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難道剛才冥幻的攻擊傷到了洛天?」鄭欣和胡天縱焦急無比,身形閃動,朝著洛天沖了過去,在場也只有兩人的速度能夠救下洛天。

「不用!」不過兩人剛剛動身,洛天的聲音,便是在兩人的腦海之中響起,讓兩人的身形一頓。

「你們兩個,瞅毛呢,快去啊,就你們兩個快!」徐離子益終於著急,跳起腳來,在鄭欣的屁股上踹了一腳,將鄭欣蹬飛出去老遠。

「小子,無論你玩什麼把戲,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沒有用!」冥幻看著洛天不動彈,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煩躁,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氣息滔天的一拳朝著洛天那淡笑的臉上狠狠的砸了下去。

「該死!」徐離子益等人是真的急了,大吼著,朝著洛天的方向飛了過去。

「晚了!」冥幻冷笑一聲,絲毫沒管眾人,臉上露出一絲獰笑,彷彿看到了洛天被自己一拳砸爆腦袋的場面。

但是隨後,冥幻的臉色便是瘋狂的變化起來,雙眼之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就在自己的拳頭即將觸碰在洛天的腦袋之時,洛天雙手卻是緩緩的合攏起來。

「停!」洛天輕聲開口,如同魔音一般,在冥幻的腦海之中響起。

讓冥幻沒想到的是,在洛天的話音落下之際,自己的身軀真的停了下來,此時冥幻才發現了自己的變化,神魂之上彷彿被無形的牽引牽扯住了一般,如同提線木偶,根本不聽自己的使喚。

「劍無涯!」雷霆一般的天道雷霆劍,在洛天的另外一隻手中出現,猛然出現在了冥幻身前,直奔冥幻的心臟刺去。

「啊……」冥幻大吼一聲,整個身軀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強盛的氣血,不斷的衝擊在神魂之上,灰色的神魂也是開始瘋狂的嘶吼起來,彷彿想要突破束縛一般。

綜穿再穿就剁手! 「噗……」青色的雷霆插進了冥幻的身軀之中,不過卻沒有刺穿心臟,在冥幻不斷的努力之下,終於恢復了一些身體的自由,強行將身體的位置移動了一下。

「蠻神六踏,動乾坤!」洛天現在最強的一擊,黑色的大腳轟然降臨,如同一座魔山一般,狠狠的踩在了冥幻的身軀之上。

冥幻現在的狀態極差,面對洛天最強的一擊,直接被大腳踏中,身上傳出脆裂的聲音,雙眼之中露出虛弱之色,身軀朝著星空之下跌落。

「啊……你這該死的奴隸一般的人族!」冥幻大聲嘶吼,憤怒無比,目光看向洛天,眼中露出瘋狂之色,他是什麼身份,萬族共尊的古王親子,如今卻被一個小小的人族給如此踩下,讓冥幻根本就接受不了。

但是還不等冥幻後面難聽的話繼續,洛天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冥幻的身前,大腳再次踏下,一腳踏在冥幻那蒼白無比的臉龐之上。

「神了!」徐離子益等人臉上帶著震撼之色,看著將局面扭轉的洛天,失聲開口,想不出洛天動用了什麼手段。

「嘭……」徐離子益的屁股上被鄭欣一腳踹重,將徐離子益踹飛出了老遠。

「你媽的,你再踹老子,我特么早就看出了洛天能夠度過危機,因此才沒有出手,我們這樣的天驕的手段,怎麼會是你能夠看透的!」鄭欣臉上帶著得意之色,沖著徐離子益開口。

「你媽的,你就裝吧,逼都讓你裝了,你現在完全超越了貂得助了!」徐離子益感覺有些理虧,沒有同鄭欣計較。

「嘭……嘭……嘭……」轟鳴之聲不斷的響起,洛天臉上帶著冷漠,不斷的出手,每一次出手都是讓冥幻大口噴血。

「從剛一出現,你就那一副高高在上,欠抽的樣子,太古王族很了不起么,我不但殺過你們冥族,我還宰過王族聖子,你又能把我怎麼樣,你算什麼東西,仗著自己的爹而已!」洛天大聲開口,大腳不斷的落在冥幻的臉上。

冥幻憋屈到了極致,自己是什麼身份,古王親子,此時被人當成球一樣,踩來踩去。

鮮血不斷的從冥幻的口中噴出,不知道是被氣的還是被洛天踩傷。

「啊……」冥幻終於發瘋了一般,大叫起來,灰色的神魂,旺盛的氣血,開始瘋狂的燃燒起來,逐漸脫離了洛天的掌控。

「崩……」彷彿什麼東西破碎了一般,冥幻瞬間脫離了洛天的掌控,身形倒飛了出去,眼中露出瘋狂,口中喘著粗氣。

「你叫洛天,對吧!我會讓死的很難看!」冥幻寒聲開口,自己從來也沒有如此狼狽過,一出世,便是被洛天重創成這樣,讓冥幻憤怒到了極致。

「現在的你,可沒有資格這麼說了!」洛天臉上帶著笑意,目光之中帶著譏諷,看著冥幻那滿身的裂痕,還有那靠近心臟位置的血洞,自信現在的冥幻不是自己的對手。

「呵呵,你真以為能將我壓制了?」冥幻雙眼寒芒閃動,目光看向洛天。

「一起出手,斬殺他!」洛天不想浪費時間,沖著徐離子益等人開口,朝著冥幻襲殺而去,現在的冥幻狀態差到了極致,對徐離子益等人造不成太大的傷害。

「哈哈,古王親子,不過如此!」鄭欣等人大笑,朝著冥幻飛去,眼中露出陣陣的寒芒,想要一起將冥幻擊殺。

「知道為什麼我如此尊崇么?我是誰?冥王親子,也是除了我父親之外,唯一能夠完全催動冥王殿之人!」冥幻沒理會眾人的圍殺,身形閃動,幻化成無數道殘影,瞬間出現在了冥王殿之下,眼中露出懷念之色。

「本來還不想動用你,但是沒有辦法,只有如此了,多少年了,上一次催動,那時候父親還在,如今只剩下我們兩個陪伴彼此了!」冥幻雙眼露出唏噓之色,伸手一點,一滴精血從手指之中飛出。

「嗡……」在冥幻的鮮血沾染到陰森的冥王殿之後,散發出強大的威壓,冥幻站在冥王殿之下,黑髮張揚,雙手掐訣,眼中露出猙獰看向洛天眾人。

「感到榮幸吧,有生之年,能夠看到真正的紀元之威!」冥幻寒聲開口,不斷掐訣,烙印在冥王殿之上。

「吼……」九十九條灰色的長龍,瞬間冥王殿中飛出,盤旋在陰森無比的宮殿周圍。

「陰陽魚!」洛天和孫克念伸一揮,陰陽雙魚出現在了洛天的頭頂之上,散發出陣陣的烏光。

「紀元之寶的殘件么?」冥幻眼中露出不屑之色,繼續結印不斷的烙印在冥王殿之上。

轟鳴之聲震天,陰森的感覺,讓洛天等人即使在陰陽雙魚的庇護之下,依然感覺到頭皮發麻。

「兩個大爺,你們能頂住么?」鄭欣和古雷等人看著天空之上的陰陽雙魚,開口詢問。

「放心,只要你們大念口訣,我們什麼都能……」陰陽雙魚器靈從龜甲之中鑽了出來,臉上帶著不屑沖著眾人開口,不過隨後兩個傢伙便是縮了回去。

「你嗎的,這是什麼,怎麼完全催動了!」

「信陰陽大爺得永生……陰陽大仙……法力無邊……陰陽合一……天下無敵!」還不等陰陽雙魚開口,洛天等人身後虛空戰船上的人們也是感覺到了冥王殿的恐怖,連忙大喊起來,希望陰陽雙魚如同之前那樣大顯神威。

「別喊了,大哥們,我們錯了,抗不住,除非找到神魔道圖,再由你們兩個合力催動!」陰陽雙魚看著那散著滔天之威的冥王殿,快要哭了,沖著洛天幾人開口。

「不靠譜的東西,怎麼著,你們兩個也得給我挺住啊!」洛天沖著兩人大吼,輪迴不死身瘋了一般,運轉起來,紀元之力,灌輸到了陰魚之中。

孫克念也是如此,知道事關生死存亡,根本沒有絲毫的猶豫,身體之中的紀元之力,全部輸送進了陰陽雙魚之中。

「真希望遠古天宮在啊!」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洛天如今已經是紀元中期,身為遠古天宮真正的主人,若是拚命之下,也是同冥幻一樣,能完全發揮出遠古天宮的威力。

但是,眼下只能選擇相信陰陽雙魚了,若是雙魚都擋不住,那麼他們這些人,估計也就真的沒救了。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路過

「拼一把吧!」陰陽雙魚顯然也是感覺到了強大的危機,也不想洛天眾人有事,對視了一眼,再次衝進了龜甲之中。

「陰陽合一,天下無敵!」一輪一輪的山呼海嘯一般的聲音,在虛空之下響起,陰陽雙魚再次在人們焦急的目光之下合二唯一。

「震殺!」彷彿積累的無數的力量,冥幻低吼一聲,伸手朝著洛天等人狠狠的一推。

「嗡……」灰色的宮殿,在九十九條長龍盤旋中,轟然暴漲,無上的氣息在森冷的宮殿之中傳出,冰冷的寒意,讓洛天眾人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彷彿能將一切凍結。

甚至,就連玄冰老祖和冥真言的戰鬥都是受到了影響,那股恐怖的壓力,即使紀元巔峰都有些承受不住。

玄冰老祖飛身出現在了洛天等人的身前,臉上露出凝重之色,看著天空之上的冥王殿。

「老祖,怎麼辦!」所有人都是緊張的看著玄冰老祖,希望這位紀元巔峰的大能,能有辦法

「沒有辦法,紀元之寶若是散發出全部的威力,相當於紀元之主出手,根本無法抗衡!」

「眼下只能看看這陰陽雙魚能夠抗衡幾次,還有就是這個冥王的親子能夠催動幾次!」玄冰老祖臉色難看,沖著眾人開口。

「這次,你們死定了!」冥真言目光看向灰色的宮殿,眼中露出敬畏之色,站在冥幻的身後,沖著洛天等人開口。

「陰陽合一!天下無敵!什麼狗屁王族,通通鎮壓!」低沉的吼聲,在陰陽雙魚之中升起,化成太極圖,隨後幻化成神魔道圖的模樣,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威能驚天,讓洛天等人的臉上露出異彩。

「應該能抗住吧!」鄭欣忍不住開口,看著同樣無上無比的神魔道圖。

「轟隆隆……」灰色的宮殿,彷彿一座山嶽一般,朝著洛天等人鎮壓而下,讓洛天等人心神顫抖。

黑白二氣環繞在神魔道圖之上,轟鳴中,朝著灰色的宮殿,狠狠的撞去。

「咔嚓……」轟鳴之聲滔天,震斷星空,狂暴的波動,瞬間在兩者的碰撞之下席捲而起,洛天等人的身形,轟然倒飛了出去。

另外一邊,冥幻和冥真言兩人也沒有意外,身形倒飛,臉色蒼白無比。

一聲一聲巨響,在虛空之戰船之上響起,洛天等人全部貼在了虛空戰船之上,嘴角溢血,龐大的虛空戰船劇烈的晃動起來,隱約間有著被掀翻的氣勢。

「這就是紀元之寶的威力!」洛天心神震動,感覺自己若是被那冥王殿鎮壓,絕對不會活過一個呼吸。

脆裂的聲音響起,虛幻的神魔道圖轟然碎裂,陰陽雙魚也是瞬間分開,回到了洛天和孫克念兩人的身前。

「小子,我特么儘力了!」陰魚器靈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響起,讓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眼中露出苦笑。

「辛苦了!」洛天將陰魚收了起來,隨後目光凝重的看向冥幻的方向。

冥幻此時也在看著洛天等人,與洛天隔空對望,隨後眼中露出一絲狠戾。

「我看你們能擋住幾次!」冥幻臉色蒼白,但是還是將冥王殿召喚回來,雙手舞動,口中再次一口鮮血噴出,撒在了冥王殿之上。

「我冥幻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若是不將你們震殺,絕不罷休!」冥幻寒聲開口,雖然虛弱無比,但是還是不斷的將烙印打進冥王殿之中。

「該死!」玄冰老祖咬牙切齒,隨後目光看向洛天等人,沖著眾人開口:「你們走,我來擋住他們!」

「老祖,算了吧!」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開始嘗試喚來遠古天宮,但是隨後便是發現便是苦澀下來。

「震殺!」灰色的宮殿,再次轟鳴而下,帶著強大的威壓,朝著洛天等人鎮壓而下。

「走!」玄冰老祖伸手一拍虛空戰船,知道虛空戰船,也不可能承受的住完全催動起來的冥王殿。

「老祖!」七星島的人們大聲開口,看著玄冰老祖和洛天等人,被虛空戰船帶著衝進了虛空之中。

「你們也走!」玄冰老祖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笑意,伸手一抓,想將洛天等人送出。

「一個都走不了!」冥幻手掌朝著虛空往下一按,強大的威壓瞬間將臨在了洛天等人的身軀之上,將讓洛天等人瞬間停下了身形。

「真的完了!」鄭欣等人眼神顫抖,目光看向天空之中的灰色宮殿,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紀元之書!」洛天再次想到了救命稻草,開始催動起紀元之書來,希望紀元之書,能夠再次化解眼前的危機。

但是,那龐大的冥王殿,卻是已經轟然降臨,帶著無上的氣息,鎮壓一切。

「給我開!」玄冰老祖眼中露出瘋狂之色,頂著強大的壓力,飛到洛天等人的頭頂之上,雙手不斷的幻化,一座散發著寒氣的冰山從玄冰老祖的手中飛出,氣息滔天。

「沒有用!」冥幻眼中露出不屑之色,看著玄冰老祖,在紀元之寶真正的威力面前,只有準紀元之主能夠抗下,除非是真正的紀元之主出手,才能化解。

可以愛嗎 就在洛天等人感到有些絕望之時,一聲輕笑的聲音,在星空之下回蕩起來,讓洛天等人的眉頭微微一皺。

「嗡……」金光閃動,一把金色的長劍,劃破星空如同一道流星一般,瞬間便是出現在洛天等人的頭頂之上,同那轟然墜落的冥王殿碰撞在了一起。

星空再次開始炸裂起來,滔天的巨響,讓洛天等人腦海轟鳴,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洛天等人看著懸浮在頭頂之上的金色神劍,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殺出來這樣一件紀元之寶。

「這是!」隨後洛天便是知道了這金色長劍倒底屬於誰,大成的輪迴體,鍾離天。

白衣勝雪,長發飛揚,鍾子軒的身形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臉上帶著笑意,手中拿著一把紫玉簫。

「幾天不見,就如此狼狽啊!」鍾子軒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將金色的長劍拿回了手中,目光看向洛天,輕聲開口。

「多謝!」洛天長長的出了口氣,知道眼下是得救了,鍾離天的長劍不是凡品,當初洛天第一次見道之時便是知道,等到後來洛天進入,噬魂獸便是將其收了起來,想必是為鍾子軒所留。

「路過而已,這就是太古王族么?的確很強大!」鍾子軒輕聲開口,目光看向冥幻。

兩人對視在一起,道道神光在兩人的對視之下升起,隨後冥幻輕笑一聲,臉色蒼白的將冥王殿收了起來,目光看向鍾子軒。

「沒想到,人族竟然也有你這樣的人!」冥幻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戰意。

「咱們不都是同樣的人么,何必打打殺殺!」鍾子軒負手而立,臉上帶著笑意,目光看向冥幻。

「不打打殺殺,如何走到那一步,看來這一紀元將會很有意思了!」冥幻輕聲嘆息,目光在鍾子軒和洛天兩人的身上掃了一眼。

「希望下次,遇到能與你一戰!」隨後冥幻輕聲開口,催動著冥王殿,同冥真言進入到了冥王殿之中,隨後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定當奉陪!」鍾子軒將手中的紫玉簫收了起來,臉上帶著笑意,身上的氣勢也是隨之降了下來。

「留不住么?」洛天沖著鍾子軒開口,剛才鍾子軒任憑冥幻離去,讓他有些意外。

「嗯!雖然他受到了重創,但是手中有那宮殿,我留不下來,最多就是重創,意義不大,他身邊還有一名紀元巔峰!」鍾子軒隨後輕聲嘆息。

「要不要去我們那裡坐坐?」洛天也沒有多說什麼,他相信鍾子軒所說,畢竟鍾離天便是死在蠻族手中,鍾子軒必然會恨太古王族。

「不了,我還沒有走遍九域,若是累了,我會去你那裡!」鍾子軒輕輕的搖了搖頭,隨後在洛天一群人的身上掃視了一眼。

不過,當鍾子軒掃到人高馬大的陳戰鏢和石族老祖石長明的時候,鍾子軒的雙眼微微一縮,身上爆發出陣陣的殺機,後背之上的長劍,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從鍾子軒的後背之上升騰而起,懸浮在鍾子軒的頭頂之上。

「蠻族!」鍾子軒輕聲開口,伸手一點,金色的長劍頓時消失在鍾子軒的身前,直奔陳戰鏢而去。

「鍾兄,住手!」洛天在看到鍾子軒眼中殺機之時,便是心中暗道不好,身形閃動,瞬間擋在了陳戰鏢的身前,大聲開口。

「噗……」金色的長劍,刺穿洛天胸前一寸,猛然停止下來。

「嘩……」眾人被突如其來的場面給驚呆了,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想不出剛才還在幫助他們的鐘子軒,突然變了臉。

不過眾人雖然反應有些慢,但是瞬間便是將陳戰鏢和石長明圍攏起來,目光謹慎的看著鍾子軒。

「你是什麼意思?最好解釋清楚!」金色的長劍再次回到鍾子軒的頭頂之上,冰冷的聲音在鍾子軒的口中傳出。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尋找

「他是我兄弟!」洛天臉色蒼白,身軀有些搖搖欲墜,幾次的受創,讓洛天削弱到了極致。

「大哥!」陳戰鏢一把將洛天扶了起來,隨後雙眼血紅,口中喘著粗氣看向鍾子軒。

「我要弄死你!」陳戰鏢低吼一聲,看到洛天為了他受傷,瞬間被激怒,將洛天送到了徐離子益那裡,就要找鍾子軒拚命。

「戰鏢!」看到陳戰鏢又要犯渾,洛天一把將陳戰鏢給拽了下來。

「別胡鬧!」洛天開口,隨後目光向鍾子軒:「戰鏢在九域之中長大,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蠻族,這麼多年來一直都跟在我身邊,我們這些朋友都不知道他是蠻族!」

「這位的確曾經在蠻族之中呆過,但是如今已經叛出了蠻族!」洛天沖著鍾子軒介紹了石長明和陳戰鏢兩人。

「好,我信你一次!」鍾子軒自然也不是蠻不講理的人,看到洛天如此相互,長長的出了口氣。

對於太古王族,鍾子軒是沒什麼好感的,尤其是蠻族,那跟鍾子軒來說,絕對是大仇人,畢竟當年鍾離天便是死在了蠻族人們的手中。

「那我就先告辭了,以後希望我回來的時候,你還在!」鍾子軒目光深沉,隨後深深的看了一眼陳戰鏢,身形朝著遠處飛去,一人一劍一簫,洒脫至極。

「後會有期!」洛天沖著鍾子軒離去的方向抱了抱拳,隨後臉上便是露出一絲笑意,轉過身看向眾人。

「好了,終於解決了,我們也該回去了!」洛天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疲憊。

「走啦,走啦,滅了鳳族,應該能夠平靜一段時間了吧!」鄭欣等人大叫著,也是疲憊無比,但是雙眼之中卻是振奮異常,那可是一處聖地啊,說滅就滅掉了,雖然冥幻和冥真言跑了,是個讓人頭疼的問題,但是想必一時半會也不會再出來了,畢竟兩人都是受了不同程度的傷。

一行人,臉上帶著喜色,朝著四聖星域的方向飛去,隨後便是發現了停靠在那裡的虛空戰船。

「出來了!」七星島的人們看見洛天等人,眼中露出一絲喜色。

「嘭……」眾人除了玄冰老祖之外,全部都是狼狽無比的跌坐在那裡,大口喘著粗氣,沖著七星島的人們開口:「開船,回四聖星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