,會發狂,我也是好心的提醒你們。」

楊風笑著看著兵祖。

「哼,我們會嫉妒?暴怒,發狂?你也太將自己當回事了吧?」兵祖咬牙切齒的看著楊風。

本來他們是要不惜一切代價的滅了楊風的,只是沒有想到這個楊風出乎他們的意料,一步步的算計他們,讓他們很被動,不但不能滅了楊風,反而還得讓楊風來這裡修鍊,對於他們來說,這是真正的恥辱。

「相信他的話,准沒錯,你們如果要是想在這裡受罪,我們也歡迎。」

看著兵祖,石皇也是開口了。

他現在有一種豁然通達的感覺,他有種感覺,自己好像找到了一條屬於自己的路,只是現在這條路還比較的模糊,但是他相信,用不了多久這條路就會清晰起來。

楊風說的是對的,自己以前確實錯了。

想要成為至尊,就得突破自我,突破這片天地的束縛,唯我獨尊,凌絕天下。

他現在對楊風是無比的感激,如果沒有楊風的話,他將在錯誤的路上越走越遠。

「石皇,你傻乎乎的被別人忽悠,不代表我們也被忽悠。」

兵祖冷漠的瞥了一眼石皇,眼神當中的殺意是毫不掩飾的。

如果不是石皇配合的話,僅憑楊風一個人無論如何都無法破壞規矩的。

因此,他們幾個對石皇的恨意不亞於楊風。

「不要理會這些小狗們,他們嚷嚷就嚷嚷吧。」

說著,楊風直接的進入了原液所形成的大海當中。

很快的,全身就傳來了一陣說不出的舒爽。

原液不斷的進入到了楊風的身體裡面,楊風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身體內的本源力量在快速的提升著,身體非常的舒爽。

「哼。」

兵祖看著楊風等人進入大海,一個個都是舒坦的樣子,臉色非常的難看,他簡直就要氣炸了。

果然,留在這裡不是什麼好的選擇。

「大哥,好像還有人,他帶了特殊的空間,裡面有不少人。」

兵祖看到楊風身旁出現了幾道身影,臉色更加的扭曲了。

歐陽若蘭,小翠,歌皇,火齊,火靈兒,火逍遙等等都說出來了。

「真是可惡,當這是什麼地方,他們自己來已經非常的可恨了,還要帶這麼多人。」

四眼暴君臉色也是極其難看,他現在真的想直接的出手,徹底的滅了楊風。

「大哥,我們離開這裡吧,留在這裡絕對不是好的選擇。」

「我認為他們很有可能會死在這裡。」

金帝淡笑著開口道。

他倒是不怎麼生氣。

「死在這裡?」

四眼暴君顯得很是啞然,如果他們不出手的話,誰是這些人的對手?

而他們如果能出手的話早就出手了也不會等到現在。

「那棵樹不會任由他們囂張的,到時候他們肯定會死的。被那棵樹殺死的話,老祖也不會怪罪我們。」

金帝笑著解釋道。

「老三你說的倒是不錯,但是關鍵是該如何實施呢?」

「那個小子很特別,我們的一切手段他都知道,連我們老祖三言兩語都被他給忽悠了,更別說是這棵樹了,萬一被忽悠呢?」兵祖則是隨即搖頭。不得不說,金帝確實主意多,而且每個主意都非常的不錯。

但現在問題的關鍵是對方什麼都知道啊,他們的一切手段對於人家來說那都是透明的。

我若離去,後會無期 四眼暴君也是點了點頭。

他也是這樣想的。

鑽石女人極品男 這一招對付其他人應該有用,但是對付這些人卻是沒有用。

別到時候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那就不好辦了。

「放心,這裡和其他地方是不一樣的,這裡隔絕一切天機,他的能力將會受到很大的限制。即便沒用,我們也是沒有什麼損失的。我們已經碰到了最壞的結果,接下來還能碰到更糟糕的結果嗎?」

金帝則是顯得很有自信。

四眼暴君和兵祖對視了一眼,隨即點了點頭。

他們也實在是不甘心,他們不容許楊風在他們頭上拉屎。

「師傅,這裡真是好地方啊。」

火齊跟在楊風身旁,一臉陶醉的樣子。

這裡到處都是原液,他們可以隨意的吸收原液,實在是太奢侈了。

「嗯,速度提升實力。」

誰說我要離婚 「好好在這裡感悟一番,別浪費了。」

對於火齊,楊風還是比較滿意的。

火齊每次都能堅定地站在楊風一邊,心性很是不錯。

「那是。」

「師傅,您什麼時候教我煉丹啊。」

火齊雙眼放光的看著楊風,比起實力的提升,他更感興趣的是煉丹。

如果要是能夠學會一念成丹,他煉製丹藥的能力將會大大的提升。

「等有時間了,我好好指導你。」

楊風對著火齊回應道。

一念成丹,那可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楚的,必須得長時間的教導。

(本章完) 「好的。」

火齊雙眼放光,他等的就是這句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