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碼不能比他先倒。」

「誰慫誰特么就是孫子。」

「看看誰最菜!」

「堅持,堅持,必須得爭口氣,人要臉樹要皮,不能讓姑娘們看笑話!」

「誰規定普通人就不能逆襲了……」

灰色空間的天色忽然就變得陰冷。

越朝山頂爬,受到的考驗越重。

茶多魚卻彷彿入魔一般,速度越來越快,超過了昏迷的葉川,又超過了迷路的金魚跟小饕餮,眼角的餘光已經能夠看到李紅繩。

爬山的速度更是快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

別說是負重,就是沒有身後的黑包,這個速度也有些太恐怖了。

在肉眼無法察覺的地方,茶多魚的身體內部,一些機體深處的雜質,彷彿鍛鐵一般被悄無聲息的剔除。

肌肉跟骨骼的細胞在星辰宇宙的引導下,重組、強化、交融……

廢氣中蘊含的仙毒也開始被逼出。

在這個過程中。

星辰宇宙甚至醞釀出一種抗體。

但凡有新的仙庭廢氣入體,第一步就會被剔除仙毒,只留下那些純粹的仙氣能量。 糟糕的不是周一,是你的生活,今天繼續好好的當個廢物。

……

人的慾望有很多。

比如貪心、渴望、欲求、懷念、熱望、嗜好、愛慕、傲慢、嫉妒、憤怒、懶惰、貪婪……等等,這些極端的慾望可以毀掉一個人,也可以被心有邪念的怪物利用。

疫情收割的是人間的信仰。

像嬰鬼這類羅剎,他肯定是有自己的任務,製造慾望,放大慾望,吞噬慾望。

買賣嬰兒是為了金錢,這份黑色產業鏈的背後,就是貪婪,毫無人性的貪婪。

夜色中。

陰雨朦朧。

茶多魚打著一把大黑傘,步伐穩健的朝光明婦幼產院而來。

這時候是深夜零點,整條大街上,一個人影都沒有,有的只是鬼影。好吧,其實連鬼影都很少,一個月的時間,茶多魚跟著萬祖修行了一個月的時間,身體里的星辰宇宙擴大了三倍,補天的劍意更是被這位地府的第一菩薩調整到一種恐怖的狀態。

劍意澎湃。

如驚雷。

黑夜裡觀察整座醫院,這裡已經不能用陰氣森森來形容了,茶多魚猜測,如果誰白天來這裡就醫,或者在此處生產,那嬰兒就算不被賣掉,估計也好不到哪裡去,絕對先天體弱多病。

一個月的修行。

茶多魚幾乎橫掃了整個榕城的野鬼,她已經記不得自己斬殺了多少野鬼。

很奇怪的是,嬰鬼並沒有出手阻止,似乎根本就不在意這些野鬼的消耗,或者他有另外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顧不上理會茶多魚。

醫院大廳的燈光,很暗。

時不時還會熄滅片刻。

導醫台的位置坐著一個夜間值班的護士,旁邊站著一個保安。

「你做出選擇了?」茶多魚剛剛走進醫院大廳,護士就開口問道。

聲音是從小護士的嘴中發出,音色卻是嬰鬼的音色。

茶多魚非常肯定。

然後。

抬手就是一道烈焰符咒,咒火很小,密度很高,速度更是如風刃一般。

直接就切割了這個凶靈扮演的小護士。

今夜,茶多魚是來剷除雙生鬼王嬰鬼的,廢話無需說,說了也改變不了戰鬥的結果,不如不說。

咒火出現的瞬間。

整座醫院突然就開始鬼哭狼嚎。

嬰兒的啼哭。

患者的咒罵。

醫護人員的爭吵。

前一刻還是安安靜靜,下一刻便猶如菜市場,凜冽的鬼氣更是席捲而來,彷彿冥冥中有一雙手在操控著這一切。

茶多魚不動如山,指尖開始在半空中畫畫,那是一副大風之作:「大風起兮雲飛揚。」

茶家的第四神術直接發動。

鬼氣消散。

一條冰火組成的通道出現在醫院大廳中,一頭是茶多魚,一頭是兩個漂浮在半空中的嬰童,雙生的嬰鬼,鬼王。

「人間的信仰已經傾斜,這是大道所趨,你一個小鬼神,不應該逆天而行的。」嬰鬼冷冰冰的說道。

「信仰傾斜,那是被逼無奈,自然會有人將其扶正,不用你來操心。」茶多魚回道,「至於你口中的大道,我又不是仙人,哪裡懂什麼道。」

「我只是一個小女人。」

「我只知道,你威脅過我,我就不能放過你。」 驚艷了時光,溫柔了歲月,不期盼靈魂伴侶的出現,只願尋覓餘生的同行者。女人啊,這一切的前提,要學會適當表現你的軟弱。

不要期望別人為自己雪中送炭,沒有人在你臉上塗炭就該感恩了。

……

「我很記仇的。」

「我就是一個小心眼。」

「你惹我了,我現在有實力復仇,我自然就來了。」

你看,茶多魚的心思多單純,根本沒有與你彎彎繞繞,直來直去才是她的風格。

空氣中。

瀰漫起一層灰燼的死亡味道。

嬰鬼確實不想跟茶多魚多費時間,他很忙,他的任務很重,所以,他允許茶多魚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搞小動作。殺幾百幾千隻野鬼,無足掛齒,人類這麼多,野鬼沒了,自然會有新的誕生。

茶多魚的破壞能力,說實話,還不如當年二戰期間小鬼子的一個突擊小隊呢。

可是,對於嬰鬼來說:「我能忍,但是,你不能得寸進尺,否則的話,我也是有脾氣的。」

通道兩頭。

毫無徵兆的出現了兩道光。

嬰鬼朝著茶多魚吼了一聲,足足一百三十七隻凶靈化為一百三十七次重拳,砸向茶多魚。他已經動了真怒,並未留手,鬼王的力量直接砸過去,他甚至已經做出了自信回頭的動作。

茶多魚呢,她幾乎在同時出了一劍。

這一劍。

她蓄養了十三天,三百一十二個小時,劍意鋒銳奪目,一條『金蛇』如驚雷般探出。

金蛇繞過了所有的凶靈,在嬰鬼自信回頭的瞬間,一口『咬』在他的脖頸處。

一劍刺中。

茶多魚蓄養的劍意,瞬間爆發。

數百道劍氣直接炸裂。

每一劍都像是長了眼睛。

劍中更是包含著驚雷之氣。

馬上要砸中茶多魚的凶靈之拳,分分鐘定格,然後呼嘯著回撤。茶多魚跟著這些凶靈,以指為劍,每一劍都刺在凶靈的鬼氣核心之處。

鬼氣蕩漾。

通道坍塌。

茶多魚走了一百三十七步,最後站到嬰鬼的身前。

鬼王很厲害。

但是鬼王一樣會被擊敗,尤其是鬼體被破壞,鬼氣泄露之後,更是實力折損。一月不見,茶多魚的實力突飛猛進,嬰鬼卻停滯不前。

最終,茶多魚勝,嬰鬼敗。

兩個小嬰童,漂浮在茶多魚眼前,突然就變了臉色,一副委屈至極的模樣:「鬼神大人,你不能殺我們,人類犯下的罪孽,我們只是裁決的執行者,我們本身無罪。」

茶多魚:「這家醫院死了多少人?我難道眼瞎嗎?」

兩個小嬰童:「那是罪有應得,如果是按照人類的法律,他們早就應該被凌遲處死了。」

茶多魚冷笑:「凌遲處死?」

茶多魚聽到最後這四個字,眼眸中突然一冷,補天劍,劍尖直接刺破兩個嬰童的心臟:「還真是個騙子啊!」

「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凌遲處死。」

「我敢打賭,你倆根本就不是這所醫院裡冷凍的嬰兒。」

「兩隻羅剎就敢欺瞞你姑奶奶啊!」

戰鬥結束,醫院的幻境直接告破,整座醫院瞬間就墜入一片漆黑之中,鬼氣與羅剎的幽冥之氣消散乾淨。

一道駭人心脾的氣息出現在醫院深處。 當受到壓力時,我本能的選擇妥協和順從,寧肯採取陽奉陰違的手段,也不挺身站出來說不!因為我從沒被人說服過,所以懶得去尋找別人的理解。人都是頑固不化和自以為是的,相安無事的唯一辦法就是欺騙。

……

這是一團紫黑的粘稠液體。

這是嬰鬼搜集的慾望之氣。

沙漏吞噬了嬰鬼的鬼氣,這些慾望之氣恐怕也只有金剛可以消化了。

正當茶多魚準備伸手抓住這團粘稠液體時,一支飛箭直接射在了茶多魚的手邊。

箭矢凌厲。

鋒芒畢露。

「這箭!」

「李紅葉?」茶多魚猛地抬起頭,夜空中一道影子飛翎而過,如一片落葉般直接墜在了慾望之氣的身前。

「你來榕城做什麼?這隻鬼王是我殺的,這東西是我的戰利品,你的箭是什麼意思?」茶多魚質問道。

「東西是你的,但我必須拿走。」李紅葉話語中滿是理所當然。

「神經病啊。」

茶多魚咒罵一聲,繼續伸手去拿,然後李紅葉的第二箭就射了過來,這次沒有射偏,攻擊對象就是茶多魚的手。

補天劍出,一劍就斬在箭矢尖端,火光四射。

其實,茶多魚並非一定要拿走這團慾望之氣,她要這東西無非就是餵給金剛,沒多少用處,如果李紅葉一定需要,她是可以讓的。

但就因為李紅葉沒有好好說話,而且還趾高氣昂,這就氣到了茶多魚。

在茶多魚想來,自己這一個月的提高可以用突飛猛進來形容。以前可能打不過你李紅葉,但今非昔比,風水輪流轉,還想欺負我?

因著這份兒心思。

茶多魚其實有挑釁的意圖。

起源之科技帝國 我就是想跟你剛正面,比試一下。

誰成想。

平手!

茶多魚萬萬沒想到,自己擁有補天,擁有沙漏中的萬祖神念,靈海又進化成了星辰宇宙,依然是沒能超越李紅葉。

自己有奇遇。

這臭丫頭竟然也有!

茶多魚敢保證,李紅葉肯定有許多秘密,這人的心思比海底都深。

「有長進,很不錯,終於開竅了。」李紅葉說話的語氣跟師長一般,竟然還點評了茶多魚的實力,並且有些驚訝。

茶多魚冷哼一聲。

「開竅?」 錦繡棄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