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等級大概在D級。」邱際看了看儀器,對着嚴明說道。

嚴明笑道:「第一次具現就有D級能力等級,果然天賦還不錯。就是這個技能,呵呵!」

他搖搖頭,看着在觀察室喊話的陳小群,不知道說什麼好。

「測試潛力等級。」邱際開口道。

其餘的白大褂聞言,飛速的在儀器上操作起來。

開始,幾人操作的遊刃有餘,但隨着時間的拉長,表情越來越嚴肅。有幾人額頭上甚至開始有汗滲出。

邱際見狀臉色一變,也加入了操作之中。

「怎麼了?」嚴明問道,突如起來的變化讓他有些納悶。

他以前也帶過一些人來做過測試,但從來沒有出現過如此的場景。

「嚴老,陳小群能力的潛力等級,現在已經到達A級,在朝着S級前進。」邱際回道,「我們的機器設置的閾值不夠,如果達到S級,機器有可能會損壞。」

他越說越緊張,最後幾個字是含糊著說過去,已經全神貫注的在調整機器。。 傍晚時分,落日的餘暉映照著山清水秀的南湖小區,將那些橙色的或是紅色的別墅屋頂變成了一幅美麗的大畫卷,顯得整個小區更加高雅迷人。

南湖小區前身是一個風景美麗的林場,經過實力雄厚的開發商的一番改造,成為了一個錯落有致的園林式的大樓盤。

林初夏蹬著一輛小型的藍色三輪車,迎著深秋的涼風,有點吃力的上著一個有點大的斜坡。

這個斜坡長長的,左邊是修剪后造型優美的綠色植物,右邊就是一道三百多米長的不鏽鋼護欄,因為護欄下面就是一個很大的湖。

這個湖名叫碧湖,所以這裡附近的別墅就叫做碧湖鶴起。

南湖小區裡面有三大湖,別墅區都是以湖的名字為地址,而林初夏租住的則是洋樓,靠近一座很大的山脈,這座山脈名叫茶山,所以洋房叫做茶山鳳舞。

此時,林初夏一邊慢慢上著斜坡,一邊欣賞著路邊的美景。

她今天已經將新鮮的農作物都送到客人的手上,現在是悠閑的歸程。

雖然這條路的風景她很熟悉,但是她百看不厭,因為這裡比公園還要漂亮,而且今天的風景又不一樣,因為湖邊的圍欄處站著一個玉樹臨風的男人。

林初夏是個小花痴,雖然只是看到這個男人帥氣的側臉以及他男模一般的身材,但是已經足夠吸引她的眼光了。

這真是一個充滿魅力的男神呀,肩寬腿長,就算是一身簡單的悠閑衣和一對拖鞋,也掩飾不了他黃金比例的身材。

自古有鮮花配美人,但是林初夏覺得美景配俊男更好看,因為她是一個女的呀!這也許就是人們所說的異性相吸吧。

林初夏正大膽的欣賞著,心裡想著自己今天的運氣還是不錯的,居然可以看到這麼美麗的風景。

突然,她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因為她看到不遠處的那個魅力男神居然向著湖裡很瀟洒的跳了下去,跟著還有很大的水花濺到岸上來。

啊,這是怎麼啦?難道這個魅力男神想不開跳湖自盡了?

他難道是來這裡自尋短見的?

林初夏一顆心立刻緊張起來,因為一般人來說,想下湖游泳,起碼會脫掉衣服吧,而且這裡還有一塊木牌醒目的寫著「禁止游泳」呢!

一想到這裡,她慌忙停下自己的三輪車,奮力朝著魅力男神落水的地方跑去。

因為這是一段斜坡,就算她用百米衝刺的速度跑到魅力男神落水的地方,也用了兩分鐘的時間。

她喘著大氣往湖裡一看,糟糕了,這個魅力男神已經不見了蹤影,只有湖面泛起的一陣陣漣漪。

她感到一陣心慌和腳軟。

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

「先生,先生,你千萬不要想不開呀!」林初夏也不知道這個魅力男神能不能聽得見,反正她對著水面不停的大喊起來。

她雖然用盡了平生最大的力氣來叫,但是水下面一點回應的聲音也沒有。

她快速的環顧了一下四周,偏偏此時周圍一個路過的人都沒有,於是她毫不猶豫的跳下水去救人。

她讀小學的時候在村子前面的小溪游過泳,不過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但是現在情況緊急,她也顧不了那麼多,打算把人救上來再說。

而且她很肯定,魅力男神就在湖邊的範圍,說不定自己游著游著腳就能碰到他的人。

韓城今天特意的給自己放了一天假。

今天是她前女友何詩曼大婚的日子,他有點無心工作。

這是他這一年來完完全全沒有工作打擾的一天,因為他將手機關機了,丟進了書房辦公桌的抽屜里,至於手提電腦,他同樣沒有打開過。

不過他在家裡花園的涼亭自斟自飲了半天後,心情更加的鬱悶,或者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借酒消愁愁更愁吧,於是他便想著出來走一下。

他在清澈的碧湖邊已經駐足了很久,可就算是山清水秀的風景,也緩解不了他心中的不快樂,於是,他就想潛入水中刺激一下,放鬆自己的心情。

他這個念頭才湧上心頭,身體就行動起來了,矯健的身姿越過圍欄跳進了湖裡。

他一落水就沉入了水裡。他是游泳高手,最高的極限是能在水裡屏息四分多鐘。

他閉上眼認真的蹲在涼快乾凈的水下,鬱悶的心情果然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全新的感受。

他在默默的數著秒數,想看看今天能不能打破自己以往潛水的記錄。

在水中,他隱約聽見有人在叫喊,但是聽不清楚說什麼,他以為是過路的人在說話。

當他浮出水面時,就看到一個女人從天而降一樣落在他面前的水裡,並且濺起了巨大的水花。他有點吃驚,隱約的猜到了是怎麼回事。

「先生,先生,你千萬別想不開呀!」林初夏雖然落水的那一刻有點失控和害怕,但是看到落水的魅力男神浮出水面,她一邊手忙腳亂的划著水,一面非常高興的說。

看到他一點事情都沒有,她覺得心頭那塊大石才落了地。不過,她一點也沒有意識到,危險離她越來越近。

韓城一聽,頭都大了,自己果然被眼前這個女孩子當成自尋短見的人了。

不過,當他看到眼前這個如出水芙蓉的一樣的年輕女孩子正用不熟練的手勢拚命的在水面遊動著,心底突然湧起了一股暖流。

這分明就是一個水性很差的人,但是她為了救自己,居然就那麼勇敢的跳了下來,完全沒有顧及自己的安全。

「這一生,你為別人拼過命嗎?」韓城以前聽過這一句震人心肺的話,卻萬萬沒有想到,今天居然有人願意為自己拚命。這是一種多麼大的福氣呀!

林初夏一邊拚命的划著水一邊笑著安慰說;「先生,你快點上岸呀!人生美好的事情多著呢……」

林初夏還沒有說完,人卻慢慢的撲騰著往水下沉,因為她覺得自己的力氣越來越弱了。

她有點尷尬的朝魅力男神笑了笑,還在拚命的掙扎著。

林初夏小的時候,經常在村門口的那條小溪游泳,可謂如魚得水,可是上了初中后,她就沒有游過泳了,加上這裡也不是家鄉那清澈見底的小溪,而是深不見底的大湖,所以她很快就支撐不住,慢慢的往下沉了。

看出她的不對勁后,韓城就伸出有力的大手抱住了林初夏不堪一握的腰,有力的大長腿撐了幾下,很快就游到了岸邊。

現在雖然已是深秋,但是在南方,這個季節還是穿著薄薄的的襯衣,特別是濕水后,更是顯得透明,林初夏的臉一下子就像天邊的晚霞那樣紅透了。

還有一樣令她臉紅的是,她是下水想救人的,沒想到反被魅力男神救了上來。

韓城在浸到他胸口的湖邊停住,有力的雙手將林初夏頂上了岸邊,然後他兩手用力抓住圍欄,就輕鬆的上了岸。

於是兩個渾身濕漉漉的人就站到了岸邊。

「剛才謝謝你了。」林初夏有點不好意思的笑著說。

「別客氣。」韓城平時對異性都是很冷酷的,因為他不喜歡她們來糾纏自己,但是他發覺自己對面前的這個女孩不一樣。

也許是因為她的英勇行為感動了自己,雖然他不贊同她的救人方式。

「其實,我剛才並沒有想不開,天氣炎熱,我只是想到水裡透透氣。」韓城看著眼前這個清純脫俗的女孩子,很認真的跟她解釋說。

他不想她誤會自己,因為他不想她認為自己是一個懦弱的男人。

他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當然,男子漢也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韓城是一個正常的人,他不是神仙,也不是聖人。

「原來是我誤會你了,那就好,那就好,」林初夏現在才知道自己擺了一個大烏龍,但是知道他並沒有輕生的想法,她還是非常高興的。

她是一個善良熱心的人,她希望這個社會和睦,沒有悲傷的事情發生,所以就算不是這樣一個充滿魅力的男人,換了其他人,她還是一樣會去救的。

不過,想到自己的游泳技術,她不禁有點汗顏。她覺得以後要抽時間去學游泳,萬一再次碰到有人落水,她就有本事把別人救起來。

「你的衣服濕了,趕快回家換衣服吧,要不然會著涼的。」韓城很關心的對林初夏說,「你家裡離這裡遠嗎?如果遠的話,你在這裡等一下我,我開車送你回去。」

韓城居住的獨立別墅就在湖的附近,他快步回去取車開過來也是幾分鐘的事情。

「不用了,我的三輪車就在那裡。」林初夏笑著指了指自己的三輪車說。

韓城這才發現在斜坡下方的三輪車,想著她當時看到自己跳進湖裡的焦急場景,心裡再一次湧起了熱流。

這一年來,韓城以為自己已經練成了一副鐵石心腸,但是他沒有想到,今天居然兩次被這個勇敢的女孩子感動了。

這個世界上,好人或許不少,但是韓城遇上的就只有眼前這個女孩子。 看到這兩公婆這麼親昵,無極大帝覺得鼻子酸酸的,心口堵著一口氣。

哼!

老娘剛才還幫你護法了呢,怎麼就沒記住老娘的好,不開心!

陸凡自然能夠感受到無極女帝的不快,只是暫時不搭理罷了。

女人就是女人,一看到甜美的畫面,就想要分一杯羹。

罷了罷了,要不我也給她個抱抱?

陸凡有這個想法,卻沒這個膽,擔心回去之後要跪搓衣板。

「女帝大人,你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我替你把把脈?」陸凡關切道。

「你……」

無極紅顏嬌怒,她沒有說話,臉卻沉得幾乎能擠出水來。

無極大帝其實只是她的封號,她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做雪娘。

雪娘出身遠古王族之一的雪族,也是真武大陸最強大的十個人族部落之一。

她本可以接受雪族的傳承,成為雪族至高無上的聖女。

但是一千年前,她離開了雪族,來到大赤天創立了無極殿。

沒人知道雪族內部發生了什麼,才迫使一代聖女出走,最終在外面成就了大帝果位。

雪娘去過極北天,在青丘偶遇了冷月狐,後來兩人成為了好姐妹。

兩人相處了一百多年,後來相繼封帝,才各自分別,這一分就是八百餘年。

再見昔日好友,雪娘別提有多高興,卻因為陸凡的存在,她的注意力全在這個瀟洒至極的男人身上。

媽呀,老娘又不是沒見過男人,怎麼會有這種奇奇怪怪的感覺。

無極強烈譴責自己的內心,可是陸凡的身影卻死死的烙印在她的腦海里,如何也揮之不去。

完了完了,老娘也中毒了,這該死的男女之情,連老娘也不能倖免啊!

在這之前,雪娘未曾對任何男人心動過,沒想到兩千多年後的今天,她終究還是動了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