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陛下!」

「西漠的哈呼兒帝國有染指帝國的想法,他們的騎兵號稱東域南州(目前大秦處於的地方是大陸東域的南州)無敵,朕當何如?」秦守敲著桌子問道。

「回稟陛下,當建一支比他們還兇殘的騎兵!」蒙田回道。

「朕問你,不考慮仙門異士力量的情況下,滅掉西漠三國需要多少兵勇?」秦守又問道。

蒙田思索了一下,回道:「五十萬精騎,十萬步兵,定可橫掃西漠三國!」

啪!

秦守猛然一拍桌上,喝道:「狂妄!」

蒙田被秦守這一怒,驚的急忙跪下,但依舊不改初心,道:「請陛下明示。」

「西漠三國,合計驍勇善戰的騎兵四百餘萬,步兵甲士兩百餘萬,其它守軍一百多萬,你六十萬大軍就想要橫掃西漠三國?」秦守故意怒道,其實他還在考量這個蒙田,畢竟現在此蒙田還不是三十鐵騎北驅匈奴的蒙恬。

「回稟陛下,兵勇貴精不貴多,前幾日,牧野一戰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末將認為,西漠三國雖然有驍勇善戰的騎兵。

但是他們都是游勇,不用畏懼,反觀我大秦將士個個皆是虎狼之徒,以一擋十的存在,只要得當,定能大破這三國之門!」蒙田雙目直視秦守,絲毫沒有動搖內心的想法。

秦守突然笑了起來,他非常相信領了鬼谷子之魂的蘇儀的識才之術,只是考量一下這個蒙田夠不夠格領蒙恬的神魂罷了。

「很好,為將者,必堅定自己的想法,才能在戰場上攻無不克戰無不勝,朕現在賜你帝國第一勇士蒙恬之魂,列正一品,著手建立帝國第二集團軍,應對西漠三國!」 宇宙拒絕毀滅 浩蕩天音,帝都上方的氣運之海顯化,一道金色光芒落下。 光芒之中,蒙田看到了一道偉岸無比,身著鎧甲的金色人影走向了自己,神魂走近之後,張開了嘴,雖然沒有聲音,但卻能看出說的話「蒙家當世世代代為帝國效忠」。

聲落,金色神魂直接沒入了蒙田的身體之中,痛苦的融合之下,蒙田所跪之地,已經全是汗水。

良久后,蒙田恢復了正常,修為拔高到了二星日輪境,但是他開口卻說了一句秦守一時間難以明白的話。

「臣愧對陛下!」

「嗯?」秦守輕吟了一字。

但是蒙田卻不知道自己剛才說了這麼一句話,而是開口謝恩道:「謝主隆恩,末將定當不負陛下所託!」

砰!

蒙田猛然一頭撞在地面上,尺許的白玉打造的地面瞬間被蒙田撞碎,額頭都撞破了,又似乎是在對自己懲罰一樣。

「好了,你去把兵部尚書叫來。」秦守擺手示意蒙田退去。

蒙田躬身領命而去,秦守則是與系統交流了起來。

「為何如此?」

系統:華夏文臣武將神魂皆遊離天地間,雖無自主意識,但其中有執念亘古不變者。

秦守瞬間明白了,當年扶蘇之死,蒙恬枉顧了秦始皇的信任,扶蘇手握三十萬大軍竟然輕易的就接旨自殺了。

本來扶蘇被派來監軍,其實是來歷練的,是秦始皇覺得扶蘇沒有君王的殺伐果斷,才把其派往長城經歷戰火洗禮,但受有秦始皇遺旨的蒙恬卻未能保護好扶蘇,讓帝國早早滅亡。

蒙恬有愧,死有執念,他愧對秦始皇的信任,愧對帝國,所以執念亘古不變,留存至今。

秦守深呼吸了一口氣,有些感慨,按照蒙恬在軍中的地位勢力,他是有能力造反的,可是他沒有,在陽周甘願受死,忠於的是秦始皇,可悲可嘆。

「經年塵土滿征衣,,特特尋芳上翠微。大事皆明,為何不懂深究變通?」秦守暗嘆一聲。

「稟陛下,兵部尚書到了。」

「讓他進來。」

很快,一襲官服的兵部尚書進來了,面容中年,修為星辰境,想必也有四十多歲了,但秦守卻叫不上名字來,各部主要官員名字都叫不上來,他還是有一絲囧的。

「臣兵部尚書王陽叩見陛下!」

「平身,談談帝國目前徵兵情況。」

「是,陛下,目前帝國因新政的刺激,特別是把封賞的情況張貼各地后,各地民眾,特別是貧民們一個個的都熱情報名,目前兩日,已經給張景將軍征的五萬新兵,各地還有二十多萬人在進行審核。」兵部尚書拱手道。

「記住了,後面高等爵位提升,獎勵儘可能的用錢幣代替,給你半年時間,給張景徵兵三十萬,在給剛才叫你的蒙田徵兵六十萬。」秦守安排道。

但這讓兵部尚書有些為難了,拱手道:「陛下,再過三個月就是春耕了,這要是把強健的男丁都徵用了,一些地方的春耕就廢了,而且帝國這幾年大戰不止,現在帝國女多男少,再征如此多人,怕傷了民根啊。」

聽到兵部尚書這麼說,秦守也是驚醒了一下,的確,這幾年帝國死去的人差不多有上千萬了,帝國本來人口就不是很多,長此以往下去,民力必然衰竭。

「你去把戶部尚書叫來。」秦守擺手道。

「是,陛下。」

很快,戶部尚書也來了。

「目前帝國人口構成情況如何?」秦守問道。

「回稟陛下,目前帝國十六歲男女有三千一百萬,幾近一比一,十六至四十歲男丁一千一百萬,女性兩千萬,五十歲以上人口有四千萬,其中七十歲以上完全沒有勞動力的有二千萬之巨。」戶部尚書報道。

人口老齡化嚴重,生育區女子充足,男丁不足,人口構成嚴重失衡,畢竟普通民眾可不是修士,壽命不會那麼長,也不能七八十還能如同青壯年一樣。

「帝國修士人數呢?」秦守又問道。

「回稟陛下,算上入門的修士,帝國有差不多一百萬修士人口,但是其中九CD只是在一星星辰境,除了力氣大點,其它與常人無異。」戶部尚書回道。

「為何民眾不儘可能去修行?」

戶部尚書微微組織了一下語言后道:「回稟陛下,臣調查過,原因有三:

其一:帝國大部分地方靈氣稀薄,不宜修行;

其二:從普通人步入修士,一般自行突破需要強大的天賦,一般人達不到,所以大部分都是用的破障丹,一枚足以是普通人家三年的收入,實在太貴;

其三:修士文化在底層傳播不多,和多年來境內仙門故步自封有關。」

秦守越發的頭疼起來,道:「從今日起,破障丹由帝國採購,免費發放給有修鍊……你跪下幹嗎?」

「陛……陛下,請您再思量一下這個決定啊,戶部庫房現在都快見底了,這兩年軍部瘋狂要錢,把陛下處置權臣趙匡后收繳各地氏族商賈的錢都用了八九成。

加上近兩年來都是輕徭薄賦,幾乎沒有收稅,現在一批獎賞發下去,徵兵補貼,臣怕……官員下一個月的俸祿都發不全了。」戶部尚書那是一個愁苦啊。

「你……」秦守半天說不出來話來,因為他知道這戶部尚書說的是實情,因為一旁的兵部尚書已經有點不自在了,帝國財政他們兵部的確吃了大頭。

良久后,秦守擺了擺手,道:「王尚書,去去去,去把李司給朕叫來。」

「是,陛下。」

不多時,李司就來了,路上也聽了王陽說的情況,臉色也是極為凝重,帝國現在面臨強敵,無兵勇可征,無錢可用,著實是麻煩事。

「李司,情況都知道了吧?」秦守面無表情的看著李司。 李司急忙躬身道:「回稟陛下,情況臣知道了,人口方面,鼓勵男丁多娶妻,獎罰生育,一家庭生一個孩子罰,兩個孩子不獎,三個孩子獎,四個孩子大獎,五個就罰,保證一對夫婦孩子不少也不多。

財政方面首先再建立一大批官田,接手那些由於戰亂導致民眾十不存一的田畝,一能鍛煉士兵,二能自給自足,減輕帝國財政壓力。

其次,加大對帝國商賈經商的鼓勵和開放更多的商業領域,提供經商驛道保護、建立官方成本運輸服務等便利,有利可圖,商賈們定會讓帝國貿易稅收增加。

對於徵兵,臣建議分批徵兵,還有就是讓在編軍士,一部分農忙回家幫助耕種,順便能與家中妻子相聚,增加人口。

最後對於帝國修鍊文化的推進,考慮帝國適宜修士修鍊的地方有限,可把任務派發給仙門,讓他們教導民眾,仙門底蘊都很厚,可以初步推動修鍊文化,等帝國財政恢復,可由帝國加強推行修鍊文化。」

不得不說,李司提出的法子,的確能解決這些問題。

「能搶到哈呼兒帝國進犯之前完成徵兵任務嗎?」秦守看著李司,他在乎的是這個問題。

李司瞅了一眼兵部尚書和戶部尚書的兩張苦瓜臉,明顯是完成不了,畢竟兩年時間,到時候估計財政剛剛夠,但人丁肯定不足。

「臣將帶各部儘力而為。」李司知道秦守的心思,雖然是問,其實就是變向的命令。

「好了,你們去吧。」秦守擺了擺手,他知道這玩意逼不得,不然底層沒有民眾,國將不再是國了。

「臣告退。」幾人急忙退去。

一出門,吏部尚書和戶部尚書就盯著李司,話都不想說了,但意思很明顯,你李丞相咵下海口,他們兩個可就慘了。

「別叫苦了,現在起碼到時候完成不了任務,陛下頂多不開心,不會罷官問責,要是是陛下剛才直接下死命令,你們知道後果的,但現在要是做好了,你們少不了封賞。」李司提醒道。

兩人也明白了,但是臉色還是很苦,時間太短,除非帝國突然出現什麼可以帶來巨大財富的東西才能改變現狀。

窮,和人口不足,秦守真是沒辦法改變,氣運值又兌換不了人口和財富,他只能扶著額頭,連嘆三口氣。

「我就算是神也沒辦法改變這些啊!」秦守有點鬱悶,自己的宏圖霸業又得向後推延了。

一連三日,秦守每天都枯坐御書房外的花園,想要找到富國強民的捷徑,但除了天降橫財這一條外,幾乎沒有什麼法子能短時間奏效。

「何以解憂,唯有暴富啊!」這是秦守這幾天掛在嘴上的話。

就在此時,王泰小跑著進了花園。

「陛下,陛下,帝國南方商賈和羅網都傳來了天大的好消息啊!」王泰一臉興奮的抖著手中的諜報。

秦守撇了一眼,淡淡道:「除非天降神山,否則今日朕必要治一治你這失態之罪!」

王泰一個激靈,他可是知道秦守這幾日心煩之事,才這麼著急的把諜報傳來的,沒有想到少了禮數,急忙跪下雙手呈著諜報道:「請陛下先一觀,臣再去領罰。」

秦守拿過諜報,看了幾行,喜的直接站了起來。

「好好好,朕終於有礦了,你等會自己重重的罰,這些東西都是六個時辰前的消息,現在才給朕傳來。」秦守一邊看著內容一邊道。

地上跪著的王泰想哭了,這就是情報不能及時傳遞引發的冤案啊,羅網傳遞消息,都會標註情報獲得時間,好給帝國總部得到情報一個時間參考,做出對應的失態發展估算。

但是這些消息一個是幾千裡外的西漠傳來的,一個是沿海傳來的,飛劍傳信都是得小半天的時間啊。

「陛下啊,臣冤枉啊,這些消息靠著飛劍傳遞,都需要時……臣不冤枉,臣立馬就去領罰。」王泰很激靈,因為秦守臉上出現了「你這老傢伙再嗶嗶一句試試的表情」。

「何以解憂,唯有暴富,天道不負朕於啊!不過這些東西出來的蹊蹺,必須嚴密的調查,查清查實,不得有一絲差錯,特別是西漠的靈石礦脈,重點勘察,調動西漠守軍,前去守衛。」秦守吩咐道。

「是,陛下。」王泰急忙起身去辦事了。

秦守捏著諜報,久久不能平息。

突然,秦守似乎明曉了什麼一樣。

「這事和建立運朝神庭有關係嗎?」秦守與系統交流了起來。

系統:運朝神庭是獲得天道完全認可的國度,會受到天道的眷顧,運朝神庭所在疆域,是會發生一些變化,獲得天道資源的加持。

「好!果然如此,九等運朝神庭即有這樣的變化,那八等……我已經等不及看到八等運朝神庭所帶來的資源了!」

秦守異常的興奮,西漠發現的靈石礦脈,雖然不知道品階如何,但是偌大的大秦,這麼多年來只有一個每年只能開採出百十來塊靈石的礦脈,可見靈石礦脈多麼珍貴。

而且靈石的匱乏,也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大秦帝國修士匱乏。

現在發現了一處靈石礦脈,先不說一枚最差的低等靈石都可以換得普通貨幣百金,夠普通家庭多年所需,就這礦脈開採出來的靈石就足以給公務繁雜的大臣和將士們提供最簡潔的修為提升的路子。

這樣帝國文臣武將實力一直跟上,壽命延長,精力旺盛,就足以應付諸多事物。

而沿海發現的幾種製造兵器的礦脈,不但可以內用,還能外銷,賺取巨額利潤,極短時間內能給帝國財政注入大量錢財。

但是興奮勁頭過後,秦守眉頭就深鎖了起來,沿海的礦脈不需要擔心,但是西漠的靈石礦脈,哈呼兒帝國一旦得知消息,必定會染指。

聯想哈呼兒帝國突然前來和親,又主動提出幫助大秦修建驛道,一系列的動作,讓秦守不得不警醒。

「難道哈呼兒帝國有異士提前知曉帝國西漠的變化了?」這個念頭一閃顯現,秦守不由的望向了西漠,因為要是這樣的話,哈呼兒帝國有足夠的動力來入侵大秦了。

「和親?和親?和親?」秦守連續念了三個和親,眼中閃過了一絲決色。 「叫蘇儀來見朕!」秦守喊了一聲,院門口的侍臣急忙去請蘇儀了。

不一會兒,蘇儀就來了,入院看到秦守望著西漠方向,大概猜到是什麼事了,而且他這幾日夜觀天象,也發現了西漠和沿海有變。

「陛下,可是西漠之地有變?」蘇儀直接開口問道。

「發現了靈石礦脈,你說朕是該高興還是該哭呢?」秦守一臉苦悶的看著蘇儀。

「陛下,此事是好事,也是禍事,臣思量之後,有一計請陛下拿捏,可讓大批靠近靈石礦脈的民眾,最好是駐軍扮演窮苦流民,大肆散播帝國因戰亂民不聊生,主動提出和哈呼兒帝國合作開採靈石,換取大量帝國所需的東西。

其次,把握住談判的底線,他們肯定不會同意五五開,但極限是開採的靈石六四開,不退不讓,用靈石換取時間,就當把靈石暫時存於哈呼兒帝國,來日帝國再取回來即可。

臣料想,他們見我大秦戰亂如此,不會死逼,如果我們大秦亂了,肯定不符合哈呼兒帝國的國策,他們應該傾向於驅狼撕虎之計,讓我們大秦做他們的橋頭堡,來消耗乞國和潮國的國力,以備他們東進之策。」蘇儀道。

「嗯……料想他們也不敢不同意,大不了把靈石礦脈的消息傳給黑暗森林上方的幾個八等帝國,那三個帝國可不是尚宇帝國能比的。」秦守目光一凝,心一橫。

「陛下聖明,臣建議立刻派遣使者前往哈呼兒帝國,相商此事,佔據先機,也算是表明誠意,加上之前和親之事,哈呼兒帝國定會歡喜相接受。」蘇儀繼續道。

「你去?」

「臣之掌管鬼谷部的學生即可。」蘇儀很自信。

秦守微微點頭,道:「好,你去叮囑一番,此事務必處理好,然後讓他即刻出使哈呼兒帝國,配上最快的異獸。」

「是,陛下,臣立刻去辦。」

看到蘇儀走後,秦守心頭擔憂落下大半。

不得不說,秦守的擔心是正確的。

哈呼兒帝國皇宮御書房外,哈呼兒帝國國主買哈提力正在和一個拿著水晶球,披頭散髮狀若厲鬼一樣的佝僂老頭交談。

這老頭便是哈呼兒帝國的國師,也是哈呼兒帝國朝廷中邪惡組織黑靈教的教主,統御著四鬼等異修,名為黑魔師,精通天演術,也為異修,實力堪比四星天空境。

「如何看待大秦西漠地區的變化?」買哈提力問道。

「回稟陛下,臣夜觀天象,大秦西漠地區,將會發生巨變,似得水草豐腴之態,有拔地而起的靈山,但不宜立刻取之。」黑魔師雙目散著青色的光芒。

「為何?」

「天地大勢,順勢者昌,逆勢者當付出代價。」黑魔師道。

買哈提力皺了皺眉頭:「朕要是必須要呢?」

「還請陛下等待時機,現在變化才剛起,若是臣推算的不錯,最多三年,這些變化就會落定,到時候才是取之的最佳時機,恰巧也是帝國揮師東進的最佳時機。」黑魔師繼續道。

要是秦守聽到黑魔師這麼說的話,估計要樂死,他現在就是缺時間,哈呼兒帝國給上兩三年的時間,到時候鹿死誰手就不一定了。

買哈提力負手仰望星空,閉眼感受著大秦的「天」,良久后道:「由弱變強,又變弱了,等到了谷底再動手吧,對了,為何力諫朕把長公主嫁去大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