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轟!」

「轟!」

恐怖的聲響,震撼了整個孤寂的宇宙虛空。

隨著那蓋世無雙的一拳又一拳,什麼都不復存在了,星辰被打得破碎了,宇宙被打得崩裂了,那古老強大的魔神,也是被打得大口咳血,金色不朽的魔神軀體,都是寸寸裂開,血灑星空……

這一幕,極具震撼性。

林寒久久不能平靜。

整整半個時辰。

小白跳到了林寒的肩膀上,看著林寒傻愣愣的模樣,不由用黑色的小爪子拍了拍林寒的臉,口中嚷嚷:「喂!林寒!小子!你咋了?不會傻了吧?難道這傳承神念太猛,把你小子弄成傻子了?」

「沒有。」

林寒眼神恢復了清明,將小白黑乎乎的爪子拍到一邊,隨即道:「這並不是什麼傳承,只是一段拳法意境的記憶碎片。」

「只是一段記憶碎片?」

小白一雙貓眼頓時變得失望,隨即頗有些無趣,懶洋洋道:「只是一段拳意的記憶碎片,真是沒意思……對了,這拳意是什麼等級的拳意?」

林寒微微吸了一口氣,道:「可搏殺神明的拳意。」

「哦,搏殺神明的拳意……啥?什麼?! 豪門小悍妻 搏殺什麼?」

小白陡然尾巴都是翹了起來,一雙貓眼瞪得老大,齜牙咧嘴怪叫道:「搏殺神明的拳意?!」 雖然這黑光之中的古卷,只是一段關於六道輪迴拳的記憶片段,並非真正的武學傳承。

但其也是珍貴到極點的存在,甚至可以說是無價之寶。

因為,這可是能夠搏殺一尊神明的拳法,威勢無比的恐怖,簡直能夠破碎寰宇,泯滅星辰。

要知道,林寒可是有著黃金神火。

他只要在日後不斷消耗魂力,以黃金神火,不斷參悟和剖析這道記憶片段,學習其中的意境。

林寒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自己對於這六道輪迴拳的感悟,絕對會越來越深,到最後,甚至是能夠將這六道輪迴拳的全部奧義,都是參悟出來。

屆時,林寒都不敢想象,自己一拳轟出,到底能造成如何恐怖的破壞力。

就連小白這種萬載前的老魔頭,都是感到興奮莫名,忍不住連連道:「林寒,你這次真的是走了狗、屎運,在小小的一級域冥古遺迹中,竟然碰到了這種能夠殺神的絕世傳承,這就是氣運啊。」

腹黑寶寶:邪惡總裁霸道愛 對於小白而言,武道修行,那看似虛無縹緲的氣運,無比的重要。

比如林寒。

從修行開始,縱然有著最為核心的太古龍帝訣,但若不是一路上遇到那麼多的機緣造化,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成長到了這種強大的層次。

因此,對於武者而言,縱然刻苦修行很重要,但外出歷練,撞仙緣,也是十分重要。

……

…………

時間如流沙般,從指間悄然劃過。

日子過得很快,整個冥古戰場,都是處在一片腥風血雨之中。

不僅是南域,東、南、西、北、中,五大域戰場大地之上,都是處於一片腥風血雨之中。

來自整個靈武大陸上的所有天驕,都是為了進入神武學府,在這古老兇險的冥古戰場中歷練、殺敵和成長。

……

轉眼,半年的時間,悄然而過。

這一日,冥古戰場中心地帶。

一座巨大的懸空古城下,密密麻麻的身影,從四面八方聚集而來。

這些身影,都是從整個冥古戰場的各處,趕來的來自各大洲中的年輕天驕。

無論是強大的存在,還是弱小的存在,今日,都是聚集到了此處。

因為,這戰場中央的懸空古城,就是最終決定誰能進入神武學府的決戰之地。

雖然有些人沒有資格和膽量,進入這懸空古城之中。

但這並不妨礙這些天驕們,來到此處,見證真正的絕世天驕誕生。

因為,半年時間已經到了。

而這冥古戰場的中央地點,正是最終的決戰之地。

每個域中最為頂級的天驕,今日就將聚集到這裡,進行最終的對決。

要知道,根本神武學府的規定,靈武大陸中,只有一人,才能夠進入神武學府。

也就是說,只有踏入涅槃聖榜的強大存在,才有著爭奪大陸第一人的資格。

涅槃聖榜,乃是神武學府制定出來的榜單,在整個靈界大地,都是適用。

涅槃聖榜,顧名思義,是針對處於涅槃聖境中的年輕強者的戰力劃分。

排名越靠前的存在,其實力,也就越強大。

一起結婚吧–好 在靈武大陸中,或許,只有那些高級州中的絕世天驕,才可能有著踏入涅槃聖榜的資格。

而今日,這懸空古城中,便是所有來自靈武大陸各大州年輕天驕的決戰之地。

進入懸空古城,便是意味著參與神武學府最終的名額爭奪。

大多數天驕,則是選擇在底下觀看。

他們雖然對於進入那傳說中的神武學府,有著無比強烈的渴望。

但當他們知道,最後的競選規則,竟然如此苛刻,大部分人,最終是退縮了。

他們沒必要為了進入神武學府,從而在這裡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畢竟,他們在這冥古戰場之中,也是得到了不少強大的機緣造化,他們就算進入不了神武學府,但只要回歸靈武大陸,絕對能夠瞬間成為一方巨擘,成為那人上人。

只有真正對追求極致的力量,對追求巔峰武道,有著強烈渴望的人,才會賭上自己的性命,踏入那懸空古城之中,進入決戰之地。

萬眾矚目之下,那懸空古城,陸陸續續進入了不少強大無比的年輕天驕。

這些人,自然都是對自己的實力,有著無比強大自信的存在。

而就在那懸空古城即將關閉城門的時候。

咻!

遠處,一道背負銹劍的青衫身影,忽然踏步而來,就在那古城門關閉時候的瞬間,閃身進入了古城之中。

「呼,終於是趕上了。」

青衫身影,自然是林寒,他從遙遠的南域趕來,終於是趕上了最終的城門開啟時刻。

若是再晚一步,他可能就進入不了這懸空古城之中了。

「轟!」

而就在這個時候,遠處,一陣恐怖的轟鳴聲突然響起。

林寒眼神一凝,他看到了無數渾身散發神光的身影,正在這古城的深處大戰,恐怖的戰氣和殺氣,幾欲撕裂九霄。

那些身影中,林寒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竟然是戰天涯,此時他渾身魔氣環繞,黑髮狂舞,手握著一桿大戟,像是一尊魔神,在和周圍的年輕天驕廝殺,應該是得到了什麼無比強橫的古老傳承。

踏踏!

林寒看著那大戰的所有人,眼神也是戴上了一份滔天的戰意,他踏步,渾身一種無匹的威勢釋放出來,徑直朝著古城深處走去……

……

三天三夜。

懸空古城之外,無數來自大陸各大州的年輕天驕們,整整等待了三天三夜。

終於,這一夜。

一輪血色的殘月,升騰在萬丈高空。

隆隆隆……

懸空古城,那古樸滄桑的巨大城門,在萬眾矚目之下,終於是緩緩開啟了。

一道背負銹劍的青衫年輕人,踏步出來,衣不染血,銳利的眸子,環顧一周,隨即便是朝著天際盡頭離去。

而此時,眾人紛紛朝著那懸空古城中望去,只是看到,一片屍山血海,無其他任何一人存活……

……

半個月後,一則消息,震撼了整個靈武大陸。

神武學府在靈武大陸這個一級域中唯一招收的一個名額,竟然落在了一個叫做雪州的低級州弟子身上。

這位來自低級州的年輕人,叫做林寒,成為靈武大陸第一人。

這一個消息,震撼了無數大陸上的萬千大州。

而此時,靈武大陸南域魔天州的首城。

一個身披皇袍的高大中年男子,聽著屬下的彙報,眼神之中,充滿了陰翳和一種極端暴戾之色。

此人,正是魔天州第一帝國的君王,顏天滅。

他此時早就得知,自己的兩個最鍾愛的兒子,顏無道和顏安,一個被林寒鎮殺在了那冥古戰場之中,一個,則是武道之心破碎,從此成為一介庸才。

這,讓顏天滅心中暴怒到極點,恨不得立馬衝到雪州,將林寒挫骨揚灰。

但顏天滅很清楚,林寒能夠在冥古戰場中,成為靈武大陸第一年輕王者,其實力,絕對比自己這個造化聖境武者,要強大得太多太多了。

一念至此,顏天滅心中憋屈到極點。

「若是讓這林寒進入神武學府之後,肯定就沒有任何機會再殺他了。」

顏天滅握著王座的手掌,愈加的緊。

但就在這時候,一個羽扇綸巾的中年文士,卻是從大殿外走了進來。

「左相,你有何良策?」

顏天滅看著此人,出聲問道。

中年文士淡淡一笑,拱了拱手,道:「陛下放心,臣已經安排好了一切,各大域中遴選出來的種子,在進入神武學府之前,需要集合到一起,再次進行一場神武學府專門為他們設立的考驗,所以,這路上,我們便有著可乘之機。」

顏天滅眼神露出一絲奇異之色,猛地道:「莫非,左相你?」

中年文士點點頭,嘴角劃過一絲冷意的弧度,道:「我已經在黑市中發布任務,以高價,懸賞那林寒的頭顱,有黑市麾下的地府殺手天驕出手,肯定能夠取下林寒的首級。」

「黑市培養天驕的組織『地府』,這可是能夠和神武錢莊培養天驕的組織『神武學府』,對抗的存在啊,若是有地府的天驕殺手出手,確實萬無一失。」

顏天滅頓時神色大喜,猛地出聲道,眼神露出一種狠辣和陰冷之色。 ……

距離靈武大陸十萬裡外的海域之上,一艘龐大無比的玉舟之上。

一個個來自無盡海洋中各大一級域中的天驕,都是踏步在玉舟的中央甲板之上。

這些年輕身影中,除了來自靈武大陸這個一級域的林寒,還有著其他和靈武大陸十分相似的一級域中的年輕人。

他們,都是在各自的域中,進行神武學府的大陸試煉,最終被遴選出有資格被神武學府強者帶出小小的一級域,進入靈界中心大地的存在。

王爺王妃今天和離了嗎? 此時,在這玉舟之上的所有人,都是眼神帶著一份激動。

神武學府,那可是所有靈界中心大地之外的『島嶼』中的人,拚命想要進入的勢力。

若是能夠進入神武學府,將意味著有著無數的修行資源,武道視野,也會從小小的一個一級域,跳到整個靈界浩瀚大地上。

反正就一句話,若是能夠最終被選拔進入神武學府,可謂是一步登天。

林寒環顧一周,發現能夠登上這玉舟之上的人,修為都是在三四劫涅槃聖境左右,都是無比的強橫。

和自己這個初階涅槃聖境武者,相同層次的存在,幾乎是沒有的。

但關於靈武大陸上,一個突然在冥古戰場中崛起,以不過初階涅槃聖境的修為,鎮殺無數度過二次、甚至是三次涅槃聖劫的強大存在,卻是悄然在所有人的耳邊傳開。

不少其他域中的年輕天驕,看著靜靜站在那裡的林寒,都是眼神露出一絲驚異之色。

這些人,都不是凡俗之輩。

他們並沒有因為林寒只是一個初階涅槃聖境武者,就從而輕視他。

所有人看向林寒的目光,都是帶著一份鄭重和驚異。

「這靈武大陸的林寒,倒真的是一位不出世的曠世奇才,如此年紀輕輕,便是能夠以百萬涅槃丹築基,踏入涅槃聖境,成就無比可怕的武道根基,確實值那麼多的懸賞。」

此時,玉舟一側,一個身穿藍衣長裙的絕美女子,一雙明眸暗暗盯著林寒的身影,紅唇輕動,呢喃道。

話音落下,她身旁坐著的一個高大男子,則是眉頭微微一動,隨即小聲道:「若沒有一些非凡之處,也不會從整個靈武大陸上脫穎而出,這種奇才,就算那魔天州的人不懸賞其人頭,為了我們黑市地府,也要在其進入神武學府之前,將其扼殺在搖籃之中,要知道,我們黑市培養地府,和神武錢莊培養神武學府的目的都是一樣的,那就是網羅天下英才,相互對抗!」

藍衣女子,和這高大男子,不是他人,正是黑市地府中,派出來的兩位年輕天才殺手,擁有著超凡的殺人手段,無比的可怕。

他們能夠混入這神武學府的種子弟子名額中,可見,其隱藏技術和資質,都是無比的強大。

藍衣女子叫做藍靈,她是地府之中,年輕一輩最為優秀的殺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