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是長著個人腦袋,而身體還是魚的身體。」雨媚兒咂了下嘴說道。

「嗯。」唐春突然皺起了眉頭看著圈內,爾後一把擠了進去。陳水水當然瘋笑著跟著往裡擠,此女見新鮮事就要上的主兒。雨媚兒跟鐵筆一看也跟著擠了進去。

唐春發現,的確有個長著漂亮女子腦袋,身體是魚的女子正被一個黑衣大漢捆綁在一根鐵柱子上叫賣著。不過,唐春發現。

女子的身體總體趨向於人類。只不過沒有雙腳,代替腳的卻是一雙修長的魚尾巴。而且,女子也長得有一雙手。手好像還沒完全的變化完畢,所以,手的邊沿還呈魚鰭狀的。好像在手臂邊沿穿上了一條窗帘樣的絲帶一般。(未完待續。。) 2更到!

難道此女因為功力底還沒完全化為人形的緣故,唐春掃了她一眼。發現此女就築基期大圓滿的實力。體內還沒妖的虛丹形成。

「公子要嗎?便宜,就10枚極品靈石。」黑衣大漢一見唐春盯著美人魚,頓時來了興趣,上來喊價了。不過,旁邊的看客們一聽頓時縮了縮脖頸。當然是覺得這根本就是天價嘛。

「10枚?」唐春念叨了一聲。

「不貴啦公子,這還是因為本人缺錢要急於脫手。要是拿到天一聯盟拍的話至少30枚極品靈石。要知道,琴海中的美人魚都是天價。是海族們神往的夫人對象。就是咱們人族拍回家作妾也是不錯的。而且,美人魚很溫柔很懂事的。你看,她還有功底子在身呢。」大漢極力慫恿著唐春。

「我說,你這根本就不是純種的美人魚。只不過是美人魚的旁支海族罷了。」有個大眼的中年人哼道,「而且,要價還這麼貴,最多二枚極品靈石就足夠了。」

「誰說的,你買不起就滾蛋去。居然誣衊我這隻不是純血種的。看到沒,這是臉蛋,這是手,只差腳了。一旦她功力提高,就可完全化為人形了。」大漢兇巴巴的朝著中年人哼道。

「是么,那你叫她講句話給我們聽聽?」中年人貌似也不怕他,冷笑道。大漢頓時給狠狠的噎了一下,道。「我不是講過,她還沒完全化為人形。只需要幾年時間就能開口講話了。」

「幾年,幾百年也難。」中年人貌似跟大漢昴上了。

「滾!」大漢徹底暴怒了,雙眼冷冷盯著中年人。一道黃光閃過,那隻巴掌煽向了中年人。咔嚓一聲,大漢被中年人一把扭住了手骨並且,貌似斷了。那傢伙一下子就給中年人踢倒在地,中年人一腳踩在了他腰上。道,「她我帶走了,這是二枚極品靈石。」

他一說完。拽起美人魚就要走。

「慢著。」唐春突然一伸手。

「老弟想幹什麼?」中年人冷冷盯著唐春。

「我出三枚極品靈石。」唐春淡淡說道。

「我說蠻力唐。你傻了吧。這種像美人魚的海族琴海中多的是。隨手都可以撈到。」陳水水不滿的嘟著嘴兒。

「唐學長,這買來幹什麼,連話都不會講。用來燉湯的話她長有人腦袋,好像咱們在吃人。這個。咱們心裡可是有陰影的。」雨媚兒趕緊也說道。

「小子。走開,別擋道。」中年人霸道的一把推向了唐春就要急著帶走。

「她是我的了,我出的價高。」唐春一聲冷笑。鐵筆早動作了。一把砸向了中年人的一隻手臂。

嘭……

淡淡的黑氣一閃,鐵筆居然給震得退後了三大步還沒穩當住身子摔倒於地。看得雨媚兒兩女都震驚得張大了嘴。

鐵筆那臉一板,整個人從地下彈起像發炮彈樣又是一拳砸向了中年人。那拳頭上的死氣直冒,有著摧毀一切的狂勢,嚇得圍觀的上千人頓時四散逃竄而去。

唐春看見,中年人這次臉色也凝重了一下。伸開大掌,頓時空中飛出一朵蓮花狀東東來。那東東泛著黃色光華卷向了鐵筆。

不過,鐵筆的手中居然冒出一隻黑色鐵筆來。往上一捅,兩樣物件狠撞在了一起,頓時,發出奪目而刺眼的光華來。而周圍一里之地都在那股強勢的罡風籠罩之中。兩樣東東居然膠著在了一起,蓮花狀東西壓不下來,而鐵筆的筆也捅不上去。

而兩樣物件上不斷有光罡之氣如箭樣往四周發射開了,頓時,扎得兩邊的街面千瘡百孔。而雨媚兒跟陳水水趕緊退到了三里之外用護身罡氣罩著自己。

這下子搞出的動靜就大了,遠處圍觀的好事者不下上萬了。

中年人見久持不下,突然嗷地一聲狂叫。從他的身體中居然冒騰出一隻巨大的動物身影來。那東西居然狀如海族的蠻犀。撒開四蹄,帶著全身的符文光華兇悍的向鐵筆撞了過去。

而鐵筆正跟中年人的蓮化狀東東膠著,這下子身體可是挪不開了,眼見就要給撞上了。唐春一聲冷笑,一巴掌拍去,也是黃芒一閃,轟地一聲,那道虛影蠻犀給拍成了碎塊。而中年人頓時慘叫了一聲狂噴出一口血箭,頓時把百米處一座大樓射得轟然倒塌,而那傢伙整個身子立即往外一甩,踩在蓮花上飛逃泛著黃色光氣而去。

鐵筆一看就要飛去追,不過,被唐春叫住了。

「走!」唐春突然往下一罩,黃芒一閃,捲起一道狂風,待得狂風散盡后,好事者發現,那兩個年輕人早失去了人影。而雨媚兒兩人趕緊轉身就往客棧跑去。

到了城外一個樹林子里,唐春一把把黑衣壯漢砸到了地下。

「說,你是哪裡抓來的她?」唐春指著美人魚問道。

「俠士饒命,我哪抓得了她,我是偷來的。前幾天我在海里打魚,突然發現風起雲湧,浪潮翻滾起足有幾十米高,可把我嚇壞了。

當即,我潛在了一個荒島上的岩石後邊不敢作聲。我發現,這隻美人魚在拚命的跑著,是踏波在跑著的。而後邊的浪潮居然張開了一張黑洞洞的大嘴在後邊直追著。

那嘴好大啊,可以一嘴吞下幾十個人架勢。而且,我好像還看見了浪嘴裡的巨大牙齒,尖尖的,長達三四米。牙齒上還有著強悍的的黑煞之氣在冒騰著。那美人魚好像拚命了,居然從嘴裡噴出一個綠乎乎的玩意兒朝著後邊砸去。

頓時,轟隆一聲震天巨響聲傳來。浪潮給激起足有幾百米高,而那個浪嘴居然給炸得散架了。不過,美人魚也給浪潮撞到了荒島上。

我一看她好像暈過去了,馬上拿出繩子捆了起來偷偷藏進了一個小小的石縫裡。不久,一隻巨大的海怪從海潮里跳了上來。

那一隻眼都有一間屋子大,對了,那海怪的長相就有點像是剛才那中年人噴出來的影子。只不過那隻海怪是實體的。

他咆哮著往荒島上噴出了一道水柱,頓時,打得荒島小山般的石頭到處亂飛亂砸著。那傢伙發泄了一番過後並沒有發現我們,所以,最後,又隱入了海里。

我過了兩天才敢悄悄溜走的,本來是想拿去拍賣的,不過,怕那隻海怪尋來。所以,只好在這裡賤價出賣了。想不到遇上了你們這些高人,饒命啊,我真不是壞人,我只是偷了一隻魚而已。」壯漢嚇得全身發抖,一個半武王境界的強者居然像個潑皮一般。

「拿著靈石,滾。」唐春扔了三枚靈石給他,壯漢嚇得撿起靈石抱頭鼠竄了。

「我知道你會講話。」唐春看了美人魚一眼。不過,美人魚不理他,坐地下默默相對。

「如果你需要我用強的話?」唐春又說道。

「你也沒安什麼好心,你們人族全是虛偽的。我們這一族中好多都給你們人族抓去當小妾了。不過,我海青青是絕不會給你們當小妾的。因為,你們人族就是卑鄙無恥的,你殺了我吃了我都沒用。」海青青說道。

「你不能以點概全,難道你們海族中就沒無恥之輩啦。像那隻一直在追殺你的蠻犀族。估摸著他也是想納你為妾吧。」唐春冷笑道。

「不是。」想不到美人魚海青青居然搖頭。

「不是,那是為了什麼?」唐春一愣。

「你想我會告訴你嗎?因為,你們都無恥。」海青青冷笑道。

「我可以用搜魂之法,以我的能耐完全能辦到。而且,你想死都難。」唐春淡淡哼道。

「那你用就是了,反正我就求一死。」海青青居然空前的倔強。

「其實,我在想,你如此的狂逃,而又不是蠻犀要納你為妾的原因。那就只有一個原因了。」唐春說道。

「你就胡扯吧,我是不會上當的。」想不到海青青的智慧相當的高,居然不下金魚族的朱紅。

「胡扯,你是為了掩飾一個目的,我講得可對。」唐春突然以神魂利箭之音震了過去,海青青果然一愣,一臉震驚看著唐春,脫口而出,道,「你怎麼知道的?」

「露了吧。」唐春一臉玩味兒似的看著她。

「露什麼?」海青青也很狡詐,馬上反應過來。

「呵呵呵,你是為了掩飾純血的美人魚種族的秘密住地而被那隻蠻犀追殺的。這個,原因是以前造成的。造成如此原因的還是一個人,那人還是一個絕世強者。而且,是因為你們美人魚族一個叫流蘇的女子。」唐春隨意一說,雙眼卻是盯著他的。

果然,海青青色變了。整個人愣愣的盯著唐春,冷哼道:「你知道得還不少。」

「我知道的比你還要多,因為,連這個都是流蘇給我的。」唐春手一動,淡淡藍光一閃,那個鎮海盤出現在了空中。

「鎮海盤!」海青青失口而出。

「你也知道它,看來,我講得沒錯了。」唐春一開始用的就是蒙字訣,從美人魚種族神秘消失到蠻犀的迫害等推想出來,想不到真蒙對了。

「你這盤哪來的?」海青青問道。

「不跟你講過了嗎,流蘇給的。」唐春說道。

「真是她給的?」海青青貌似很認真。

「嗯,不然,你以為沒得到她的認可我能得到這個鎮海至寶嗎?」唐春反問道。(未完待續。。) 3更到!

「唉,幾千年下來了。我們族人日盼夜盼,希望能盼到那位強者再回來。可是他一直杳無音訊。而蠻犀卻是加強了對我們的迫害。我們的族人一年年的減少下去,死在他們手中的族人不下幾萬。為了生存,我們搬去了一個偏僻的地方苟活著。可是流蘇小姐卻是遭了災,為了掩護族人撤離,她被蠻犀抓起了。」海青青一臉淚花。

「流蘇給抓走了,什麼時候發生的事?」唐春一震,趕緊追問。

「幾千年前就抓走了,為了救回我們美人魚族的魚后流蘇。我們每隔幾年都會派出族人到蠻犀族的地方查找。這次族裡派的就是我出來,結果被他們發現了,差點喪命在那隻可惡的蠻犀手中。高人,你有鎮海盤,說明你得到了我們魚后的認可。我求你趕緊去救流蘇吧。不然,再如此的僵持下去,我們族人將被滅絕了。」海青青梆地一聲跪在了地下。

「蠻犀一族現在實力如何,那個追殺你的蠻犀好像是金丹境的強者。它叫什麼?」唐春冷哼道。

「它叫蠻東,金丹初階強者。而我只達到虛丹境界,而且,為了能逃脫開,我連虛丹都自爆了才使他受了點輕傷。想不到居然給他發現了一直追過來了。而像他這種強者在蠻犀族中還有好幾位,像蠻犀族的長老們都有著這種實力。而琴海現在蠻犀族的族王叫蠻霸,據說已經修鍊到了金丹大圓滿境實力。而二個副族王都有著金丹中階實力。」海青說道。

「實力如此強悍。倒真難辦了。」唐春也為難了,以自己目前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能抗得過蠻霸的。黑院長半生境境界倒是有著金丹大圓滿實力。只不過要說動他相助估摸著很難。

就是有他相助也毫不勝算。畢竟,蠻犀族高手多。像桑掌院也最多跟金丹中階實力差不多。加上自己可以戰兩個,可是下邊的金丹初階的長老們可就不是鐵筆這種僅有虛丹境實力的強者所能抗衡的了。而且,為此還要引來如此的強敵,黑院長估摸著不肯出手的。

「求求您了,流蘇還等著您去救啊高人。」海青青淚流滿面。

「你們的種簇中還有比你強的高手嗎?」唐春問道。

「有三個,兩個金丹初階實力。一個達到金丹中階。」海青青說道。

「蠻犀族有幾位長老?」唐春問道。

「八個。」海青青說道。

「我們這邊實力還不夠。」唐春搖了搖頭。

「高人,只要你肯出手相救。海青青願意一輩子為奴為婢侍候你,我以祖宗名義起誓。如違誓言……」海青青當即發起誓來。

「假如說以你為誘餌你肯幹嗎?」唐春問道。

「你叫我幹什麼都成。只要能救出流蘇魚后。」海青青態度堅定。

唐春把她安排進了戒指空間,爾後回到了客棧。發現鐵筆幾個都在客棧門口候著,見唐春回來也鬆了口氣。

「唐學長,你跑得真快啊。一眨眼就不見了。」陳水水現在有些佩服起唐春來了。

「連我也追不上。」鐵筆說道。

唐春匆匆找到了黑院長。把流蘇之事講了出來。

「蠻犀族不光有著多位強者。而且。他們族人眾多。像虛丹境的可是不少。咱們要救人就得去他們老窩。那裡可是他們的地盤。除非有著兩位能跟他們蠻王對抗的強者,不然,咱們可能有去無回了。」黑院長也是一臉的凝重。

「我想以海青青為誘餌先誘殺幾個高手。」唐春說道。

「難。你最多殺一個。人家就會警覺了起來。到時,如果在琴海試煉中他們傾巢而出的話咱們就危險了。帝國學院還指望著咱們回去。如果咱們全軍覆沒在琴海,帝國學院將受重創。能否再立起來都難說了。而且,流蘇都被抓了幾千年了。現在估計也早死了。咱們衝進去救一個不存在的有什麼意義?」黑院長別看他表面粗魯,實則在遇上大事時細心得很。

「假如有實力強大的外援就有希望了。」唐春也知道這是事實,沉吟開了。

「外援,到哪去找。這琴海中除了那個海青青,咱們一個都不認識。而且,琴海充滿危險,步步殺機。搞不好咱們就是重傷了蠻犀族,但又有別的海族趁機摘桃子,咱們就更危險了。」黑院長說道。

「院長,如果有龍族相助的話你肯不肯合擊蠻犀族?」唐春問道。

「那還得看他們怎麼樣相助,如果龍王之類的強者肯出手的話可以考慮。」黑院長說道,唐春明白,黑院長眼中只有帝國學院的利益。

因為,帝國學院是他們家老祖宗謝石柱創立的。至於謝石柱雖說是武王師妹秋波漣漣的家僕,但謝石柱跟武王的關係就想當遠了。而且,謝石柱也沒見過武王。

權衡利弊,黑院長會作出如此選擇也無可厚非。並不是講他這人不仗義。各為其主罷了,要是秋波漣漣被抓那又是另外一番說詞了。

回到房間後唐春上到了諸天島,本想去向龜老求救。不過,老烏龜居然還是酣睡如豬。唐春喊破了喉嚨人家照樣子睡。知道老烏龜故意如此的,唐老大隻好鬱悶的回到了岩邊。這事,只跟朱紅講了一遍,她可是急了。不過,也沒用。這片海中實力最強的就是她了,其它的族人叫去也只能說是給蠻犀族們『送菜』了。

「小龍,琴海有五個龍宮。不曉得你當初出身於那個龍宮了?」唐春問道。

「我那清楚,當初我還只是一個蛋狀物罷了。也不曉得怎麼就到了那古墓之地。」小龍說道。

唐春真沒輒了,琴海如此的大。到哪去找龍宮,而且,龍宮有五個,怎麼確認?不屬於同一個龍宮,人家知道了會理小龍才怪。而且,據說龍宮之間也有內部爭鬥。小龍亮出去沒準兒還會引來麻煩。

晚上,天一聯盟拍賣商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