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公子,若你能救我出去,滅掉祁家,助我奪回無盡之城,我澹臺玉兒願意把無盡之城的秘密告知於你!」

「並且,願奉你為無盡之城的城主。」

就在這時候,被封禁在床上的澹臺玉兒,突然咬牙開口道。

這似乎是她費了很大的努力,才下的決定。

然而,江寂塵對於無盡之城,還有無盡之城的秘密一無所知。

所以,聽到澹臺玉兒的話,江寂塵神色依舊一片淡然,情緒沒有半分波動。

但是,一邊的祁連舟卻是臉色大變起來!

「這位兄弟,莫要信這賤人之言!」

「無盡之城,如今已經被海龍王勢力佔據,指染不得。」

「莫要被這賤人當槍使,若不然,在無盡海域得罪了海龍王勢力,將無你容身之地。」

祁連舟急忙的開口道,生恐江寂塵答應澹臺玉兒的請求。

這一幕,江寂塵自然看在了眼裡。

顯然,無盡之城的秘密不簡單,若不然,祁連舟不會這麼緊張。

而且,從祁連舟的口中,江寂塵聽到了海龍王的這個名字。

無盡海域海龍王,江寂塵自然知道,那時,他曾與大海龜約定過,將來一起屠掉海龍王。

「既然龜爺龜奶都回歸了無盡海域,那大海龜這傢伙,必然也回歸了。」

「而海龍王,可是龜爺龜奶他們的敵人,那自然也是我的敵人了。」

江寂塵此時心中生出這樣的想法。

所以,這時候,他倒反而有些心動,想了解一些無盡之城以及無盡之城的秘密。

於是,江寂塵抬一指,隔空對著祁連舟一點,封住他的聲音,淡淡地開口道:「這裡,可輪不到你說話。」

然後,他對澹臺玉兒道:「我剛剛傳送到這一片世界,對無盡海域一無所知,你跟我講講無盡之城及相關的情況。」

聽到江寂塵意動,澹臺玉兒心中一喜,覺得有希望。

於是,她便開始講起無盡之城及無盡海域的一些情況。 床上,被封禁的澹臺玉兒,聲音動聽,娓娓道來。

「無盡海域,是海族生物為主的世界。除海族生物,其餘生靈,在無盡海域中,皆稱之為海上飄泊者。」

「海上飄泊者,只能在海上修行,但從來都是被海族生物欺壓的對象。」

「若是不夠強大的海上飄泊者,敢獨行在海上飄泊,無需多久,只怕就會被海中生物捕獵,當食物一樣吃掉。」

「於是,在無盡海域修行的飄泊者,不得不聯合起來,抱團修行。但依舊不敵海中生物,因為,他們在海上根本沒有一座城池,可以抵抗、震懾海中生靈。」

「直至無盡之城出現,傳說,這是一位無上人物,路經這裡,看到飄泊者的苦難,於是,才出手建造了這一座無盡之城,這一座無盡之城藏有秘密,能讓海中生靈害怕。」

https://tw.95zongcai.com/zc/31187/ 「但凡強行進入無盡之城的海中生靈,都會被神秘的力量,轟成灰燼。」

「那怕玄祖帝的存在,亦是如此。」

「所以,無盡之城,由此成為了飄泊者的庇護所。」

「我澹臺一族的祖上被無上人物任命為無盡之城的城主,守護無盡之城的秘密。」

「直至現今,祁家卻與海族勾結,殺害我父,奪取了無盡之城。」

「但是,他們卻不知無盡之城的秘密!」

「而海族,卻想找出無盡之城的秘密,將之摧毀。」

「現在,我是唯一知道無盡之城秘密的人。」

澹臺玉兒一口氣把大概的情況說了出來,江寂塵在一邊靜靜的聽著。

最後,他問道:「無盡之城可以對抗海族?」

江寂塵很快抓到了關鍵詞,所以,他心已動。

若無盡之城真的可以用來對抗海族,江寂塵不介意把無盡之城拿下。

澹臺玉兒道:「是的,正因為有無盡之城在,所以,無盡海域的飄泊者沒有死絕,並且越發的強大起來,漸漸有了與海族對抗的力量。」

「但是,這一次,祁家叛變,與海族勾結,殺我父親,奪取了無盡之城。」

「我父親臨死前,把我和我母親、族人都送了出來,但最終,依舊逃不掉。」

「因為,無盡海域,是海族的天下,祁家要找到我們,易如反掌。」

「公子,你若是幫我滅掉祁家,我澹臺一族,願奉你為主,並為無盡之城的城主。」

「還有,無盡之城的秘密,一併告知。」

江寂塵最終心中有了決定!

「既然來了,與海族為敵,必然避免不了。既然如此,還不如先壯大自己的力量。」

「如此,有了自己的勢力,尋找起龜爺、龜奶,還有大海龜他們就簡單多了。」

「尋找世界樹的位置,也會輕鬆許多。」

江寂塵心中暗暗打算著。

世界樹的位置,雖有路線地圖,但在無盡海域中,路線地圖,用處不大,只是指出一個大體的方向而已。

想罷,江寂塵抬手,隔空對著澹臺玉兒一點。

澹臺玉兒身體一震,就此恢復了自由!

她從床上下來,盈盈一拜道:「多謝公子出手相救,澹臺玉兒感激不盡。」

獵心遊戲:千金要崛起 「此人是否可交給我,我現在都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

最後,澹臺玉兒指著祁連舟道。

聽到澹臺玉兒的話,祁連舟身體一顫,臉色變得無比的慘白。

他此時很想跪下,向江寂塵求饒,但是,他現在身體和聲音都被封禁了。

縱想求饒也根本做不到。

他只是滿眼驚恐、充滿了哀求之色地看著江寂塵。

江寂塵笑笑道:「不急,此人對我們收回無盡之城還有用。」

「到時,等拿下無盡之城,我就把他交給你,任你折騰。」

澹臺玉兒也是一個識大局的人,剛才只是一時氣急衝動,此時已恢復了平靜。

她甚至還猜到了江寂塵留著祁連舟的原因,想必是用來威脅祁家之人。

「敢問公子高姓大名?」

這時候,澹臺玉兒大大方方的問道。

畢竟海上兒女,性格比較豪放。

所以,澹臺玉兒看似溫婉動人,氣質嫻淑,但其實是一個很放得開的女子,對於自己認可的人,熱情且主動。

江寂塵也沒有隱瞞地道:「在下江寂塵!」

「這艘戰船,是祁連舟的吧?」

報了姓名,江寂塵最後又問道。

聽到江寂塵的問話,澹臺玉兒道:「公子,我的母親,還有我的族人,都被祁連舟關押在這艘戰船上,能否幫我救出來?」

江寂塵微微一笑道:「自無不可!」

現在,澹臺玉兒算是他的手下了,也就是說,是自己人了。

江寂塵自不可能讓自己人受傷害了。

他隨手把祁連舟收入噬毒珠空間中,然後帶著澹臺玉兒走出房間。

祁連舟的這一艘戰船,確實不錯。

但相比與真正的寶船戰舟,依舊有著巨大無邊的差距。

這一艘戰船,布有重重禁制、陣法,一般修士,根本不敢亂闖。

但是,澹臺玉兒跟在江寂塵的身後,如入無人之境,一路暢行無阻。

戰船上的這些禁制,根本無法阻擋他分毫。

這讓澹臺玉兒看得暗暗心驚、震撼無比。

而走出了祁連舟房間之後,江寂塵和澹臺玉兒終於被發現。

但是,他們還未來得及預警,便發現,自己的意識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蒼天殺陣、煉魂幡,一路橫推,全部煉化成它們的食物。

「這裡最強者,才是帝者九重聖帝初境,實是太弱了!」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道。

澹臺玉兒跟在後面,聽得一陣心神激蕩。

眼前這位叫做江寂塵的公子,她在無盡海域從未聽說,應該是從其它界降臨的。

沒想到,如此的強大!

無盡海域的飄泊者,其至是海族天才,跟他比起來,似乎都弱爆了。

而江寂塵所過處,戰船上的那些祁家修士,根本沒有反應過來,都統統被江寂塵屠滅。

既然決定了與祁家為敵,江寂塵出手,自然不會有絲毫留情了。

很快,江寂塵帶著澹臺玉兒,出現在戰船的下層處,她的母親,還有她澹臺家百個族人,被關押在此。

(本章完) 澹臺一族的人,本已絕望!

因為,他們得知,祁連舟已經下達了要滅殺他們的命令。

本以為必死無疑,卻不想最後得救了。

「多謝江公子相救之恩!」

雲暇之愛戀 「澹臺一族,得以不滅,江公子是我們的大恩人,我澹臺一族,生生世世不可忘!」

澹臺玉兒的母親感激地開口道。

江寂塵笑道:「伯母不必如此,海族也是我的敵人,所以,我們算是自己人。」

「救自己人,是應該的!」

我有一座八卦爐 江寂塵並不居功什麼,只覺得這是理所當然之事。

轟!

然而,就在這時候,這一艘戰船忽然震動,海面上,無風起浪,景像嚇人。

「發,發生了什麼事?」

一眾人驚呼。

江寂塵此時神念一動,便已瞭然。

戰船之上,竟然有一個漏網之魚,然後,他向海族發出了求救。

果然,祁連舟與海龍王的勢力,關係密切,可以隨時召喚海族進行戰鬥。

「不必擔心,一個漏網之魚,通知了海族而已。」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道。

江寂塵不說還好,一說這一群澹臺族的人,一個個臉色瞬間變得無比的慘白。

「海族,竟是海族來襲。」

「完了,剛進虎口,又入狼窩。」

「遇到海族,必死無疑啊。」

…….

澹臺族的一眾人驚恐地道。

顯然,他們對海族恐懼到極點。

澹臺玉兒道:「江公子,讓你見笑了,實是海龍王的海族勢力,令所有的飄泊者,談之色變。」

「因為,海龍王的海族勢力,屠殺飄泊者,從不留活口。」

此時,已經有澹臺族的修士,雙腿打顫地道:「快逃吧,我們根本戰鬥不過。」

看到這些人毫無鬥志,未戰先逃,江寂塵皺皺眉。

難怪鬥不過海族,根本沒有戰鬥的勇氣,如何會有戰勝的可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