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他是交代我,將地圖送給你們。」噬天摸著鼻子,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但其心裡,卻也是咒罵著李瀟,這一招太狠了!

拍賣會結束,五行界以高價錢拍下了地圖,結果發現是假的!

現在,正當他們發怒時,噬天又把真的地圖拿了出來,還展現在空中,送給了所有人!

這等於是說,五行界白拍了!

花費了大價錢,結果那些沒競拍的人,和他們待遇一樣,都拿到了地圖……

這一招,怕是要把五行界的人給活生生的氣死不可!

「這小子!雜碎!」

「敢這樣坑我五行界!」

……

五行界的人憤懣,但現在他們還能說什麼?

(本章完) 大千世界,昊汛界。

此刻,李瀟已經帶到了昊汛界內的一座古城內。

這古城,在整個大千世界都十分有名,只因它是大千錢莊的總部——大千城!

而金盤手,便居住在此了。

血狂書生帶著李瀟進入古城后,便來到了中央府邸,隨後在一處密室內,見到了金盤手。

仔細看去,此刻的金盤手,頭髮稀疏,皮包骨頭,生命氣息更是微弱,已經是步入了晚年,甚至是一隻腳都踏入了黃土中。

若非這一次李瀟拍賣六道神技,金盤手恐怕都看不到活下去的希望。

「大人,此人會涅槃重生,或許能幫到你。」血狂書生微微俯身,恭敬的說道。

「涅槃重生?」金盤手睜開了雙眼,眼中渾濁一片。

但,當他看到李瀟時,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精光!

「終於……等到你了。」金盤手輕語,揮了揮手,示意讓血狂書生離開這裡。

「大人……不需要我看守嗎?」血狂書生皺眉道。

他知道金盤手的狀況,幾乎可以稱為廢人!

現在的金盤手,隨便來個人,都能要了他的命!

「無妨。」金盤手說道:「我和這年輕人有事要說。」

「遵命。」血狂書生點頭,隨即離開了這裡。

這一刻,李瀟盯著金盤手,總感覺似曾相識。

但李瀟能肯定,他絕對沒見過金盤手!

那麼,這種感覺,是怎麼回事!?

「推演大千世界,窺探天機造化,終於在絕境之中,被我尋找到了這麼一縷希望。」金盤手輕語,隨即卻長嘆道:「可惜,你並不是我要等的人。」

「前輩,你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李瀟皺眉道,一時間也是摸不著頭腦。

「我要等的人,是你,卻也不是你。」金盤手嘆息道:「你終究會回來的。」

「我?不是我?」李瀟懵逼,相當的凌亂。

不過,李瀟也沒多問,他看得出金盤手已經是油燈枯竭,若再不續命,最多活不過一個月!

「前輩,我先替你續命。」李瀟說道。

「不著急,還有時間。」金盤手揮了揮手,道:「涅槃重申后,我會沉睡一段時間,所以在這之前,有些話要對你說明。」

「前輩請說。」李瀟輕語道。

話音落下,便看到金盤手大手一揮,一張地圖呈現在李瀟面前。

李瀟一看到這張地圖,神色不由一凝,甚至有些不敢置信。

只因,這張地圖,正是那功法內記載的地圖!

「前輩怎麼會有這地圖?」李瀟好奇的問道。

同時,李瀟也釋然了,怪不得之前在拍賣會上,大千錢莊有著如此底蘊,卻沒去競拍無上功法。

只因,他們早就得到了這張地圖!

「這張地圖,一直都在我大千錢莊內。」金盤手說道,指了指地圖上標記的七顆星辰,道:「這七顆星辰,便是七宮所在之地,而四周的黑暗,便是地獄迷霧。」

李瀟聞言,沒做聲,就這麼靜靜的聽著。

「我推演過,想要進入七宮,便要去幽冥之地,踏入地獄。」金盤手說道:「而地獄,早已崩碎,那是一處牢籠,布滿了迷霧。」

「想要找到七宮,唯有破開迷霧才行。」金盤手說道。

說到這裡,李瀟也是忍不住問了一句:「為何要對我說這些事?我對七宮,沒什麼興趣。」

「不,你會有興趣的。」金盤手輕語:「你應該已經知道了,你的心魔不簡單,想要得知這一切的真相,你便去七宮,那裡有你想要的答案。」

「這些你都知道!?」李瀟驚呼。

但,李瀟隨即又淡然了。

金磐石的推演之術,天下聞名。

他知道李瀟體內的秘密,也不足為過。

但,堂堂金盤手,為何要推演他?

「天下將大亂,巡遊天神降臨,大千世界將會被清洗,順者昌,逆者亡,這世界,終究是要變了。」金盤手沉聲道:「你,是改變這個世界的希望之一。」

「我?我就是個小人物,哪有你說的那麼厲害。」李瀟苦笑道:「而且,我的境界前輩你也看到了,才明台九重,改變這個世界,拯救這個世界,對我來說太遙遠了。」

「不遙遠。」金盤手搖頭:「曾經的你,便做過,只是……失敗了而已。」

「曾經?」李瀟瞪眼,滿臉疑惑。

要知道,李瀟誕生在八荒,從初始時代便以存在。

他除了這次之外,絕對沒有進入過這大千世界!

那麼,拯救大千世界這話,從何而來?

總之,李瀟是無法相信。

而金盤手,似乎也知道李瀟不會信,也沒再說下去。

隨後,他把一塊令牌交給了李瀟,道:「我涅槃重生后,沉睡的這段時間裡,這大千錢莊,便由你做主。」

「哈?什麼?」李瀟聞言,愣了片刻,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他這個明台境的小修士,何德何能來執掌大千錢莊?

再說了,光靠這麼一塊令牌,大千錢莊的那些強者,能聽他的?

再者,金盤手這麼做,又是什麼意思?

總之,李瀟自從見到金盤手后,心裡除了疑惑,還是疑惑!

「他們都會聽你的,畢竟這裡的一切,原本都是為你準備的。」金盤手說道。

說罷,金盤手揮了揮手,道:「差不多了,該說的都說了,不該說的我也不能說,畢竟這世上,還有些人在盯著我呢。」

「那……我替前輩涅槃吧。」李瀟說道。

隨後,李瀟出手,施展六道神技,直到一天後,金盤手沉睡了下去,涅槃重生!

他需要恢復,調息,少則一個月,多則半年。

而只要等到金盤手蘇醒了,他便算是續命成功了,實力再現巔峰!

「真是讓我凌亂啊。」

此刻,李瀟走出了密室,皺著眉頭,心裡的疑惑,無人能替他解答。

而就在此刻,血狂書生和那個長得凶神惡煞的男子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屬下血狂,拜見大人。」血狂書生俯身,恭敬的說道。

「屬下閆薛,拜見大人。」那個凶神惡煞的男子也是如此,對李瀟十分恭敬。

(本章完) 李瀟愣在原地,半天都沒反應過來。

要知道,血狂書生和閆薛,可都是帝王啊,乃大千錢莊當今的掌舵人!

現在,這兩人,居然對他行禮,還稱呼他為「大人」。

這,什麼情況!?

「大人在沉睡之前,便以傳音給我們,今後這大千錢莊,由您掌管。」血狂說道:「如今,你便是大千錢莊的大人。」

「啊?還有這種事?」李瀟懵逼,皺著眉頭,感覺這……幸福是不是來的太突然了?

「大人無需擔憂,你手持金盤手的令牌,這大千錢莊上下,無人不服。」閆薛說道:「若有不服者,我和血狂二人,皆會鎮壓。」

「可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李瀟問道。

到了現在,李瀟都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替金盤手涅槃重生,他就莫名其妙的成為了大千錢莊的掌舵者。

這說出去,怕是沒幾個人能信吧?

「看來要等金盤手蘇醒后,好好的問一問。」李瀟暗道。

「大人,可否要參觀一下大千錢莊,看一看賬目?」血狂說道:「如今你是大千錢莊的掌舵者,理應了解這些。」

「不用了,我這人不適合做這些。」李瀟苦笑道。

當初在八荒,李瀟也建立了帝門,但還是做了甩手掌柜。

現在,讓他執掌大千錢莊,那不是扯淡嗎!

「對了,拍賣會上所得的東西,你們幫我去收回來,算在大千錢莊名下。」李瀟說道。

李瀟那一場拍賣會,可謂是收穫滿滿,果位空缺的世界,加起來就不少於七十個!

這麼多個世界,收入名下,也需要時間。

之前李瀟也很頭疼,這麼多個世界,到時候收起來,那得多麻煩。

再者,五行界那群人,也不見得會乖乖的交出來。

但現在就簡單多了!

由大千錢莊出面,五行界也不敢多說。

至於為何沒算在聖界名下,李瀟自然也是想過的。

畢竟聖界如今的形勢,看似很不好,並且無帝王坐鎮。

在李瀟還未飛升到大千世界之前,諸多世界就對聖界虎視眈眈。

如今,李瀟這麼一鬧騰,他感覺聖界越發不安全了。

若是把那些世界收入聖界名下,恐怕關於聖界的戰爭,會提前爆發!

「大人,你還要去通神界嗎?」閆薛問道:「通神界確實是個好地方,對於大人這等境界來說,足以起到磨練的效果。」

「這……我現在去了,怕也沒啥事可做吧?」李瀟苦笑道。

他在明台境已經無敵了,連帝王都能鎮壓。

那麼,他再會明台界域,還能做什麼?

「我在這裡閉關一段時間,突破到天橋境后,再去通神界,進入天橋界域。」李瀟說道。

「如此也好。」血狂點頭:「大人,若是有事,可吩咐我等,我和血狂先去收賬。」

「好。」李瀟點頭,特意叮囑道:「一個世界都不能少!尤其是五行界的,他們要是敢少給一個世界,就給我好好的收拾他們!」

「領命。」

「是。」

隨後,血狂和閆薛離去,李瀟則隨便找個一間密室,準備突破。

但,三天後,李瀟黑著臉從密室內走了出來。

李瀟的境界,已經達到了明台九重,按理來說,三天時間,足以讓他突破。

可是,這三天時間,李瀟的修為,硬是一點進步都沒!

每當他要突破時,明台上的黑蓮,都會搖曳而起,一股晦澀的力量蕩漾之下,阻斷了他突破!

「這黑蓮到底是什麼?」李瀟皺眉,打算去大千城的藏經閣看看。

一路走來,大千城十分熱鬧,人來人往,甚至不乏一些界主,神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