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大哥!這個你拿著!」

就在葉孤城準備離開的時候,秦飛將兩顆丹藥遞給了葉孤城。

「這是什麼意思?」葉孤城奇怪的盯著秦飛。

「我不是說過嗎,你的劍道還可以進步,我能幫你找到更強大的對手,這就是我來這個地方的目的,你也答應過我,今日之後不管什麼樣的結果,你都會跟我離開,所以我怎麼可能讓你出事了。」

「這兩顆丹藥其中一顆是假死丹,吃了之後會假死,而且不管多高的武功都不會被發現,而另一顆則是續命丹,不管多麼重的傷,只要還有一口氣在都能保你一日之內不死。」

這兩顆丹藥可是讓秦飛在商城當中花費了不少的錢。

「你就那麼確定我一定會輸的嗎?」

「不!我不認為你會輸,但是我要給我自己買一個保險,不要忘了!今天過後你可就是我的人了,這可是男人之間的承諾。」

「好!」收好兩顆丹藥,葉孤城轉身離開。 「嘖嘖!這還是四條眉毛的陸小鳳嗎?我還以為看錯了。」

紫禁之巔的決戰還沒有開打,整個皇城內的高手拿著綢緞進入了內宮,一個個的都像打了雞血一樣,看見最近十分出名的陸小鳳任誰都會上來打聲招呼。

陸小鳳心裡那個鬱悶啊!鬍子被颳了是小,可是這誰上來都問候一句,陸小鳳有種被問候爹媽的感覺,可是人家也不是罵人,還能怎麼辦? 霸道前女友 陸小鳳也只能苦笑。

「哈哈! 紫藤花戀 換個形象,換個心情。」

他算是明白了,這秦飛真的不是一般的厲害,自己就這樣被他玩到溝里了,果然那個朋友不該交啊!

「我就跟你說你會後悔的你不信。」老實和尚站在陸小鳳的身邊說道。

「可是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陸小鳳一攤手,表示自己也很無奈。

「陸兄!」

「魏總管你來了!」

「不能不來啊!這皇宮內院的,生怕這些人在這裡生事啊!」

魏子云也是苦笑連連,自己這次辦事似乎辦遭了,為了皇宮的安全不得不加派人手保護皇宮。

「是啊!怎麼會突然多了那麼多的緞子?」陸小鳳自己也很納悶。

「來了!來了!西門吹雪和葉孤城來了。」

陸小鳳還在思考便聽見進入皇宮的高手們一聲驚呼。

能看到當世最強大的劍客已經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更不用說一次就見到兩個,更重要的是月圓之夜的戰鬥,說是盼星星盼月亮也一點都不為過,別說這些人不淡定了,就連身邊兩人朋友的陸小鳳也有些不淡定。

無數的眼光已經被這兩個人所吸引,就連一些大內高手也是被這樣的決鬥給吸引了,這樣的決鬥百年不遇,更是不少的人一輩子所求,希望能在戰鬥當中得到不少的收穫。

兩個都喜歡白衣的男人就那樣站在了屋脊之上,在月光之下葉孤城的臉顯得全無血色,西門吹雪的臉雖然很蒼白,卻還有些生氣。

兩人相互凝視著對方,如同他們的劍一樣,冷酷鋒利,即便相隔很遠,劍還在鞘中沒有楚喬,但劍氣已令人心驚。

「一別經年,別來無恙!」

「多蒙成全,僥倖安好。」

……

雖然說著話,惡客葉孤城的聲音已顯得中氣不足,竟似在喘氣。

不過西門吹雪卻沒有絲毫的表情,冷冷的說道。

「此劍乃天下利器,劍鋒三尺七寸,凈重七斤十三兩。」

「好劍!」

惹上律政女王 「確實好劍!」

葉孤城也揚起了手中劍。

「此劍乃海外寒鐵劍精英,吹毛斷髮,劍鋒三尺三,凈重六斤四兩。」

「好劍!」

「本是好劍!」

兩人的劍已然揚起,不過去扔未拔劍,拔劍也是一道極為高深的學問,他們的比斗已經從現在開始了。

「兩位都是當代劍術名家,負天下之眾望,劍上當必不淬毒,更不會秘藏機簧暗器,只不過這一戰曠絕古今的大戰,必傳後世,未審兩位是否能將佩劍交換查視,以昭大信。」

也不知道是不是魏子云想要出來怒刷一波存在感,本來這戰鬥就要開始了,卻出來嗶嗶了兩句,不過似乎還是得到了周圍的認可,也得到了葉孤城和西門吹雪的認可。

當然了劍是兩人這輩子最重要的夥伴,所以即便兩人答應,也只會將自己手中的劍交給一個人,那就是陸小鳳,因為兩個人都是陸小鳳的朋友,而陸小鳳值得他們信任。

當然這樣的事情發生在陸小鳳身上,沒有人會質疑他,反而都十分的認可,這就是陸小鳳。

將劍檢查一遍之後,陸小鳳便將劍還給了兩人,萬眾矚目的決鬥似乎就要開始了。

不過西門吹雪卻在這個時候不動手了。

「我的劍雖是殺人的兇器,卻從不殺一心求死的人。」西門吹雪冷笑著說道。

對於他來說殺人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他的劍本就是殺人之劍,可是他卻不願意這樣殺自己視之為對手之人,對於自己的對手,他必須給予他該有的尊重。

「你若無心求死,等一個月再來,我等你一個月。」

西門吹雪凌空一跳,便從屋脊上下來。

能和葉孤城這樣的對手乾乾淨淨的打一場,什麼樣的時間都可以,他要的就是絕對的公平一戰。

眾人看著一旁的西門吹雪離去,一個個的都有些失落,這可是天下最精彩的戰鬥,為了觀看今天這一戰,他們很多甚至了付出了不少的代價,可惜就要這樣無疾而終了。

「住手!」

大家還沒有回過神來,那邊的陸小鳳依然發現了不對,但是還是晚了一步,唐天縱已然出手,而猝不及防的葉孤城便被打傷。

「解藥!快去拿解藥!」疼苦的葉孤城滾到唐天縱的身邊嘶吼道。

「你跟我們唐家仇深如海!你還想要我的解藥嗎?」

「我!那是葉孤城!和我完全沒有關係。」

葉孤城用力在自己臉上一抹一扯,一層皮便掉了下來,這人臉枯醜陋,一雙眼睛深深下陷,分明不是葉孤城。

唐天縱也是一愣,趕忙拿出解藥,而一邊的陸小鳳也發覺不對。

「你知不知道宮裡有個姓王的太監?」

「王總管?」

「就是他,他能不能將緞帶盜出來。」

「太子還沒有即位……」

「廢話!說!能不能!」陸小鳳也是急了,直接不客氣的打斷。

「能啊!」魏子云一頭霧水的說道。

「糟糕!皇上現在睡在什麼地方?」

陸小鳳眼睛中冒出了神秘的色彩,現在似乎一切都對的上了。

「南書房!」

「帶我去!」陸小鳳也沒有廢話。

「你瘋了吧!想讓我全家腦袋搬家啊!」

皇帝的寢宮豈是那麼好去的,他魏子云是大內侍衛都不行,更別說陸小鳳一個江湖遊俠。

「我不是想要你們腦袋搬家,而是想要保全你們的腦。」

魏子云想了想還是答應下來,陸小鳳的名聲可是太出名了,絕對不會這樣無無緣無故說這樣的話。

「我姑且信你一次!」

「不會信錯我的。」 「咔嚓!」但兩人還沒有離開,進來看戲的黑衣人們居然廝殺起來。

「還愣著幹什麼?快走!」

這個時候魏子云再傻也明白出事了,趕緊帶著陸小鳳離開。

而一直躲在暗處的秦飛也慢慢的跟著走了出來,葉孤城離開不久之後,秦飛也跟著進了皇宮,有了陸小鳳的輕功,加上如今的皇宮那麼亂,秦飛很輕易的就進了皇宮。

「沒有想到啊!我以為將司空摘星給弄走,打斷陸小鳳的思路就能幫到葉孤城,可陸小鳳還是陸小鳳,他依然是這個世界里的絕對豬腳,沒有人能打破這種規律啊!」秦飛無奈的搖了搖頭。

做了不少年的獵頭,秦飛有時候會站在被獵之人的角度看問題,這樣才能很好的幫助他們,也才能更加輕易的獵到他們,就像幫助獨孤青玉完成挑戰天下一樣,可是即便秦飛已經知道了結果,為了不讓陸小鳳懷疑,也只是稍稍的引導了一下陸小鳳,但是仍然沒有讓葉孤城成功,仍然讓葉孤城這次的刺殺失敗了。

看著離去了陸小鳳,秦飛也跟著陸小鳳離開,既然陸小鳳已經看出了葉孤城要幹什麼,接下來的劇情自然是不會有多大的改變,葉孤城和西門吹雪的決鬥自然是勢在必行,沒有任何的改變,而秦飛也做到了帶著葉孤城『屍體』離開的準備。

當秦飛趕到皇帝寢宮的時候,西門吹雪已然出現在皇帝的身邊,保護了皇帝,而皇帝的四大護衛已然被葉孤城所殺,和書上寫的一樣,葉孤城就差一步,或者說差了一個西門吹雪,要是沒有西門吹雪的出現,這天下即便是陸小鳳的靈犀一指也不見得能躲得過葉孤城的天外飛仙。

可這天下就是會有這樣一個西門吹雪,若是沒有這個西門吹雪今天的事情也不會發生,可以說成也西門吹雪,敗也西門吹雪。

「哎!你不該來的,我也不必來,只可惜我們現在都已來了。」

看著被西門吹雪阻止的葉孤城陸小鳳實在覺得可惜。

「可惜!」

「實在可惜!」

「大膽竟敢擅闖皇宮內院,來人給我殺了這些行刺陛下的賊子!」魏子云也在這個時候帶著大內高手趕來。

皇宮內院之所以是武林的禁地,正是因為這些大內侍衛的存在,他們的武功或許不是什麼陸小鳳葉孤城這樣的級別,但是他們的實力卻也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好手,加上他們的人數,一般的人根本不敢在皇宮內院放肆,哪怕他是葉孤城也不行,這一次葉孤城知道自己不能殺了皇帝,那麼他輸了,也敗了!

「等等!」

葉孤城已然不想反抗,可是西門吹雪卻在這個時候阻止了想到動手的大內侍衛。

「西門吹雪你要幹嘛?」

「不幹嘛!今天我本是來和葉孤城決一死戰的,現在我的對手還沒有向我出劍,我自然要完成這最後的一戰。」

受傷的葉孤城西門吹雪不屑一戰,因為不公平,可是現在的葉孤城不僅沒有事,而且還好的很,加上他做出的事情,西門吹雪很清楚,一旦過了今天,他極有可能會失去最好的一個對手。

「西門吹雪!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很清楚我在說什麼,可是你又明白我要幹什麼嗎?我若和葉孤城聯手,你說這天下有誰能是我們的對手。」

「是啊!身為他們的朋友,我也只好幫幫他們了。」

陸小鳳最是重情義,這兩人要是想活,他就算是拼盡全力也要保住他們,這就是他陸小鳳朋友特別多的原因,也是他陸小鳳能得到西門吹雪這樣的怪咖友情的原因。

「陸小鳳!你這話我最是欣賞了!」秦飛也適時的走了出來。

「我就說你小子沒有離開京城嘛! 快穿:宿主每天都在被攻略 果然。」

看見秦飛的出現,陸小鳳會心一笑,即便今日死了,能和這麼多朋友在一起,他也不枉此生。

「好!既然這樣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來人!」

「等等!都說這西門吹雪和葉孤城乃是天下間最強大的高手,剛才葉孤城的劍法我已然是見識過了,不愧為天下間最強大的劍客,現在我也想見識一下西門吹雪的劍法,那就讓我看看誰才是天下最強大的劍客吧!」

說到底現在這個地方最大的人還是那個黃袍加身的男人,他想要誰死,他想要誰活,全憑他一句話的事情。

「是!」

正主都開口了,這場決戰必然重新開始,不過這一次的觀看人數比剛才的少太多了。

西門吹雪和葉孤城重新來到了皇城屋脊之上,開始他們的未完之戰。

站在屋脊之上,葉孤城率先拔出了自己的劍,龍吟之聲響徹整個天空,可是西門吹雪目光銳利如劍盯著葉孤城並沒有拔出自己的劍。

「現在還不能。」

「不能?」葉孤城一愣。

「因為你的心還沒有靜,一個人心若是亂的,劍法必亂,一個人劍法若是亂了,必死無疑。」

「難道你認為我不戰就敗了?」

「現在你敗了,非戰之罪。」

「因為你不願乘人之危,可這一戰勢在必行。」

「我可以等!」為了這一天,西門吹雪等了很久,他不在乎多等一會。

「好!我不會讓你等很久的,在你等的時候,我能不能找一個人談談話。」

「說話可以讓你心靜?」

「只跟一個人說話,才可以讓我心靜。」

西門吹雪沒有多說,而是閉上了眼睛。那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葉孤城看向了秦飛。

「你不該來的。」

秦飛也有點沒有想到葉孤城居然會和自己說話,按照劇情的走向,應該是葉孤城和陸小鳳的對話,或者是因為秦飛的到來多多少少還是改變了一下劇情。

「來都來了,你現在說這話不覺得太遲了嗎?」秦飛微微一笑。

「你們認識?而且很熟?」

陸小鳳看向了秦飛,似乎明白了點什麼。

秦飛點了點頭,但也沒有多說什麼,而陸小鳳也沒有再多說什麼,聰明人的世界不需要多說什麼他們就會明白。 「你說過的,真的有那樣的人存在嗎?」葉孤城沒有絲毫的表情看著秦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