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佛珠本身的等級並不高,只是中品地器,但這十八顆金色佛珠內部卻蘊含著一股強大的禁制力量,當這十八顆金色佛珠蘊含的禁制力量連接在一起,形成陣法時,三級道聖以下高手很難強行破開。」經驗豐富的大魔王細細摸索了一下雲天羽手中的金色佛珠,緩緩地說道。

「沒想到殺死那惡人,竟然還有這等收穫。」得知金色佛珠的強大,雲天羽露出了驚喜之色,迅速祭出一滴精血,分別滴在了十八顆金色佛珠中,滴血認主。

滴血認主金色佛珠,雲天羽腦海中立即浮現出金色佛珠的信息,這金色佛珠名叫金剛陣珠,蘊含的陣法名叫金剛佛珠陣,最強可以困住百米空間。

細細瀏覽了一遍金剛佛珠的信息,雲天羽立即盤膝坐在原地,控制體內一萬兩千八百顆靈氣本源顆粒開始煉化金剛陣珠。

就在雲天羽煉化意外得來的金剛陣珠時,他懷中的傳訊珠突然亮了起來,當他將腦中靈魂之力滲透進金剛陣珠時,立即聽到潘乾雨興奮的聲音。

「天羽,我在一個小山坳中發現了一小片九葉蔓草,數量估計有五、六十餘株,不過有強大地獸守護,你速速趕過來。」

「好!我立即趕過去。」聽到潘乾雨傳訊珠傳訊,雲天羽將基本煉化的金剛佛珠收進了雷澤戒指中,又檢查了一下中年男子遺物,發現中年男子的遺物全部被巨峰山壓碎,裡面東西毀於一旦,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迅速向潘乾雨所在位置靠近。

大約一天左右時間過後,在潘乾雨的指引下,雲天羽終於來到了潘乾雨藏身之處,因為雲天羽藉助時空夢境的力量遮掩了真實的實力,所以潘乾雨並沒有察覺到雲天羽如今的實力已經超過了自己。

「天羽你終於來了,那下面長著不少九葉蔓草,但那些九葉蔓草有被一隻速度極快的疾風狼守護,我嘗試了三次,最後都無終而返。如今你來了,我們只需要一個人將那疾風狼引開,另一個人就可以去摘九葉蔓草了。」藏身在一顆樹冠中的潘乾雨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座偏僻的山坳,小聲說道。

「乾雨,你確定那山坳中只有一隻疾風狼?」雲天羽看了一眼偏僻的山坳,輕聲問道。

「應該只有一隻或者兩隻,不過我每次靠近,只有一隻疾風狼攻擊我。」潘乾雨沉思了一下說道。

「乾雨,根據我對疾風狼的了解,這疾風狼乃是群居動物,絕對不會單獨一、兩隻存在。而且我觀那山坳,長著不少靈草,靈氣異常的濃郁,我感覺那山坳中很可能還隱藏著其他疾風狼。」經過多年殺手生涯磨練的雲天羽冷靜的分析道。

「那山坳中還有疾風狼?如果那山坳真的有疾風狼,我們想要摘到九葉蔓草的機會將會大大降低,天羽,你還有什麼好辦法?」聽到雲天羽的分析,潘乾雨也覺得有理,輕聲詢問道。

「乾雨,你留在這裡,我進入那山坳試試,看能將山坳中所有的疾風狼引出來嗎?」因為雲天羽想要在逆境中磨練自己,並沒有尋求大魔王的幫忙,深吸一口氣,決定自己進入試探一下。

「天羽,你自己能行嗎?不如我們一同下去,強行摘九葉蔓草。」潘乾雨有些不放心的提議道。

「放心吧,雖然那疾風狼以速度著稱,但我對自己的速度充滿信心,你放心好了。」雲天羽自信一笑,收斂了氣息,化作速度影子,一點點靠近了看似僻靜的山坳。

「好高明的隱匿手段。」隱藏在茂盛樹冠的潘乾雨看到雲天羽好似鬼魂一般,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僻靜山谷,不由得被雲天羽的隱匿手段鎮住,喃喃自語道。

毫無動靜的出現在僻靜山谷,雲天羽立即取出雷月彎刀挖掘一株株九葉蔓草,收進雷澤戒指中。

就在雲天羽挖掘了十餘株九葉蔓草時,隱藏在山坳深處的疾風狼發現了他,發出一道憤怒的狼嚎聲,好似一陣狂風,以極快的速度向雲天羽靠近。

「三級地獸!」感覺到疾風狼散發的氣息勝過自己,雲天羽猜測疾風狼應該是一隻相當於二級道宗境界的三級地獸,沒有閃避,將體內七道靈元的力量灌注到了雙掌之中,迅速施展天命三掌迎了上去。

「轟!」的一聲,當七級道靈境界的雲天羽施展天命三掌與三級地獸疾風狼轟擊到一起時,雲天羽身體僅僅晃動了一下,而疾風狼好似斷了線的風箏,發出了一道痛苦的哀叫聲,重重的摔了出去。

「什麼,天羽的實力怎麼會變得這麼強了,而且剛剛他身體中好像閃動了七道靈元之光,難道短短十餘日時間,他從四級道靈境界突破到了七級道靈境界。」隱藏在暗處,觀察山坳內動靜的潘乾雨被雲天羽擊飛疾風狼的一幕鎮住,驚得揉起了眼睛。

雲天羽施展天命三掌擊飛了疾風狼,緊接著兩道憤怒的狼嚎聲在僻靜的山坳中傳出,兩隻相當於五級道宗境界的四級地獸疾風狼從茂盛的灌木叢中鑽出,瞪著血紅色的眼睛,撲向了雲天羽。

「唰!」雖然動用數大底牌,以雲天羽七級道靈境界實力足以擊殺這三隻疾風狼,但云天羽的底牌太驚人,並不想隨意施展,輕易暴露,所以三隻殺氣騰騰的疾風狼成包圍之勢撲來時,雲天羽爆發了七級道靈境界實力,振幅了三倍速度,化作速度影子向山坳外圍移動。

就在雲天羽將三隻憤怒的疾風狼一點點引出山坳時,被雲天羽如今實力驚呆的潘乾雨迅速穩定了一下顫抖的內心,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了山坳之中,快速摘取山坳中長滿的九葉蔓草。

但就在潘乾雨摘取九葉蔓草時,潘乾雨突然感覺到自己身後出現了一股濃濃的危機感,毫不猶豫的施展身法進行閃避。

雖然潘乾雨提前預感到危機進行閃避,但他的後背還是被一道鋒利的爪子劃過,大量的鮮血流淌了出來,疼的潘乾雨額頭上冒出了一層冷汗。

「還有一隻四級地獸疾風狼!」當後背被抓傷的潘乾雨看清偷襲自己之物是一隻三米多長,毛色棕黑,露出一口狼牙,氣息遠勝自己的疾風狼時,臉色一下子變了。

「嗷嗷!」剛剛偷襲之際沒有殺死潘乾雨,雙眼血紅的疾風狼全身棕黑色毛髮直豎起來,怒吼一聲,化作一陣狂風,繼續向潘乾雨發動攻擊。

四級地獸相當於五級道宗存在,根本不是潘乾雨這個六級道靈可以對抗的,不過遭到疾風狼兇猛的攻擊,無力閃避的潘乾雨迅速的取出了一枚金黃色的五級地獸符,釋放靈元注入到了裡面,釋放出了一隻體積龐大,高達近十米,好似小山丘一般的長牙巨象魂,甩動充滿力量的長鼻子,好似鞭子一般將兇猛撲來的疾風狼抽飛了。

「吼!」釋放出五級地獸長牙巨象魂,潘乾雨立即將崩裂出道道裂痕的五級地獸符收進了藏在懷中的一枚乾坤戒指中,迅速的後退到了遠處。

「嘭嘭嘭!」疾風狼雖然厲害,但面對五級地獸等級的長牙巨象魂,疾風狼很快就剩下招架之力,身體被長牙巨象魂長長的鼻子抽的血肉崩裂,血流不止。

感覺到長牙巨象魂的厲害,自己三名同伴又遲遲無歸,傷勢不輕的疾風狼心中立即萌生了退意,依靠自己稍勝長牙巨像魂的速度,拚命向山坳入口處逃去,很快消失不見。

疾風狼逃走,潘乾雨害怕狡猾的疾風狼會捲土重來,沒有立即驅散長牙巨象魂,利用巨像魂的震懾力,快速的採摘生長在這片山坳中的靈草。

就將潘乾雨即將採摘完靈草時,引開三隻疾風狼的雲天羽折返了回去,當雲天羽看到守護潘乾雨的長牙巨象魂時,眼眸中閃爍出了一道異彩,露出了一絲淺淺的笑容。

「乾雨,這山坳中還有兇險嗎?」雲天羽沒有多問潘乾雨的秘密,輕輕走到他身邊,詢問剛剛的情況。

「嗯,沒想到這山谷中還隱藏著一隻四級地獸疾風狼,使得我不得不動用了一枚五級地獸符。」潘乾雨看了一眼目光平靜,沒有多問的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自己說了出來。

「這疾風狼速度極快,確實很難纏。乾雨,我們速速離開這裡吧。」雲天羽幫潘乾雨摘走了僅剩的靈草,輕聲催促道。

「嗯!」潘乾雨點了點頭,驅散了長牙巨象魂,與雲天羽一起離開了被採摘一空的僻靜山坳。 「天羽,你難道沒有話想要問我?」離開僻靜的山坳,雲天羽和潘乾雨在蔥蔥鬱郁的叢林中急速穿梭了半個多時辰,躲進了一個開滿野花,景色宜人的山谷,潘乾雨目光複雜的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雲天羽,突然開口問道。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乾雨,你不要有太多的心理負擔,這並不影響我們之間的友誼,只是我感覺你的心理壓力有點大而已。」雲天羽輕輕扭過頭,看著心事重重的潘乾雨,輕輕搖了搖頭說道。

「謝謝!謝謝你能理解我!天羽,我們能找一個地方坐坐嗎?」聽到雲天羽並不在意自己隱藏在內心深處的秘密,潘乾雨的心事減輕了一些,沉思了一下,輕聲提議道。

「走,我們去山谷中找一個地方休息。」說完,潘乾雨和雲天羽雙雙加速,以極快的速度深入到山谷深處,發現了一塊巨大,好似鏡面一般的磐石,坐了上去。

「天羽,你知道為什麼我們剛剛見面,我會給你一種很冷的感覺,那是因為我的心已經在數年前死了。」潘乾雨枕著自己的雙手,輕輕躺在了光滑的磐石上,深吸一口氣,陷入到了深深地回憶道。

而雲天羽聽到潘乾雨要將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故事告訴自己,沒有阻止他,也躺在了光滑的石面上,傾聽了起來。

「我的家族潘家乃是大金王朝為數不多,世代相傳的獸符家族。一直生活在西宿郡邊緣的焰心城。而在焰心城中,除了我潘家,還有一個世代相傳的獸符家族秦家,我們兩家世世代代都是世交,關係極好。但到了我這一代時,我們焰心城邊緣的硯池山中突然出現了一股名叫馭獸山莊的神秘勢力,屢次和我們兩家發生摩擦、衝突。雖然馭獸山莊的莊主實力很強,疑似道尊高手,實力遠勝我父親和秦伯父,但我們兩家擁有不少強大的獸符,使得馭獸山莊也不敢太造次,但依然不斷地騷擾我們兩大家族。」

「為了改變現狀,我父親和秦伯父商量,兩家結親,凝成一股力量,對抗虎視眈眈的馭獸山莊。而因為我和秦家大小姐秦婉瑩從小兩小無猜,自然而然成為了結親對象。」

「不過這一切卻遭到了我大哥的強烈反對。因為如果我和婉瑩結親,在秦家影響下,潘家下任家主很可能會是我,而不是我大哥。」

「我大哥在抗議數次無果后,竟然為了日後家主之位,私通馭獸山莊,散播謠言攻擊我,並不顧我父親的反對,執意追求婉瑩。但我大哥的內心,婉瑩早已經看穿,在數次拒絕他后,他竟然喪心病狂的對婉瑩下毒,導致她皮膚潰爛,毒火攻心,成為了活死人,最後還將這一切嫁禍給了我,逼得暴怒的父親將我逐出了家門,要不是我命大,也許我早就被我大哥殺死了。」在潘乾雨講述自己內心深處的故事時,兩行熱淚不由得順著眼頰流淌了出來,說到最後,泣不成聲。

「乾雨,沒想到你竟然有這等遭遇,我不知道此時此刻如何勸你,但如果你想要報仇,我幫你!」聽完潘乾雨隱藏在內心的故事,雲天羽內心百感交集,輕輕坐起身,輕聲安慰情緒有些失控的潘乾雨。

「報仇!談何容易,誰會相信我!但只要能讓我再見婉瑩一面,那怕死也值得。」想到自己無辜受到牽連的未婚妻,潘乾雨心內猶如刀割一般痛,雙手緊緊地插進頭髮中,痛苦的說道。

「乾雨,你還年輕怕什麼,如果連你自己都放棄,誰去救你的未婚妻,難道你想她就這樣逝去自己的生命,讓兇手逍遙法外。」雲天羽看著情緒有些激動地潘乾雨,輕聲安慰道。

「我大哥無論修鍊還是煉獸符,天份都很高,當年他離一級道聖只有一線之遙,如今怕已經達到一級道聖境界,而且達到道聖境界,就有資格煉製天獸符,以天獸符的可怕,我們根本不是對手,而且父親也不會相信我的。」潘乾雨深深嘆息一聲,信心不足的說道。

「乾雨,難道為了你未婚妻,你連拼一次的勇氣都沒有嗎?而且就算你未婚妻成為活死人,也並非沒有辦法可以醫治。 撿寶 如果能見到你未婚妻,也許我有辦法將她救活。」雲天羽輕聲鼓勵消極、痛苦的潘乾雨。

「天羽,你有辦法將婉瑩救活。」面如死灰,內心流血的潘乾雨聽到雲天羽所說,整個人立即在光滑的磐石上坐起來,瞪大了雙眼,死死的盯著雲天羽,激動地問道。

「應該有五成把握,不過恢復她毀掉的容貌有些困難。」感覺到潘乾雨死灰的眼神重新出現了神采,雲天羽鄭重的點了點頭,輕聲說道。

「沒關係,只要能將婉瑩救活,就算她已經被毀容,我都不會在乎,我會照顧她一生一世,直到我們雙雙老去。」潘乾雨聽到雲天羽有五成把握,內心激動了起來,大聲說道。

「那乾雨,你就為你的未婚妻在博一次吧。 我家爹地很傲嬌 來,這兩顆靈極丹送給你,你服下後足以突破到七級道靈境界,然後我們立即回天宗道院,那九葉蔓草換取道力值,直接進入九宮金塔閉關修鍊,衝擊一級道宗境界。」被潘乾雨真情所感動的雲天羽將剩下的兩顆靈極丹大方的送給了情緒稍稍穩定的潘乾雨。

「天羽,謝謝你。」得知靈極丹的效果,潘乾雨沒有與雲天羽客氣,接過了兩顆靈極丹,感激的說道。

「乾雨,這個地方不錯,不如你就在這裡突破境界吧,我來幫你護法。」雲天羽看了一眼景色宜人,十分安靜地山谷,輕聲提議道。

「好!」潘乾雨點了點頭,十分信任的將雲天羽遞來的一顆靈極丹扔到了嘴中,運轉修鍊道訣開始煉化。

當靈極丹蘊含的靈力在潘乾雨肚中釋放出來時,潘乾雨被驚呆了,心中充滿了感動,十分慶幸自己可以結識到雲天羽,給了自己最後的一絲希望。

由於潘乾雨修鍊到道訣無法與雲天羽修鍊的本源時空訣相比,所以潘乾雨不眠不休的修鍊了十天左右時間,才基本煉化乾淨一枚靈極丹。

煉化了一枚靈極丹,潘乾雨沒有盲目的持續衝擊七級道靈境界,簡單吃了幾口雲天羽獵來,烤熟的野豬肉,休息了一下,才服下了第二顆靈極丹,繼續衝擊七級道靈境界。

在煉化第一枚靈極丹時,潘乾雨就已經凝聚出第七道靈元,觸碰到七級道靈境界的瓶頸,但潘乾雨修鍊的道訣並不像本源時空訣那般變態,無視瓶頸的阻撓,只能不斷地煉化第二顆靈極丹的力量,反覆衝擊瓶頸。

在潘乾雨一連衝擊了五天左右時間時,七級道靈境界的瓶頸終於鬆動了,潘乾雨抓住這個機會,集合全身的力量,衝擊向了瓶頸,終於一舉衝破,達到了七級道靈境界。

境界突破,潘乾雨頓時感覺到一股全新的力量瞬間流遍了自己全身,全身的力量提升了數倍,興奮地睜開了眼睛。

「恭喜啊乾雨,順利達到七級道靈境界。」雲天羽感覺到潘乾雨自身的氣息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露出淡淡的笑容恭喜道。

「天羽,謝謝你!你的大恩我真不知道該如何回報。」向雲天羽說出了隱藏在內心很久的秘密,潘乾雨感覺心中的負擔減輕了不少,發自內心的感激道。

「如果你真想感謝,那就等我幫你報仇,救醒你未婚妻再說吧。」雲天羽露出淡淡的笑容,輕輕搖了搖頭。

「好!」雖然雲天羽如今的實力並不高,但見識到雲天羽妖孽般提升實力的速度以及雲天羽所贈,疑似用廢丹煉製而成的兩顆靈極丹,潘乾雨心中的希望更多了。

「好了,如今我們在大澤山耽誤了近一個月時間,我們速速離開大澤山,返回天宗道院吧。」自己和潘乾雨突破到七級道靈境界,又順利摘到了不少九葉蔓草,雲天羽提議速速返回天宗道院,嘗試著衝擊一級道宗境界。

「好,我們走!」心情好了很多的潘乾雨點了點頭,離開了安靜的山谷,辨認了一下方向,與雲天羽雙雙加速,以極快的速度向大澤山外奔去。 就在雲天羽和潘乾雨一路極速狂奔,漸漸靠近大澤山邊緣時,二人同時感覺到大澤山邊緣出現了一股十分微弱的氣息,就在雲天羽和潘乾雨緩緩靠近這股細若遊絲的氣息時發現,一名頭髮凌亂,粉色短裙多處破損,皮膚,臉色烏黑,眉頭緊鎖的嬌小女子昏迷在一片草叢中。

「天羽,你看她身上的身份令牌,好像是我們天宗道院宗院弟子。」當潘乾雨的目光鎖定嬌小女子腰間別著的一枚身份令牌時,眉頭一掀,輕聲對雲天羽道。

「不錯,那姑娘應該和我們一樣,是宗院弟子。走,我們過去看看。」雲天羽點了點頭,與潘乾雨一起來到了中毒頗深,昏迷不醒的嬌小女子身邊。

「好烈的毒,天羽,你有解毒丹嗎?她體內的毒素快要侵入到骨髓中了。」潘乾雨釋放出一道柔和的靈元注入到臉色烏黑的嬌小女子體內時,發現嬌小女子中毒很深,輕聲詢問道。

「解毒丹我沒有,不過我的血應該可以幫她解毒。」說著,雲天羽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輕輕掰開嬌小女子緊閉的嘴巴,將手指插進了她的嘴中,快速的逼出自己百毒不侵的鮮血,流進了嬌小女子的嘴巴中。

吞食了雲天羽逼出的大量血液,嬌小女子烏黑的臉色,皮膚漸漸褪去顏色,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嬌小女子就從昏迷中醒來。

「天羽,你的血竟然可以解毒!」潘乾雨瞪大了雙眼,驚訝的問道,感覺雲天羽越來越神秘了。

「因為我偶然吃過一種靈物,所以體內血液有很強的抗毒能力。」雲天羽含糊的說道,沒有將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訴潘乾雨。

「嗯,我,我這是在哪裡?你,你們是什麼人?」體內劇毒被雲天羽灌入的鮮血解除,昏迷的嬌小女子漸漸清醒過來。但當嬌小女子看到眼前的雲天羽和潘乾雨時,立即慌亂了起來,雙手緊緊護住暴露出絲絲春光的胸口,膽怯的問道。

「你不要害怕,我們也是天宗道院宗院弟子。」說著,雲天羽和潘乾雨將自己藏在懷中的金色身份令牌取了出來。

「你們是我宗院弟子,太好了,太好了,上天保佑,我們有救了。」看到雲天羽和潘乾雨手中的身份令牌,面露恐慌的嬌小女子長舒了一口氣,激動的說道。

「姑娘,你能告訴我你遇見了什麼,怎麼會昏迷在此,又是怎麼中毒的。」潘乾雨看到嬌小女子雙眸中恐慌消失不見,輕聲問道。

「我叫吳巧晶,是宗院獸符系弟子,我和我三位師姐接了一個來大澤山獵殺地獸的任務,就在我們很順利完成任務,準備返回時,卻在大澤山外圍遇見了兩個惡人,他們見我們四個年輕漂亮,立即起了色心,想要將我們掠走。本來以我們的實力,他們兩個奈何不了我們四個,但就在他們不敵時,他們突然用毒,讓我們喪失了大部分戰鬥力,最後我三位師姐拼得全力,讓我逃離了哪裡搬救兵。你們能不能跟我去救我三位師姐,晚了我三位師姐可能將要遭遇不測。」吳巧晶簡單講述了一下事情經過,苦苦哀求道。

「離你們遭遇攻擊,應該有幾個時辰了吧,你三位師姐還能堅持住嗎?」雲天羽輕聲詢問道。

「谷雪師姐有一件威力不俗的罡芒法陣,而且她還帶著解毒丹,應該可以堅持五個多時辰。對了,兩位師兄,你們是什麼境界的高手?」吳巧晶緊咬紅唇,輕聲詢問雲天羽二人的實力。

「我們剛剛進入宗院只有一天時間,正在努力沖級一級道宗境界。」潘乾雨在一旁接話道。

「你沒還沒有達到一級道宗,那你們千萬不要去,那兩個惡人可是四級道宗高手,你們去了也沒用。」得知雲天羽和潘乾雨的實力,吳巧晶激動地內心好似潑上了一盆冷水,瞬間冷卻下來,眼眸再次被絕望填滿。

總裁的靈魂天使 「不要多說,帶我們前去。」雲天羽看了一眼目光灰暗的吳巧晶,輕輕伸手,在吳巧晶有些慌亂的目光注視下,將她嬌小、柔軟的身體抱在懷中,站起身來,霸氣的說道。

「快放我下來,以你們的實力,去了無疑是送死!」第一次被陌生男子抱在懷中,感覺到自己大腿處傳出的酥麻感覺,吳巧晶精緻的小臉蛋透出了兩朵誘人的紅暈,劇烈掙扎道。

「如果你不想她們出事,就速速將她們所在位置告訴我們。」雲天羽雙手猛地發力,禁住了吳巧晶掙扎的身體,不容抗拒的命令道。

「她們就在大澤山西北部亂石林中。」身體被雲天羽禁住,吳巧晶內心慌亂了起來,在雲天羽霸道的目光注視下,將自己三名同伴遇險的地方說了出來。

「亂石林,我知道那個地方,乾雨,我們速速趕過去吧。」說完,懷抱吳巧晶微微有些發燙身體的雲天羽猛然加速,化作速度影子,以極快的速度向曾經路過的亂石林奔去。

雖然雲天羽懷抱著吳巧晶,但提升到七級道靈境界的雲天羽將自身的速度完全迸發出來后,直接將潘乾雨甩沒了蹤影。

一個多時辰過後,雲天羽抱著內心羞澀,臉色紅潤的吳巧晶出現在了亂石林外,聽到亂石林內不斷傳出的激烈碰撞聲,稍稍鬆了一口氣。

「看來你那位師姐的防禦法陣威力還不錯,那兩個人攻擊了這麼久,還沒有破開。走,我們先進去救她們。」雲天羽將臉色緋紅,恢復了不少力量的吳巧晶放下來,抬步就向亂石林內走去。

「喂!你不等等你那位同伴,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啊。」 綜美劇移動性禍端 吳巧晶看到只有七級道靈境界的雲天羽想要獨自一人闖進危機重重的亂石林,立即大聲喊道。

「如果你不想你三位師姐出現意外,就在這裡等待吧。」雲天羽看了一眼不相信自己實力的吳巧晶,並不生氣,淡淡的說道。

「這,我就相信你一次。」吳巧晶想到雲天羽驚人的移動速度,以及眼眸中不經意間流露出的自信,深吸一口氣,快步跟上了雲天羽走進了亂石林中。

走進怪石嶙峋,錯綜複雜的亂石林,雲天羽透過亂石縫隙,看到亂石林中心出現了一個布滿裂痕的土黃色光罩,一道道強大的攻擊猶如雨點般,不斷地將降落在劇烈顫抖的光罩上,眼看土黃色光罩就要支撐不住了。

「谷雪師姐,這罡芒法陣還能堅持多久。」光罩中,一名雪白色長裙上沾滿血漬,臉色微微有些發黑,一頭烏黑色長發披散在雙肩,美麗大眼睛中充滿驚慌之色的年輕女子輕聲詢問正主控陣法全力防禦,三人中容貌最美的女子。

「如果我體內毒素全部清除,還能堅持一個多時辰,但連續控制罡芒法陣防禦,我服下的解毒丹隱隱壓制不住體內毒素,可能堅持不到晶師妹搬來的救兵救我們了。」臉色同樣發黑,雙眸中充滿絕望之色的谷雪虛弱的說道。

「谷雪師姐,不如我們和他們拼了吧。」另一名身穿火紅色長裙,給人一種潑辣感覺的年輕女子緊咬了一下嘴唇,大膽的說道。

「再等一會,我想他們攻擊這麼久應該也累了,等罡芒法陣被破時,我們再出去和他們拼了。我就是死,也絕對不會讓他們玷污我的身體。」漂亮的谷雪語氣堅定地說道。

就在谷雪三人準備魚死網破時,谷雪三人突然聽到罡芒法陣外出現了一股巨大的碎石破裂聲,緊接著吳巧晶的聲音傳了出來。

「晶師妹,難道晶師妹真的搬來了救兵。」谷雪三人死灰的眼神中透出了驚喜之色,激動地說道。

「我們出去,和他們拼了!」吳巧晶歸來,使得谷雪三人內心安定了一分,谷雪迅速的收回了布滿裂痕的罡芒法陣,出現在了亂石林中。

「谷雪師姐,你們沒事太好了。」吳巧晶看到谷雪三人完好無損的出現,激動地大喊起來。

「晶師妹,你就喊來了一名幫手?」姿色天然,美麗動人的谷雪看了一眼吸引兩名惡人注意力的雲天羽,虛弱的問道。

「還有一個人正在路上,很快就能趕來。」想到雲天羽和潘乾雨的實力,吳巧晶的聲音突然小了起來。

「小子,你真要淌這趟渾水?告訴你,英雄救美並不是這麼好乾的。」身穿黑色長袍,尖細臉,嘴角兩側留著兩道細長鬍須的中年男子惡狠狠的警告道。

「可是我卻很想嘗試一下。」雲天羽嘴角微微上翹,看著兩名四級道宗境界的中年男子,毫不畏懼的說道。

「老二,去試試他的實力。」尖細臉中年男子身旁,一名身穿灰色長袍,身材魁梧高大的光頭男子目光一緊,命令道。

「好!」尖細臉中年男子點了點頭,將體內四顆金丹之力灌注到了手中長棍中,化作一道狂風,橫掃向了雲天羽。

「唰!」尖細臉中年男子手持長棍襲來,雲天羽並沒有硬憾,站在原地的身體迅速化作了速度影子,以極快的速度閃避開橫掃自己的長棍,出現在了他的身側。

「空幻掌!」不等尖細臉中年男子做出第二反應,雲天羽控制體內七道靈元灌注到了雙掌之中,印出一扇虛虛實實的空幻掌芒,擊中了中年男子身體,將他重重的擊飛了出去。

不過雲天羽雖然依靠速度以及上品地技空幻掌成功擊傷尖細臉中年男子,但目睹雲天羽釋放出的七道靈元,谷雪三人的心跌入到了低谷。

谷雪三人做夢也沒有想到,吳巧晶找來救自己的幫手,竟然還沒有達到一級道宗境界。 「哈哈,七級道靈,原來你小子只是一個繡花枕頭。」雖然雲天羽成功擊傷尖細臉中年男子,但察覺到雲天羽身體中閃爍出的七道靈元,光頭男子放下心來,囂張的大笑了起來。

「晶師妹,在這時候你還胡鬧,你怎麼找了一個七級道靈境界的人救我們,你覺得以他的實力能救我們嗎?」身穿紅色長裙,潑辣的年輕女子惱怒的喝斥道。

「他,他說他可以的。」聽到紅衣女子大聲喝斥,內心委屈的吳巧晶小聲解釋道。

「呼呼,天羽,你移動速度實在太快了。」就在所有人懷疑雲天羽的實力時,被雲天羽遠遠甩在身後的潘乾雨氣喘吁吁的趕到了亂石林。

感覺到潘乾雨沒有任何遮掩的氣息,谷雪等人心中殘留的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谷雪等人根本不相信七級道靈境界的雲天羽和潘乾雨可以解救自己。

而光頭男子以及嘴角溢出一縷鮮血,目光憤怒的尖細臉男子在確定雲天羽和潘乾雨的實力后,身體中散發的殺意越加濃郁起來。

「乾雨,這兩名四級道宗高手,是你來還是我來。」雲天羽沒有理會眾人的懷疑眼神,神色自若的詢問匆匆趕來的潘乾雨。

「你決定,我無所謂。」潘乾雨瞥了一眼一臉森然的光頭男子二人,神色輕鬆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