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國師……」

眾人看著那化成血霧的葉天國師,臉上的表情已是徹底的僵硬了。

這一刻,他們似乎都石化了。

本來他們還在等待著看葉天國師的驚世一劍,但是還沒看到,一切卻戛然而止。

鹿羽的一道快劍,結束了一切。

這時刻,他們的腦中一片空白,難以說出話來。

眼前的事實,是如此的讓人難以接受。

鹿羽這個前期尊者,竟是將葉天國師這個中期尊者給殺了!

在一場無比公平的比試中,在一場萬眾矚目的決鬥中,光明正大的將葉天國師給殺了!

鹿羽那驚艷的一招招,還不斷的在眾人腦海中回蕩。

每一招,都是那麼的強大而不可思議,都是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的奇迹!

鹿羽太恐怖了,太駭人了! 「國師!」

場中回蕩著元香女王那凄厲的叫聲。

她本是天香國色的美人,這個時候臉龐卻是扭曲在一起,顯得有些猙獰。

她怎能不猙獰!

葉天國師向來是她的左膀右臂,不僅是幫她護駕,更多的是幫她出謀劃策。天心上國能有今天的昌盛,和葉天國師的智慧是分不開的。

而如今,葉天國師卻葬身在了鹿羽的手中。

這對她,對天心上國而言,都是莫大的損失。

說起來這些天她是接連痛失臂膀,先是元康被殺,然後又是葉天國師被殺。

而且都是死在同一個人的手裡。

恨!無比的恨!

元香女王那一雙眼睛血紅,凄厲的看向鹿羽。

然而鹿羽卻是渾然未覺,殺死了葉天國師對他來說,就像是拍死了一隻蒼蠅那麼簡單。

他抬頭看了一眼大鼎,全部心思都放在這上面。

他要繼續登頂了。

只有攀上了大鼎,才能得到第三十六個命宮。

但是要攀上大鼎,可不是直接從坤位足這裡攀爬上去那麼簡單。

要解開第三十六命宮,就必須要走過完整的脈絡。

從坤位足這裡開始,要依次沿著天位足、乾位足、震位足、坎位足、艮位足、巽位足、離位足、兌位足來走一遍,每一足上都有脈絡眾多。

雖然說一切脈絡都在鹿羽的掌握之中,但是要將這九大足從頭走到尾,要耗費太長的時間和太多的精力。

火雲世界本來就不穩定,存在著太多的變數。有時候隨便拖延一下,只怕出現什麼異變。

而且鹿羽也希望早點收回第三十六大命宮,重掌天地烘爐。

其實倒是有一道捷徑,可以快速攀上大鼎。

如果大鼎的底部用猛烈力量衝擊的話,那光束大陣的能量,就會朝著底部那裡匯聚。

這樣一來,就使得大鼎的陣法發生一些偏移,到時候將有一條安全的線路出現。

從這坤位足上,沿著這個線路,可以直接躍到大鼎之上。

但是這個捷徑,註定了是沒法走。

首先,他現在已是登在坤位足上,自己沒辦法對著大鼎底部攻擊。

並且,要攻擊大鼎底部,使得大陣出現偏移,那需要的力量是非常巨大的。

除非是有在場這麼多人聯手齊射,那力量才足夠。

但是他如何能召集到大家幫他出手呢,這都是他的敵人們啊,這是完全不可能的。

所以鹿羽也斷了這個想法,捷徑既是走不了,那就老老實實的走老路吧。

快穿之拯救世界攻略 鹿羽長吸了一口氣,他的眼神閃滅。

看來要做持久戰的準備了。

希望在他走陣位的時候,火雲世界不要出現什麼異變。

就在他調整著自身的心法節奏,要從坤位足上躍入到乾足位上時,下方發生了變動。

只聽得焱火老人沉聲喝道:「我們既沒辦法對九足上的鹿羽攻擊,也無法登上大鼎。但我們可以聯手轟擊大鼎的底部!我們聯手之下,攻勢何等的浩大,必能讓這九足大鼎走向崩潰!到時候鹿羽也就沒有了藏身之所!」

「焱火前輩你說的對!九足都有陣法保護,但是大鼎底部卻沒有陣法保護!」

焱火老人的話,馬上引起了各大宗派的認同。

現在看來,這個法子是非常靠譜的。

拜庭玉叫道:「大家隨我們拜火教一起攻擊大鼎底部!」

「出手!」

這個時候元香女王和雷天旋他們也不在乎是不是跟著拜火教出擊了,能有法子拿下鹿羽就是好的。

這時刻,他們全部都傾力傾瀉出自己的力量。

轟轟轟!

強盛的攻勢,重重的轟在大鼎的底部。

嘩!

大鼎底部那裡一片光芒閃動,光點匯聚耀眼。

眾人聯手之下,攻勢浩蕩,似乎成功觸動到了九足大鼎的某個命門,九足大鼎開始震動。

本來鎮封著九足大鼎的光束大陣開始閃動,由上而下流動著光芒,進入到大鼎的底部。

看這樣子,九足大鼎的大陣似乎很快就要走向崩潰了。

這個變動,使得眾人內心大喜!

繼續這麼轟下去,九足大鼎崩潰之後,就是他們圍殺鹿羽之時!

「焱火前輩,當真是神人也!」

「焱火前輩,姜還是老的辣啊,果然還是您厲害!您出的好主意啊!」

「焱火前輩,我們雖然看不到你的人,但是能真切的感受到你的無盡的智慧啊!」

人群中到處都是對焱火老人的稱讚之聲。

「哈哈!」

焱火老人志得意滿,從鐵轎中發出了一片歡快的爽朗的笑聲。

本來準備艱辛攀爬上乾足位上的鹿羽,還沒來得及踏足到乾足位上,忽然就發現自己不用走了。

在焱火老人的帶領下,所有的人眾志成城,團結一致,無私奉獻的幫他攻擊著大鼎底部。

大鼎已經被觸動開來,大陣發生了偏移。大鼎上方的氣勁減弱,呈現出一道康庄大道給鹿羽。

鹿羽最想要的那一道捷徑,就這樣出現了!

鹿羽不用再冒險在九足上都走一圈,只需要直接沿著這道捷徑登頂就行了。

他仔細觀察,這道捷徑目前還有些不穩,攀爬上去倒還是要費一番功夫。

主要是因為大鼎底部的攻擊還是稍微有些不夠,沒能使得大陣上方產生足夠的偏移。

正在這時,忽然聽得焱火老人豪氣干雲的叫道:「大家聽我號令!全力以赴!大家拿出自己所有的力量來出擊!這個時候,不要有任何的保留!」

「焱火前輩說的沒錯,大家都再加把勁!」

此時,焱火老人在眾人的心目中已是有著極大的威信。焱火老人的號召,眾人是群起響應,聲震如雷。

轟!轟!轟!

眾人瘋狂壓榨著自己的身體,甚至不惜透支。

更為兇猛的力量,從他們的身體中迸射出來,然後全部疊加的落到大鼎底部。

大鼎底部的力量打通了,使得整個九足大鼎的大陣產生了足夠的偏移。

呈現在鹿羽面前的那一道捷徑,就這樣變得穩定無比。

鹿羽在登上捷徑之前,他回頭看了下方的眾人一眼。

在下方,是一張張因為過度透支自己的身體,而憋得通紅的臉…… 「吱呀,吱呀。」

蒼冥血鴉不知何時落到了鹿羽的肩膀上,對什麼事情都漠不關心的它,這個時候卻也忍不住主動叫了一聲。聲音中帶著一種嘆息。

好人一生平安啊!

轟隆!

下方群雄在為鹿羽盛情出手,而鹿羽已是趁勢登上了大鼎最上端。

他彎著身子,朝著大鼎裡面一撈,撈出來第三十六道命宮。

第三十六道命宮就像是一輪圓月,被鹿羽托在了手中。

第三十六道命宮一被撈出來,整個火雲世界都發生了劇變。

遠遠近近的傳來著轟隆之聲。

最先變動的是九足大鼎,那遍布在九足大鼎上的紋路忽然消失不見了。

什麼紋路,什麼陣法都沒有了。

就像是一塊抹布,忽然從眾人的眼前撤去。

困擾了眾人許久的屏障,就這樣不見了!

「啊,這……」

正在熱火朝天轟擊大鼎底部的群雄,紛紛就停止了手頭的動作。

他們獃獃的看著眼前的異變。

本來在他們的想象中,他們的聯手轟擊,應該能讓大陣走向崩潰,卻沒想到陣法崩潰的這麼快。

主要是之前沒有什麼徵兆。

這來的也太突然了!

眾人都還有些錯愕。

而當大家反應過來之後,頓時變得熱切無比。

因為他們意識到一個事情,那就是隨著陣法的崩潰,他們可以自由的上去圍殺鹿羽了!

拿下鹿羽,就在此時!

他們終於可以對付鹿羽了!

「鹿羽拿命來!」

這一刻,眾多強者不約而同的齊齊衝上去。

而堪堪就在這個時候,整片火雲世界的震蕩全面開啟。

轟!轟!轟!轟!

無數的雲朵山在瓦解,一道道的大雲在震散,無盡的火焰在狂亂,火雲上的萬物萬事都在寂滅……

九足大鼎這邊,也迎來了徹底的崩潰。火霧噴射,雲絮飄蕩,力量沉浮,天翻地覆,一切都混亂了。

在這片混亂和狂暴中,本來是沖向鹿羽的眾人身形受阻。

那第三十六命宮卻在混亂中茁壯,快速的變大。從拳頭大小,變成了一隻船。

明亮的命宮,承載著鹿羽,就似那明月飛馳而去。穿過了雲霧繚繞,穿過了萬道沉浮,穿過了天地蒼茫,穿過了日月無盡……

在第三十六命宮飛離的時候,所有的赤炎火雲也全部消散,他們就像是棉絮一般被撕扯開。

所有的雲朵,都跟著第三十六道命宮一起,最終被吸進到人皇火山的火山口!

雲上的國度,就這樣空中解體!

這赤炎火雲的一切,就此破碎!

火雲忽然的撤離,使得雲上國度上的眾人,驟然就置身在了高空中。

他們的身體朝著下方大地急速降落!

「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