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兒,過兒!」郭靖輕喝一聲,讓兩人不要多說。

「好膽!」道士們大怒,「你們竟然敢來重陽宮鬧事,今天,我就好好教訓一下你們,讓你們知道全真教的厲害。」

楊過勾了勾手指,挑釁道,「來啊,來啊!」

緊接著,楊過又對楊玄真說,「表弟,早知道這裡是一群臭道士,我就不來了。」

楊玄真沒有接話,心想,『這些道士,常年在深山修道,已經修傻了。』

這不,楊過一挑釁,數名道士拔劍相向,郭靖上前一步,護住楊過一行人,說,「道長,這真的是誤會,我們都是自己人。」

「上!」為首的道士大喝一聲,向前刺出一劍。

郭靖無奈,隨手拍出一掌,郭靖的雙手被淡淡的金光包裹著,拍到劍柄上,長劍應聲而斷。

道士們大驚,「原來,是一個高手,難怪敢來我們重陽宮鬧事。」

郭靖苦笑,「各位,你們真的弄錯了,我們和丘掌門是舊識,不是來鬧事的。」

那名道士揀起斷劍,大喝一聲,「快,拉響警報,請求支援。」

「哎!」郭靖嘆息一聲。

黃蓉臉色微怒,「靖哥哥,這些人根本不講道理。」

一顧傾城:帝少的1314次索愛 郭靖真的不想和全真教的道士打鬥,在他看來,大家都是自己人,郭靖思考了一下,說,「蓉兒,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去重陽宮見丘道長。」

「也只能這樣了。」黃蓉說。

郭靖向前踏出一步,騰空而起,踏到門樑上,借力之間,躍到半空中,向前滑行。

守門的道士見郭靖闖入重陽宮,大聲呼喊,「小賊,你給我站住!」

其中一個道士大喝,「先把這些人抓起來。」

「好!」眾道士應了一聲,把黃蓉一行人團團圍住。

郭靖剛飛出上百米,見黃蓉他們被圍,心裡擔憂,又飛了回來,閃身之間,拍出十幾掌,掌勢之中發出一陣陣龍吟,正是降龍十八掌。

當然了,郭靖沒有下死手,只用了降龍十八掌之中的柔勁,把這些道士拍翻在地,然後,又解釋了一句,「各位,我真的不是來鬧事的。」

「欺人太甚!!」道士們怒了,「你擅闖重陽宮,打傷全真教的弟子,還說不是來鬧事的?」

郭芙笑道,「活該,這都是你們自找到,早就讓你們去稟報了,硬要攔著我們,你們這叫欠揍。」

「就是!」楊過附和道,「芙妹,你說的太對了!」

「嘻嘻!」郭芙輕輕一笑,說,「表弟,要我看,這全真教也沒什麼好的,我們還是回桃花島吧。」

楊玄真說,「全真教乃是武林第一大門派,重陽祖師又是天下第一高手,所以,這些小道士有一些傲氣。」

郭芙再次聽到『重陽祖師』幾個字,問,「表弟,你說,那重陽祖師真的比我爹爹厲害?」 楊玄真說,「重陽祖師比郭伯伯厲害,不過,這些小道士就遠遠不如了。」他說到這裡,心想,『以郭靖現在的功力,就是全真七子齊上,再結一個北斗七星陣,也敵不過郭靖吧?』

經過一翻爭鬥,重陽宮已經拉響警鐘。

上百名道士從山上走下來,來到重陽宮的大門口,把郭靖,黃蓉,郭芙,大武,小武,楊過,楊玄真幾人團團圍住。

「趙師兄,就是這些賊人擅闖重陽宮,還打傷我教的弟子。」

「嗯?」楊玄真聽到『趙師兄』幾個字,向為首的道士看了一眼,心想,『難道,這個就是趙志敬?』

趙志敬,全真教的第三代弟子,志大才疏,想當全真教的掌門,期間,暗算甄志丙和小龍女。

趙志敬掃了郭靖等人一眼,大喝一聲,「布北斗七星陣!」

郭靖聞言,心中大驚,對黃蓉說,「保護好大家,由我來破陣!」

楊玄真心想,『真沒想到,剛來重陽宮,就遇到這種事情。』隨即,又想,『也不知道那個霍都王子來了沒有?』

楊玄真想到這裡,往重陽宮看了一眼,見重陽宮一片寧靜,心想,『看來,那霍都王子還沒有來。』

此時,郭靖運轉功力,全身罡勁鼓盪,雙手發出淡淡的金光,一陣陣龍吟聲響起。

「降龍十八掌,震驚百里。」

郭靖一掌拍出,身前捲起一陣陣狂風,罡勁四溢,地面上的石塊翻飛。

「哇!」郭芙的眼睛冒著小星星,用崇拜的目光看著郭靖。

楊玄真再次看到郭靖施展降龍十八掌,心裡也非常震撼,「真的很強大,就這一掌,就好像推土機把重陽宮的廣場犁了一遍。」

上百名道士結成北斗七星陣,按北斗方位站立,以長劍橫擋,長劍發出淡淡的星光,竟然敵住了郭靖的降龍十八掌。

「變陣!」趙志敬大喝一聲。

剎那間,眾道士變陣,按特定的步伐走位,期間,眾道士的內力相互相融,幾乎融為一體。

「上應天星!」趙志敬大喊,「走!」

郭靖陷入北斗七星大陣,感覺自己身陷泥沼之中,身形和步伐都變得緩慢了很多。

「吼!」

一聲高亢的龍吟聲響起,郭靖雙腳一震,七成罡勁運於腳下,地面寸寸裂開,而後,郭靖騰空而起,躍起二十多米。

只見虛空中的郭靖閃耀著金光,雙手揮舞,形成龍爪狀,整個人化成一條金龍,從天而降。

「吼!」

龍吟聲越發高亢,震懾人的心神,打斷了道士們的步伐節奏,讓他們的內力流轉停滯了片刻。

「抗住,抗住!」

趙志敬大喊,他和幾位師兄站在北斗七星位的主位上,承受的壓力也最大,臉上青筋暴跳,真氣已經運轉到極致。

郭靖的掌勢從上至下,掌力增加了兩成,同時,形成一股強大的氣勢,把道士們的道袍吹得獵獵作響。

「碰碰碰!」

掌力拍到地面后,發出一陣陣轟響,數十名道士倒飛而起,十幾把長劍被掌力震斷,地面再次裂開,碎石亂飛。

「我去!」楊玄真罵了一句,心想,『這場景,比看武俠大片精彩百倍,就郭靖這一掌,可以滅一個特種小隊了。』

這會兒,楊玄真眼裡有些期待,『如果我也有這麼深厚的內力,回到原世界就能橫著走了。』

趙志敬倒在地上,道袍破裂,吐出一口逆血,用驚恐的眼神看著郭靖。

郭靖抱了抱拳,歉意的道,「諸位,真的得罪了!」

「馬的!」趙志敬大罵。

郭芙怒道,「臭道士,找打吧?」

「呃!」趙志敬不敢再多言。

郭靖說,「芙兒,我們上去拜見丘道長。」

這一次,無人阻擋了,或者說,這些道士已經無力阻擋了。

楊玄真從這些道士身邊經過時,罵道,「你們這些傢伙,就是欠揍,挨了一頓揍之後,就老實了!」

道士們鬱悶到吐血,他們哪裡知道,來人會如此厲害,上百個道士布下北斗七星陣,也敵不過。

楊玄真到是知道,重陽祖師死了之後,整個全真教就真的沒什麼高手了,只有全真七子勉強登得上檯面,至於其他人,連一流高手都算不上,小龍女一個人就能橫掃一大片。

郭靖帶著眾人踏入重陽宮大殿後,全真七子迎了出來,郭靖見到丘處機后,連忙告罪,「丘道長,剛才多有得罪了。」

丘處機的脾氣非常火爆,剛準備出去教訓一下來重陽宮鬧事的人,沒想到,這鬧事的人會是郭靖,頓時就無語了。

過了片刻,才幹笑兩聲,「原來是靖兒啊!」

馬鈺道長上前一步,樂呵呵的道,「靖兒,幾年不見,你的功夫又見長了。」

變身反派蘿莉 「哼!」丘處機微怒,「竟然到我們全真教來試功夫?」

郭靖連連告罪,「丘道長,都是靖兒不好,打擾了全真教的清凈。」

丘處機見到郭靖的態度,臉色溫和了一些,說,「靖兒,這事情也不怪你,這些後輩太傲氣了,也該教訓一下,讓他們知道天高地厚。」

郭靖連連告罪。

馬鈺笑道,「行了,靖兒,不用如此多禮。」然後,又看向黃蓉等人,問,「靖兒,這就是蓉兒吧?」

黃蓉立即上前見禮,「拜見丘道長,拜見馬鈺道長。」緊接著,又拉了一下郭芙,「芙兒,還不過來拜見長輩。」

郭芙一臉不情願的走上前,喊道,「拜見祖師。」

黃蓉又接著介紹,「這是小女。」

馬鈺微微吃驚,「靖兒,沒想到,你的孩子都這麼大了?」隨即,又看向楊玄真,楊過,大武,小武幾人,「這幾位?」

郭靖立即介紹,「這是過兒,康弟的孩子。」

這話一出,丘處機的臉色微變,露出一絲厭惡。

楊過看到丘處機的臉色,心想,『我沒有得罪他啊?為何給我擺臉色。』

郭靖又繼續介紹,「這是玄真,過兒的表弟。」

丘處機聞言,臉色又黑了一些。

楊玄真鬱悶了,『我這是被連累了,丘老道,那楊康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楊過卻比他強多了。』

當然,楊玄真不會多說,而是禮貌的行了一禮,「見過祖師。」

馬鈺露出一絲笑容,「不錯,不錯!」

緊接著,郭靖又介紹了一下大武和小武,然後,說,「丘道長,靖兒想讓過兒,玄真,大武,小武四人拜入全真門下。」

丘處機露出一絲笑容,「好!」

就在這時,趙志敬帶著一群道士走進重陽宮大殿,他見到郭靖后,怒視著郭靖,向丘處機稟報,「掌門,這個賊人闖我重陽宮,打傷我教弟子。」

「好了!」丘處機擺擺手,說,「這都是自己人,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郭靖,當年,就是靖兒打退蒙兵,保得我大宋江山不失。」

楊玄真聞言,心想,『對了,郭靖已經守過一次襄陽了,當年,忽必列南下,讓拖雷攻打襄陽,期間,忽必列突然病逝,才緩解了大宋的危局。』

正因為此,郭靖衛國有功,才被江湖人稱為郭大俠,數年後,蒙兵再次南下,郭靖號召武林豪傑齊聚襄陽城,召開武林大會,想挑選出一位武林盟主,共抗外敵,金輪法王帶著門下弟子過來攪局,卻被楊過、小龍女打退。

此後,郭靖一直鎮守襄陽,直到戰死襄陽。

楊玄真想到金輪法王,心想,『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那個霍都王子還有來,想來,近幾個月就會過來吧?』

接下來,楊過,楊玄真,大武,小武四人正式拜師,丘處機指定趙志敬為四人的師傅。

楊玄真聞言,感覺自己吃了一隻死蒼蠅,『早知道,就再等幾年,等功夫高了,自己來終南山。』

然而,楊玄真明白,讓郭靖送他來終南山是最安全,最穩妥的方法。

神鵰世界可不像現代社會,這是一個非常混亂世界,江湖上的武林高手,一言不和就會殺人,此外,整個世界處於兵荒馬亂之中。

以楊玄真現在的功夫出遠門,很可能沒有走到終山南,就被人殺了。

楊玄真思考了一會,對郭靖說,「郭伯伯,我想選他當我的師傅,他相貌俊朗,面色溫和。」

楊玄真所指的人,正是甄志丙,這位暗戀小龍女的道士,人雖然有些傻,有些呆笨,不過,比趙志敬那個陰險小人好多了。

郭靖說,「不要多說!快行拜師大禮。」

楊玄真又對馬鈺說,「祖師,一個師傅教四個弟子,會忙不過來,要不,我和楊過一起拜這位道長為師,我保證會尊師重道,聆聽師尊的教誨。」

「呵呵!」馬鈺微微一笑,說,「師兄,玄真說的沒錯,就讓志丙帶兩個弟子吧?」

楊玄真聞言,鬆了一口氣,心想,『這馬鈺道長果然和書中說的一樣,脾氣溫和,不像丘老道,脾氣火爆,有時候,還不分青紅皂白。』

黃蓉看了一眼楊玄真,心想,『這小滑頭,真是狡猾啊。』她知道,郭靖剛把趙志敬打了一頓,如果拜在趙志敬門下,肯定會被趙志敬欺負,再者,這趙志敬一看就不是什麼心胸寬闊之人。

楊玄真、楊過兩人隨甄志丙來前往後院,路上,楊玄真說,「師傅,您聽說過小龍女嗎?」

甄志丙聽到『小龍女』三個字,心神一震,楊玄真看到他的反應,心想,『這反應也太大了吧?我就是想從你這裡入手,看能不能和小龍女見上一面。』 甄志丙收斂心神,看了楊玄真一眼,語氣平靜的說,「小龍女是古墓派的弟子,你見過她?」

「嗯!」楊玄真沉默了片刻,才說,「當年,我逃難至此,見過一面。」

楊過心想,『這小傢伙,真的很神秘啊,他竟然來過終南山,難怪,他要來此。』

郭靖,黃蓉,郭芙一家居住在重陽宮的客房,第二天清晨,郭芙早早起床,洗漱之後,跑出屋子,向周圍掃了一眼,見一名道士在打掃,連忙走過去,問,「喂,小道士,你知道楊玄真和楊過在哪嗎?」

「不知道!」小道士淡淡的回了一句,昨天,他的師兄被郭靖揍了一頓,心裡仍然有些不痛快。

郭芙罵了一句,「一群臭道士,整個擺著一張臭臉。」

那小道士聽到郭芙的話,面色一沉,臉現怒意,卻不敢發作,這小道士已經知道郭靖的來歷,不敢得罪郭靖之女。

郭芙再次威脅,「小道士,你要是識相,就帶我去找楊過和楊玄真,不然,我讓爹爹再揍你一頓。」

道士聞言,感覺自己快瞥出內傷了,轉身就走。

郭芙不熟悉重陽宮,還想讓他帶路,又怎麼會讓他離開?郭芙向前踏出一步,用手擋住小道士,「小道士,休走。」

就在這時,郭靖從屋子裡走出來,沉聲道,「芙兒,不可鬧事。」

「爹爹!」郭芙嬌柔的道,「我只是問個路,沒有鬧事。」

郭靖了解自己的女兒,郭芙從小就被寵壞了,刁蠻任性,口無遮攔,出口就得罪人,他也非常無奈。

隨即,郭靖溫和的道,「小道士,如果你知道楊過和楊玄真在哪個廂房,還請告知。」

小道士的臉色非常難看,卻無可奈何,只能把第四代弟子居住的位置告知郭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